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橘色系暗戀
橘色系暗戀 連載中

橘色系暗戀

來源:google 作者:沐梓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之 沈染陌 現代言情

『彆扭的小作精VS高傲的假正經』暗戀大抵是一個人兵荒馬亂某天夜裡安之暗戀九年的男人竟向自己表了白安之按耐住心裏的悸動:「追我的人很多,要排隊」沈隊長也極其不要臉道:「看在我們這麼熟的份上,能不能讓我插個隊?」安之不買賬:「我們也不熟」沈隊長挑眉:「不熟?」安之:「嗯,不是很熟,我回國才相處一個月」沈隊長:「可我惦記你不止一個月」安之:「……」展開

《橘色系暗戀》章節試讀:

沈染陌想等過幾天再去醫院,安之燒剛退,其他事都可以往後排,加上他要收集足夠多的證據,時間也得緩緩。

「哥哥。」

安之在院子里看了沈染陌很久,久到自己腿都已經站麻了,她不知道此刻的沈染陌在想什麼,心事重重。

沈染陌轉身就看到安之已經站在了他身後。

看着眼前這個十二歲的女孩個子卻只有一米四不到,沈染陌蹲下身,抬頭看着安之,手摸了摸她的頭,臉上的笑意就沒削下去過。

「之之又長高了一點。」

安之也用手摸了摸沈染陌的頭,「哥哥也長高了。」

沈染陌收回了手,眼底滿是心疼。「腿還疼嗎?」

安之也不說謊:「疼。」

沈染陌挽起安之的褲角,小腿青了一大塊。

「在學校被欺負了為什麼不給外公和哥哥說?」

沈染陌語氣不好,安之以為他在責怪他,小手也不知道該往哪放,只得背在身後,像個做錯事的孩子等着大人的訓斥一樣。

看安之這幅樣子,沈染陌將褲腳放了下來,起身牽着安之回了房間,從藥箱里找出了雲南白藥給安之腿上青了的那塊噴着。

頓時一大股沖鼻的藥味衝刺着整個房間,沈染陌用手輕輕揉着青了的地方,安之痛的收了一下腿,沈染陌的力道用的更小了些。

「我不想讓外公和哥哥擔心,我在學校沒有惹事。」

安之的聲音帶了哭腔,沈染陌抬起頭看着眼前這個眼淚像是開了閘似的,一顆顆順着臉上說掉就掉。

沈染陌停下手上的動作,抽出一旁的紙遞給安之,給她好好說著:「你不說,哥哥不知道,下次再出事怎麼辦?這次還好是那個同學摔下去了,要是你被推下去了,哥哥和你外公且不是會更擔心?」

看着安之擦了擦臉上的淚,抽着氣,「我知道了,下次不會了。」

沈染陌臉上沒了剛才的嚴肅,他將藥盒收拾好,看着安之低着頭,吸着氣。

「哥哥不怕你惹事,只怕你受委屈。」沈染陌取了張濕紙巾湊近了些,捧起安之的臉給她擦着淚痕,繼續說著:「不管發生什麼,哥哥永遠站在之之這邊。」

隔了好一響,「要是哥哥以後有了女朋友,也會站在我這邊嗎?」

沈染陌沒想到安之會問這個問題,但還是給了她答案。

「會。」

……

南方的冬天一向如此,下不起雪,卻是特別的冷,尤其是那一陣陣的妖風,吹的人臉直變了顏色。

沈染陌去了醫院,在前台問了劉曉的病房,他沒想到劉曉住的房間還挺好的,隔音效果也是很好,在病房門口見着了那個胖女人,正給劉曉剝着橘子喂在他的嘴裏,劉曉頭上纏了很厚的一層紗布,左腿骨折了,輸着液,另外一隻空閑的手轉着熒光筆。

沈染陌敲了敲門,進去後將房門反鎖後,言簡意賅道:「我是安之的哥哥。」

聽到是安之的哥哥,女人卻是好好打量着眼前這個人。

沈染陌靠近病床,看着床上的小孩也仰着頭看着自己。

沈染陌總是笑裡藏刀,明明是笑着的,卻讓人感覺背脊發涼。

沈染陌看着劉曉手上拿着的筆,「聽我家安之說你拿了她的熒光筆?」

劉曉的媽媽衝上來指着沈染陌就吼着:「看你斯斯文文的,還以為是什麼好人,那死丫頭推了我家曉,現在你又來冤枉他拿了那死丫頭的筆…」

還沒等她說完,沈染陌收起臉上的笑意,惡狠狠的將指着自己的手用力一撇,房間里卻是骨頭斷了的聲音。

剩下的就是女人癱坐在地上抱着自己被撇斷的手指節喊叫着:「來人啊,殺人了,殺人了……」

劉曉在病床上也嚇得不輕。

沈染陌好心提醒着:「這房間隔音。」

言下之意就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

她只能收起聲,看着眼前的男人,艱難從地上爬起來,一股勁沖向病房門口想打開門求救,剛踏出去第一步就被沈染陌將腳邊的椅子踹出去剛好絆倒她,摔了個狗吃屎。

女人也開始慌了,胡亂說著:「你想幹什麼?你別亂來,我老公不會放過你……」

沈染陌拿過劉曉手裡的熒光筆,轉在自己手裡:「我並不想幹什麼,只是覺得這支筆有些眼熟,你說這筆是你兒子的?」

沒人說話,沈染陌細細看着筆蓋處印着「安之」兩個字,他好笑道:「你兒子叫安之嗎?」

女人沒話可說,再一次從地上爬起來。

沈染陌用筆輕輕敲了敲劉曉骨折的那條腿上,「聽說你經常欺負我家安之?」

沈染陌的眼神劉曉一輩子也不會忘,他那一刻真的很怕眼前這個瘋子會折斷他的腿,頓時被嚇尿了,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那女人一時着急撲上去想讓沈染陌離劉曉遠一點,撞到了一旁的儀器上。

沈染陌再次看向這個已經很狼狽的女人,微微挑了挑眉,拍了拍剛才被碰到的手臂,像是被什麼髒東西沾上了,「你現在可以給你老公打電話看他會不會來救你。」

女人被這麼說著,慌急摸着褲包里的手機,右手指節被折斷了,她只能吃力用左手。

手都在顫抖着,期間還按錯了數字,最終還是撥了出去,電話響了很久才接通,那女人瞬間就入了戲,一把鼻涕一把淚說著這會在醫院的事。

哭喊了兩分鐘,那邊的人始終沉默着。

沈染陌勾了勾嘴角,上一秒還在劉曉媽媽手裡的手機下一秒已經在沈染陌手上了。

搶過手機只見他按了免提:「劉先生,我送給你的禮物還喜歡嗎?」

劉曉的爸爸連着聲音都有些顫抖:「你想要什麼?」

沈染陌:「我家安之被你兒子和妻子欺負了,我這個人不太大度,實在也算不上什麼好人,你有什麼話就留着給稅務局的人說。」

……

柿子還是得挑軟的來捏,他們就是篤定了安之家裡沒有可以出面的大人,所以才敢這樣,他們誰都沒想到安之的哥哥會這麼狠,不僅查到了劉曉爸爸偷稅漏稅的證據,還查到了學校領導乾的非法交易。

這些一條條證據他在今天來醫院前發給了三個lP,一個是劉曉爸爸,一個是教育局,最後一個是稅務局。

最後走出醫院時他看着那雲邊漏出來太陽的一角,給羅程打了個電話。

都說子承父業,羅隊長是自己爸爸的隊友,早些就聯繫過他,他沒想過當**,只想考軍校等畢業了就創業,去走保鏢行業,這樣就可以更好的保護安之。

他這次很感謝羅程的幫助,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可能這麼短時間裏找到那些證據。

可他的想法還是沒有變,不會去走他爸爸的那條路,到最後也沒能保護好自己的妹妹。

安之的身體也好很多了,回到學校的時候別人看她的眼神也不一樣了,會主動給她背書包,值日,就連老師也對她格外的照顧,這讓安之很受寵若驚。

她自然是不知道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更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有那麼大的本事讓學校里的老師和同學來給她道歉。

劉曉在放寒假那天回過學校辦轉學,看到安之的那一刻就想到之前在醫院見到安之哥哥的事,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逃也逃不及。

安之也很疑惑,她在家休息了幾天,怎麼一回學校那些人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了,連着劉曉最後看她的眼神都是驚恐。

但這個寒假安之很開心,因為是自沈染陌上高中後第一次在家陪她這麼長時間,平時沈染陌會很晚放假,又很早開學,今年在家都差不多待了兩個月半,二月中旬才回的學校。

……

六月份的夏天很熱,安之回到家幫着外公做飯,收拾屋子。

鄰里鄰外都在去廟裡給自己即將高考的孩子求根紅繩,這樣寓意好。

在院里乘涼時外公看着在樹下掃着落葉的安之,來了興趣:「之之,我們也去給你哥哥求根紅繩吧。」

安之看着外公,搖着頭,「我才不信這些,哥哥那麼厲害,不需要這些噱頭。」

安之從小就不信神也不信佛,她覺得萬物都有他自己的道理,不應該去信那些,就好比一個人要死了,難不成去廟裡拜一拜就不用死了嗎?

如果真有那麼神奇要醫院幹什麼,大家都去廟裡拜拜不就好了。

聽着新聞上報道的,今年高考的學子們神采奕奕走進考場,他們三年努力只為這一刻,學校周圍的志願者搭着帳篷給高考的每一位同學送着水,連着**也在維持着秩序,將學校附近的路給封了,只能步行,整個社會都在給他們讓路。

高考不止是一場給自己交代的考試,更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轉折點。

*

安之上初一了,中學裏很多都不一樣了,陌生的學校,陌生的老師,陌生的同學,讓她適應了好長一段時間。

在班上她仍然是最矮的那個,每次分位置時意料之中被分到了第一排。

初中都是叛逆期正盛的時候,聽到身邊的個別孩子互相說著家裡爸爸媽媽管他們很嚴,分考差了會被罵,帶些同學回家都會被質問是不是談戀愛了……

安之沒這些顧慮,外公不會管她成績怎麼樣,只會想着今天安之有沒有吃飽穿暖,有沒有生病不舒服,要是哪天看着安之帶同學回家會高興的很。

初中了,看着外公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所以她每個中午午休時的那兩個小時都會回家,她學着自己做飯,放學了就幫忙收拾家務,在那一年裡她長大了很多,是班上的優秀學生,也被校長多次升旗儀式上面表揚過。

她都會將老師表揚她的話一字不漏帶回家告訴外公,外公也會眉眼彎彎一個勁誇安之是個好孩子。

外公自從她上初中後身體就不如以前了,經常會坐在院子里的搖籃椅上看着眼前的那棵桃花樹,看着看着就睡著了。

也許人是老了,開始懷念年輕時候的那些事了。

也或許是知道自己快去找自己的兒女了,他放心不下安之和沈染陌,他還沒看着自己的孫子和外孫女成家立業,還沒看到最後會是誰能娶到他的之之,誰能嫁給他的阿染。

《橘色系暗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