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絕世護花高手
絕世護花高手 連載中

絕世護花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絕世護花高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天陽 趙明

眼前的美女,眉毛開始緊皺起來,但還真別說,這個女人皺起眉來,看上去還真是別有一番風味,加上那柔美的聲音,讓人慾罷不能葉天陽看着眼前的美女,彷彿這個女人是什麼洪水猛獸似的,讓他不敢多看一眼展開

《絕世護花高手》章節試讀:

葉天陽才不理會這些,自己被納蘭嫣然附身,別說對付幾個小混子,就是此刻有人對着他開槍,他也一樣能輕易躲得過去,異世大陸的人那可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看着那些路人還有同事吃驚的樣子,葉天陽也覺得自己表演有些過,一把拖住東哥的頭髮,轉入進屋咣當一聲關上了門。

「東哥,是吧,在南匯街上混的?」葉天陽盯着地上像死豬一樣躺着的東哥問道。

「我是南匯街上混的,那一片還沒有不認識我的,小兄弟你混哪裡的?」東哥想了想反問道。

葉天陽劈頭蓋臉又是兩巴掌打過去,「我問你,老實回答就行了,還說啥那一片沒有不認識你的啥意思?挑釁?」

東哥被閃的有些迷糊,不知道眼前這個人到底想幹嘛,這一次不敢說話了,只能點點頭。

「是猛子讓你來的吧,昨天夜裡他把我丟進大治河差點淹死,今天你又帶着幾個兄弟找上門,還打了我的同事,這筆賬你看怎麼算吧。」葉天陽抽着手中的香煙接著說道。

「這事我還真不知道,要是知道是猛子的錯,我一定不輕饒啊,哪裡還敢來找你的麻煩,再者說了猛子現在的下場也太慘了,我們找上門也沒討着便宜,又被你打一頓,都是江湖上面混的,兄弟給點面子,這事我也不追究了,咱們就這麼算了,你看可行?」東哥此時哪還有半分老大的樣子,一副商量的表情。

「不行,你們被打那是活該,幸虧遇到的是我,會點功夫,要是換做一般的農民工或者上班族會有這麼好的結果嗎?」葉天陽臉一沉,撿起旁邊的一塊板磚在手中試了試。

「哥哥,別打了,你看我這臉,回頭真沒法見人了,反正事情也不大,我讓猛子陪你五千總可以了吧。」東哥接著說道。

「五千,你打發要飯的呢?最靛萬,少一分你們今天就別想站着走出去。」葉天陽說道。

「五萬?」一聽葉天陽這麼一說,東哥迷糊了,在南匯這邊混了還沒有兩個月,認識混子不少,但是對於那些賺錢的場子還真沒有,就靠帶着一些小弟給別人看場子,收些保護費,一個月也才弄個人家幾萬塊,對方這一張口就是五萬,尼瑪比組織勢力還黑啊。

「怎麼有意見?」葉天陽皺着眉頭問道。

看着葉天陽手中的板磚,東哥只能說道,「沒,不過我身上現在沒帶這麼多錢。」

「那讓你小弟回去拿。」葉天陽說道。

「不可能,我的錢怎麼能讓他們輕易接觸到,要是這樣以後還不亂套,」東哥這樣說完,看到葉天陽火了,東哥接著說道,「要不這樣可行?你讓我回去,我親自給你取。」

東哥想快點離開這個瘟神,只要回去了,到老大的場子躲一躲,到時候就算這小子找上門,他也不怕,東哥的老大在南匯是成名多年的老痞子,下手狠着呢,手底下小弟有好幾百,到時候如果這小子真敢去,就是一人一口水水都能把他淹死,只是對方會答應嗎?

「那好,給你二十分鐘時間,如果還不來,我就親自上門找你了。」葉天陽的回答有些出乎東哥的意料,愣了一會趕緊說道,好好,我這就回去取。說完就要往外走,一拉開門,看到了輛警車在外面停着呢,自己的幾個小弟都站成一排接受着問話。

「呦,這不是東哥嗎?」一個小**笑着說道。

「小梁啊,這是咱們回事呢?怎麼把我的兄弟給扣了?」東哥的神氣勁又來了,完全不顧及臉上的血水。

「剛剛接到電話,說有人在這邊打架,我們就過來看看了,不知道是東哥你,別生氣。」小**貼進了一些對着東哥說道。

「沒人打架,我們在這邊找兄弟喝喝酒。」東哥隨意的說道。

「那你這臉上是怎麼回事?」另外一位**上前一步,對着東哥說道。

東哥眉頭一皺,有些不滿,在南匯這邊混了幾個月,平時有點事情花點錢就解決了,當真還是第一次被**這樣詢問,眉毛一樣,斜着眼睛說道,「自己磕的。」東哥只能打着馬虎眼,如果說是被人打的,那帶回局子調查立案很是麻煩,江湖事江湖了,東哥是混江湖的,所以他知道怎麼做。

「剛剛是我報的警,他們是來打人的。」小薇上前一步說道,這個時候葉天陽出來了,一把扯過小薇,不要亂說,然後對着**說道,「都是朋友,過來喝酒的。」

「你,。」**氣的說不出話來,他明明知道這些組織勢力是來打架的,但是看情況好像挨打的沒被打,來打架的倒被打的很慘,這是這麼回事?**還沒想明白了,一位老**走了過來,算了,我們回去吧。說完走了,擦過東哥身邊的時候,一疊足足有兩千塊的紅包塞到了他的手裡,前者笑了笑,沒有說話。

「天陽哥,你真厲害,幾個混組織勢力的,就這樣被你擺平了。」**走過,東哥帶着幾個小弟也回去取錢了,這個時候小李圍了上來一臉羨慕的說道。

「沒啥,都是平時鍛煉的結果。」葉天陽想都沒想很是不要臉的說道。

「這還沒啥,你剛剛刷刷就是那麼幾下,他們全倒了,天陽哥看出來你深藏不露啊。」另外一位同事小張接著說道。

葉天陽可沒空和這些人扯淡,轉臉看了看老李,上前說道,「老李沒事吧。」

「沒事,就是上了年紀,不禁踹了,要是年輕的時候,這些毛孩子我一個人也能給挑了。」老李惡狠狠地吐了一口水水,對着東哥消失的地方說道。

「回頭他們賠了錢,我給你送去,就當是這一腳的損失費了。」葉天陽爽快的說道。

「呵呵,啥損失費,挨了一腳也沒啥,我們都上班去吧。」老李嘿嘿笑着,在同事小張的攙扶下走了。

葉天陽回身到屋裡等着,期間兩次看了看錶,都過去半個多小時了,東哥還沒有來,葉天陽覺得可能對方又在耍小心眼了,這個時候他回家事情也就算了,但是他擔心東哥會報復,自己走了,他的同事還在怎麼辦?

「打,必須把對方打服了,才行。」葉天陽這樣對自己說道。

根據剛剛東哥提供的地址,葉天陽打的來到了南匯迷醉酒吧,現在是中午時間,酒吧還關着門,葉天陽左右看了看,東哥的那輛白色麵包還停在外面呢,上前二話不說,一腳將門踹開,裏面黑暗,空蕩蕩的,只有幾個人在打着桌球,看着門口一腳將門踹開的葉天陽,幾個混子停下了手中的活,拿着桌球棍一臉肆虐的看着葉天陽。

「就是他打的東哥,兄弟們好好教訓教訓。」剛剛去找事的混子,此刻又生龍活虎的再這和兄弟們打桌球呢,一看到葉天陽居然找上門了,立刻指着對方大聲叫嚷道。

「東哥帶着幾個小弟,居然被一個人打成這樣?」看對方明明就是一個小白領,居然這麼厲害,十來個混子很是不服氣的站了起來,嘴角掛着猙獰的笑慢慢把葉天陽給包圍了。

「你還是被打輕了,待會讓你好好享受一下。」葉天陽指着那個混子說道,後者一接觸到葉天陽惡狠狠地眼神,身子一抖,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但是這裡是他門的酒吧,小弟好幾十,老大也在樓上呢,怕毛,上。

兩個小混子率先開打了,舉着手中的桌球棍朝着葉天陽的身上招呼去,葉天陽身子一側,躲了過去,猛然抓住一人的桌球棍,向後一撤,抬起一腳將其踹飛出去,舉起桌球棍朝着另外一個小混混的頭上就砸去。桌球棍劃破長空帶着一股勁風以一種勢不可擋的雷霆之勢,朝着那個小混子的頭上抽去。

一聲響棍,那個小混混啊的一聲慘叫,鮮血順着頭顱流了下來,葉天陽絲毫不怠慢,不給他們任何的機會,在這個狹小的空間內,揮舞着手中的桌球棍,左右齊攻,一分鐘的不到,十來個混子都躺下了,哼哼唧唧的哀嚎着。

「靠,」為首的小混混大罵一聲,舉着一個啤酒瓶沖了過來,手中的啤酒瓶還沒砸下去,就被對方一把攥住,小混混抽了兩次沒有抽回來,只能散手,到手的啤酒瓶,葉天陽還在手中掂了掂,覺得不錯,怪不得那麼多人喜歡用啤酒瓶砸人,葉天陽也想嘗試一下那種感覺。

砰地一聲巨響,啤酒瓶和那混子的腦門親密接觸了,啤酒瓶的玻璃碴扎的混子滿臉開花,腦門處血肉模糊,混子頭慘叫聲響起,身子直接向後退,撞翻了幾個桌子,最後靠在桌球桌上才停住,身子一軟直直的倒了下去。

另外幾個小混子哪裡還敢上,站在遠處,雙.月退打顫,都嚇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