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絕世皇太子
絕世皇太子 連載中

絕世皇太子

來源:外網 作者:盛天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盛天 都市言情

特種兵教官盛天穿越成了平行世界大奉國皇太子。奉天原本只想遊戲花叢,閱盡人間春色,過一過男人都嚮往的生活。然而大奉國處在風雨飄搖之中,整個國家危如累卵,四周強敵環飼、內亂不止。朝廷之內奸臣當道,禽獸食祿。大奉國國君昏庸無道,一心只想求仙問道。盛天只能非常時期用非常辦法,看他殺伐決斷,扶大廈於將傾,挽狂瀾於既倒。一手執劍救國家,一手攜美游世間......展開

《絕世皇太子》章節試讀:

作為一個特種部隊的教官,盛天之前也是一名優秀的特戰隊員。
在沒有穿越之前,盛天多次參與國際反恐任務,執行過多次事關國家生死的的秘密任務。
他一直都過着刀口舔血刀尖跳舞,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生活。
長期的這種生活,讓盛天的第六感異常的敏銳。
「蹦蹦蹦……」在盛天摟着香兒滾動的過程當中,幾十隻飛針戳向了地面。
這些飛針全都釘在了寢室的木地板上,入木三分。
這些飛針射入人體的話,絕對能夠把人體洞穿。
作為一個老特戰隊員,作為一個特種教官,盛天知道一般的飛針上面都會喂上毒了。
這古人對於用毒,那可是相當有講究。
什麼鶴頂紅、什麼蛇毒之類的,都是見血封喉的劇毒。
這些玩意都是殺人越貨,居家旅行的必備良藥。
這飛針上面帶着劇毒,如果射中自己和香兒後果不堪設想,就算是命保住了估計也得截肢。
「有刺客!」盛天在地上一邊滾着一邊大喊。
他在滾動的過程中,不斷踢到燃燒的燭台。
屋子裏面的蠟燭熄滅的越來越多,屋子裏面的光線也越來越暗。
屋頂上面射下來的飛針數量越來越少了,很快就停止了。
「噗!」當盛天吹滅了最後一隻蠟燭的時候,屋子裏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盛天拉過了龍床上面的一床被子裹在了香兒的身上。
從剛才飛針射下來的角度,盛天很快就判斷出來,對方所在屋頂的位置。
「香兒,你到這床底下去躲一躲。」說完,盛天將香兒輕輕一推。
香兒那玲瓏的身體裹着被子就滾到了龍床底下。
盛天這金絲楠木質地堅硬,雖比不上鋼鐵,但是也不遜色多少。
這金絲楠木大床足以抵擋飛針的攻擊。
「抓刺客……抓刺客……」
「刺客在房頂呢。」
「給我留活口,別讓他們跑了。」
「所有人包圍寢宮,不要放走一個刺客。」這是曹文詔的聲音。
外面已經喊聲震天,火把和燈籠已將這寢宮周圍照得恍如白晝。
盛天屋頂上瓦片一陣響,不好,這些刺客是想逃啊。
奶奶的,來的輕巧,走的能讓你這麼容易嗎?
盛天在這窗外的火光看到了地板上的幾十枚銀針在火光之下泛着幽幽藍光。
這些毒針威力無比,但是只要不和傷口接觸,對人就幾乎造成不了什麼威脅。
盛天迅速從地板上拔出幾隻飛針。甩飛針和甩飛刀是特戰隊員的一門看家本領。
盛天幾支飛針在手,他仔細的判斷着對方撤退的方向。
「嗖嗖嗖……」幾聲,這飛針劃破空氣直刺屋頂。
伴隨着幾聲慘叫聲,有人被飛針擊中,順着屋頂上的瓦片就滾落了下來。
盛天抓起一件衣服往身上一披,光着腳就破窗而出,跳到了院子中間。
「太子殿下,你怎麼樣了!」曹文詔帶了幾十個親衛兵沖了過來。
「我沒事。這些到底是什麼人?」盛天回過頭來的時候。這些刺客才慘叫着從屋頂上掉了下來。
然而,他們掉到地上之後,很快就沒了妻。
曹文詔舉着火把快速奔了過去,他看了看這些刺客摔在地上,一個個口吐黑血,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腥臭味。
曹文詔用手抹了一點刺客嘴角流出來的黑血,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
「太子殿下,他們中的是劇毒,這種毒只有北境外邦才有。」
曹文詔這麼一說,盛天立刻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這北境的敵人都已經潛入長城之內了。看來鎮北軍並不稱職!
「曹文詔,給我好好的查查這些認識是什麼來頭?」盛天說道。
曹文詔看了看這些人的臉,這些人的面目特徵非常明顯,全都是北境外邦之人。
這些傢伙是怎麼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混進來的。
易京的行宮距離北方邊境還有200多公里。
而且他們此次到行宮裏面來刺殺自己,絕對不是巧合。
平時者行宮鮮有人居住,當今聖上又一門心思訪仙求道,煉丹煉藥。
對於國家大事這樣的重要的小事情,當今聖上都毫不過問。
讓他到易京行宮來居住,更是不可能的。
而自己當天下午到達易京行宮,晚餐過後到寢宮就寢就遇刺了。
用腳趾頭都能夠想的出來,這既是什麼預謀已久的事情,又是一場隨機事件。
果然,如同楊啟隆所說的那樣,他們早就想把自己給弄死。
估計這楊啟隆就想在上林苑狩獵的時候弄死自己,誰曾想到?楊啟隆不僅沒弄死自己,反而被自己誅殺了。
這內外鉤連,北境外邦一定有大量的軍事人員滲透進了長城以內。
讓他們看到楊啟隆那碩大的頭顱被掛在旗杆之上,他們就知道楊啟隆的行動已經失敗。
所以他們當天晚上計劃在行動之內刺殺自己。
「能不能追查到他們的詳細資料?我希望得到他們的詳細資料。」盛天冷冷說道。
「末將一定竭盡所能,為太子殿下追查敵人。」曹文詔說道。
「今天,行宮內的侍衛有哪些?全部拉出去給我砍了。」盛天知道這些刺客雖然身手了得,但是如果沒有內應的話,他們不可能這麼輕易進來。
一定有內應作為接應。
否則的話,這行宮防衛森嚴,怎麼可能讓這幾個蟊賊溜進來了。
「諾!」曹文詔雙手抱拳。
「行了,趕緊去辦吧,我希望後半夜能睡個好覺。」盛天說完了之後負手而行,回到了寢宮之中。
曹文詔不敢怠慢,這人是大奉國少有的忠君體國的將領。
大奉國從上到下已經糜爛已久,曹文詔從太子身上看到了大奉國未來的希望。
保護太子安全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
他更知道鎮北軍軍紀散漫,糜爛已久,需要整頓。
今天晚上負責守衛的人不少都是楊啟隆的直系部下。
這些人平時拿了楊啟隆不少好處,楊啟隆今天被誅殺,不少人想為楊啟隆報仇。
所以才上演了今天這刺客的一幕。
「張彪,你帶100人給我日夜守在太子面前。太子殿下,如果少一根頭髮的話,我拿你試問。」
「諾!!」隊伍裏面站出來一個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青年人。

《絕世皇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