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武魂
絕世武魂 連載中

絕世武魂

來源:google 作者:燕清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燕清羽 陳楓

龍脈大陸,萬族林立,宗門無數,武者為尊強者毀天滅地,弱者匍匐如蟻少年陳楓,丹田如鐵,無法修鍊,受盡冷眼偶得至尊龍血,神秘古鼎,從此逆天崛起,橫空出世!嬌俏妖狐,冷傲女皇,魔門妖女,神族公主,盡皆入我懷中修無上傳承,凝最強武魂,坐擁眾美,傲視九霄展開

《絕世武魂》章節試讀:

「人終有一死,除非成就上古大能,否則誰能不死?」

「我這一世,快意恩仇,殺伐果斷,也曾經風光無限,現在才死,值了!」

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

傷口可怖,幾乎將他斬成兩截。

能活着,還能說話,簡直是個奇蹟。

他劍眉朗目,俊朗不群,哪怕滿身血污也遮掩不住。

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眼中淚水瑩然。

他泣聲喊道:「師父,到底是誰殺的你,你告訴我,徒兒立誓,哪怕追上九天十地,也要為你報仇!」

「閉嘴!」

俊朗中年厲聲呵斥了一句。他一用力,劇烈的咳嗽起來,鮮血從嘴角溢出。

「我的這個大仇人的力量,是你無法想像的,在成為天河境強者之前,報仇的事,想也別想!」

少年聽完震驚了,天河境,那是他想都無法想像的境界。

他所在的乾元宗是青州一等一的宗門,也沒有聽說過乾元宗的宗主達到天河境!

到了天河境,就能溝通包含了億萬星辰,橫亘在頭頂宇宙中的九條天河,動用天河之力,那是極強大的強者。

師父的敵人,竟然如此強大!

「徒兒,我接下來說的話,你一定要聽好!」

「我死之後,你要為我守墓五年!這五年之中,你哪裡也不能去,每天在墓前修鍊我教給你的貝多羅葉金經,不可有一日懈怠!還有,你本來就資質平庸,受人欺辱,以後沒了我庇護,會更危險。五年之內,萬萬不可顯山露水,哪怕是別人騎到你頭上來,你也不要反抗!只有一個字:忍!」

「五年之後,你挖開我的墳墓!我要說的話,都在裏面。」

「什麼?」少年聽了,瞪大了眼睛,抗辯道:「師父……」

挖掘師父墳墓,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他絕不會幹。

「你還聽不聽我的話?」俊朗中年情急之下,又是一口血嘔出:「你想讓我死不瞑目嗎?」

少年見狀,含淚點頭:「師父,我答應你!」

「好!好!」俊朗中年一陣長笑,忽然渾身一震,一口鮮血噴薄而出。

他曼聲長吟:「我有仙心一顆,卻被塵勞關鎖,待到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聲音越來越低,終於沒了聲息,他躺在床上,如睡著了一般,嘴角還帶着笑容。

少年跪在地上,眼淚流盡,臉上露出展露一抹剛毅,喃喃自語道:「師父,你放心,我一定會聽你的話,守墓五年!五年之後,挖開你的墳墓,我也會繼續修鍊,定然有一日,我會查出是誰殺了你,為你報仇!」

少年說完,把師父的屍體抱出去,在茅草屋旁邊徒手挖了建了墳塋,安葬了師父。他雙手挖的滿手是血,但就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樣。

淚已流干,心裏只剩仇恨和想要變強的大宏願!

當年乾元宗第一天才燕清羽的死,並未在乾元宗掀起什麼波瀾。

大秦國方圓數十萬里,青州方圓也有數萬里,丹陽郡方圓萬里。

丹陽郡宗門數十,而乾元宗,則是丹陽郡頗有名氣的一個初級宗門。燕清羽二十五年前進入乾元宗,十一歲就已經達到後天境九重,十二歲突破後天,打開神門,進入神門境一重。

而在他之前,整個大秦帝國的這個記錄是十三歲。

神門境又稱秘境,神門又稱造化之門,進入神門境,打開神門之後,可以進入秘境。

秘境之中,蘊含著無盡寶藏。

有的人打開秘境之後,得到的是強大的武魂,有的人是一件本命神兵,有的人則是一項神通,還有的,則是以此改善修行體質的機會……等等。甚至傳說,有的人的秘境開啟之後,得到了上古天道崩滅之後留下的一絲天道法則,直接註定日後成就不世強者!

總之,開啟神門之後,實力會得到極大的提升,跟之前是完全不一樣的境界,實力會極為強大。

哪怕是後天九重的強者,也根本不是神門境強者的一招之敵!

燕清羽神門開啟之後,得到的是一件本命神劍,強大無比,是所有劍修夢寐以求的強大秘境。

這是極為上乘的秘境,據說他神門開啟,秘境打開之時,有七道黃光接連閃現!

這也意味着他的秘境最少也是黃級七品秘境,當然也極為罕見,十萬個武者裡頭未必能出一個。

一時間,帝國震動,燕清羽被譽為第一天才,受萬千榮譽,顯赫無比。

接下來,他修為也是一日千里,但是大變突生。

他十七歲那年,外出之時,被一名境界高出他五重的神秘人打成重傷,經脈斷裂,不能再修鍊,境界永遠停留在神門境四重!

天才墜落神壇,期待變成了失望,讚譽也變成了嘲諷,惡毒的咒罵和擠壓隨之而來。

他被從核心弟子貶成了內門弟子,又被貶成外宗弟子,最後還是宗內當年故舊照顧,給了他一個外宗長老的身份,讓他渾渾噩噩度日。

燕清羽似乎毫不在意,也不住在宗門裏面,在山下蓋了一間茅草屋,過着平淡的生活。

他還收了一個徒弟,就是眼前這個少年,名叫陳楓。

陳楓資質極差,經脈堵塞,丹田如鐵,修行速度極為緩慢,修鍊六年,都沒有達到後天二重,很快就成為乾元宗外宗的笑柄,他們兩個甚至被稱為『廢物師徒』。但燕清羽不嫌棄他,耐心教導,視若己出。

陳楓每日都跪在墓前,目光獃滯,面無表情,如果不是胸部還有呼吸,肯定會讓人以為他已經死了。

實際上,他是在修鍊燕清羽傳授給他的貝多羅葉金經。他不知道這金經有什麼用,他從五年前就開始修鍊,但天分還是沒有半點提高,已經是別人眼中的廢物。但這是燕清羽吩咐的,他就會繼續練下去。

很快,乾元宗裡頭就流傳開了,說燕清羽那個廢物的廢物徒弟瘋了。

接着,就有人來到燕清羽墳前,羞辱陳楓,惡毒的咒罵他,向他吐唾沫,陳楓毫無反應。

他們膽子更大了,把燕清羽的茅屋拆了,把裏面所有的寶貝都搶走。燕清羽畢竟當年是天才,也曾經四處遊歷,很有些不錯的法器丹藥,都被搶走,陳楓就像沒看見,沒有阻止,無動於衷。

半年以後,墳墓旁邊來了一個白衣女子。

她二十五六歲的年紀,長相絕美,氣質高雅脫塵,宛如神仙中人。而她身體上澎湃幾乎外溢的真氣也宣告着,她至少也是神門境強者!

她站在墳墓旁邊,看着墳頭,目光複雜。

陳楓終於有了反應,獃獃的看着她。忽然,他跳了起來,激動的叫道:「你是冉玉雪冉師叔!」

他想起來了,五年前,他和燕清羽去外宗領取靈石的時候,遠遠的見過她一眼。當時她被大批核心弟子和內門弟子簇擁着,平素那些高傲無比的外宗強者都向她露出諂媚的笑,她根本沒看到燕清羽兩人,高傲的抬頭離去。

那天回來之後,燕清羽喝得酩町大醉,醉酒之後,向陳楓講了他和冉玉雪的往事。

原來當初燕清羽如日中天的時候,屁股後面永遠跟着一個粉雕玉琢的小丫頭,一口一個『清羽哥哥』甜甜地叫着。

那是他的小師妹,同樣天賦極高的冉玉雪。

兩人一度被認為郎才女貌,神仙眷侶,而後來,兩人更是外面一起歷練。燕清羽受了重傷的那一次,他之所以受重傷,就是因為保護冉玉雪,不然的話,其實他可以輕鬆逃掉。

但是後來怎麼樣,燕清羽沒說。等他酒醒之後,陳楓再問的時候,燕清羽就再也不肯說了。

陳楓心想,她當初和師父有那麼一段情意,說不定是過來祭拜師父的。

但他的熱情換來了冉玉雪的極度冷淡,她只是淡淡的掃了陳楓一眼,接着眉頭就擰了起來。以她的修為,自然能一眼看穿陳楓的修為情況。

「經脈淤塞,丹田如鐵,沒有開闢,完全不是修行的材料,真是個廢物!」

冉玉雪眼神冰冷,看着他的目光中滿是不屑。

這讓陳楓像是被一盆冷水兜頭澆下來,渾身發寒。

「廢物師父也就只能教出來廢物徒弟,你們師徒兩個,還真是一對兒。」

冉玉雪說完這句話,看也不看他一眼,轉身離去。

看着他的背影,陳楓攥緊了拳頭。

他在心中瘋狂吶喊:「冉玉雪,你等着,終有一天,我要讓你對我,對我師父,刮目相看!」

五年時間,一晃而過。

今年,陳楓十六歲。

五年前死掉的那個廢物燕清羽和他的廢物徒弟,幾乎已經被乾元宗的眾人遺忘。

夜色如水,陳楓忽然睜開眼睛,眼中有精光爆射。

他站起身來,衝著墓碑彎腰行禮,低聲道:「師父,五年時間已到,我要遵從您的命令,將您的墳墓掘開了,還望您莫要見怪。」

說完,他開始挖土掘墳。

當他把墳墓挖開,棺材撬開,頓時眼中露出震驚之色。

燕清羽的屍體,竟然消失不見了。

他不敢置信,當初可是他親自把師父的屍體給埋葬的。

他跳下去,發現棺材底部,放着一個小小盒子。打開木盒,裏面鋪着的黃綢上,赫然陳放着一個拳頭大小的小鼎。

青銅小鼎,布滿銅銹,三足圓耳,造型奇古,充滿了上古蠻荒的神秘氣息。

小鼎之中,則是懸浮着一滴類似於血液一樣的東西。

他只看了那滴神秘龍血一眼,就覺得腦海中轟的一聲,像是有驚雷炸響,整個人一下子失去了意識。

他覺得,整個人似乎被扔在一片無邊無盡的墨色天地裏面一樣,天是墨色的,墨色漩渦遍布天際,不停選裝。

腳下是無邊無盡的黑色原野,荒蕪凄涼。

在荒野的盡頭,有一條黑色的山脈,比乾元宗所在的青森山脈還要高大,高何止萬丈?長何止千里?

當他走進了山脈,忽然,那山脈動了!

山脈昂起了頭,那竟然是一顆巨大無比的巨龍頭顱!只一顆腦袋,就比大秦國最高達山峰都要巨大。

而那綿延數千里的黑色山脈,竟然是這巨龍的身軀。

巨龍仰天長吟,就有磅礴大雨灑下,瞬間地面就變成了海洋,陳楓被淹沒其中。

陳楓喘不上氣來,幾乎要窒息,難受的要命。

多了好久,腦袋才嗡的一聲,從那個深海幻境中掙扎出來,陳楓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額頭冷汗直冒。

他不敢再看那滴鮮血了,這究竟是什麼生物的鮮血,怎麼這麼可怖?一滴鮮血都如此,那這種生物又是何等強大?

難道,這是龍血?

但就在這時候,忽然,青銅小鼎像是活物一樣,直接飛到了他的手上,然後迅速消失在他的手心。

陳楓一驚,他感覺到小鼎在順着自己右手的經脈一路向上遊走,接着,劇烈的痛苦傳來,讓他渾身就像是被撕裂一樣。

疼得他在地上來回打滾,大聲慘叫。他體表的皮膚肌肉綻裂,鮮血奔涌而出來,就像被凌遲了一樣。

半個時辰之後,小鼎順着經脈一路往上,到達了丹田位置。

陳楓只覺得腦海中轟的一聲,人事不知,直接暈了過去。

當他醒來的時候,已是深夜。陳楓一看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變得破破爛爛了,身體表面除了血之外,則是糊了一層黑糊糊黑油一樣的東西,散發著一陣惡臭,黏黏糊糊的,難受的要命。

但他渾身暖洋洋,輕飄飄的,舒服的要命,這是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感覺。

陳楓內視自己的身體,頓時發出一聲又驚又喜的歡呼。

他發現,他那堅硬如鐵,沒有一點兒空間的丹田,竟然被開闢出來了。

當然,丹田只是被開闢出來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大約只有拳頭大小,而此時,青銅小鼎正懸浮其中。那一滴神秘龍血在裏面翻翻滾滾,晶瑩剔透。

忽然,龍血上分出來千分之一根頭髮絲那麼細的一縷,從丹田中遊走出來,沿着他的經脈開始遊走。這一縷神秘龍血中蘊含著磅礴的力量,浩瀚的真氣,陳楓經脈中堵塞的那些,在這一縷龍血面前,毫無還手之力,直接被衝擊的煙消雲散。

劇痛又一次傳來,但陳楓這次忍住了,他咬着牙,昂着頭,心中一個聲音在大聲嘶吼:「這點兒痛苦都人受不了,你還怎麼踏上巔峰?」

他咬緊牙關,口中有鮮血迸裂而出,渾身都在顫抖,但他終於還是忍住了。

劇烈的疼痛一**襲來,半個時辰以後,陳楓長長地吐出一口濁氣。

神秘龍血以極快的速度在他的身體內穿行了一遍的,他那堵塞的經脈,竟然完全被疏通了。

如果說他以前的經脈是淤塞的小河溝的話,那麼現在他的經脈就已經完全暢通,雖然很細,很窄,但是卻是暢通的,真氣在其中奔涌,甚至陳楓都能聽到嘩嘩流水之聲!

陳楓心中激動無比,此時他的身體中真氣充盈無比。

感受到如潮般的痛苦迅速消失,他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心中有狂喜湧出。

他仰天大吼:「我能修鍊了,我經脈通暢,丹田開闢了!我不再是廢物了!」

淚水磅礴而下,若不是親身經歷,誰能理解他的痛苦?

從小資質極差,十年修鍊,毫無寸進,被人羞辱鄙夷,沒人看得起,除了師父。這樣的痛苦,多麼巨大?

而現在,他終於能夠修鍊了。

真氣在經脈中遊盪了一圈,重新回到丹田,但是在丹田中蓬勃洶湧,躍躍欲動,根本就不安靜下來。

陳楓心中一動,丹田中的真氣頓時涌動起來,從丹田中竄出去,在各處經脈之中遊動,隨着丹田真氣的遊動,各處經脈之中也有真氣從角落裡出現,匯聚到這道真氣之中。這道真氣不斷壯大,很快就從頭髮絲粗細變成手指粗細。

這些角落裡出現的真氣,是陳楓日常修鍊時候積攢下來的。

雖然他由於經脈阻塞,導致無法修鍊,境界毫無寸進,照理來說,他是一絲真氣都不能修鍊出來的。但是他修鍊的貝多羅葉金經神奇無比,不但使得他的基礎夯實無比,竟然讓他硬生生的練出來許多真氣,藏匿在身體各處。

之前一直沒有發現,是因為他的經脈堵塞,真氣無法流通。而現在真氣流通了,自然就跟着出現。

真氣流動,陳楓渾身一震,感覺到自己體內充滿了蓬勃涌動的力量。

他心中露出一抹喜色。

「好神奇的小鼎,好神奇的龍血,龍血只是分出來一縷,竟然讓我直接突破!當然,也有貝多羅葉金經的功勞,我之前一直以為這金經沒用,但現在看來,我想錯了,金經真的很神異,能讓我這個廢物練出真氣來!」

「而且現在看來,余勢未消,還能衝擊!」

陳楓心念一動,體內真氣如泉奔涌。

達到了後天境界第二重,他還不滿足,要衝擊第三重!

衝擊後天境第三重,需要的真氣數量相當之巨,陳楓將體內所有的真氣都抽調出來,體內的真氣進一步變粗,變成了有小拇指粗細,終於又一次渾身劇烈顫抖,全身的經脈都發出痛苦的**,真氣奔涌如潮水。

他赫然已經晉級後天境第三重。

陳楓握緊了拳頭,感受着體內澎湃的力量!

他忽然一拳打出,空氣中炸出一聲爆響,空氣震蕩。

陳楓能感覺得到,自己這一拳,足有八百斤的力道,達到了一虎半之力!

後天境,第一重有百斤之力,第二重二百斤,第三重五百斤,第四重一千斤……以此類推。五百斤為一虎之力,而陳楓雖然剛剛達到第三重,但達到了八百斤之力,比一般的後天境三重強者多出一大半!

他一拳打在墓旁一顆樹上,碗口粗細的大樹頓時被從中打斷。

陳楓仰天長笑,心情爽快無比。

從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變成後天三重強者,他怎麼能不高興?

而且,沒有看到師父的屍體,也讓他有了一個好的猜想。

「師父,你到底去了哪裡?墳墓中沒有你的屍體,看來你是沒死,還給我留下了這個至寶。既然你們死,這我就放心了,你放心,我會好好練功,總要找到你!」

可以修鍊了,又得知師父沒死,他自然很開心。

陳楓把盒子翻了一遍,確定裡頭沒有其他的東西,就又把盒子放了回去,將墳墓重新埋好。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泥垢,聞到自己身上惡臭,苦笑一聲,自語道:「陳楓,你可也是夠髒的。」

說完轉身,找到附近一條河流,跳進去清洗一番。

渾身洗得乾乾淨淨的,又換上一身簡單但乾淨的衣服,陳楓才回到墳墓旁邊睡下。

四月十五。

每個月十五日,是乾元宗的弟子領取資源的日子。

龍脈大陸,武者為尊,武者吸取靈氣,凝結成真氣乃至於更進一步的真元,武道巔峰,能毀天滅地,有無上威能。

吸取靈氣,除了直接在天地間獲取之外,還有一條重要的途徑,是吸取靈石中的靈氣。靈石中靈氣的蘊含量遠遠超過天地間平均量,吸取靈石,增進修為的速度極快。

乾元宗的外宗弟子,每個月可以領取三塊靈石。

陳楓身為外宗弟子,自然也不例外。

這一天,他收拾好,向乾元宗外宗行去。

乾元宗在青森山脈西側,佔據了七八個山峰,外宗所在的斷箭峰高三千餘丈,直插雲霄,山上殿宇連綿。越往高處,居住的人身份就越尊貴。除了山上的宅院之外,山下還形成了一個小鎮,裏面住着許多外宗弟子的僕人護衛等。

陳楓順着山路來到一個廣場,廣場上人來人往,很是熱鬧,穿過廣場,就是外宗的山門。

「陳楓。」身後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

陳楓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回頭看去。說話的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長相很普通,正含笑看着陳楓。

陳楓走到他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韓師叔。」

他是韓琮,和燕清羽一樣,也是外宗長老。他是燕清羽的師弟,當初就對這個驚才絕艷的師兄很佩服,後來哪怕是燕清羽落魄了,他也和燕清羽關係很好。燕清羽死後,他對陳楓很照顧,如果沒有他,陳楓這幾年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韓琮笑了笑,又嘆了口氣,道:「陳楓,以後分配資源這個事兒上,我怕是不能照顧你了。」

陳楓詫異道:「怎麼了?」

「我被調到別的地方做事,不再主管資源殿了。」

之前韓琮主管資源殿,負責外宗弟子每月資源分配,韓琮對他很照顧,每次都分他一些品質上乘的靈石。如果換了個人,會不會這麼照顧他,很難說。他有些傷感,但不是因為以後拿不到品質好的靈石了,而是捨不得這個唯一對自己很好的師叔。

韓琮看出他的心思來了,他笑了笑,安慰道:「別擔心,我雖然不在資源殿了,但還在外宗,咱們以後能見面的。」

他又壓低了聲音道:「現在負責資源殿的是孫長老,他當初被你師父教訓的很慘,對你師父早就懷恨在心。他兒子還和你起過衝突,你以後要小心一些,他可能要為難你。」

陳楓心中一沉,重重點頭。

人在屋檐下,暫時低頭也無妨,等到實力強大了,再把該自己得到的一切都拿回來!

說曹操曹操到,這時候,陳楓背後忽然傳來一個戲謔的聲音:「看看是誰來了,這不是廢物師父的廢物徒弟嗎?怎麼,又來浪費我們外宗的資源了?」

陳楓回頭,說話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錦衣少年,很俊秀,但嘴唇很薄,有些輕浮,顯得有些刻薄。在他旁邊,則是站着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這個少年,就是孫欣,在他旁邊,則是孫長老,外宗長老裏面的實權人物之一。

陳楓還沒說話,韓琮便盯着孫欣,寒聲道:「孫欣,你再說一遍!」

目光如寒針,刺得孫欣低下頭,不敢直視韓琮。

「哼……」一聲冷哼傳來,孫長老冷笑道:「韓師弟,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連小輩都欺負,算什麼本事?難怪宗里的前輩們信不過你,讓我來管資源殿。哈哈!」

他看着韓綜,哈哈狂笑,極為得意。

孫長老一直很嫉恨燕清羽,連帶着對韓琮和陳楓都充滿了恨意。

韓琮踏前一步,冷聲道:「孫長老,我又沒有本事,你說了不算,咱們手底下見真章!你敢不敢跟我比一比?」

孫長老一聽,眼中閃過一抹恐懼,不由得退了一步。

他很清楚,他的修為比不上韓琮,哪裡敢跟韓琮打?

但此時當著廣場上這麼多人的面,他要是不敢打,顏面無存,以後也沒臉在外宗呆了。

正在這時,旁邊傳來一個聲音:「怎麼回事?」

聲音淡漠,毫無感情。

眾人看清楚來人之後,紛紛行禮,韓琮和孫長老也不例外。

來的是一個老者,鬚髮皆白,此人乃是外宗太上長老蘇兆東,地位尊貴,在外宗數一數二。他淡漠的目光掃過韓琮和孫長老,眉頭微微皺了皺,說道:「你們兩個,也都是外宗長老,當著這麼多晚輩的面鬧成這樣,成何體統?尤其是你,韓琮,你還主動約戰,閑的沒事幹了是嗎?看來我把你從資源殿中調走,去負責獵殺妖獸,果然是對的。不成器!」

「還有你,你這個廢物,不老老實實的在你那廢物師父的墳邊獃著,來這裡惹是生非做什麼?」

蘇兆東明顯偏袒孫長老和孫欣,孫長老嘴角露出一絲得意而陰冷的笑,看着韓琮。

韓琮被當眾訓斥,漲得滿臉通紅,渾身都在顫抖。他執掌資源殿這些年,公正無私,行事坦蕩,結果現在卻被人說的一文不值。

但他不敢頂嘴,對方是太上長老,實力高深莫測,一招之內,就能讓自己屍骨無存。

陳楓低着頭,咬緊牙關,暗中有烈焰在燃燒。

「蘇兆東,今日你給我還有我韓師叔的恥辱,我一定要討回來!」他在心中咬牙切齒的說道。

蘇兆東冷哼一聲,深深的看了韓琮一眼,轉身離開。

孫長老恥高氣揚的看着韓琮,陰測測道:「韓琮,我保證,你會淪落的越來越慘,我告訴你,你會被活活整死!說不定哪天跟妖獸戰鬥的時候,就會被不知道哪兒來的一刀給了結性命!」

「還有你。」他又看向陳楓:「以後你每個月的資源都沒有了!你這個廢物,等韓琮死了,我看你還能怎麼張狂!」

「你!」韓琮怒道:「你別太過分。」

這時候陳楓忽然一聲輕笑,臉上露出不屑之色。

孫長老怒道:「廢物,你笑什麼?」

「我笑你才是個廢物!」

陳楓不屑的喊着他,冷笑道:「當年你仗着年紀大,修為高,挑釁我師父,被我師父一頓暴打,後來哪怕我師父經脈盡斷了,你也不是他的對手!只敢在我這個小輩面前耍威風,哈哈,好厲害,真是好厲害!」

「還有,這些年來,我師父死了,也沒人教我練功。你的兒子孫欣,有你親自教導,想來修為是很好的!你口口聲聲說我是廢物,但如果我打敗了孫欣,那麼你和你兒子,是不是廢物?」

「什麼,你打敗我?」孫欣瞪着陳楓,然後便是極為好笑的笑出聲來,對着周圍的人群叫道:「我沒聽錯吧,這個廢物說要打敗我!要打敗後天三重的我!」

圍觀的外宗弟子一個個也都是發出一陣嘲笑和不屑的譏諷。

「陳楓真是不知死活,一個連後天境一重都沒突破的廢物,還想挑戰孫欣?」

「是啊,孫欣不但達到了後天三重,在外宗弟子中都算是中層強者,而且有孫長老悉心教導,聽說掌握了許多高深的武技!」

「陳楓這是找死啊!」

……

這些議論,陳楓就像是沒聽見一樣,他只是微微一笑,從衣服上扯下一塊兒布料來,扔給孫欣,這是代表挑戰的意思。

「孫欣,敢不敢與我一戰?」

孫長老冷笑道:「真是個不知死活的廢物。」

他看着孫欣:「欣兒,答應他。」

孫欣點點頭,高聲道:「我答應你的挑戰。」

他看着陳楓,獰笑道:「只會呈口舌之利的廢物,下了地獄之後,代我向你的廢物師父問好!」

說著,擰了擰拳頭,渾身氣勢噴薄而出,後天三重的力量溢滿全身,周圍人發出一聲驚呼。

韓琮驚道:「陳楓,你瘋了?你的實力……」

「韓師叔,不用擔心。」陳楓微微一笑,低聲道:「我有把握。」

韓琮有些驚疑不定的點點頭,但是下定決心,一會兒一旦有什麼不對,就把陳楓救下來,帶他離開這裡。

人群圍了一個大圈子,圈子裡,陳楓和孫欣面對面站着,相隔兩丈。

孫欣伸出一根手指,獰笑道:「陳楓,一拳,只用一拳,我就送你去見你那廢物師父!」

他是後天三重武者,手上有五百斤力道,一拳足以將陳楓打死。當然,那是之前的陳楓。

他們都不知道,現在的陳楓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哪兒這麼多廢話?就會嘰嘰歪歪的!」陳楓不耐煩的冷喝一聲,踏步上前,狠狠一拳砸了過去。

一拳破空,拳風震蕩,龐大浩然的力量隨之湧出。對面的孫欣臉色大變,他能感覺到拳上蘊含的龐大力量。他心中驚駭莫名,這個廢物怎麼這麼厲害了?但他來不及多想,大喝一聲,真氣涌動,手掌變成了青色,兩股力道撞在一起。

黃級一品武技,青木手!

修鍊青木手之後,能夠將手掌轉化成木質,變得更加堅硬,痛覺也會極大減弱。對於初級武者來說,肢體變堅硬,痛覺削弱,都是很有用的能力。對於外宗弟子來說,這是一門很強大的武技,如果不是有一個當長老的父親,孫欣絕對得不到這門功法。

「這個廢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實力大進,成為後天三重武者,但他絕對不可能是孫少的對手!」

「就是,看他樣子,根本沒有練過任何武技!」

旁邊有人說道。

轟然一聲,兩拳相交,孫欣大駭,只覺得磅礴的真氣湧入自己體內,震得自己氣血翻騰。

而就在此時,陳楓一聲大喝,渾身真氣磅礴湧出,孫欣啊的一聲慘叫,直接飛了出去,飛在空中,臉色一片潮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重重的摔倒在地,孫長老不敢置信的大叫道:「欣兒!」

現場安靜無比,圍觀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他們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像是被抽了一巴掌一樣,他們看着陳楓,眼中的戲謔和不屑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震驚和的畏懼。

陳楓怎麼可能這麼厲害?竟然能打敗用了青木手的後天三重強者孫欣!他們都看的很清楚,陳楓沒有動用任何的武技!這麼說,他應該有上千斤的力道了!難道他已經是後天四重的實力了?

不敢置信,不可思議,全場震驚!

孫長老在檢查孫欣的傷勢,他伸手一摸,真氣湧出,在孫欣體內轉了一圈,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原來孫欣體內有幾條極為重要的經脈,竟然已經被陳楓雄渾的真氣給震得斷裂。經脈寸斷,哪怕是自己用珍貴藥物替他修復,也要耗費至少三個月的時間才能恢復。而且恢復之後,修鍊也不會像以前那麼快。更別說,那大量的珍貴藥材,就連他,想要拿出來也是極為困難。

陳楓冷笑道:「口口聲聲說我是廢物,在動用武技的情況下,卻被我一拳打成這樣,誰才是廢物?」

「小畜生!」孫長老厲喝一聲:「你下手竟然如此狠毒!」

陳楓毫不畏懼,嗤笑一聲:「你兒子想要要我性命,我只不過把他打傷,你還想怎麼樣?你兒子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

「小畜生,你如此殘害同門,我饒不了你。」孫長老一頂大帽子壓了下來,無恥之極。

陳楓給氣笑了:「你兒子要殺我,我就該抻着脖子讓他殺是不是?我要殺你兒子就不行?呸!」

「少廢話,今日一定要取你性命!」孫長老大喝一聲,就要蹂身撲上,此時韓琮卻是閃身過來,擋在陳楓面前,嘲笑道:「姓孫的,你以大欺小,要不要臉?你要打是吧?來來來,咱倆打!」

孫長老不是他的對手,不敢跟他打,冷哼一聲,狠狠的瞪了陳楓一眼,抱着孫欣,飛速掠走。

陳楓掃了四周一眼,接觸到他的目光,不少人都低下頭去,不敢看他。他們中大部分人修為都不如陳楓,而且他們心虛,以前他們欺負過陳楓,有的甚至闖入茅屋中搶過東西,他們都怕陳楓的報復。

陳楓冷哼一聲,冰冷的目光掃了一遍,讓他們心中生寒。不過陳楓並沒多說什麼,和韓琮離開這裡。

「陳楓,你瞞的我好苦!」

離開人群,走在外宗的山路上,韓琮向陳楓笑道。

不過他話里並無責怪之意,而是很為陳楓開心。

「抱歉,師叔,我之前實在不是有意相瞞……」陳楓歉意道。

「我知道,我知道,生怕樹大招風嘛。」韓琮哈哈一笑:「沒事兒,不用解釋,我很為你高興。但是……」

他肅容道:「你師父生前樹敵無數,原先都認為你是個廢物,不屑對你動手,現在你改變了別人對你的看法,只怕也會更加危險了。聽我一句話,一定要小心行事。」

陳楓心裏暖融融的,道:「師叔,你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那你現在打算做什麼?」韓琮問道:「還去資源殿領取靈石嗎?」

陳楓搖搖頭:「先不去了,要去的話,師叔你肯定還會和孫長老起衝突,這些年,我那裡靈石積攢了不少,也不差這麼幾塊。等我以後實力足夠強了,再去尋孫長老的晦氣。」

韓琮欣慰點頭。

陳楓能退一步,他很欣慰。真正的強者,不能一味耍橫鬥狠,要能屈能伸,能知進退。那些雄霸一方的大能們,有幾個是一帆風順的?

「韓師叔,我想先去武技閣挑選一門武技,師父一直教我修鍊功法,但沒有教過我武技。」陳楓說道。

「好,我帶你去。」韓琮笑道:「正好,負責武技閣的是我剛入門時候的一個師叔,是外宗的太上長老,我可以幫你說幾句好話。」

兩人從大道上下去,順着一條小路來到武技閣,武技閣後面就是懸崖,四周山花綻放,綠樹藏幽,很是安靜。一路過來,碰到幾個外宗的弟子,手裡捧着一本線裝書,視若珍寶的離去。他們都是從武技閣中挑選了功法,匆匆出來,着急去修鍊。

有幾個人看到陳楓,都是露出嘲笑之色,但看到他身旁的韓琮,就都不敢說話了。

武技閣門口,一個老者靠在台階上喝着酒,他鬍子頭髮亂糟糟的,看着很邋遢。酒葫蘆屁股朝天,酒液滾滾而下,他大口的吞咽着,嘴角有酒液溢出來。隔着老遠,就能聞見他身上傳來的濃烈酒氣。

韓琮走上前去,低聲道:「太上師叔,弟子帶了個人來,是燕清羽師哥的弟子,本來都認為他是廢物,但他現在能夠修鍊了,而且一舉到了後天第三重,按照宗門規矩,到了三重,可以挑選一門武技。」

老者哼哼了兩聲,也不知道說的什麼,韓琮回身道:「你進去吧。別呆太久,早點出來。」

「謝謝師叔。」陳楓沒有多問,走到門口,又衝著老者行了一禮:「多謝太上師叔祖。」

說完這句話,才走進去。

武技閣中很大,方圓足有數百米,一排排的書架,上面擺滿了各類功法武技,至少也有上萬部之多。

外宗的武技閣,只供給外宗弟子使用,而外宗弟子,基本上都是後天境界。武技閣中的武技,等級最高的,也只有黃級三品而已。

武道修行,循序漸進,後天一重到三重,只能在一層挑選,達到四重,可以進入二層。達到七層,可以進入三層。

陳楓直接想通往二層的樓梯走去,一層的武技他根本看不上去。雖然沒有達到四重,但後天四重有一千斤力道,而他已經到了八百斤,他想試一下。

剛踏上一級台階,他就感覺身體被攔住了,像是樓梯上有一道透明的氣障,阻礙了他前進的路。

陳楓並不意外,他全身真氣鼓盪,涌了出來,和氣障對抗,試圖充進去。他一步一步往前走,壓着氣障向後凹下去,但氣障堅韌無比,無論如何,就是不破裂。陳楓額頭大汗淋漓,由於催動真氣過度,經脈已經發疼,但他還是咬着牙,死命的朝前進。

就在此時,忽然啪的一聲輕響,就像是一個氣泡破裂了,氣障消失的無影無蹤。陳楓趕緊收住步子,不然就一頭撞在樓梯上了。

他有些驚詫,沒想到就這麼衝進來了。

陳楓沒有多想,快步上了二樓。

「目標很明確,有韌勁兒,是個不錯的苗子。好苗子,我當然要行個方便。」

武技閣外,醉醺醺的太上長老輕聲說了一句,眼睛明亮,哪有半分醉意?

韓琮行禮道:「多謝太上師叔。」

「當年他師父,可惜了……」太上長老嘆了口氣。

陳楓在二樓挑選武技,功法他已經有了貝多羅葉金經,不需要再找別的。

「盤根錯節十八刀?黃級一品刀法,連到巔峰,一瞬間砍出十八刀,密布對手各個要害,讓敵人躲無可躲。我手裡沒有趁手的刀,而且這個爆發力有餘,持續性不足,不合適。」

「九龍鞭法?長鞭化作巨蟒,纏住敵人,將敵人絞殺,筋斷骨折。對武器要求太高……」

「八十一路春蠶掌,真氣如水,陰柔纏綿,層層如網,等到敵人發現的時候已經悔之晚矣……太陰柔了,不適合我。」

……

陳楓不斷的拿起一本武技秘籍,看了一番之後,又放了回去。

他對武技有幾個要求:第一,簡單,容易上手,容易修鍊。第二,威力大,招式少,勢大力沉。第三,要契合他的功法。

他修鍊的貝多羅葉金經雖然不知道什麼來路,但是修鍊出來的真氣中正平和,浩大雄渾,就像是四海水融入滾滾天河一般,勢不可擋!所以他也要選一門這樣的功法。

陳楓轉了一圈,來到一個書架旁邊。

這個書架位於二層最深處,最不起眼的位置,上面落滿灰塵,一看就知道幾乎無人來這裡選擇武技。

陳楓仔仔細細的掃了一遍,然後就搖搖頭。難怪這裡落滿灰塵,原來這裡的武技幾乎都是殘卷,而且看名字就知道很生僻,很難修鍊。他正要離開,忽然眼睛掃到有個地方,不由得輕輕咦了一聲。

他走到書架的末端,那裡有一個很不明顯的凸起,但是陳楓觀察的很仔細,被他給看到了。

他伸手試探性的在凸起上面輕輕一摁。

動了!摁動了!

陳楓心中一陣激動,然後便是聽到咔的一聲輕響,在書架的一側彈出來一個小小的匣子,只有一尺見方,裏面赫然擺放了一本武技秘籍!書頁泛黃,已經有年頭了。

陳楓激動的將這本武技秘籍拿在手中,能藏在書架夾層裏面,說這本秘籍沒有神異之處,打死他也不信。

「光明大手印!」

「修行之後,真氣凝結成金色手印,克凌空打出,堅硬無比,如同精金。初期摧木破石,後期移山填海!煌煌如烈日,璀璨如金烏,適合修鍊至陽至剛或者是正大淳厚真氣的人修行!缺點則是對真氣的消耗極大。」

「竟然是黃級三品功法!可惜只有殘卷,所以才會淪落到這外宗的藏經閣中!如果是完全版的話,只怕就要收入到內門或者是核心門派的藏經閣裏面了。聽說整個乾元宗外宗品級最高的功法也不過是黃級三品而已!」

「但就算是殘卷,也足夠我支撐到神門境第一重!就是它了,簡直是為我天造地設的!」

陳楓激動萬分,這光明大手印簡直太適合他了,由於武者體質的不同,修行的真氣性質也各不相同,而等到達到神門境,開啟神門,進入秘境之後,真氣的性質更會受到秘境的極大影響。本身真氣極為陽剛,煌煌如日,醇厚中正的就少,所以適合練光明大手印的也少。

但他很契合。

他把光明大手印的秘籍踹到懷裡,匆匆下樓,又向太上長老道謝,然後和韓琮離開。

他離開之後,太上長老走上二樓,來到最裏面的那個書架處。

陳楓雖然把夾層恢復原樣又小心掩飾了一番,但還是逃不過他的眼睛。

他目光微微一縮,喃喃自語道:「原來是把那本秘籍給取走了啊,那本秘籍威力大是很大,但只是殘卷,缺陷很多,你得到,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陳楓回到了茅屋,手中還提着一個袋子。袋子里裝滿了下品靈石,足足十六塊,這是韓琮送給他的。韓琮這個長老也不富裕,積蓄有限,陳楓知道這份心意有多重,心裏很感激。

茅屋在河邊,和斷箭峰隔着一片樹林和荒野,很僻靜,少有人來。

他把茅屋中一個堆滿了雜物的柜子挪開,然後從這裡往下挖,很快就挖到了一個大箱子,打開之後,裏面滿滿的都是靈石。

一共一百八十塊!五年六十個月,每月三塊,他所有的積蓄都在這裡。

陳楓盤膝而坐,手中握住一塊靈石,眼觀鼻鼻觀心,很快便進入入定狀態。他知道自己的敵人有多麼強大,想要不被殺,想要報仇雪恥,就要抓緊每一分每一秒修鍊。

他按照師父以前教授自己的,把真氣密布在手掌上,慢慢接觸靈石,要將靈石內部的靈氣引出來,吸收入體。但這不算完,還要運用功法將靈氣轉化為自己的真氣,才算完成修鍊。

以他後天三重的實力,吸收着一塊靈石的力量,至少要一天!

《絕世武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