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絕色皇妃:王的彪悍小嬌妻
絕色皇妃:王的彪悍小嬌妻 連載中

絕色皇妃:王的彪悍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陶兮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芙心 楚天曜

【虐心+架空歷史+彪悍】一朝穿越到南國,父皇沒了!皇兄還下落不明,她咋那麼倒霉呢?命運多舛的她,竟淪落到了在東國被當成乞丐,幸被路過的東國秦王所救,二人相互傾慕吊打白蓮花,情路上又插入了個北國太子,皇兄也找到了她,手刃仇人奪回家國,最後皇兄為了完成兩位妹夫的心愿統治了天下某李:「以前,我不知道紅顏禍水是什麼意思,直到現在我知道了」某楚:「過來,孤真想把你永遠留在身邊,一日不見兮,如隔三秋,心兒,叫孤怎麼不念你?心兒,孤先走一步了」某孟:「朕以江山為聘,十里紅妝還有皇后之位,換你回到朕身邊,芙心~啊…你不要離開朕,你醒醒,朕好不容易才得到你……」展開

《絕色皇妃:王的彪悍小嬌妻》章節試讀:

一名青年男子面相上生得猥瑣,賊眉鼠眼的,他向掌柜的說道:「這不擺明了想白吃喝嘛,還說什麼找親戚然後再來還錢,你這老頭,還信這丫頭所說,現在騙吃騙喝的都帶這樣了!」

說到別人,難道他不也是這樣嗎?

掌柜並不吃這一套,掌柜的向來和善老實。

他覺得這一點的點心能幫到人也沒什麼的,也不會掉了幾塊肉幾個錢。

掌柜笑說道:「一點點吃的而已,不至於掉老朽幾塊肉!這麼可憐的小姑娘且又受了傷,你怎說他是騙子呢?事情沒發生在你身上,你就可以這麼隨意揣測他人嗎?」

男子並沒有作回話,瞟了一眼掌柜晃了下頭,喝下了一口茶水,起身拿起了一塊糕點,咬下了一口,隨後便走開了。

男子一路跟隨在李芙心後面,李芙心走得有點慢,時不時還回頭看了一下那背後的男子,感覺像是在跟隨着他。

李芙心不耐煩的回頭喝道:「你是誰?為何一直跟在我後面,我可告訴你,我沒錢,就算你跟着我也是沒用的。」

男子猥瑣一笑,舌頭尖伸出橫掃了一下露在外的牙及唇邊,上前打量了幾番說道:「姑娘,這路就這麼一條,怎麼說我是跟蹤你呢?再說了,姑娘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需不需要哥哥幫忙啊?」

李芙心皺了皺眉,嘴巴張大像抽了一般,片刻後才說道:「呵呵,我謝謝你啊我,不好意思,不需要,再見。」

李芙心轉過頭就要抬步走開,又感覺還有說的,瞬時又回頭望向背後猥瑣的男子說道:「別再跟着我,否則我一定讓你知道死字怎麼寫?」

男子仰頭大笑道:「哈哈哈,夠辣的,不過爺我喜歡,姑娘還是別走了吧,也別找什麼親人了,不如跟了爺,爺包你吃穿不愁,頓頓有肉吃,怎樣?」

男子的眼神看着李芙心是越來越猥瑣,色眯眯的搓着手,看着眼前的美人,眼神迷離在幻想着怎麼擁有她的身子。

李芙心見他這樣難纏煩的要死,她回頭反手就是一木棍敲在了他脖頸中,腳下一隻腳用力踩着地,也鏗鏘了幾下,慢慢將另一隻腳站穩。

「我吃,吃你個頭,現在好不好吃?還養我呢,你養得起嗎?沒個十幾頭豬能養我?做什麼春秋大夢。」

男子才從幻想中蘇醒反應了過來,疼得他叫了一下捂住了脖子,他還想上前抓住李芙心,恨不得即刻把她做了。

李芙心又再一棍敲在了他腦袋上,流出了鮮血,只見他的神情呆泄,便倒在了地上。

她手在抖着同時心有些慌了,李芙心才意識到自己殺人了,顫抖的手捂住了嘴,擰緊了眉頭,心想着還是趕緊先溜吧。

手撐着的木棍突然拚命的往前點,身體顛簸大步大步的離開。

「嘛呀,快跑吧,我是不小心的,你信嗎!兄弟。」

額頭上卻冒着冷汗珠,心裏卻告訴自己沒事的,誰讓他惹了我,惹到我就必死!

秦將軍是命中不該絕啊,被一個上山回家路過的年輕貌美的女子所救下。

將他養傷在另一處山腳下她的毛草屋中,年輕女子的毛草屋在竹林中深密處。

簡直這可以說世外竹源,一般沒有人會找來這來的。

秦將軍還在床上躺着,傷得太重,還昏迷待命中……

——

未時,夕陽偏西下。

一輛拖着稻草的馬車緩緩路過,此時被人叫住,停了車。

李芙心一手持着木棍,一手扶着額頭遮住陽,喘着氣息:「大叔,可不可以載我一程啊?我腿有傷,行行好,帶我一程……」

一身粗糙的布衣,面容憔悴卻十分精神,臉型稜角分明,臉上還有幾許鬍渣的一個大約三十餘歲的青年馬夫。

他停下了馬車,回頭看向李芙心道:「姑娘是遇到了什麼事嗎?快上來,姑娘要去何處?」

李芙心走到了馬車前,將木棍丟上了車草上,雙手撐在後面一跳,上了車坐着道:「我被仇家追殺,已經是無家可歸了,腿也扭傷了,所以才弄成了這樣,大叔要去何處啊?我便去何處吧。」

他看着眼前這位大叔不像是壞人,便說他去何處便去何處,順便找個地方先把腳養傷好。

馬夫拽了一下繩子,喊了聲道:「好吧,姑娘且先跟在下回去,駕,駕……」馬開始行走着,不快不慢。

李芙心又問道:「大叔,你叫什麼呀?可有婚配了!」

對於問道這個問題,馬夫也是心裏暗想着,又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馬夫唇角一勾回應道:「在下沂邑,凌雲村的一個農夫罷了,這到鎮上賣柴火,回家給娘子換新衣裳呢,哈哈哈,姑娘哪裡人呢?」

李芙心應道:「哦,沂邑!一億?哈哈,你這名字可真是富有!我叫李芙心南緣城的,你可喚我李姑娘,話說你對你家娘子可真好啊,好男人一個啊。」說著又是回過頭來向沂邑豎起了大拇指。

沂邑拉着馬笑了笑道:「李姑娘是城中人,那姑娘傷好之後又要去何處啊?」

李芙心坐在稻草上,還截了一半稻草叼在嘴裏說:「哎呀,老哥,世事難料呀,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先將傷養好再說。」

沂邑見她這種心態,嘴角微微笑着道: 「人活在當下,不知明日是何狀,甚好,哈哈哈哈。」

發出了一陣明朗的笑聲……

另一邊的太子李軒逸醒了,旁邊一直候在他身邊的屬下落雲上前又是查看了一番。

李軒逸睜着雙眼輕輕問道:「落雲,本宮這是在哪?」

落雲立即上前答道:「太子殿下,這是在宮外的一個客棧里,放心,這裡很安全,沒人會知曉。」

李軒逸聽到是在宮外後立即激動的起了上身,他想到了父皇,還有他的皇妹。

李軒逸沙啞的聲音問:「那父皇,皇妹她們怎麼樣了?你可知道?」

一旁的落雲突然就低下了頭,哽咽道:「太子殿下,南皇被殺害了吊在城門之上,屬下還聽到公主殿下是墜崖而亡的,殿下,嗚嗚嗚……」

李軒逸聽後瞬間像是一道晴天霹靂打下,他的父皇被殺害了,皇妹又被逼的跳崖亡了,那他苟且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李軒逸不敢置信的晃着頭,隱忍不發的抖着,皺起眉頭,慢慢的流下了淚道:「父皇,心兒,嗚嗚嗚……」

他忍着喪父之痛,他好想大聲叫,可是不能。

落雲在一旁也是傷心的安慰着李軒逸道:「殿下……」

李軒逸將流下的淚擦拭掉,他不能哭,仇未報,該哭的不是他,是他的仇人他的皇叔。

一向文武雙全的他,覺得男兒有淚不輕彈。

李軒逸清澈的聲音開口道:「即日起,我不再是太子,我是李軒逸,我要變強,奪回國,報血恨,」

落雲也擦拭着眼角的淚,拱手應道:「落雲願追隨公子一起。」

李軒逸抬頭望向落雲,堅定道:「好,光靠我們二人之力還不夠,我們與北國有和親,去北國借兵攻打回來,我就不信了,皇叔還能坐多久這個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