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絕世狂妃:殿下,你馬甲掉了
絕世狂妃:殿下,你馬甲掉了 連載中

絕世狂妃:殿下,你馬甲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夏玖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卿歌 蕭離越

玉蘭樹下,美人榻上,月牙袍男子,當真是丰神逸秀,清冷孤傲,可就是那一張臉,怎麼看都怎麼不搭」這是夜卿歌見蕭離越的第一感想東翊國九皇子,一個人人皆知的病弱廢物,相貌平平且不受寵,可只有夜卿歌知道,他是一頭披着羊皮的狼,一路算計,步步為營,失去武功是假,中毒是裝,就連那張臉,也是易容「不過就是換了個身份,歌兒便不識得了?」當俊美男子站在她面前,深情的告白「識得,當然識得,殺我屬下,陷我閣人,搶我藥草的人,怎麼能不識得」夜卿歌咬牙切齒「……」他怎麼不知道展開

《絕世狂妃:殿下,你馬甲掉了》章節試讀:

「是」千陸點了點頭,不再言語,繼續靜靜的立在一旁。

「那人呢,如何?」男子繼而開口詢問。

「已經按主子的吩咐,給他進行了懲治,怕是沒有月余難以恢復」千陸據實回答。

「愚蠢且魯莽」男子輕啟薄唇,微微吐出一行字。

千陸聽了他的話,內心微微汗顏,想着主子的確是對那人不滿了,竟然罵人的話都說出來了,想來也是,那人竟然敢在沒經過主子的命令下私自出行,而且還殺了那麼多人,他調查後,發現殺的人還是……,這以後怕是不知道會給主子帶來多少的麻煩。

「你倒是做的不錯,阻止他殺了最後一個人」

男子這時眼睛緩緩睜開,驀然轉過頭,看向他。

千陸與那雙深邃眼眸微微對上,男子目光冷冽,讓他不由得一顫,頓時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事,立即開口:「主子,屬下一時沒想那麼多啊,看到他殺人,怕他影響主子的計劃,就阻止了下來,況且,最後逃走的那人也受了重傷,肯定現在已經死掉了」

「愚蠢」

男子重新闔上雙眸,繼而又淡淡的吐出兩個字,是對他的評價。

「主子,屬下知錯了」

千陸微低下頭,錯在哪,他不知道,但是主子說他蠢,那他就一定是錯了,及時認錯才是正確的。

「滾吧,別在我身邊礙眼」

男子都不用看他,就知道他這沒腦子的屬下是什麼想法,不耐煩的對他驅趕道。

「是……」千陸一臉生無可戀的離開,直到走了,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

直到他遇到了自己的同伴千寒,了解事情全部經過的千寒,也用一種愚蠢至極的目光看着他說道:「第一,你一直都跟蹤在那人的身邊,在他殺第一個人的時候你就可以阻止,可是你沒有。

第二,為何在殺最後一人的時候,你又要進行阻止,第三,你以為那人逃了後會死掉,也不仔細想想,那人能在那麼多夾擊下還堅持着,想必武功不差,那這種人一般是有一定地位的,救他的人也會立刻趕到」

千陸聽了最後一句話後,瞬間覺得此生無望了,難怪主子罵他蠢,可當時他沒有在第一個阻止的原因是,他吃壞肚子了,到一旁解決去了,待他回來後,就只剩下那一人了。

可是這種顯得他更為愚蠢的事情,他是不可能說出來的,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這一系列事情的發生,皆沒有影響正躺在客棧軟榻上同樣假寐的夜卿歌。

此刻,她正懶懶的躺在塌上,架着二郎腿,好不悠閑的拿着一旁的點心享用着。

寧若雅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她這一副樣子,她嘴角不停地抽搐着,最後,終於忍無可忍的開口:「我替你辦事,你卻在這裡享受」

「嗯?怎麼會呢,我剛剛也很累啊,諾,答應給你準備的東西,在桌子上呢」夜卿歌瞥了她一眼,下巴微抬,指着桌子上擺放的東西,說道。

寧若雅順着她的視線,看向桌子,一眼就看到了一個盤子上擺放着一個白色圓形的,上面堆着各種各樣的水果的,周圍一圈圈十分漂亮花紋的……蛋糕。

頓時,她的眼睛一亮,心中的怨氣消失的無影無蹤,迅速的走到桌子旁,坐了下來,拿起一旁夜卿歌準備的叉子,一點也不優雅的吃了起來。

「你能不能淑女一點,瞧瞧你這樣子,以後哪個男子敢娶你」

夜卿歌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樣子,十分無語的道。

想着,自己在現代因為興趣學的點心甜品,竟然能給這個小妮子這麼大的誘惑力,果真是一個吃貨,這麼些年來,她讓她幫她辦事,每次只要給她準備一份甜品,她都立馬對她沒有任何怨言了,實在是可愛的緊,

「別五十步笑百步了,你吃飯也不雅,以為我不知道」

寧若雅很快就把一個蛋糕吃完了,直到吃完最後一口,舔了舔嘴才回答她的話,

「切,看你事情辦的不錯的份上,不跟你計較」夜卿歌擺了擺手,不想理會她的話。

「哼,看在你蛋糕做的不錯的份上,不跟你計較」寧若雅傲嬌的白了她一眼。

一時之間,兩人都沒了言語,過了好一會,寧若雅才似想起了什麼,看向她,詢問:「話說,你又用澤玉公子的身份招搖撞騙,這樣真的好嗎」

「他是我師兄,他的就是我的」夜卿歌無所謂的道。

「你可真好意思」寧若雅嫌棄的嗤笑一聲。

「這有什麼,臭老頭也常用他這千面神醫的身份招搖撞騙啊,這麼久了,也不見我那師兄有什麼意見,況且,他這身份這麼好使,不用白不用」

夜卿歌對她的嫌棄不以為意,她和澤玉兩人都是明行的徒弟。

明行在三年前救了她,收她為徒,而澤玉,在很小的時候就是他的徒弟了,因為天資優越,在醫學方面的天賦更甚。

雖是明行一手教會他醫術,但有句話叫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加上他自身刻苦的鑽研,所以,澤玉的醫術在很早以前就超越了他的師父,在世間也是聲名鶴起。

而常有各種達官顯貴找他醫治,而她那喜歡坑蒙拐騙的臭師父,為了幾個臭錢,就總愛使用他的身份給人看診,原因是,據說身份不同,拿到的報酬也就不同,神醫的報酬自然就更高一些。

而她嘛,有時候為了辦事方便,也會有那麼幾次使用他的身份,她的醫術雖然沒有她師兄的厲害,但經過她那師父對她的三年魔鬼訓練,只要不是病入膏肓的地步,她還是可以輕鬆應付的。

也正因為如此,久而久之,世間就傳出了各種神醫的樣貌猜測,這才有了千面神醫的稱號。

「行吧,你這麼做肯定也有自己的理由,以後我就知道了,現在就讓我跟着你看好戲吧」

寧若雅聽了她的話,也覺得十分有道理,便欣然接受了。

「莫言」夜卿歌見她沒有疑議後,便喚了一聲,很快,莫言便從外面走了進來,站在一旁,等待夜卿歌的吩咐。

「你去暗中放出消息,讓蕭玄奕的人順其自然的找到我們,不能被發現了」

《絕世狂妃:殿下,你馬甲掉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