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崛起:東方有紫氣
崛起:東方有紫氣 連載中

崛起:東方有紫氣

來源:google 作者:春曉晚生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多羅雲天 春曉晚生 武俠修真

他有着離奇身世背景!他風流倜儻,又放浪不羈!他尊貴的身份失而復得,又得而復失……當京城第一才女寫打油詩漫罵……當頃國頃城的一代妖后對他使絆子……當親人被害……當親人被禁錮……當人間正義被黑暗侵蝕……被黑暗勢力一步步逼到牆角!他要絕地反擊……絕妙功法有奇遇!愛情有奇遇!展開

《崛起:東方有紫氣》章節試讀:

清晨,天剛泛魚白。雲山縣郊外的一個山腳下,那片竹林中,鳥鳴聲不斷,晨風吹過,發出「嘩嘩」的竹叫聲,還有一層薄薄的霧紗,籠罩着整片天空。

高雲天還像平常一樣,每天早上都在竹林里練功。此時他正在盤腿打坐,雙手掌心朝上,拇指拈着中指,作出一印結,全身散發岀一層紫色的罡氣,由下往上輕輕冒着氣霧……

師父也已經起床,來到竹林,見到高雲天正在練功,便沒有說話。自己也打坐練起來……

「師父早上好!」高雲天身上紫色的氣霧慢慢退去,停下了打坐練功。

師父一雙濃眉下的眼睛,正微閉着,粗獷的臉上帶着一絲威嚴。寬身的練武衣褲,被晨風吹得抖動,披肩的長髮也舒展着,他的名字叫石頂天,是第九級初境的武師。

在華昊帝國的江湖中,武師是有級別區分的,從第一級武師到第九級武師,而每一級又分初境、中境、上境三個層次。要問有沒有第十級?肯定有!只不過突破到第十級,就成為神仙了。所以,第九級上境就是大宗師!

「怎麼停下來不練功了?今天有事?」石頂天閉眼打坐,聽到高雲天忽然的問好,覺得他肯定是有事要說。

「嗯,是的!」高雲天用徵求意見的語氣道:「皇帝昨天派來太監,說接我們一家人去京城享福,不知道他是真心,還是假意?您說我要不要去?」

此時,他想起八年前,石頂天收他為徒,在這八年來寒暑不斷,堅持每天都授業給自己!他早就當師父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石頂天也散了氣霧,停止了練功。微笑着說:「這傻孩子,皇帝接你們一家人去京城享福,不是好事么?幹嘛不去?在我看來,皇帝是真心的!」

「師父怎麼會那麼肯定皇帝是真心的?」高雲天還略帶稚嫩的俊臉上,更多的是疑惑。

石頂天捋一捋頭髮,扎了起來,笑道:「皇帝沒兒子!想接你爹去當兒子!」

他那濃濃的鬍子,黑白相間,隨着嘴巴而動,透出了陣陣粗獷的豪爽!

「啊!」高雲天終於知道皇帝的想法了!「原來如此,他沒生有兒子嗎?還是出了什麼問題?」

「你們去吧!把皇位傳給你們家,是皇帝最後的選擇!因為他的兩個兒子都夭折了!你爺爺是他大哥,你爹是他親侄子,也是他最親的人了!」石頂天目光閃爍,像打了雞血似的興奮!

高雲天點點頭,這回是真的明白了!

他非常愛戴師父,不想和他分開!滿懷期待的邀請他:「師父和我們一起進京吧!也享享清福!」

「哈哈哈…」石頂天笑道:「我就不去了!因為我也是罪臣!沒有聖旨赦免,進不了京的。」

石頂天望着一臉疑惑的高雲天,接着告訴他:「當年你爺爺是皇長子,先皇讓他當守衛京城的差,官拜車騎將軍!而我是副將!

後來皇權要更迭,他被貶出京。我肯定也逃不了連坐啊!一樣被貶啦!所以我才會一路暗中保護你們家的安全,還收你為徒,教你武功!」

高雲天滿懷感激的望着師父,原來師父為自己一家付出了那麼多!眼圈已經濕紅,雙腳一跪,叩首長拜!

「徒兒叩謝師父授業之恩!叩謝師父護佑我們家周全之恩!」

「幹嘛,搞得生離死別似的!這不是你的風格,更不是我的風格!起來起來!」

石頂天把高雲天扶起來,他被貶了三十多年,也忠心護舊主家眷三十多年!已經略顯蒼老的他,何嘗不是把高雲天當成了自己的親孫子,而且是唯一的親人!

他撫着徒弟的背,叮囑:「你進京以後,要堅持每天練武功,這也許是你在京城取勝的重要途徑!還有,皇宮有座藏書閣,裏面有絕世的武功秘籍,你有機會向皇帝開口,讓他准許你進去看書。我想,他應該不會拒絕你!」

「知道了,師父!」高雲天把師父的話牢牢記住了。

高雲天剛從竹林出來,吳明、李子宏、肖華三個死黨早已經等着他了!

「恭喜恭喜,大哥終於撥開烏雲見晴天,回京城當皇子了!」

「真的沒想到,大哥家還有重新翻身的日子!」

「回到京城發達了,記得寫信來,帶我們去享福!」

「嘻嘻!」高雲天笑道:「我呢,馬上就脫離苦海了!你們慢慢煎熬啊!我大方一點,把羅玉琴讓給你們!」

吳明家的小酒館,只有劣質的米酒,和普通的家常菜,來的客人也只有最底層的平民和奴隸。

「啪!」高雲天把一塊金幣拍在小酒桌上!他今天一早出門的時候,在那隻裝着一千塊金幣的梨木匣子里,抓了一大把,足有二十五六塊金幣,揣進兜里才出門的。

他偷偷的放了二十塊金幣進師父石頂天的褲兜里,想讓他晚年過得好些!剩下的金幣,打算每個死黨給一塊!

「吳嬸,炒幾個肉,把最好那壇酒拿來!」高雲天以前肚子餓了,就會來小酒館,找吳明媽做點吃的,大多數是賒賬,等父親領了月例錢再來結賬。

而她從來不計較,給不給的,都是自己兒子的好朋友。

「哇!金幣!」三個死黨異口同聲喊道!眼中發岀青光,那奇怪的目光投向了高雲天,還帶着些許貪婪……

「快收起來,別讓人瞧見了!到吳嬸家吃飯用不了那麼多錢。」

吳嬸是三十五六歲的寡婦,略胖的體態,普通的容貌,腰上永遠是戴着圍裙的。

她常年泡在廚房裡炒菜,洗碗,雙手已經很粗糙了,但是今天這雙手抱着一壇老酒,往小酒桌一放!

「雲天家終於得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吳嬸也高興!今天店裡最好的一壇酒,咱請雲天喝!」

高雲天把桌面的金幣往吳嬸面前一推,又從兜里摸岀三塊金幣,往三個死黨前面,一個人放了一塊,笑道:「拿着,皇帝給了我不少金幣!今天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他那與生俱來的豪氣迸發岀來的時候,你想擋都擋不住!

他覺得,今日和死黨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了。所以這幾塊金幣遠遠不能表達自己的心意!

不過他離開雲山縣前,那個姑娘是一定要去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