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崛起張津鈕
崛起張津鈕 連載中

崛起張津鈕

來源:google 作者:依枝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依枝妖 張津鈕 都市小說

恭喜你成為第七任大冤種系統現在,你要被前六任宿主追殺!希望你能苟活下去,不要讓我失望什麼?你說我有什麼用?我要是有用,還需要叫大冤種嗎?展開

《崛起張津鈕》章節試讀:

「買下姐姐你……需要多少錢?」

「是無價嗎?」

「既然如此,那我只好給你打一輩子工,用來償還我投胎路上堵車,所以耽誤了你這件事。」

張津鈕嘴含玫瑰,雙目深情,語重心長的說道。

「哎,小弟弟。」女店長嬌羞的用手扶着臉,似乎對姐姐這個稱呼很是喜歡。

「你要是能把姐姐店裡的衣服都買了,姐姐說不定一高興,就能答應你一個過分的要求哦。」

女店長的舉手投足之間,話音盡顯優雅、端莊。微微淺笑的模樣,好像挪威森林的貓咪,如同精靈一般穿梭在茂密的叢林間。

「好妖……好妖的妖姬啊!」張津鈕心想。

「嗯,小弟弟?」女店長臉帶疑惑,用那雙琥珀般清澈的眼瞳看着他。

「姐姐,你這麼好看,在外面站一會兒。」張津鈕說,「那些不安好心的虎豹豺狼不就來了嗎?」

「不行的哦。」女店長笑說,「姐姐我,賣藝不賣身。」

【有人來找你了,快躲起來!】

面對系統突如其來的提醒,張津鈕瞬間拿起衣服,鑽進了更衣室。

「哎?」女店長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此時,兩個穿着黃色外賣衣的年輕人走進了店鋪里,其中一個矮個子笑着臉問道。

「老闆娘,你這是不是有一個年輕人剛剛來過?」

另一個補充道:「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蓬鬆碎發,穿着白色上衣,棕色工裝褲,灰色運動鞋。」

「唉,他們說的……是剛剛那個小弟弟嗎?他們是什麼關係?要不要告訴他們?」女店長心想,隨即開口道:「他剛走。」

「……」兩人對視了一眼,矮個子點了點頭。

「打擾了。」

說完,兩人便離開了。

「呼……」張津鈕躲在更衣室里,鬆了一口氣。

「他們是誰呀?」

【和你一樣唄。】

「和我一樣?」張津鈕思索了一會兒,恍然道:「嗯……他們也是修行者?!」

【猜對了,可惜沒獎。】

「小弟弟,換好衣服了沒呀?」女店長站在更衣室的門口,詢問道。

張津鈕小心翼翼的探出腦袋,看了看四周,確認沒無誤後,這才走了出來。

當他扭過頭,正準備向女店長道聲謝意的時候。

他又一次被女店長的身材與顏值震驚了。

「這腰,這身材……」張津鈕流着口水,傻傻的看着她。

要不是現在是光天化日,我一定把你抓住,捆起來,然後……

以上純粹張津鈕的腦補。

「你好,請問有人嗎?」門口傳來了一股沙啞的聲音,女店長和張津鈕循聲看去。

只見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身穿量身定製的高級西裝,手持一根價值不菲的黃楊木拐杖,頭髮被精心打理過,身上還有一股濃郁的特殊香味。

老頭身高大概一米六,看上去有百八十了,但腰板挺得很直,精神氣也很足。

「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嗎?」女店長上前詢問道。

「……」老頭沒有理會女店長,步伐不快,但十分穩健的朝着更衣室走去。

「系統,這貨是來找我的吧?」張津鈕詢問系統道。

【你咋知道?】

「這還用猜嗎?看都看的出來啊!」張津鈕抓着系統面板,心如死灰的吼道。

「你是叫張津鈕吧,不妨出來和我這個糟老頭子聊聊天如何啊?」老頭露出了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語氣和藹的說道。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張津鈕不知所措的把原本四四方方的系統邊框,硬生生的扯成了長方形。

【我日你老母的,他找你,你扯我做什麼?】

「哼!沒義氣!」張津鈕嘀咕了一句後,探出腦袋,對着老頭賠笑道:「還不知老先生,您大名呢?」

「哦,老夫姓第五,名龕之。」第五龕之目光深邃地看了張津鈕一眼,取而代之的是和藹的目光。

「第五?第五人格嗎?」女店長心想。

張津鈕尷尬的撓了撓腦袋,不明所以的問道:「不知第五爺爺,你是怎麼知道津鈕的名字?」

「哈哈。」第五龕之笑說,「按輩分,你太爺爺都得喊我一聲叔叔,而且我跟你爺爺張鈺椋還有不少淵源呢。」

「您……叫我爺爺張鈺椋?」張津鈕有些吃驚。

「哦,你爺爺不叫張鈺椋嗎?」第五龕之好奇的詢問道。

「……」張津鈕意味深長地看着第五龕之。

童年,蟬鳴的仲夏夜裡,爺爺張鈺椋匆忙的走了回來。

只見爺爺的頭上臉上,渾身都是血!

自己悄悄的躲在房門後,看着渾身是血的爺爺。

奶奶和爺爺聊了幾句,說什麼自己並沒有聽清。

可能當時是聽清了,但後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第二天一早。

爺爺就去改了個名字,叫張錦森。

當天下午就搬了家。

自己當時詢問爺爺為何改名?

爺爺笑嘻嘻的回答了一句。

「那名字不吉利,換一個好名字,招大財,給你買糖吃。」

這件事沒有什麼後續,自己也就沒有放在心裏。

直到爺爺去世,墓碑上仍舊刻着——張錦森。

爺爺到死了都不願意把真名露出來,拚命藏着捂着。

這個姓第五的老頭,居然知道爺爺的真名?

「張津鈕啊,你不用想那麼多。」第五龕之似乎看出了張津鈕的想法,嘴角微笑道。

「你爺爺也真是的,給自己取個假名,用五行就算了,給孫子取名也用五行。」

「那不算假名,就像你不也無法證明你的名字是真的。」張津鈕回道。

【津崽,別惹他!】系統提醒道。

「……」第五龕之沉默了一會,暗道。「這爺孫倆,還真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呃……他們怎麼不說話了?我是不是該說些什麼?我要不要去說啊?」女店長疑惑的看着他們。

第五龕之指了指停在店鋪外面的豪車。

「我們聊一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