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卷死草
卷死草 連載中

卷死草

來源:google 作者:山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山齊 葯心

【重生種田】葯心剛來到雲海城,便遭遇仙界連環殺,奪舍、融魂、反殺、逼宮、喜當爹、反反殺、再逼宮,在群狼環伺之下,他獨闢蹊徑、運用凡人智慧開啟了種田修仙的飛升之路……展開

《卷死草》章節試讀:

葯心淡淡一笑,揶揄道:「那麼……我送你進入輪迴吧?」

「啊!您真能辦到?謝謝!太謝謝主人了。」舒家主毫不遲疑地答道。

葯心聞聽他的回答,忽然感覺有點凌亂,「我送你進入輪迴」這種在其它界面罵人的話,居然在這天書世界成為了一種恩賜。

便不疾不徐地說:「不着急,現在還不行!你看我的肉身還在五花大綁,如果你真的融魂成功了,該怎麼解綁呢?不會是一直這樣綁下去吧?」

「解綁很容易,一旦成功了,我會讓幽冥老賊替我解綁,他會問一個只有我倆知道答案的問題,我答對了就證明融魂成功,這樣他就動手替我解綁。」

「那麼你的家人又如何證實你融魂成功了,而不是被那施術者偷梁換柱?」

「他們都在場啊!就是在為我護法的那四個人,他們是我的二弟舒林、三弟舒火、四弟舒山,還有閨女舒秀兒。他們同樣會以問答的方式,證實我融魂成功了。另外石門邊上守着的是我二叔舒捲雲、三叔舒捲岳,他們會監督整個融魂的全過程。」

「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這個世界還有《孫子兵法》?」

「有有有!這天書世界就是書多,據說讀通透了,就能進入輪迴,老輩人都說知識就是力量。」

「那……你就不怕他們都故意證偽你的說辭么?」

葯心發現這套證明方法的確行之有效,但也存在一個致命的漏洞,便繼續追問道。

那舒家主似乎早有考慮,迅速回答「也有這個可能,但我閨女舒秀兒不會,這個老奴還是有把握的。」

「是因為你們父女感情深厚?」

「是,但不全是!重要的是:無論我融魂成功與否?我的存在都是她保持身份地位的基石。」

「如此一說,我也就放心了。你既然說願意傾家蕩產來賠償我,而且我的肉身也的確被你們困住了,那麼少不得借你的身份來用上一用,你須得絕對配合於我。另外,你也不必忙着去入輪迴。如果你所言屬實,我定會滿足你的願望,也會幫着你讓舒家不至變得太壞;但凡有一句虛言,你就魂飛魄散,你要不要一起賭上一賭?」

「老奴不敢自誤,也不敢誤了舒家,更不敢誤了主人。一定全力配合……全力配合。」

「那你把他們可能問到的問題,天書世界、雲海城以及你們舒家的日常都給我詳細說說。事關你我的性命,需不能漏了馬腳才好。」

「好好、好的,且聽老奴一一道來,這天書世界……」

……

這一老一少兩個神魂在識海中相談甚歡,卻不知苦了外面施法和護法的幾個人。

那黑袍道人首先支持不住了,嘴上念安魂咒的聲音也逐漸的降低,最後嘴皮都不帶動了。

他為人做這融魂之事,至少也有四五十次了,這一次卻是最弔詭的。

提前安放在那具肉身識海中的護神符,和悄悄放進去的魔頭,只是在前半段時間略有感應,隨後就再無有消息,不知道自己養的魔頭與那舒家主的殘魂到底是誰勝出了?。

因為事關宗門聲譽和大計,小老頭的心中頗為忐忑,如果不是周圍有舒家的六名護法之人,他甚至想將神魂滲入葯心的識海中看個究竟。

舒家在場的六名護法之人,也都是與家主利益攸關的至親,此時見那兩具肉身都一動不動,心中都開了醬菜鋪一般,五味雜陳起來。

……

作為一個保持有修仙和科技兩種文明記憶的投胎者,葯心簡單聽取了天書世界、雲海城以及舒家的人物和日常,大致了解了些可能會用到的常識。

又通過一些雜七雜八的插話,旁敲側擊地印證之前問過舒家主的一些關鍵性問題,沒有發現有什麼前後矛盾的地方。再加上與煉化魔頭得到的記憶進行相互印證,這才相信了他所說話語中的真實成分。

當下也不猶豫,摳了些煉魂鍋上附着的鍋巴碎末,扔給那護神符形成的蛛網,讓它慢慢消化其中蘊藏的神魂能量。

接着,葯心將自己的神魂融入肉身,手腳掙紮起來,開口問道:「幽冥道友,融魂已經完成,可否放我下來了?」

然後,也不等那黑袍道人答話,環目四顧道:「二叔、三叔、二弟、三弟、四弟、秀兒,今日我融魂成功,勞動大家了。」

那黑袍道人和旁邊護法的六人,心中皆是一松,長久等待的折磨,即便修仙者的性子,也是難耐。

「大哥!」

「父親!」

「大哥?」

「大哥!」

「舒家主!」

一連串或驚喜或遲疑的回應聲中,各自蘊含著不同的心情。

「嗯!老三,你看家主這身皮囊甚是新鮮,我等怕是也要早做準備了?」

「二哥,我覺着還是找鬼靈宗尋個神魂飛升的法子比較好,這世界怪膩味的。」

兩個白須白髮略顯蒼老的身影互相調侃着,起身走了過來,齊齊向著葯心拱了拱手,說道:「老漢見過家主。」

「二叔、三叔客氣了,早說過自家人不必如此多禮!」

葯心挨個地辨認了一下各人的衣貌特徵,唯恐一會兒走亂了、搞差了,露出馬腳。

他發現,那個激動地緊走了兩步,喊了聲「父親」又遲疑地減慢步伐的紅裙少女,也就是自己剛剛得到的便宜女兒,卻是一個粉面杏眼、唇紅齒白的美人兒。

心下不由懊惱:當什麼不好?一投胎就喜當爹,果然出師不利。

「還不放我下來?」

葯心看清各人的反應,眼見得自己欲擒故縱的緩兵之計生效,便提出了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好!」

「這就來……」

「舒家主且慢,依照之前的約定,貧道還得印證一番,這也是我鬼靈宗助人為樂的規矩,須得讓大家放心才好。」

那身着黑袍的幽冥上人,卻是心思縝密,認真地說道。

葯心自知身份認同問題才是自己最大的問題,眼見打親情牌規避不過,便也哈哈笑道:「哈……哈……哈……哈!老夫重獲新生,一時高興竟然忘了這一茬,來來來!咱們依約驗證一番。」

聲音發出,葯心這才發現,自己變聲期的公鴨嗓,實在當不得這一句「老夫」的自稱。可這又是他從舒家主那裡詳細問過的日常自稱,不說又顯得不夠入戲,實在是尷尬。

「舒家主答應貧道的酬勞,如何給付呀?」

「兩萬枚靈石,已經記在舒家「三得利」拍賣行的道友賬上;另外的一株幽冥海棠,放在舒家密室,老夫此前帶你看過,待我神魂穩定後就給你。以我舒家在雲海城的信譽,道友盡可放心。」

「呵呵呵!舒家主果然信人。你且將養三月,待到神魂穩定後,本上人再來討要診金不遲。」

幽冥上人聽到這酬金給付辦法和細節,並非是他與舒家主事先約定的,而是他與自己的魔頭約好的,以為魔頭得手了,也就承認了他融魂成功的事實。

一旁的舒秀兒,雖然見到父親險死還生、大難得脫,心情頗為激動,卻又隱約有些不真實的感覺,畢竟眼前這個神采飛揚的少年實在是有些過分漂亮了,漂亮得不似父親。

只見他瘦削的面頰上,微微泛出些許紅潤;濃濃的劍眉下,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閃出精芒;挺拔的鼻樑上,依稀滲出幾顆淺淺的汗珠;稜角分明的雙唇也隨着笑語舒展開來、微微上揚,兩抹淡淡的八字絨毛,也就跟着一起翕動,除了體格瘦弱一些,分明就是一個涉世未深的翩翩美少年。

既不是往常父親那嚴肅中不乏慈愛的神情,也不是之前捆縛在柱子上那個少年的痴傻模樣,果然是人活一口氣,全靠精氣神。

但是這樣一個比自己還要矮半個頭的「父親」,卻讓她有點難以相認了。

心中竊想:好在找到的肉身是個少年,如果是個嬰兒,自己該如何自處?

她心裏想着,臉上便微微地泛起了一圈紅暈。

葯心此時卻不忙着敘親情,而是緩緩伸展了一下胳膊和腿腳,轉身對着幽冥上人說:「道友剛才捆得也太緊了,血脈都快運轉不開了,老夫想陪家人說幾句話。幽冥道友一番操勞,也是辛苦,要不先上去將養一番?」

幽冥上人知道,這魔頭是想一口氣把家族驗證關也過了,自己留下來確實不合適,就將五官往裡擠了擠,笑着說:「適才多有得罪,也是為了家主好,老道這就上去緩口氣,也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了,確實有些疲憊!」

說著拱手作了個團揖,徑直推開石門,順着甬道走了出去。

室內眾人回禮、目送他離去,這才重新聚攏過來,圍着葯心站定。

葯心則停止了活動手腳,朝着兩個白須白髮的老者躬身一禮道:「侄兒遭逢劫難,不得不兵行險着,勞動二叔、三叔大駕,心中惶恐之至,要不我們這就開始吧?」

灰袍老者含笑不語,那白袍老者上前一步道:「我與你們三叔商議過了,本不應該質疑家主的身份。但家有家規,偌大一家子人都指望你帶着一起過日子呢!所以,咱們就按規矩來,如何?」

眾人齊聲應是。

「那就……小二先來吧!我和你三叔在一旁看着。」

「是!」

旁邊一個長着三縷長髯的半老頭應聲走出,上前一步,衝著眼前這個少年「大哥」躬身一禮,繼續道:「小弟失禮了!大哥是否還記得,小弟的胎記是長在左股上,還是右股上?」

「我記得,二弟你全身上下只有左臂彎處有一塊銅錢大小的青記,難道老了老了,那東西就動了春心,開始到處亂跑了?」

葯心並不遲疑,將早就摸清楚的情況一一道來。

順便還調侃了一下自己這個「老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