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色傾城
絕色傾城 連載中

絕色傾城

來源:google 作者:影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影衛 現代言情 白雪曦

冷漠的她,來到那片奇異的土地,終究失了絕情,義無反顧愛上了那個魅惑如妖的男人,把他帶入熾烈的愛情裏面只是遺忘,終歸如期而來帶走一切她離開,他拋棄一切執着不舍,卻不知道,她已經沒有愛的能力他更無法確信,全然陌生的自己能不能讓她再次愛上愛情,變成了枷鎖,困住所有塵世中掙扎的人們展開

《絕色傾城》章節試讀:

身體稍稍恢復便開始進行一些基本訓練,雖說蕪苡名義上是我的師傅,可從沒指望過他能真教我些什麼。

這個世界的武功沒有小說中神奇,不過還是有值得學習的地方。不能下床的時候,叫枝芝找了所有能找的書,還好兩個世界的語言文字都差不多,不然重新學這些東西,只怕會太痛苦。

總的說來,前幾個月過得還好,只除了大大小小的幾次暗殺,不知道的是,其中有幾次出自他手。現在的狀態雖不能與從前做比,卻也足夠對付一般的暗殺,更何況那些人根本就沒把我放在眼裡,畢竟還『小』嘛!而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變小,竟也開始仁慈起來。每次情況允許,都不會下殺招,也不省問都直接關起來。

其實是怕會問出某些自己不想知道的事實吧,嘆息,為自己突然的軟弱。

雖說是自己的世界,可所有的資訊都來自他人,心裏難免不踏實。於是身體稍好便不斷要求蕪苡帶自己出宮。最初他還很堅定立場,可惜最後還是敗在我的眼淚攻勢下,想想還真是汗顏,沒想到自己竟有這方面的天賦……

只是好不容易看到真實畫面,卻幾乎立即後悔了自己的決定。如果說,之前還有置身事外的超然,真實感受到這一切後,便再沒辦法不去做點什麼了!

蕪國雖算不上四國中最強大的,可一直還太平,發展到現在幾乎也算是不錯的了。只是現任國主,也就是我父王,近年愈加沉迷酒色。到現在,即使最繁華的國都也難掩蕭條之色。在這個我將要繼承的國家,百姓們似把愁苦植在臉上,即使笑着也覺得那麼無奈。

國庫空虛,賦稅增長,又碰到罕見的荒年……神似乎放棄了這個世界。

越來越多的城鎮荒費,難民逃到大些的城市,卻等不到國家的救助。現在,國都甚至已停止接受難民,之前幸運逃進來也仍是吃不飽。更可怕的是,現在還是秋季就有大量的難民在深夜的睡夢中被凍死。而即將到來的冬季將發生什麼,沒人敢去想……

據說蕪國在四國中還不是最慘的,而現在民眾中流傳着將有神賜之子幻世的傳說,並幾乎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上面。加上之前知道的新舊勢力廟堂之爭,創世神這次還真是出了個好考題,卻根本沒考慮,我是否想要接受!

決定回來,我只是想看看自己的世界,看看自己是不是本就冷血,更是對處理那些暗夜事務倦怠了。卻原來這就是自己的命嗎?偶爾玩權奪勢確實不錯,可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也許是看出我的倦怠,蕪苡抱着我回宮了。途中少話的他難得的開口「還滿意自己的國家吧?」不等我回答便繼續道「如果不喜歡就根本不該回來,這個世界只能讓人瘋狂,只能讓人想要破壞。也許它本就是不該存在的,什麼神諭,什麼天遣,全都是騙人的!既然這樣不如毀滅好了……」

他也許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麼,卻讓我在那一刻驚醒。他的恨已經蔓延到對整個世界,而不僅是蕪國或自己,他要的是毀滅世界!如果我沒有回來,那他繼承蕪國後會做些什麼就不難想像了。以他的才智加上蕪國的國力,這的確不難。

毀滅世界是吧,只是剛才對着那些難民,你眼中的憐憫是怎麼回事?這一刻對着我的失控又是怎麼回事?蕪苡,或許你自己還沒發現,即使被仇恨蒙蔽,可天性的善良也註定你做不到這些,你還不夠冷血!

想通後淡淡開口「苡哥哥不覺得毀滅不如救贖嗎?同在這個世界的我們,又有什麼權力,什麼立場,來決定他人的生死?」

其實你想要的是救贖吧,只是錯誤的立場讓你不願相信罷了。如果你夠狠,我根本來不了這個世界,更碰不到你。而為了這一切,我願意接受自己的使命。幻世是吧?那就看看我們能再造一個怎樣的世界好了。

做出最後的決定,然後苦笑。原來你真的是幻世的關鍵,只是,因為你,我無怨!

可能我的回答與之前的形象出入太大,蕪苡聽完後竟短暫的錯愣了會,然後再次開口,卻被我阻止「在蕪芩原來的世界,曾經有個詩人寫下這樣的句子: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他最後卻自殺死掉了,哥哥知道為什麼嗎?」

狀若無聊,我又接著說「也許那人就是個連自己也說服不了的傻子吧,何必管他。」然後我揚起頭,笑眯眯的盯着他「對了,苡哥哥還沒聽過蕪芩唱歌吧?那麼作為今天帶我出宮玩的回報,給你唱個好了……」竟有點害怕他阻止,我立即開口:

看着天空中的被風吹着的雲,不知道為什麼心有些痛。

不自不覺中我的眼中蘊含著眼淚

漸漸的自己心裏,一點點這樣的改變着

不自不覺中開始有了期待

……

這據說是一部韓劇的插曲,我雖沒看過卻愛上了它的旋律它的歌詞。而且它是韓文的,蕪苡不可能聽得懂,就算是自己對這無望的愛情獻上的祭禮吧。

因為現在還不懂什麼是愛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等待着愛情的降臨

不能就一點點的給我點微笑嗎

致使我的愛情只能藏在嘴裏

……

對你的愛,也許真的只能藏在心裏了,以後我會努力改變這個世界你所厭倦的一切,只是那時我們會走向對立的位置嗎?

那些非常相愛的人

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相愛的

也許只有我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去愛

對那一個人,用溫暖的心去對待

用我的方式去尋找愛

……

我能在這最脆弱的一年裡最後任性一次嗎?我能用自己的方式,留下你的溫暖,你的溫柔嗎?也許以後就該靠着它們生活了,只是沒有了你,自己還能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嗎?

因為現在還不懂什麼是愛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等待着愛情的降臨

不能就一點點的給我點微笑嗎

致使我的愛情只能藏在嘴裏

每當到你,看見那麼的幸福的你

每天都想數千遍的對你說愛你的話

……

歌里的愛情最終是幸福的,可自己的呢?

淚不知不覺便落了下來,似乎二十四歲後流下的淚有點多了。只是,請允許我最後一次的脆弱。以後……閉上眼,我還有以後嗎?

蕪苡僵硬的抱着大雨磅礴的我行向寢宮,絕色的面上毫無情緒,他在想些什麼?還是,什麼都沒有想?良久,終於回過神的自己不好意思的跳離他的懷抱。真丟臉呵,沒想到自己也會有一天為愛傷神至此。

擦擦淚,既然已經決定,以後的路便再不能放縱自己。

於是對着蕪苡燦爛一笑「沒聽懂吧?這是那個世界其中一個國家的語言。不過還是會覺得很好聽吧?」轉身離去,真的不能再這麼對着他了。卻因為過急的動作而錯過蕪苡輕抬的右手,那是本準備撫上自己背的。更不知道的是,我跑開後,他對着自己懸空的右手露出了迷惑的神色。

最初對蕪苡感情的疑惑,認清後的彷徨,對未來的迷茫,對神諭的排斥……這一切讓自己的心這些日子一直懸着。憎恨一切不確定的事,更何況是自己的心,現在一切都想清楚後突然感到了久違的輕鬆。

然後就丟臉的在枝芝她們為我沐浴時睡著了……

第二天在蕪苡懷裡醒來時還有點蒙蒙的,直到枝鑰來伺候起床,故作的戲虐表情讓我記起前夜發生的一切,可疑的臉紅後還是精神百倍的起床了,今天可有事要做的。

不過這倆丫頭可真是在我的教導下越來越沒大沒小了,也是年齡還小,奴性未深,而身為主子的我也同樣還小吧。曾經試圖改變藍和紫,卻無成效。現在對着活潑的她們,雖然嘴上會有點小抱怨,心裏卻是很開心。她們也是知道才敢如此,所以說是倆機靈的丫頭。

我的個性是做好決定便立即行動。想着幻世,開始規劃經後的日子,心裏感嘆清閑日子終於要結束,卻忽略,已經來到這個世界快一年,離約定的與蕪苡進行血誓的時間也越來越近。還幾分傻氣的疑惑,怎麼最近的暗殺越來越多,規格越來越高,需要我出手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雖然身體恢復得挺好,訓練效果也不錯,可畢竟才十歲的身體,而對方也有不少高手。自己那時也是到了十五歲才正式成為暗格殺手,更是從六歲就接受魔鬼訓練的身體。只是,現在還能靠着這麼多年的經驗巧勝,可要碰到真正暗格級別的殺手,自己也是沒有辦法的。

能感知暗殺的人一直分幾派,而最近更是新增加入一方勢力,真正構成威脅的也多是他們。只是不知為何他們現在才開始動手,而且似乎很急着要得手。只是最後這種刻意的麻痹也終於被打破,因為某天朝中來人提醒,說是要做好進行血誓的準備,這才醒過來,原來回這個世界已近一年。

記得定下的時間是我這個世界的生日,離現在早已不到一月。原來,你最終還是決定要這麼做嗎?是希望我死嗎?可是怎麼辦呢,我已有了想做的事,現在還不想死,也不能死。知道你仍沒有痛下殺手,可最終還是逃不掉的吧,我們該怎麼辦,哥哥?

即使知道有事情將要發生,可無意義的擔心不是我會做的,該做的事也不能停。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仍纏着蕪苡帶我出宮。當然,除了確信他不會人在自己身邊時動手,這樣自己做事時也可以放心些,更是私心裏想和他多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