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覺醒年代
覺醒年代 連載中

覺醒年代

來源:google 作者:六月沒了小星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啟靈 穆誠 都市小說

隨着世界局勢動蕩加劇,基因戰爭開始步入人類社會,力量慢慢變為衡量權利的標準基因,血脈,天賦,靈力新的權利規則打破舊時代的約定與美好,人們卻不知這只是遠古時代人類先賢與異域生命戰爭的延續命運齒輪再次扭轉,生命又該如何定義改造與覺醒如何抉擇?黑暗時代戰鬥才是我的唯一選擇展開

《覺醒年代》章節試讀:

張書元真的走了,最後和那個瞎眼老道一起來告別的。同時來的還有昨天早上那個小孩兒。

張啟靈實在想不通那女子有什麼魔力,痴情人啊,不由得自己感嘆一聲。

倒是瞎眼道士走的時候和自己的父親說過一段時間的話就是不知道說了什麼,而那個道士最後還是在父親的見證下摸了張啟靈的額骨。

並說道以後還會再見,同時又叮囑張啟靈最近一定要小心,說他最近運勢不太好,會有劫難。還給了他一把銹跡斑斑的小刀。很小的一把小刀,看着不太鋒利,木把兒上卻纏着一個寫滿經文的紅色布條,有些特殊的樣子。說是他爺爺的東西。

於是張啟靈仔細的收了起來。

原本還想多叮囑讓張書元路上小心,但是看着他笑的沒心沒肺,也沒好說啥。這主其實是個不吃虧的主,從小就是。

讀書那會兒打架只有這貨欺負別人的,本身也長的高大,好像只有自己這幫哥們在一塊兒,他才願意吃些虧。

目送遠去,一個瞎子,一個少年,少年瘋瘋癲癲,瞎子一搖一拐,總覺這二人有些怪異,又說不上什麼來。

有些傷感的張啟靈,看着前面背着手而行的父親,哈巴狗似的跑到跟前問道,「爸那個瞎眼道長到底是幹嘛的」

張父有些漫不經心的說「你都說了瞎眼道人。你說他是幹嘛的」

啊,這。。。。

張啟靈在原地獃滯了一會兒,等父親走遠些,對着前面的背影來了一套組合拳。

張父嘴裏露出一絲笑意,媽的,這傻兒子。

——————

毛家,昨夜癱倒在地上還不知死活的青年,這會兒出現在院子里,坐在一把太師椅子上。

看來應該是進化成功了。背影也比以前高了一些,壯實了一些。細長的眼睛盯着手裡拿的張照片,在指尖轉來轉去。眼神中全是冷漠。好像一條毒蛇。

而他的身前,正是昨天夜裡屋子裡的那兩個外人。

他仔細打量了下二人,很普通,除了一個稍微壯些一個瘦些,就沒有任何特點,那种放在大街上的甲乙丙丁。不會引起任何關注的人。他不太明白為何對方會將基因改造液送給他,而且還讓他來處理這邊的事情,腦子裡一塌糊塗。只好盯着二人仔細打量。

被如同當做獵物般盯着的壯漢,有些不自然的開口。

「恭喜組長,完成進化。」

少白頭青年微微一笑,看着眼前二人在他身前畢恭畢敬,很好。他成功了,過程太過於痛苦,沒有人會願意體驗第二次,還好他堅持了下來了,少女的呼喚讓他的心性沒有沉淪,仇恨讓他成功得以成功進化。

感覺好像換了個身體,自己也不太適應這強大的力量。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剛剛進化還處於不穩定的狀態,力量也是時有時無。

看着眼前趁着早上力量強大時,隨手捏成粉末的鋼球,他嘴角微微揚起,這就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力量嗎,有些不太真實。

看着身前的二人,他開口詢問,還不知道二位如何稱呼。

壯一些的開口,報告組長,我們沒有名字,只有代號。

我是暗一,他是暗二。您手下還有八個暗部成員。分別從一到十,您是現在的暗部組長。

那其他幾位都是在哪裡呢,少白頭青年接着問。

我們也不知道,只有組長才會知道,上任組長應該交代過他們,等他們有時間會來聯繫您的。壯些的中年男人畢恭畢敬的回答。

你們是進化者嗎?少白頭青年也很好奇這個問題。

二人搖了搖頭,瘦些的開口,聲音有些沙啞。不是的組長,而且據我所知,只有進化者才有資格成為組長。我們只是一批暗衛,沒有資格動用基因改造液。

這樣啊,那上一任組長有給我交代什麼嗎?少白頭青年接着詢問。

組長說了,他很清楚您的目標是什麼,他願意給您提供力量來讓您實現自己的願望,至於他是誰,他不希望您知道,他會在您需要的時候再出現。壯些的男子開口回答

青年有些邪魅的笑了笑,很有意思。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又抬頭詢問眼前二人。

那我想知道幾位能替我做些什麼呢?那張相片一直在青年的指間旋轉。

暗一,抬頭看着青年手裡轉動的照片,心裏已經清楚了八九分,於是說道。

「想必組長是在打這個人的主意吧,只是不知道組長想要他付出什麼代價。

青年男子笑了笑,不算笨嘛,於是將照片遞給二人,毒蛇一樣的眼神盯着二人,冷冷開口。「我想要他死,就是不知道各位的有沒有這個能力。」

暗一接過照片,與暗二相視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沒問題組長,只要不是無謂的犧牲,我們都可以做到。

無謂的犧牲嗎?沉思了一會兒青年看了看二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離開。冰冰冷冷的叮囑,我想最近就能看到結果,希望不要讓我失望。

是,組長。二人的聲音好像機器一樣沒有任何情緒。

又彷彿幽靈一般,悄然無聲。消失不見。

這時屋內悅耳的聲音傳來,哥哥,一聲撒嬌的呼喚,少女雙手摟在太師椅子上的青年。

男子微笑着轉頭。看着妹妹那楚楚動人的眼神,輕輕扶了扶快要落在她眼睛上的劉海。

「他們是什麼人啊,為什麼要你來當什麼組長」在屋子裡一直偷聽的妹妹出來疑惑的詢問。

「不知道,嘿嘿。什麼組長不組長的和我沒什麼關係。都是與虎謀皮罷了,他們指望利用我村子裏的身份好做事。我也想借他們的力量達成我的目的而已。只是這個組長到底是什麼人,讓人覺得很有意思。」

青年對着小妹寵溺的開口。

「至於他們是什麼人,這個還真不知道,不過能來這村子想要好處的,想必也就是為了那血靈丹,不過哪兒有那麼容易。這村子的幾個老不死的,可沒那麼容易對付」。

「哥哥可不可以不要想着報仇了?母親不在了,鈴兒只想和哥哥,父親平安生活。」少女嬌聲輕語。

青年男子柔和的摸了摸少女的腦袋。輕輕說道,沒事兒的鈴兒,等這事情完成了,哥哥就帶着你和爹換個地方好好生活。

女子聽完一臉笑容,溫柔而又燦爛。「我才不管那麼多,只要哥哥平安,鈴兒就心滿意足啦」。

說完小腦袋瓜子一轉,偷偷親了一口哥哥的額頭,就歡快的跑開,帶動着手上鈴鐺,叮鈴叮鈴~~讓整個兒院子都歡樂了不少。

看着那調皮又可愛妹妹,青年的眼睛裏難得出現一絲柔情。

只是他忘不了,母親臨死時不舍的目光,更忘不了當初自己下跪,那幾個老傢伙也不願意給血靈丹,見死不救的模樣。

報仇,一雙丹鳳眼裡充滿冷漠與恨意。

姓張的,既然當初是你打傷父親筋脈,那我就先拿你兒子開刀。

而屋子裡的父親看着院子征征無言。顯得有些獃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