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舉界進攻天廷,我為刀俎仙為魚肉
舉界進攻天廷,我為刀俎仙為魚肉 連載中

舉界進攻天廷,我為刀俎仙為魚肉

來源:google 作者:失落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失落界 奇幻玄幻 楊俊

神秘光雨降臨,本屬鹹魚的楊俊,獲得內丹仙種青睞後,居然又來一枚魔神靈種修仙還是修魔?魚翅與熊掌不可兼得?那就丹靈兼修吧,身具萬年一遇的絕世天賦,豈容躺平當鹹魚?昔日魔神靈魂覺醒,少年強勢崛起,斬神誅仙如砍瓜切菜展開

《舉界進攻天廷,我為刀俎仙為魚肉》章節試讀:

良**隊伍繼續向東挺進,為了防備背後暗槍,楊俊也將大半的注意力,放在身後方向上。

林家姊妹想幫他包紮,被他謝絕了。右掌心的傷口已自行收斂,沒必要浪費時間去包紮。

楊俊繼續一邊吹笛,一邊大步前進。隨着更多的念力加持,牧人曲威力自然隨之暴漲。

最受影響的是惡人犬,此刻只要一聞到笛聲,無一例外匍匐在地。

人豺狼也是聞聲而逃,人虎豹雖然可以抵得住,卻也不敢貿然攻擊了。

不過無論如何,牧人曲覆蓋範圍也是有限度的。目前來講,絕對無法覆蓋百萬人。

大隊伍繼續前進,但楊俊心中已有點迷惘,因為他真的不知道,應該將大夥帶去何方?

「嗷吽……」

一頭渾身長滿長毛,雄壯得像頭熊的人形怪物,竟攔住眾人的去路。

不錯,這傢伙正是變異人熊,這個類型的獸化人,目前還比較少見。

「吽吽……」

大威大強齊齊一頭撞過來,作為人牛,他們最厲害也就這一招了。

人熊嘶吼着主動撲向大威,熊掌一拍,將他煽倒在地。跟着轉身撲倒大強,同時張大血盆大口,向他頸部咬下去。

楊俊一揚手甩出套索,倏地套住人熊脖子,並將他狠狠往後拽。

大強趁機雙手一撐地,一頭撞上人熊胸腹,卻未能撞翻對手,反而是自己倒飛出去。

「噼!噼!」

楊俊揚起打狗鞭,連抽人熊兩鞭,抽得他皮開肉綻。可惜,他想抽第三鞭時,鞭繩已斷成兩截。

這打狗鞭是林燕就地取材,截了一段木棍,再綁上六米長尼龍繩。如此湊合而成,質量當然好不到哪去。

「嗷!」

人熊被狠抽了兩鞭,當然是暴跳如雷,兜轉身猛撲向少年。

楊俊將元氣灌注球棒上,然後以右手握住短繩,緊跟着用力一甩臂。

「嘣!」

打狗鞭變成流星棒,狠狠砸在人熊腦蓋上。木棒像大炮頭般炸開,人熊搖晃兩下,啪嗒一聲,倒在橋面上。

楊俊用套索飛快纏繞人熊,然後又加了兩條尼龍繩,將人熊捆紮成粽子一般。

他向一幫人犬一招手,「幫幫忙,抬起這頭狗熊。」

「汪汪汪……」

人犬們歡天喜地衝上前來,爭先恐後去抬人熊。

不過獸化之後,他們手指甲蛻變為爪子,要抬東西就很不順手了。於是,他們直接用爪子去抓,完全嵌入人熊體內。

「嗷吽!」

人熊吃痛嗥叫,同時猛一掙扎,硬生生將三條尼龍繩給綳斷。

人犬們嚇得慌忙跳開,以他們的小身板,真不夠人熊煽一巴掌。

楊俊也被激怒了,「你給我老實點!」

他左掌抬起,將元氣運聚於掌心,人熊剛爬起來,就被他一掌拍在背脊上,差點連脊椎骨都被拍斷,頓時如死豬般趴下。

「乖乖跟我走,可以讓你活命,再敢反抗的話,剁你熊掌下來紅燒!」楊俊兇巴巴威脅道。

人熊翻了下白眼,熊掌可不是這個吃法,太糟蹋了。不過他也不敢表達意見,只是極不情願地翹起大臀,下巴卻依然貼地。

這個動作表示:他臣服了。

只是這個姿態,也令到楊俊膈應很大,實在是太噁心人了。

「起來,到前面去開路!」他厲聲喝道。

人熊忙轉身向前衝去,將一輛擋路的小貨車,一下就掀翻到一邊。

「熊大,別浪費力氣!」楊俊呵斥道。

「嗷……」熊大表示有點委屈,同時也有點桀驁不馴的成分。

楊俊神色微微一變,對一頭被俘虜的凶**,他可用不着給面子。既然他可以掠奪身份,那為什麼不試試賦予呢?

「過來!」楊俊厲聲喝道。

熊大即刻戰抖一下,本能地想逃,但看到楊俊已揚起繩鞭,不得不乖乖走到他面前。

「抬頭,看着我雙眼!」楊俊儼然命令道。

熊大感到有點疑惑,難道主人喜歡自己帥氣?可疑惑歸疑惑,卻不敢不執行命令,於是直視主人雙目。

「身份賦予:牧人熊。賦予屬性:永遠忠誠於主人,永不放棄守護人羊群,一旦違背,靈魂自滅!」

意念強行進入熊大大腦,銘刻於大腦皮層。除非他死亡,否則永遠磨滅不了。

僅用瞬間,主人在熊大心目中,已變得無比親切和偉大。

意識隨即反饋,楊俊對熊大的觀感,也同時改變。他感覺眼前這位彪形大漢,還是蠻敦厚老實的。

「熊大,去開路吧。」楊俊和藹可親道。

由熊大與一幫人牛開路,人豺狼一般選擇躲避,接下來自然是一路順風。如潮水般的良**群,也追隨笛聲涌動。

一夥身份不明的黑衣人,多次企圖向楊俊靠近。雖然他們並非凶**,還是遭到良**本能排斥,根本不給他們靠近的機會。

楊俊早已發現他們,只是考慮到貿然出手的話,肯定導致良**大量傷亡,也只好先忍下來。

隨着良**隊伍往前移動,凶**也主動退避,更多被困住的良**,得以融入隊伍中。

「噠噠噠……呯呯呯……」

密集的槍聲突然響起,原來在混亂之中,也有凶**突襲黑衣人,自然也是被亂槍射死。

這夥人人數不多,但裝備精良,大部分配備三支槍。衝鋒槍、霰彈槍與自動手槍,火力非常兇猛。

「嘣嘣嘣……呃呃呃……」

爆炸聲與悶哼聲隨之而來,不是投手雷而是炸膛。原來連續的射擊,會引致光霧聚攏並激活,進而導致子彈爆炸。

不得不贊一個,竟只有三名黑衣人倒地不起,其餘都硬撐着不倒。

黑衣人紛紛咬牙拔出手槍,並且轉換到單髮狀態。這夥人架起重傷員,一邊限制性開火,一邊不得不退入小街。

楊俊稍稍遲疑一下後,猛一跺腳,如離弦之箭般飆向目標。不滅了這幫黑衣人,始終是心腹大患。

更重要的是,既然他們明擺着沖自己而來,他豈能當聖母!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滅之!

幾下縱躍騰挪後,楊俊上了小街一棟小樓天台,居高臨下俯視黑衣人群。

這伙神秘人物不僅一身黑衣,腦袋上還裹着黑色頭罩。還有非常關鍵的一點,他們衣服上沒有任何標誌,可以證明來自合法機構。

不管他們來自何方,既然無法表明身份,殺了也就不存在任何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