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開局離婚,偏執大佬輕點愛
開局離婚,偏執大佬輕點愛 連載中

開局離婚,偏執大佬輕點愛

來源:google 作者:花半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九澄 現代言情 赫森

(架空+星際+腦洞+甜寵+追妻)三年前林九澄愛上赫森,以家族名義強迫聯姻,三年間赫森的冷漠讓她心灰意冷,離婚當天,傲嬌上將大人意外中毒,醒後只記得林九澄三個字新人類與靈狼族混血,衝破世俗甜蜜再戀當初的我你愛理不理,現在的我,不打算愛你偏執上將大人哭唧唧,追妻路漫漫展開

《開局離婚,偏執大佬輕點愛》章節試讀:

也不知道赫森今天會不會回來,不過最好是不要回來,林九澄看了一眼聯絡器的上的日曆。

她也沒有心情吃飯,只洗漱一下,便去了畫室,每次心裏慌亂的時候,畫畫倒是總能有效的平復她的情緒。

自從三年前辭職之後,她唯一的工作就剩下攝影,還好可以偶爾畫一些畫,雖然她現在的身份不能光明正大的辦畫展,但是可以畫給自己看也足夠了。

她擁有的一切跟赫森比起來都是那麼微不足道,都是那樣可以輕易放棄。

當初她愛赫森如痴如命,他隨隨便便的一句話,她便放棄了一切,哪怕是他說不會給她一個婚禮,她都笑着接受。

殊不知三年之後,在她想要放棄的時候,赫森會給她像現在這般,如此炙熱的愛。

可到底哪個赫森才是真的赫森。

聯絡器的提醒響了一遍,她輕輕地按了一下,又繼續畫著那幅半個月之前就開始畫,但是一直沒有靈感,沒完成的畫。

直到聯絡器第二次響起,她才不得不起身,伸了一下腰,舒展着疲憊。

走回了卧室,在床頭的抽屜里拿出一個紅色的小盒子,在裏面取出一顆抑製劑吃了下去。

想了想,她又給林亦發了條信息,只簡單的兩個字,

(吃了。)

那邊應該是看到了,但是沒有回復。

如果今天是林亦跟赫森一起在訓練場,那現在赫森應該在回家的路上了。

林九澄想了一下,起身將卧室的門反鎖上了,他們之間還沒有在這個情況下相處過。

以前赫森從不會在家裡連續住過三天以上,所以碰不到滿月也是正常。

赫森坐在車裡,他們今天以切磋的名義,拉着他在訓練場里呆了一整天,雖然也不累,但是煩躁的很,說起來都是朝夕相處的戰友。

凌霄一直在勸他忍忍,還有冷躍,一直都陪他的身邊。雖然他不喜歡這個人,可是對他的信任感卻越來越強。

「凌霄,那個林亦,是怎麼年紀輕輕就能做到上將的。」赫森看着窗外問。

「林上將啊,他是您夫人的親哥哥,家裡經商,原本沒有資格做上將的,可是他那個人好像就是那種一條路走到黑的人,十八歲就參軍了,聽說從火頭軍開始做的,他是一步一步爬到這個位置上的。」

「一步一步?」赫森有些疑惑。

「可不是嗎,林上將是真的實力很強啊,今天您也看到了,他的反應速度真是超乎常人,聽說力氣也很大,從第一次打仗開始,他每次都能殺敵無數,聽說他徒手殺死過一隻赤焰獸。」凌霄嘖嘖了兩聲,又繼續道,「真是神一般的存在啊,你看他脖子上那個道疤痕,就是赤焰獸傷的。」

「那還真是厲害啊。」赫森也忍不住讚歎,雖然他不知道赤焰獸是什麼,可是今天他確實親身感受到了林亦的反應能力,當真是極其的迅速。

「不過,也沒您厲害,您做上將的時候比他年輕的三歲,您的實力比他可強多了。」凌霄的臉上都是驕傲。

「哦?我也殺過那個赤焰獸?」赫森看了他一眼。

「那倒沒有,您沒碰到過,不過您可是滅過一族的人。」凌霄說完這句話瞬間反應過來不對,便立刻閉上了嘴,身上的肌肉都由於緊張開始發硬。

赫森也被這句話嚇了一跳,從來沒有人跟他說這些,他從自己以往的資料中也並沒有看到過,難道自己是有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的秘密嗎,或者自己不會是一個殘暴狂吧。

「哪一族?」他緊張的問。

凌霄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到嗓子眼了,他的大腦里一片空白,就連想撒個謊都思緒全無,他真是想抽死自己,好好的多嘴做什麼。

還好自己開車的速度還算很快,前面就到上將的家了,

「上將,到家了,您要不要跟夫人說一下。」這個時候的赫森只有林九澄才能讓他忘記這個話題。

赫森想了想,「不用,我直接回去,這個時間她可能睡了。」

看着赫森進了房門的背影,凌霄才舒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

房間里開着幽暗的燈,應該是橙子怕自己回來會黑開的。

赫森想着,心裏不免開心了幾分。

他回了房間迅速的洗漱了一番,便躡手躡腳的來到了林九澄的房門口,他先是趴到了門上聽了聽。

這房子也不知道誰裝修的,隔音做的這麼好,什麼都聽不到,他壓着嗓音,「橙子?橙子你睡了嗎?」

裏面沒有任何回應。

「橙子?老婆,我想跟你一起睡,」他說完又趴到了門上。

還是沒有回應,應該是睡著了吧,「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啊。」

他在門口在偷偷進去和今晚自己睡中鬥爭了一分鐘後,

下了個決心,回去自己的房間拿了一把萬能鑰匙。

毫不費力的打開了林九澄卧室的門。

他躡手躡腳的爬到了床上,從身後輕輕地環上了他的腰,壓着嗓子解釋道,

「老婆,我不是壞人,我只是怕黑,我想跟你一起睡,你可別生氣啊,咱們是合法的。」

說完見人沒反應,

「那你是同意了吧。」

他把胳膊塞到了她的脖子下面,將人摟在懷裡,親了一下她的額頭,準備睡覺了。

順着幽暗的燈光看下去,他才發現林九澄的頭上好像戴着一個什麼,他仔細的看了一下,竟然是一對毛茸茸的耳朵。

她有這個愛好嘛,可是自己不在家,她戴着這個給誰看呢。

或者她是不是戴着等着我,然後等着等着就困了,就睡著了。

想到這裡赫森不由得興奮起來,他低下頭,深情的親吻着她,還沒多一會兒,林九澄眯着眼睛看着他。

「老公,我愛你。」她的聲音與往日不同,簡直性感極了,媚而不妖。

那神情,區區迷人二字,簡直不足以形容。

接着她便回應了他一個猛烈又熱情的吻,這一晚的她,是他從未見過的林九澄。讓他意外又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