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撿到一把小木劍
開局撿到一把小木劍 連載中

開局撿到一把小木劍

來源:google 作者:江寒梅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佳 奇幻玄幻 江寒梅落

「慢熱+修仙+金手指」本來天賦平平的主角被逐出宗門,沒想到因為之前在宗門撿到的一把小木劍而因禍得福從此走上一條劍仙之路橫掃八方,遨遊天下展開

《開局撿到一把小木劍》章節試讀:

劉佳因為受傷,暫時不宜多走動。

所以王儀自己出去買夜宵回來給劉佳吃。

夜宵很豐盛,是一整隻烤雞,雖然不是很大的那種。

不過嘛,別人請吃的夜宵肯定是很香的,白嫖的誰會拒絕呢?

午夜,主峰上,掌門的屋子裡。

皎潔的月光灑在屋子上,屋內掌門在與長老交談最近宗門的具體事務。

「掌門,這次赤霞宗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在我們臉上,我氣不過啊」,周長老在跟掌門商議。

掌門起身在屋裡來回踱步,思量着。

「那個把丹爐炸掉的弟子是哪位?」掌門突然開口問道。

周長老臉色灰黑,不悅地說道:「是劉家那位弟子,就是天雲州最大的那個劉家。」

「哦,是嗎?」掌門聽叫後頓住腳步,撫了撫自己飄逸的長須。

周長老又補充說道:「那位劉佳,雖然家裡資源豐富,但是天賦平平,而今才勉強達到練氣六段而已,還是靠大量資源扶持情況下。」

「與赤霞宗比試煉藥那件事對我們宗門的聲譽怎麼樣了,有什麼影響沒有?」掌門繼續追問道。

周長老起身向掌門稟道:「不出幾日,怕是整個天雲州都會知道了,赤霞宗那些傢伙明顯不懷好意」。

「這件事,你看着辦吧,在秘境開始之前,我不希望有什麼幺蛾子發生,酌情處理吧。」

掌門說完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思考着什麼。

隨後又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周長老向掌門行了一禮就退下了。

第二天一早,周長老就來到了醫館,詢問劉佳在哪間屋子。

劉佳聽到周長老過來,連忙起身迎接。

周長老闆着臉,不悅的心情從臉上的神情就可以看的出。

劉佳先給長老行禮道:「弟子見過長老。」

「免了,我就直說了,」周長老制止了劉佳的行禮打斷道。

「我問你,你昨天為何舉手,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你不知道嗎?啊!咱們宗門的臉都給你丟盡了。」

周長老語氣帶着幾分不悅叫喊道。

「長老,我不是故意的,是……」劉佳剛想開口解釋。

劉佳還以為長老是親自來慰問自己的呢,想着昨日的場景歷歷在目。

周長老舉起右手打斷了劉佳的說辭,語氣比剛才更甚接著說道:「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就自己離開宗門。」

「要麼,你就賠償我之前的損失,玄鐵精大還丹還有築基丹。」

周長老豎起兩根手指對劉佳說道。

周長老這一番話彷彿晴天霹靂一般打在劉佳身上。

劉佳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只是為宗門做事而已,雖然是失敗了。

宗門怎麼會這麼冷血,難道就因為自己的一次失敗就把自己拋棄了嗎?

何況自己劉家給宗門捐贈的物資不計其數,怎麼突然就變臉了呢。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我又沒做錯什麼事,」劉佳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

不是他捨不得這裡,是自己辛辛苦苦為宗門做事,怎麼落不到一個好。

反而要被宗門遺棄,搞不懂這到底是為什麼?

「還用我把話挑明了說嗎?好,我今兒就把話撂這了,」周長老滿臉怒容地說道。

王儀此時來找劉佳,昨晚吃完夜宵後他就回自己房子歇息了,並沒在醫館睡。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王儀看着周長老好像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不明所以的王儀沒有靠近,只是在旁邊聽着。

「為什麼,你還有臉說,宗門的臉都給你丟盡了,煉個低級丹藥還能炸爐,真是丟死人了,」周長老大聲嘲笑道。

劉佳聽到這,一臉釋然。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

宗門為了自己的利益,放棄了給宗門帶來負面影響的自己。

他明白了,所謂的天雲州第一大宗門,原來只是一個為了獲利的組織,而不是一個宗門。

他原本以為,只要自己為宗門做事,把宗門當做第二個家,宗門也會同樣對自己。

可惜,他想錯了,大錯特錯。

「哈,哈哈,哈哈哈,」劉佳無奈地苦笑着。

王儀聽到這驚的直捂住嘴巴,兩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眾人。

劉佳發出陣陣苦笑後,扭頭就走。

周長老大手一揮,冷哼一聲,在劉佳臨走之際也不忘嘲諷一句:「沒用的東西。」

呵,呵呵,這刺耳的聲音。

劉佳聽到周長老的譏諷,並未理會,而是走向去往靈雲峰的路上。

回到自己住的小房子里,劉佳並未帶走其他的物件。

他只拿走了一樣東西,那把小破木劍。

隨後劉佳一把火把屋子燒掉,他不想再想起這地方了。

王儀猜到劉佳肯定會回來這個地方的,於是在下山的地方等着他。

王儀並不能為劉佳做點什麼,哪怕是為其討一句公道都不行。

劉佳心如死灰地走在下山路上,忽然,王儀叫住了他。

聽到王儀的叫喊,劉佳慢慢回過頭去。

兩個好朋友就要在此分別了,兩人四目相對,就這麼對視了幾息之後。

王儀先開口道:「師兄,人生無常,遇到挫折希望你不要放棄,我讀書少,沒什麼文化,千言萬語抵不過我內心想法,後會有期,珍重。」

劉佳望着王儀,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雙手抱拳向著王儀行了一禮。

劉佳頭也不回地走了,他沒有回頭再看幾眼王儀,因為,有緣自會相見。

他相信以後王儀會成為一個了不得的人物的,他也相信自己。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劉佳離家已久,此刻的他只想快點回到思念已久的家人身邊。

王儀望着劉佳的背影漸行漸遠,內心也在此時發生了悄無聲息的變化。

他要變得更強,自己的朋友橫遭變故,奈何自己力量薄弱,根本不能幫忙他。

若是自己實力更強,被宗門器重,成為嫡傳弟子的話,說不定劉佳就不用離開宗門了。

劉佳的心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他原以為修仙是一件好玩的事,會遇到很多好玩的人,好玩的事。

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