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品上門神婿
絕品上門神婿 連載中

絕品上門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豬肉刀狂掃高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鐵柱 韓若雪

開局師父病重,陳鐵柱感恩妻子借錢,忍辱負重了五年日子過得不如一隻蟑螂最終,丈母娘一家子受不了了,把他掃地出門直到這一天獲得傳承,他爆發了.....從此之後,他面相識人,八字斷命,醫術渡人,畫符鎮宅,透視鑒寶,無所不能(簡介太蒼白,精彩在文中,不容錯過)展開

《絕品上門神婿》章節試讀:

卻說老岳人一家子到了縣城,到了一家珠寶店裡。

丈母娘想買上一對耳墜,還有兩個手鐲,這樣參加媽壽宴的時候,就能夠風光一些了,免得被其他兩個哥哥笑話去了。

珠寶店開在超市的一樓,一家人剛踏進裏面,就見到熟人。

原來是韓重山的哥哥一家4口,也在挑選珠寶。

韓愛國在縣機構里拿的鐵飯碗,有車有房,娶了城裡人白富美。

老婆許桂芳平時就不怎麼看得起韓重山一家子,認為鄉下人上不得檯面,都是土包子一群。

韓重山笑呵呵的上前說:「大哥大嫂,侄兒侄女,你們也在挑選珠寶啊,怎麼不叫我們一起!」

大嫂許桂芳雙手抱胸,露出了鄙夷之色,說:「怎麼,你做為弟弟的,還要我們做大的求你不成?你們不叫我們罷了,還要反過來。」

劉春蘭呵呵笑道:「大姐,重山不是這個意思,他嘴笨。對了,你這一串金項鏈真好看,我瞧瞧。」

她平時在家裡頤指氣使,對丈夫與女婿呼來喝去,但對大姐這個過得比她好的人,確實強硬不起來。

許桂芳一把拍掉了劉春蘭伸過來想摸項鏈的手,說:「項鏈我已經付錢了,你摸髒了怎麼辦,有錢賠嗎?」

劉春蘭訕訕的收回手,直說不好意思。

這時韓愛國的女兒左右張望了幾圈,似乎在尋找什麼,然後問向韓若雪:「堂姐,表姐夫不來嗎?怎麼看不見他人呢?」

她有些嫉妒這個表姐的美貌與能力,因為在這個縣城,縣一醫院第一大美女的名頭如雷貫耳。

以前爺爺、奶奶在世的時候,她們一家子回去探親,爺爺奶奶都特別寵這個表姐。

還好,漂亮有什麼用,還不是嫁給一個窩囊廢?

韓若雪笑了笑說:「他在家裡看家,沒跟我們一起。」

大姐許桂芳呵呵一笑,陰陽怪氣的說:「她是怕那個女婿給他丟人現眼吧,女兒啊,以後你可不能像你表姐那樣,嫁給一個窩囊廢。 不然連帶出門都不敢。」

說完拿過買的東西,拉着老公子女走開了,絲毫沒有片刻敘舊的意思。

韓愛國也是一臉的淡漠,他對弟弟一家倒沒多大的敵意。

但是,老爺子生前居然把8/10的財產都給了這個弟弟,所以他家才有能力蓋出那一棟三層的別墅樓。

為此,他積怨已久,哪怕不落井下石,也不會給好臉色看。

等對方一家人完全走遠,劉春蘭氣得火冒三丈,指着老公的鼻子罵道:

「你看你,當初什麼都聽那個老不死的。現在好了,家醜萬里傳,老娘的臉都沒法見人了!」

巧巧:「對,應該讓姐夫和姐離婚,他呆在我們家,就是個掃把星。」

韓若雪的臉色非常不好,心裏不是個滋味,可自己也沒辦法,誰叫老公沒有出息。

劉春蘭朝大嫂許桂芳吐了一口水,罵罵咧咧的。

這時,超市門口的保安走了過來,指着地上的口水說:「大媽,超市內不得隨地吐痰,請注意衛生環境。」

劉春蘭的火焰頓時燒到了保安的身上,終於可以發泄了:「你眼瞎了,這是痰嗎?我吐個口水,關你什麼事,看好你的門口。」

韓若雪趕忙推着母親走,並對保安鞠躬道歉。

卻說此時京城的一座寬大的四合院內,這裡小橋流水,假山園林,鳥語花香。

在京城內一環內,寸金寸土,能擁有一座十畝大的莊院,不用想就知道多壕了。

這裡,正是整個燕京第一家族的府邸,也是整個華夏最富有的家族,趙家。

「怎麼樣,找到趙兒了嗎?」 說話的,是一個神色很威嚴的老頭。

「爸,目前還沒消息,我們只記得當年把趙兒放在開省的一個山腳下。不過....」

「不過什麼?」

「我們在那一帶找了很久,仍然沒有消息!而且,我們當時沒有留下任何的物體,只記得他的胸口處有一個胎記。這人海茫茫,難找。」

旁邊一位中年美婦聽後,不禁垂下淚來。她雍容華貴,一幅富態,手上戴的表,都是近千萬。

她嗚噎着說:「當初被仇殺追殺得急,我們也是被迫無奈。現在也不知道兒子姓甚名誰!」

旁邊兩個中年人聽後暗暗冷笑,心中在想:「但願被野狼叼去了,或是餓死了。免得到時回來了,分了一產業。」

時間一晃到了下午5點,韓重山一家回來了。

二兒子韓太龍留在了縣裡超市,相約6月5號那天再來接大家。

大牛剛做好飯,就到門口迎接,笑說:「爸媽、若雪、巧巧,今天逛街還開心吧!」

丈母娘一把掃開了他,罵道:「滾開,別擋我的道,看到你我都煩了。」

巧巧也是冷哼的走了進去,只有若雪上來溫馨的安慰:「老公,你擔待一下,父母他們今天心情不好!」

鐵柱點了點頭,然後一家人才開始吃飯。

丈母娘今天受了一肚子氣,開口不再是【鐵柱】的稱呼,反而總是挑刺找鐵柱的麻。

好在韓若雪一直幫老公擋着,說道:「媽,這關鐵柱什麼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伯一家人的嘴臉,何必生那麼大的氣。」

「女兒呀,你說你呀!就鐵柱這幅德行,到底有哪方面好,你用得着維護他嗎?人要一張臉,樹要一張皮。媽求你了,找個有本事的?」 丈母娘不滿女兒的態度指責道。

韓若雪眼角溢出了淚水,絕美的容顏上,增添了幾分慘苦,她道:「我已經結婚了,你就不要再提了,有些東西已成事實,不是說改就能改。」

旁邊,鐵柱的心中一根弦在撥動着,他堅持了5年,覺得強扭的瓜不甜,恩情不等於愛情。

本來想5年之期一過,也就是等老婆外婆的生日過後,就答應他們離婚。

原本大家的婚姻就是一場不公平的【交易】。師父救了人家的爺爺,人家為了感恩,達成了這一場【交易】。

雙方本就沒有一點感情基礎,其他人又看自己不順眼。

可5年來,她一直站自己這一邊,頂着家人的壓力,不嫌棄他。

這一刻,他被這個心地善良,美若天仙的老婆感動到了,突然很想保護這個女人。

「放心吧,若雪,我已經得到了金色光球。以後,我一定會證明自己,默默的在背後支持你,成為你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