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拒婚嫁糙漢,七零俏知青被撩紅臉
拒婚嫁糙漢,七零俏知青被撩紅臉 連載中

拒婚嫁糙漢,七零俏知青被撩紅臉

來源:google 作者:萬芊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萬芊芊 江晚 現代言情

江晚重生了!狗屁的年輕有為徐副院長可以滾蛋!上輩子為了救她脫離深淵英年早逝的方浩,這輩子還是圍着她團團轉「江晚,房子打掃乾淨,你睡吧!」「江晚,今晚隊里放電影,我給你佔個好位置!」「江晚,我餓了,咱今天吃什麼?」江晚嘆口氣,端出一大盆包子:「方浩,我輸了!」"媳婦,你終於答應嫁給我了!」方浩一蹦三尺高!狼終於把羊抱回家!展開

《拒婚嫁糙漢,七零俏知青被撩紅臉》章節試讀:

江晚湊合了一夜,被子里冰涼。

可是睡得很安心。

睡夢裡始終記方浩那雙炙熱而深情的眼睛。

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江晚這才準備起身收拾窯洞。

打開上了門栓的門,才發覺門外面放了兩捆柴火。

已經劈得整整齊齊。

劈成了正適合放進灶里的長度,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她的門外。

在柴火堆上有一塊毛巾,裏面裹了東西,打開毛巾裏面居然是兩個熱乎乎的雞蛋和一個白面饅頭。

馮慧珍翻開毛巾,毛巾上果然綉了字。

一個大大的方字,像是方浩那張方正而又帶着痞子一般溜里溜氣的臉。

這個男人始終心裏有自己。

江晚把柴火搬進來,不想推辭他的好意。

上輩子她沒有愛上江浩,也沒有愛上過任何人,可是這一輩子她會試着去接受江浩。

這個男人為了愛自己,搭上了自己一條命,這是她欠方浩的。

人不能沒良心,雖然用自己的感情去回報一個人,似乎有點兒太輕率。

但是她想嘗試着改變方浩,哪怕不能嫁給方浩,也起碼要把方浩引導到正途。

這是她報恩的方式,所以他不會拒絕方浩和自己的靠近。

吃了一個雞蛋,又吃下去一個饅頭,整個人立刻緩了起來,身上也有了熱乎氣。

把柴火放進灶里燒起來,燒土灶的方式還沒有忘記。

土灶燒起來,江晚又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屋子。

其實這破窯洞有什麼收拾的,要什麼東西也沒什麼東西,如果有其他知青早搬走。

江晚把自己的提包放在炕上,找出了一把鎖,把窯洞的門鎖上。

哪怕她沒什麼東西也不能不鎖門,這是常識。

一些重要的東西他都放到了空間里,這個空間能種東西,也能放一些物品。

江晚不用上山砍柴,直奔村裡的大隊部。

找生產隊長要點兒報紙,這是起碼的福利。

每年村民過年收拾家的時候,都會到大隊部里把往年積攢下來的那些報紙,畫報什麼的要走。

給自家糊窗欞子糊牆。

大隊長方小滿看到江晚有的有些惋惜。

這個女知青是這些這批知青裏面最出眾的,長得又好又有文化,當然要在他們村裡人眼中那就是不合格。

嬌里嬌氣,幹活又干不動,還沒點兒力氣。

農活干不動,聽說又不會做衣服,也不會納鞋底兒,家務也是一塌糊塗。

村裡人講究實在的。

這樣的女子在村裡人眼中那就是不合格,沒有盡到做女人的本分。

可是這女子長得漂亮,沒話說,這一張臉是個男人見到都會心亂如麻。

隊長當然知道江晚被發送回來是因為啥!

是因為上面領導看上了這女子,沒想到還挺有骨氣的。

方小滿沒必要為難江晚。

自家兒子那一雙眼睛賊溜溜的,老圍着這姑娘轉,當初他也是為了自己兒子考慮。

才把江晚去調到小學校去教書,這樣離得遠,自家那個混賬兒子也就不惦記。

沒想到繞來繞去又繞回來,沒瞅見自家兒子昨天的魂不守舍的樣子。

真是冤孽!

「小江,今天休息一天,你收拾收拾窯洞,明天一大早就去養豬場報到。」

他們幾個農場聯合在一塊兒養豬,搞了一個養豬場,是集體的養豬場。

一共養了八十多頭豬。

任務豬有70頭,剩下十頭豬都算是村裡每年過年的福利。

養豬場一般沒人樂意去。

是村兒里的幾個孤寡老人在那裡幹活兒,但凡是村裡有點兒辦法年輕力壯的,誰也不樂意去養豬場。

養豬場是按照基本工分給錢,一天只有六個工分。

在生產隊里一個壯勞力真干下來,一天能拿到12個工分。

就算是普通婦女也能拿到6~8個,所以誰願意到養豬場去干啊?

姑娘也是因為老支書開口,不然的話他也不能把這麼漂亮一個姑娘安排到養豬場,這是禍害人。

他方小滿就算有點兒私心,可是也不至於這麼下作。

江晚和和氣氣的回答到,「隊長您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去養豬場報到。」

也沒有給他發脾氣,也沒有擺臉子,倒是讓方小滿愣了一下。

江晚去了學校兩年,倒是有些改變。

不像前兩年那麼傲氣。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江晚既然和和氣氣,他這個隊長也會和和氣氣的對待她。

江晚拿了報紙回到了窯洞,在窯洞里把窗戶全都貼上。

又把炕沿的土牆上貼上了報紙,這樣防止土疙瘩掉的滿炕都是。

簡單收拾好了屋子。

燒起了柴火之後,屋子裡已經有些暖融融的。

江晚簡單的把兩個提包里的東西收拾了一下。

裏面裝了30斤玉米面,這是她從學校帶回來自己的口糧。

不過只能維持到年下,等過完年之後的口糧就得問大隊里拿。

把帶回來的生活用品簡單的擺放一下,再看到那個暖水壺。

暖水壺不能一直用別人的,看來得到村兒里的合作社去跑一趟。

還得去買一張席子,不然的話這土炕晚上鋪着被褥睡,到時候被褥上全都是土。

還沒走到村口,迎面就碰到了方浩,方浩一個人滿頭大汗,手裡拎着一堆東西。

看到江晚的時候故意迎了上來。

眼睛緊緊的盯着江晚,他生怕自己昨天看到江晚對他的和氣是做夢。

方浩昨天晚上回去,夜裡笑醒了好幾次,連做夢的夢中都是江晚在對着他笑。

他忽然之間覺得渾身都有勁兒,生活都有了底氣。

江晚回來了,而且一向對待他冷若冰霜的江晚居然會和和氣氣的跟他說話,還能對着他笑。

方浩就覺得也許江晚對自己是不同的。

一大早他就去上山劈了柴。

又考慮到江晚那裡恐怕有很多東西都沒有,這姑娘一向愛乾淨,還嬌里嬌氣,這種嬌氣的女人自然什麼東西都缺不了。

他又早早的跑到了供銷社裡。

買了一堆他認為江晚用得着的東西。

沒辦法從見到江晚的那一刻起,他整個人的思維都在圍繞着江晚在轉悠。

沒聽到人家他爹昨天晚上怎麼說,他說他是又魔怔了。

是啊,他只要看到江晚就魔怔。

方浩覺得這就是命。

命中注定江晚是自己的劫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