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世丑醫
絕世丑醫 連載中

絕世丑醫

來源:google 作者:葉風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風雲 唐詩涵 現代言情

葉風雲在山上自由自在慣了,某天被師父逼着下山去報恩,結果竟是讓他娶一個國色天仙的病美人,師父從小告訴我,做人要懂得知恩圖報得!娶了就是!答應成為贅婿後眾人以為他要過上吃軟飯的日子,卻沒想到一不小心成為最受寵的上門女婿!這是一個長相醜陋但身懷絕世醫術的故事!這是一個小人物成長為蒼生大醫的故事!展開

《絕世丑醫》章節試讀:

閃爍的紅點自然是針孔攝像頭,葉風雲深諳此道,可徐老的房間里為什麼會有針孔攝像頭?
獲得此發現的葉風雲並沒有急着拆穿,而是選了個角度背對攝像頭,並開始給徐老把脈。
當手搭在徐老脈搏上時,葉風雲的眉頭微微皺起。
這不是病,而是毒。
有人給徐老下毒。
而且這種毒不是一般的毒,乃是很罕見的四殘花。
四殘花是由幽谷黑蓮的汁液提煉而成,無色無味,只有找到四種花的葉子才能解毒,而且,這種毒醫院是查不出來的,這也是為什麼徐老花費重金也難以治癒。
想當初,葉風雲的師父就曾救過一個中此毒的人,而且還煉製了一枚丹藥送給葉風雲,沒想到在這裡派上了用場。
葉風雲拿出解藥,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徐老,又瞥了一眼身後攝像頭的位置,心裏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他將解藥收回去,並沒有急着給徐老服下,而是拿出了銀針,利用銀針渡穴的方式給他暫時紓緩病情並放出毒血。
「收。」
葉風雲將銀針收回,只見徐老虛弱的臉龐抽動了一下,一雙蒼老的眼皮輕微顫動。
此時,門外的雲老和徐大海正在焦急地等待着。
徐大海用手機看着監控,見到床上的老爺子居然有了動靜,二話不說,急匆匆地就衝進了徐老的房間。
「爹,爹!您終於醒了!」
徐大海大喊大叫,直接撲到了床前。
「呃……呃……」
此時的徐老雖然蘇醒,可毒素並沒有根除,他甚至都不能開口講話。
徐老抬起虛弱的手,但是卻沒有力氣舉高,便握住了床邊葉風雲的手,手指劇烈的顫抖着。
「噗!」
突然,徐老噴出一口黑血,直接暈了過去。
「爹!」
徐大海哭喊,通紅的眼圈中,一雙怒目憤怒地瞪着葉風雲。
「你對我爹做了什麼!!」
葉風雲撇了撇嘴才,沒有好氣地說道:「啥眼神啊?看不到我在救你爹呢?」
「救我爹?救我爹救吐血?」徐大海怒斥。
葉風雲有些不悅地說道:「喂,我是醫生你是醫生?要不針給你你給他扎。」
「你!」
徐大海擼起袖子就要打。
雲老連忙攔住,給他們兩個勸架。
「小葉啊,你就給他解釋一下吧。」
葉風雲清了清嗓子,沒好氣地瞥了一眼徐大海,道:「聽好了,我用的是銀針渡穴的方式,將你爹體內的淤血化開,並讓他吐了出來,他現在已經吐出一部分淤血了,只需三天後再醫治一次,便可藥到病除。」
「為什麼是三天後而不是現在?」徐大海的語氣讓葉風雲很不舒服。
葉風雲沒好氣地說道:「你廢話真多呀,是急着把別墅輸給我嗎?我不得搜尋藥材啊?不得忙着配藥啊?總之,你三天後準備好1000萬和別墅等着我來取就行了。」
葉風雲說完,扭頭就走,雲老緊隨其後。
雲老一臉驚訝地看着葉風雲,問道:「小葉,真的能治嗎?你可不要騙我,這可是很多名醫都束手無策的怪病啊!」
葉風雲給了雲老一個眼神,撇嘴一笑:「信我的就行了,不過,徐家的事情並不簡單,你得配合我布局。」
「配合你布局?你想做什麼?」雲老一臉迷惑。
葉風雲意味深長地說道:「徐老啊,是被徐家的人下了毒了,可不是什麼怪疾。」
「什麼?!」
雲老大驚失色,徐梁天和他是世交,兩人一直以來相互扶持情同手足,聽到好朋友是被毒害,內心無比憤怒。
「老徐他居然是被自家人給毒害了?哪個王八蛋乾的?!」雲老情緒變得十分激動。
葉風雲回答道:「我也不知道誒,不過,下毒的人似乎並不想弄死他,而是讓他逐漸地失去行動能力,要真想毒死他,那人估計就不會下這種慢性毒藥了。」
雲老聽後,情緒逐漸緩和,嘆了口氣,望了一眼天空,意味深長地說道:「這就是家族爭鬥啊,俗話說皇室無血親,豪門又何嘗不是呢?當年我就是因為不想參與這些名與利的爭鬥,才從雲家分離了出來,開了國醫堂。」
說到這裡,雲老再次嘆氣,眼神中卻出現了些許憧憬與嚮往:「我雖生於豪門,但一點不想做什麼豪門繼承人,更不想當什麼商界大亨,我只想做一名懸壺濟世的醫生,救死扶傷,讓天下病人不被病痛折磨,讓那些得了絕症之人還有一線生機。」
聽到雲老這番話話,葉風雲心裏對他不由的更加敬重:「雲老心懷天下病人,是他們的福氣。」
雲老笑了笑,拍了拍葉風雲的肩膀,說道:「小葉,你是個很有天賦的孩子,假以時日,必成大器,俗話說小醫救人,大醫濟世,我只能做個救人的小醫,而你,卻是大醫!」
「我是大衣,那你是馬甲啊?」葉風雲調侃道。
雲老打了個哈哈,和葉風雲一起下了山。
路上,葉風雲雖面帶微笑,可在徐老房間里的那一幕卻不斷地在他腦海中浮現。
半小時前,徐老房間。
「徐老,你不能說話嗎?」葉風雲問道。
躺在病床上的徐老艱難地點了點頭,張着嘴,卻只能發出「呃呃」的聲音。
葉風雲把嘴貼過去,小聲問道:「你知道是誰害的你嗎?能否給個提示?」
突然,徐大海奪門而入,大喊着「爹」。
徐老艱難地張着嘴,卻發不出聲音,想要抬起手,卻發現自己根本沒力氣。
他激動地抓着葉風雲的手,手指在葉風雲的手心顫抖着移動,每一筆都很僵硬,每一划都在顫抖。
感受到手心傳來的觸感,葉風雲眼神變得高深莫測起來。
因為,徐老在他手心寫的,是一個「徐」字。
唐氏集團,唐詩涵辦公室。
唐詩涵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平板電腦上的公司效益,愁眉不展。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
「請進。」
林磊推門而入。
唐詩涵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她早就察覺到林磊看她的眼神不一般了,就像是餓狼看着小白兔一樣的眼神,充滿了貪婪與**,所以唐詩涵對他沒什麼好感。
可他畢竟是唐伊琳的丈夫,唐詩涵的姐夫,他既然都來了,她肯定不能鬧得太僵。
林磊笑嘻嘻地走了進來,看了看四周,詢問道:「詩涵,在忙呢?」
「嗯。」
唐詩涵冷漠地應了一聲,「姐夫有事嗎?」
林磊笑着去摸唐詩涵的手,道:「詩涵,叫姐夫就見外了,咱們都是一家人,你直接叫我林磊就行,磊哥也行,哥哥也可以。」
唐詩涵拍開林磊的手,冷漠地說道:「姐夫,你也是有家室的人,請你自重。」
林磊摸了摸被唐詩涵拍紅的手背,推了推眼鏡,笑着說道:「詩涵,我就是想跟你握個手而已,沒別的意思,哦對了,我這次來,還給你帶了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唐詩涵問道。
林磊拉着唐詩涵的手坐在沙發上:「來來來,聽我慢慢說。」
唐詩涵有些厭惡地皺了下眉頭,甩開林磊的手,冷冰冰地說道:「姐夫請說。」
林磊笑道:「我可以幫你拿到龍海集團的合作項目。」
「哦。」唐詩涵雖然表面平靜,可內心卻十分的激動。
龍海集團有多大的能量她是清楚的,一旦能拿到合作項目,別說是她公司的財政危機了,就算是公司破產都能起死回生。
可唐詩涵也明白,林磊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幫自己,便問:「條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