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拒婚之後:薄少他真香了
拒婚之後:薄少他真香了 連載中

拒婚之後:薄少他真香了

來源:外網 作者:墨染薄君翊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墨染薄君翊 都市言情

以性感美艷出圈的女明星墨染在事業鼎盛時期退圈了,神隱之後的她被拍到和薄家太子爺出席晚宴,但二人表情都特別冷淡,不像情侶不像女伴,記者們逮到機會問薄君翊墨染的身份,是不是要成功嫁入豪門了。 俊美無儔的男人眼眸深邃,壓迫性極強的掃了一眼攝像機,淡漠的勾起唇角:「我不娶戲子。」 這話侮辱性極強,眾人又把矛頭指向墨染,問她怎麼看待薄君翊的回應,女人優雅的說道:「我看不上面癱。」​ 後來,薄君翊把墨染壓在牆角,眼尾發紅道:「孩子都有了,還想離婚,當我是死的嗎?」​ 墨染淡定的看着他:「今天跪榴槤怎麼樣。」 男人咬牙,盯着她白璧無瑕的小臉,沉聲說道:「那你現在發微博說你懷孕了,讓那些蠢蠢欲動的野男人都滾。」展開

《拒婚之後:薄少他真香了》章節試讀:

陳藏終於舒了一口氣,「就是要這樣,她太囂張了,出道以來就得罪了不少人,我們不放話,她也去不了別的公司。」

男人的神色晦暗莫測道:「我得不到的東西,任何人也別想得到。」

到了寰宇的樓下,墨染抬頭望了一眼這高樓,太陽很大,不敢直視,她想,六年的青春,便是在今天,終結了。

來來往往的人很多,看着那些帶着憧憬的笑臉,墨染順勢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有多久,沒有發自內心的笑過了。

「姐姐,你在這裡看什麼呢,打不到車嗎?」

來人穿着一身高定長裙,背着最新款的愛馬仕包,手裡拿着一個保溫飯盒,臉上化着淡淡的妝容,一眼看過去很是舒適,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這就是慕時清口中溫室里的小花朵。

墨染與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一頭大波浪捲髮,化着精緻的妝容,穿着最顯身材的深v弔帶連衣裙,還露着美背,渾身上下都透着精緻,但對於男人來說,還是更喜歡不染纖塵的。

「不要亂認親戚,我跟你不熟。」她凜聲說道,準備繞開沈夏,去開車。

逞口舌之戰,並沒有什麼用,她要做的,是讓這不要臉的兩母女都不好過,日夜難眠,寢食難安,以前不出現是因為爺爺授意,讓她稍安勿躁,耐心等待,如今時候到了,她也不會被一個小三的女兒欺負了去。

沈夏偏偏做出一副被欺負的模樣,「姐姐,你在說什麼呢,爸爸很想你,這些年你都不着家,爺爺也很想你,不如你在這裡等我,我把便當給時清拿上去,我們一起回家好嗎?」

墨染嘴角微微勾起,美眸流轉,「好啊,我也正準備回去繼承家業了,畢竟在娛樂圈混不出頭,繼承千億家產,倒是綽綽有餘。」

這話讓沈夏的臉上掛不住了,她只是氣一氣墨染這個哪裡都比她好看的賤女人,爸爸不想見她,爺爺也因為她拋頭露面而氣了多年,回去繼承家業,可笑,她現在才是沈家唯一的千金大小姐。

「姐姐,我還想問姐姐怎麼突然解約了,不會是因為我跟時清在一起了,你生氣了吧。」

既然在別的事上氣不了墨染,那麼她搶了慕時清這件事,一定可以氣得她跳腳。

墨染眨眨眼,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漫不經心的說道:「表子配狗自然是天長地久的,我為什麼要生氣,結婚記得給我發請帖,我跟慕時清說了,二婚的時候,我也可以來,我的胃口很好的,吃再多的流水席都不撐,就看他能結多少次了。」

「你!」沈夏氣得夠嗆,都維持不了這端莊的氣度了。

而後她又話鋒一轉,「姐姐就是嫉妒吧,畢竟時清跟誰結婚,都不會跟你結呢。」

墨染撩了撩自己的大捲髮,優雅的開口:「是呢,他要是知道你只是一個情.婦的女兒,且還沒跟我父親領證,是不是要把你踢多遠啊?」

沈夏惱了,再也維持不了這端莊的樣子,「沈傾墨,你就得意吧,爹不疼娘不愛的,你以為你又比我好得到哪裡去,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

《拒婚之後:薄少他真香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