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妙空間:我被迫當娘帶崽發家
絕妙空間:我被迫當娘帶崽發家 連載中

絕妙空間:我被迫當娘帶崽發家

來源:google 作者:三生那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紀小小 蕭易

【種田+養崽+空間】紀小小喝醉酒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居然穿越到一個孕婦身上??離了個大譜!自己都還沒有結過婚,對象還沒談過,就莫名其妙帶了個球兒?這也就罷了...忍了....自己含辛茹苦把孩子拉扯到五六歲,連這個便宜爹的影子都沒見過一面兒?只留下那張草率的一紙婚書?這我紀小小不能忍,我在家中養孩子,你在外面給我戴綠帽子??!展開

《絕妙空間:我被迫當娘帶崽發家》章節試讀:

「救命救命~手下留情」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紀小小停頓了手上的動作,帶着疑惑看向手中的玩意兒:

「剛才…你說的?」

「是我是我,我再也不敢嚇你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開我吧」

白蛇賣力蠕動着沒被紀小小扼制住的尾巴,一副討好的形態。

紀小小強壓制住內心的驚慌,啥玩意兒?一條蛇會說話?什麼奇怪的組合,不過細細想來,魂穿這麼離譜的事情都能讓自己遇到,區區一條會叭叭的蛇這又算得了什麼。

「放開你?也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這是哪,我怎麼來的」

「好的主人,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白蛇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傲嬌起來。

「主人?」

紀小小放開了對它的禁制,白蛇把自己的身子盤成一團,狗腿地說道:

「對啊對啊,主人,你就是我的主人」

聽它的語氣,紀小小有些無語,搞得跟奴隸時代似的,接着投給白蛇一個你繼續的眼神。

「咳咳,用你能聽得懂的話簡單來說,這裡是你的隨身空間」。

「隨身空間?那我是怎麼進來的?」

「哼,當然是我把你召喚進來的啊,憑你自己肯定進不來,要不是看你太可憐,我真的想現在就冬眠」

小白蛇又開始傲嬌起來,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尾巴有一搭沒一搭的來回搖擺。

紀小小聽了這話氣得不輕,什麼叫做看我太可憐,難不成來這幾天他一直看着自己被折磨,真是個狗東西!

「哦」

紀小小不足輕重的一個字讓小白蛇揚起了鬥志。

「不過現在有了我,你就是人生贏家了,給你介紹一下咱們這個空間構成」

說著小白蛇挺起自己的蛇頭帶領紀小小往前面走,紀小小細細打量着四周,剛剛沒發現,這兒環境還挺好的,深吸一口氣,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清新,還有星星點點的碎光,不遠處被煙霧籠罩着的是什麼,還沒等紀小小細看,小白蛇就停在一個小水坑跟前,仔細看這個水坑中間還有什麼東西在翻騰。

「看,知道這是什麼嗎?」

小白蛇語氣帶着自豪感,彷彿跟前的這處小水坑是多了不起的東西。

「這不就一水坑嗎,下雨天我們村裡路上都是」

紀小小不以為然,可把小白蛇氣壞了,氣急敗壞道:

「這時靈泉懂不懂,虧你過來之前還是個高材生」

聽它這麼說,紀小小下巴都要驚掉了,噗嗤一笑:

「噗,就這…靈泉?」

小白蛇一臉挫敗,整條蛇身都扁了下去,語氣有些沮喪道:

「好吧,雖然現在稱它為「靈泉」確實是有些不像樣,但是它確實是有用的,等你……」

話還沒說完,紀小小這邊就出了狀況:

「不行了我….肚子好痛」

紀小小捂着肚子坐在草地上,小白蛇還沒見過這架勢,被嚇得不輕,扭動着身子到她身邊,頭伸得老長:

「怎..怎麼了這是」

「你這不是廢話嘛,肚子疼啊!肯定是剛剛被你…被你嚇到了」

「那咋辦」

小白蛇也急的轉圈,紀小小心裏那個咬牙,點咋這麼背,手裡的草被拽掉一把。

對,草藥,問一下小白蛇這裏面有沒有什麼草藥可以用。

「有止痛…的草藥嗎」

「草藥…目前是沒有」

紀小小驚住了,直接給氣笑了,也不在乎肚子疼了,直接大聲呵斥:

「什麼叫目前沒有?」

小白蛇一臉無辜,就是目前沒有啊,沒說錯吶,以後只要你勤奮開墾,肯定啥都有!

「那有能止疼的嗎」

止疼?小白蛇眼前一亮,早說止疼不就完了。

「有有有,就你面前這個靈泉,要不喝兩口?」

紀小小看它那不靠譜的樣子,也懶得理會,肚子疼的要死,不管這水干不幹凈,直接用手捧着喝了下去。

可別說,還挺管用,剛喝下去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有股暖意湧向肚子,不一會兒就不疼了。

小白蛇在一旁看着紀小小的反應,弱弱的問了句:

「主人,還行吧」

紀小小回了回神,眼睛瞟了它一眼,心想還算靠譜,但是面帶高冷的說道:

「嗯,挺好使」

聽到紀小小這話,小白蛇頓時又恢復了之前的活力,洋洋得意道:

「我就說指定行,只要主人你呀,以後勤奮勞動,別說什麼普普通通的止疼草藥了,就連那極品人蔘也不在話下啊……」

小白蛇的聲音在紀小小的耳朵里越來越遠,陷入了沉思。

看着眼前這一大片肥沃的青草地,紀小小心生一計,何不將草除乾淨種上一些別的東西拿去賣?正愁村裡不讓開荒嘞。

得嘞,就這樣決定了,明天問一下杏蘭哪裡有賣種子的,紀小小從地上坐起來拍了拍屁股,心情看着很不錯,笑着對小白蛇說道:

「小蛇,時候也不早了,我先回去改明兒再來哈」

「哼,我就知道你沒聽我說話,你走吧!」

小白蛇把身子盤在一起,小蛇頭扭向一邊。

「聽,咋不聽你說話,到明天…明天我再來繼續聽,就是咋走…呵呵」紀小小不好意思的乾笑兩聲。

小白蛇不情不願的說道:「吶,這個空間其實是以你的意識為鑰匙的,只要你凝聚意識就可以隨意進出」。

「意識?」

紀小小還不是太明白怎樣凝聚,只聽小白蛇說:

「閉上眼睛,然後…」

「必須閉上眼睛嗎」

「……不閉上也行,只要你能集中精力」

好吧,還是閉上更容易凝聚精力,紀小小心想。

「放空大腦,讓意識找到大腦深處的光明點進去就可以啦,進出都這樣子,很好掌控的…」

聽着小白蛇的聲音越來越來小,眼前突然一黑,紀小小在床上醒來,睜開雙眼看了下四周,窗戶外面還是深夜,這就回來了?為什麼過了這麼久還沒有天亮?下次見到小白蛇一定要問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