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開錯外掛怎麼辦
開錯外掛怎麼辦 連載中

開錯外掛怎麼辦

來源:外網 作者:有夢之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有夢之人 都市言情

《開錯外掛怎麼辦》是有夢之人精心創作的都市言情,筆趣閣實時更新開錯外掛怎麼辦最新章節並且提供無彈窗閱讀,書友所發表的開錯外掛怎麼辦評論,並不代表筆趣閣贊同或者支持開錯外掛怎麼辦讀者的觀點。展開

《開錯外掛怎麼辦》章節試讀:

「你好!請問買挖掘機嗎?」

「嚇——?」李二臉色一白,迅速轉頭往身後望去。

李二的背後是牆壁,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而且這道聲音是直接從李二腦海裏面響起的,李二很快反應過來,這種賤賤的腔調是系統的聲音。

李二臉上一喜,回過神才發現一桌子的人都驚訝地看着他神經質的變臉。

「李二,你..你沒事吧!」阿美有些擔心地說道:「其實,做不成戀人還是可以做朋友的。」

「嚇???」李二愣了一下,瞬間反應過來,順着阿美會錯意的話,故作瀟洒地聳肩笑道:「是是,那當然!做不成情人已經很慘了,幸好還可以多了一個朋友。」

何敏也釋然地笑了。

一桌人的氣氛又變得融洽了起來,只是李二心裏有事,一邊心不在焉地聊着,一邊心裏在瘋狂呼叫系統。

「系統大大,是您老人家嗎?」

「……」

「系統爺爺,在嗎?」

「…..」

「系統祖宗,您是在忙嗎?我過一會兒再聯繫您還是怎麼樣?」

系統聲音沒有回應,彷彿剛才的那一道聲音又是李二的幻聽。

「買挖掘機?」李二絞盡腦汁地思索系統的這句話有什麼深意。

一直到飯局結束,李二都沒想出個所以然來,難道是『天王蓋地虎』之類的暗語?

陳家駒自然是跟阿美一起,李二則是被委派送何敏回家,張大嘴那個沒心沒肺地單身狗沒覺得有什麼不對,一個人走了。

「李二,你今天好像有點不一樣?」兩人走在路上,何敏好奇地問道。

「是嗎?」李二心裏還在想着系統的事,敷衍地笑了笑:「可能是我換了新髮型,確實很多人都說比以前帥氣。」

何敏沒好氣地白了李二一眼,當然不是因為髮型的原因。

『啊!要死,要死,這美女一顰一笑都是那麼好看!』李二迅速移開眼神,系統與美女哪個更重要他還是分得清,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喚醒系統。

「你不想說就算了!」何敏嗔笑道。

「可能是因為家駒與大嘴他們都調到了cid部門,現在巡邏組只剩下我一個人,很多事都要靠自己,人總是要成長的!」李二很快就找到了一個靠譜的理由。

何敏側頭看了李二一眼,微微地點了點頭。

……

「老闆,這兩個鬼佬拿一百塊美鈔埋單,怎麼找錢?」混沌餐館的夥計為難地向店老闆問道。

店老闆轉頭往餐桌看了一眼,那個鬼佬的手裡確實是拿着美鈔,店老闆伸手捋了捋自己雜亂的捲髮:「在港島用美鈔?他們既然這麼頑皮,那你就用人民幣找他們錢。」

「嚇!老闆,你不是耍我吧!」店夥計苦着臉說道。

「是我耍你嗎?是這兩個鬼佬和鬼婆耍你才對!」店老闆很有性格在前胸的圍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油漬:「在哪裡消費就該提前換好當地的錢,我才不慣着他們,撲領母,打電話報警,讓差佬來解決。」

「喂!二哥,二哥,這裡,這裡,快點過來幫忙解決這單國際糾紛!」店夥計走到門口的櫃枱準備打電話報警,剛好看到走在路上的李二,他趕緊放下電話招手大叫道。

「黑仔陳,什麼事?」李二與何敏一起走過去問道。

李二顯然是認識店夥計的。

「二哥,這兩個鬼佬吃完東西,拿美鈔埋單,你快幫我解決一下吧!」店夥計立刻說道。

「老闆,這是我同屋邨的兄弟,他是警察!」店夥計挺直腰板自豪地向自己老闆說道。

店老闆向李二點了點頭。

「police!」李二掏出自己巡警的警員證向鬼佬夫婦揚了一下:「你們兩個是遊客嗎?」

「yes!」鬼佬夫婦趕緊站起來答道。

李二點了點頭,他沒有注意到剛才他掏出警員證時,兩個鬼佬的眼神慌了一下。

何敏不敢相信地看着李二的背後,李二今天被系統影響到,有些大意了,他剛才是用英語在向兩個鬼佬問話,而且非常地流利。

而何敏卻是了解李二的文化水平並不高,至少李二不會說英語。

「哦!警官你會說英語,真是太好了,我們的確是遊客,兌換的港幣已經用完了,能不能幫忙用美鈔支付,匯率方面,我們願意讓步吃一點虧。」男性鬼佬把手裡的一百美鈔遞給李二說道。

「ok、ok」李二想早點回家呼喚系統,從皮帶縫裡擠出藏起來的六百塊港幣,打算自己給對方兌換成港幣:「我只有六百塊,同不同意?」

「好吧!謝謝!這是你的一百美元!」鬼佬男猶豫了一下,把手裡的一百美鈔遞給了李二。

現在美元兌港幣的匯率是七點多,李二這個傢伙一下子就賺了一百多港幣。

「不用客氣,與人方便自己方便!」李二說著示意店夥計給鬼佬男埋單,一副皆大歡喜的局面。

「謝謝!再見!」鬼佬男埋單之後,便往門外走去。

「李二,這張美鈔好像有點不對勁!」何敏看着李二手裡的美鈔,突然開口說道。

「我去!」李二仔細看了一下手裡的美鈔,這哪裡是什麼不對勁,這分明是假鈔,而且還是很假的那種,『100』元的一個『0』粗,一個『0』細了一點,李二立刻反應過來,這他媽是一個騙局。

這時候的鬼佬已經邁步出了混沌餐館。

何敏正要開口喊住鬼佬,李二趕忙一把捂住何敏的嘴巴。

混沌餐館的牆壁上掛着一個破舊的平底鍋,李二快速摘下,一邊逼近鬼佬,一邊笑道:「嘿朋友,你的鞋帶鬆開了!小心絆倒。」

「thankyou!」鬼佬男下意識地停下腳步,低頭往腳下看去,鞋帶沒松啊!

鬼佬男剛剛轉頭,就看到一面漆黑的鍋底在自己視線里越來越大。

「哐——!」

鬼佬男被李二的平底鍋正面擊中臉部,身體往後倒去。

「哐-哐!」李二又快速往鬼佬男的臉部補了兩記平底鍋,把鬼佬男的鷹鉤鼻都砸塌了下去,鬼佬男頓時痛暈。

走在前面的女鬼佬聽到聲音轉身,看到突發的變故臉色一白,然後立刻轉身就跑,反倒把李二唬得愣了一下。

李二也不去追,他剛才看到自己的錢是放在鬼佬男的口袋裏面的。

「黑仔陳,搞一條繩子給我!」李二這個巡邏警在下班之後,警槍和手銬都要交給槍房的,這也是他下重手偷襲鬼佬男的原因之一,這個鬼佬人高馬大,李二身上沒有手槍嚇唬人,是完全沒有信心打倒對方的。

店夥計興沖沖地從後廚拿了一條麻繩跑出來,與李二一起把鬼佬男的雙手反捆了起來。

「去報警!」李二轉頭向黑仔陳說道。

「好嘞!」黑仔陳一邊撥打電話,一邊向李二笑問道:「二哥,我這算不算協助警方辦案,有沒有機會拿好市民獎勵的。」

李二:「……」

「我看到他好像把你的錢,放在西裝的這個口袋裡。」何敏走過來提醒李二道。

李二臉色難看地搖了搖頭:「錢不能暫時拿不回了,這六百塊現在是證物,有的等了。」

何敏臉帶異色地看着李二,他真的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精明果斷,而且還這麼謹慎。

幾十分鐘後,幾名cid警員趕到現場。

「什麼情況?」一名酷似李修賢的警員開口問道。

「自己夥計!」李二掏出自己的警員證,下意識地多看了對方几眼。

李二正要解釋,黑仔陳就已經眉飛色舞地向趕到的cid警員說明了一切。

「冚家鏟!這些洋垃圾,在自己地方混不下去,就來我們港島行騙,真是叼你老母嗨。」cid警員聽完黑仔陳的話後破口大罵道。

這種換假鈔的詐騙案子,他們cid部門沒少處理,大多數受害人都是事後才發現被騙,被騙的錢基本都追不回來的。

「嘿!兄弟,你下手夠狠的啊!」酷似李修賢的警員蹲着看了一下鬼佬塌下去的鼻子,站起來向李二伸手笑道:「認識一下,我叫阿b,cid部門,我們同一間警署的。」

「你好!我是李二!巡邏警!」李二也伸手笑道,『b』這個字眼不是很文明,李二低頭看了一下阿b夾在胸口前的警員證,打算叫對方的名字好了。

「李纖鷹?」

我去,中間的那個字怎麼讀?李二現在逐漸復蘇了本體的記憶,但是原來的李二是一個學渣,他就是因為讀書太爛才當差的,很多字也是不認識的。

還是叫阿b吧!這貨的老子是不是跟他有仇?不然怎麼會給他取個這麼難懂的名字,李二能想像,李纖鷹每天上下班打卡,光是簽自己的名字都要寫到撲街。

「阿敏,不好意思,他們等一下恐怕還要麻煩你幫忙錄口供的。」李二把一百美鈔的假幣遞給李纖鷹後,轉頭向何敏說道。

「沒事,我下班後都有很多時間的。」何敏笑道。

「不用不用,李二兄弟,你們先走,這裡我來處理,明天到cid房補一份口供給我走一下程序就行了。」李纖鷹一副兄弟心照的表情,向李二擠眉弄眼道。

何敏臉色一紅,她知道李纖鷹誤會她在跟李二約會。

「謝啦!」李二卻是趕緊拉着何敏的小手逃走。

干一行愛一行,李二最近很努力地學習警例,知道不管是當原告還是證人,都是很繁雜瑣碎的,既然李纖鷹願意幫忙,那當然是最好的結果。

「李二,你什麼時候學了一口這麼流利的英語的?」何敏走在路上笑眯眯地向李二問道。

「我也就會那麼幾句,剛好用得上,再多幾句就露餡了。」李二心裏一凜,立刻故作靦腆地摸了一下自己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是嗎?」何敏不信。

「當然,我當你是朋友,所以不想騙你,如果是其他人,我就要吹噓自己精通六種不同的國家語言了。」李二說話的態度很誠懇。

何敏隱隱感覺不對,但是李二表情太誠懇了,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不暫時放下疑惑。

「你好!請問買挖掘機嗎?」系統的聲音。

「……」

李二額頭上飄起黑線,買挖掘機到底是什麼鬼?

《開錯外掛怎麼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