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君與卿
君與卿 連載中

君與卿

來源:google 作者:九顆芋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笙 古代言情 楚逸辰

被坊間傳言玩弄權謀,黨同伐異的千年鐵樹冷麵侯爺,卻在乞巧節一場偶遇後,騷話頻出……「笙兒,我還不敢死,留着我這條命還得娶你,對你負責」「唉,該看到的重點你都沒看見,打着讓你負責的主意又泡湯了「我欲與卿穿紅裝,解霓裳,芙蓉帳暖訴衷腸」從小遠離雙親,善良真誠,張揚恣意的蘭陽縣主更是能說會道……「我若是狐狸精,他就是商紂王,心甘情願被我迷惑」「呵呵,我不光會百般獻媚,我還有千般手段」……展開

《君與卿》章節試讀:

南笙本來轉身要走,又被莫知名的人攔下,頓時心中不快,便沒有好氣的說道:「這位公子,有妨無妨你又不是我,你怎麼斷定我無妨?我有妨,故不跳,」

楚驍見自家侯爺被懟,突然噗嗤笑出了聲,惹得南笙更加不快:「還有請管好你家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手下。」楚驍頓時一陣委屈,關我什麼事啊。

此時芍藥一曲舞閉,下台來欠身行禮,娓娓開口:「如此良辰美景,公子、小姐不要因為這些小事壞了興緻,小姐既然不想跳舞,不如選其他的才藝應了這節日,想必大家也不會再說什麼了。」

轉身的一瞬間,芍藥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笑着似有深意地對楚逸塵小聲呢喃:「侯爺今日倒是興緻頗濃啊。」說完便提起裙擺退下了。

南笙見實在不好脫身,也不再廢話推脫,笑語盈盈的說:「芍藥姑娘一舞,小女子實不敢與之相較,但奈何這位公子故意挑撥,七尺男兒還與我為難,便只能選一曲鳳求凰以琵琶彈之應此佳節。」

楚逸塵打算退到人群里細細欣賞南笙的表現。

南笙不知他並非有意為難,而是諸多期待,期待眼前的女子一會兒的表現是否如他想的一樣,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他剛想轉身,只聽明顯氣還未消的南笙提出邀請:「如此佳節我一人彈琵琶實在無聊,便請這位公子和着曲子舞劍,大家說可好啊?」

楚逸塵有些欣賞亦有些玩味的看着南笙,心想此女子還真是有仇必報,且當時就報,有意思。

正巧迎上南笙挑釁的目光:把我攔下,惹我不快,你也別想置身事外。

楚逸塵颯爽的手執佩劍,自顧自說道:平常用上你免不了腥風血雨,今日也帶你享受享受絲竹管弦之樂。

楚逸塵手撐檯子,一下翻越過欄杆到了台上,眼神示意南笙可以開始。

南笙蔥白的玉手在琵琶上跳動彈撥,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忽而慢,忽而快,南笙有意以節奏快慢引楚逸塵舞劍失誤,當眾出醜。楚逸塵也自是明了南笙的弦外之音,明白她想為自己出了這口氣。

他無奈搖了搖頭,放任南笙的所作所為,儘力配合。

南笙原以為會讓她眼中這位愛摻和閑事的公子下不來台,顏面掃地,沒想到楚逸塵配合的恰到好。劍舞的蒼勁有力,他身姿矯健,眼神堅定,由內而外透着豪氣俊朗。一時間,南笙竟有股錯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自信而鏗鏘有力,張揚又瀟洒不羈,男兒當是如此,於國,是鋒利的劍所向披靡,於家,是鐵鑄的盾護老小周全。

在眾人的叫好聲和掌聲中,南笙從若有所思中回過神來,燦然一笑,略有些做作的謙虛向大家表示過獎了,其實內心裏蕩漾着可愛的傲嬌,十分得意自己的表現,享受着大家的讚歎。

隨後揮手,謝幕退場。

楚逸塵大步流星追上南笙,:「姑娘彈得一手好琵琶,領教了,敢問芳名?」

南笙挑眉,並未停下步伐,以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口氣留下一句:「你也說了是『敢問』,所以不能如你所願,畢竟你開心了我就不高興,為難別人總比苛待自己好。」

說著說著又突然停下盯着楚驍,楚驍下意識的身子往後仰去。

南笙又毫不掩飾的表現出了對他家侯爺的不待見,「你,告訴你家公子適可而止,別縱容自己活成登徒子!」

楚逸辰明白了南笙的言外之意,不要再試圖跟着她有所交集!

楚驍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佩劍輕碰了楚逸辰的佩劍,隨即說道:「爺,咱們別自討沒趣了。」楚逸辰反問楚驍:「登徒子都長我這樣?」

楚驍居然認真思考起來,「質量高點的也不無可能吧。」

看着南笙顧盼生姿離去的纖纖背影,楚逸辰心情頗佳,乞巧佳節,不虛此行!

姻緣之所以美好,值得珍惜,便因為可遇不可求。遇上了,自是一眼萬年,想與她一處,朝朝暮暮!

各花入各眼,心弦撩動的時候,英雄亦是氣短情長。

動心的時候,人總是會不自覺的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這是男女之間互相吸引最原始的本能反應。譬如今日的楚逸塵,行為張揚大膽,連楚驍都覺得不可思議

回到定安王府,南笙打遠就看到乳娘在大門口張望着她,心裏的不快立馬消散,心裏暖暖的,小跑過去挽着乳娘的胳膊,撒嬌說:「乳娘,笙兒熱死了,不知道有沒有小廚房的甜湯喝。」

她的眼神似小鹿般明亮靈動,被她盯得久了,誰也不忍心拒絕如此可愛的南笙。

乳娘一邊擦她光潔額頭上的汗珠一邊柔聲耳語:「有,早就準備好了,縣主玩的還盡興吧。」

喝完心心念念的甜湯,她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今天晚上發生的事兒。

一場相遇,對他而言開篇就像是酸酸甜甜的梅子湯,而對她而言也許就像是有些嗆人的洋蔥。

無論感受如何,是期待已久的驚喜還是意料之外的不快,對於他們而言都留下了難以忘懷的記憶。

夜已入深,抬頭望去像是深邃不見底的大海。人們鼾聲正濃的深夜最適合有心人之間的交談。

但深邃的幕布下朗月當空,伴着點點繁星,略有些聒噪的蟬鳴在靜謐的深夜描繪出盛夏的活潑,淡淡的荷花香隨夜風自水面上傳來,這樣恬靜的夜色似乎又更適合朋友間的談心。

歐陽穹一身青白色長衫,腰間配墨林修竹圖樣錦繡荷包。一根白玉簪將他大部分的黑髮束於耳後,從鬢角散落至腰間的兩縷青絲又為他平添幾分溫潤如玉的氣質。

歐陽穹立於庭院荷塘前,一片竹林的落葉自眼前落於水中,他墨眸微抬,嘴角掛上一絲淡淡的笑意,轉身緩緩開口:「你來晚了,難得一見。」

「是擔心我來晚了出什麼事?還是着急和嫂子**一刻?」

「着急是自然的,如此佳節豈可辜負佳人,不過我更期待你來晚的理由是什麼。」

《君與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