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巨富1990
巨富1990 連載中

巨富1990

來源:google 作者:老王不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凡 都市小說 陳小拉

[情感切入,年代商戰,部分懸疑推理劇情]功成名就的百億總裁秦凡重生回1990年,在這個遍地黃金的年代,站在風口,就是一頭豬也能起飛展開

《巨富1990》章節試讀:

把女兒擁在懷中,秦凡心中竟然莫名的感覺到幸福感滿滿的。

如果不是地上被砸暈的人有點煞風景,那就更完美了。

砰砰砰!

急促的敲門聲再次傳來,門外的張大姐並沒有走遠,她一直在聽動靜,也是幫忙放風。

聽出房間里不對勁的她就敲了門。

「陳小拉,你個賤人,你知道朱少是什麼人嗎?你把他怎麼樣了?」

陳小拉被嚇到了,她緊張的看着秦凡,這個男人剛才的樣子太嚇人了,比以往每次打她的時候都要可怕。

「沒事,我去開門!」

秦凡安慰了下母女二人,然後走過去打開門。

張大姐是這樓里出了名的潑婦,本身做的事也見不得人,認識不少道上混的人。

當她看見開門的是秦凡時候還是嚇了一跳,特別是看見地上躺着沒有動靜,滿頭是血的朱少,整個人都是渾身顫抖了一下,不知所措。

「你把朱少怎麼了?」

秦凡冷冷的道:「死不了,不過你要是再不送他去醫院的話,那可就不一定了。」

「秦凡!」

張大姐鼓足了勇氣道:「你老婆借了我錢,難道你想賴賬不成。」

「錢我會還,不過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對我老婆打什麼壞主意,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秦凡眼中的冷意,讓張大姐渾身一緊,這個廢物不是只知道打老婆,吃喝嫖賭的嗎?什麼時候這麼硬氣了。

「好,這件事我記下了!」

張大姐人長的肥胖高大,進屋來扶住昏迷的朱少就走,臨走時還不忘記道:「等朱少醒來,他自然會找你,你就等着吧!」

秦凡不屑的看着這個肥胖的醜女人,記憶中這個女人手底下有一幫小姐,秦凡還是她手底下那些小姐的常客。

「我等着!」

若還是以前的秦凡,或許就會低聲下氣的求着她幫忙說情,可現在不會了。

陳小拉也是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這個男人變好了嗎?

不僅知道保護她們母女,還變得不再那麼窩囊了。

「吃飯,別管他們!」

秦凡坐下來,他也餓了,肚子咕嚕咕嚕的叫着。

小木桌上擺放着三個菜,一個炒馬鈴薯,一個炒白菜,還有一個涼拌皮蛋。

菜很簡單,可卻讓秦凡心裏感覺滿滿的幸福感,上一世的他山珍海味,什麼沒吃過,可是像這樣的家,卻是他一直想要卻沒有的。

「家裡油和米都沒有了,將就點吃吧!」

陳小拉怕秦凡又因為吃不好對她發脾氣,趕緊解釋一下。

秦凡沒說話,只是低頭吃起來,心中則是想着,秦凡真不是個東西,老婆孩子過的都是什麼日子,他卻是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

還動不動就打陳小拉,輸錢了回來就發脾氣,喝醉了回來也會打人。

「沒事,我出去掙錢,以後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

既然沒辦法離開,只能認命,秦凡可不會忘記,這個年代,遍地都是黃金,就是一頭豬,站在風口也能飛起來。

1990年,多麼美好的年代,若是自己在這個年代都不能幹出一番事業,那就白瞎了重生,還帶着幾十年的經驗和經歷。

陳小拉很意外,這個男人今天怎麼這麼與眾不同,竟然還主動說要出去掙錢。

「你要是有這個心,我去廠里幫你問問,只要你別和你那幫狐朋狗友來往,我就心滿意足了。」

在陳小拉心中,秦凡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樣,都是因為他那幫狐朋狗友,就是那群人把他帶壞的。

當初陳小拉嫁給秦凡的時候,他還是個有上進心的青年,後面因為陳小拉懷上了女兒,秦凡就夜不歸宿了,也是那個時候,他開始花天酒地,吃喝嫖賭。

「不會了,我保證!」

秦凡的保證在陳小拉這裡沒用,因為她給過這個男人很多次機會了。

每一次她只要認為這個男人會為了她們母女改變的時候,沒有兩天,這個男人又恢復了本性,該吃吃該喝喝,該玩還是玩。

「粑粑,只要你不打媽媽,以後我就叫你粑粑!」

女兒秦曉顏稚嫩的聲音,聽得秦凡心都快融化了。

他摸了摸女兒的頭,很認真的道:「粑粑跟你保證,以後不會打媽媽,也不會讓你們,受半點委屈。」

秦凡的記憶中,這具身體的主人,其實對她們母子,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陳小拉對此不置可否,這個男人保證太多次了,但是那次過後還不是變本加厲,每次他變好的時候,總會醞釀更大的狂風暴雨。

「秦凡,我跟你說,你不能打賣房子的主意,不然我和女兒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陳小拉想起昨天晚上這個男人喝醉回來說的話,說是要把房子賣了,現在他突然變得這麼好,不會就是因為要哄騙自己賣房子吧。

這房子是陳小拉父母死後留下來的,也就掛在了她的名下,賣房必須陳小拉同意才行。

「不賣!」

秦凡看了眼陳小拉,想要她這麼快相信自己,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來了。

陳小拉吃完飯,帶着女兒就去廠里了,她是東陽酒廠的職工,這份工作也是她父母留下來的。

秦凡看着空蕩蕩的家裡,心中唏噓不已。

家徒四壁來形容這個家完全不過分,家裡有的都被秦凡敗光了,他本來算是一個有錢人,父母還給他留下了個小廠。

如果不是這樣,陳小拉當初可是東陽酒廠的廠花,也不會選擇嫁給他。

可是這些資產,都被他敗光了,如果不是陳小拉父母還留下了這套房子,他們一家人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

「我現在得想辦法掙錢,早點讓這對母女過上好日子,那時候再離開也行。」

心裏有了決定,秦凡也出了家門。

如今是黃金時代,遍地都是機會,改革開放的大好時期,這幾年,只要是個人,找對機會都能發財。

「不管做什麼,都需要本錢 。」

秦凡苦澀一笑,自己的身上比臉還乾淨,秦凡真的是把能輸的都輸了,能借錢的地方也借了,最後一咬牙,只能去找王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