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開局賣掉病嬌首輔,惡妻拚命洗白
開局賣掉病嬌首輔,惡妻拚命洗白 連載中

開局賣掉病嬌首輔,惡妻拚命洗白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綰綰 沈鈺

葉綰綰執行任務意外身亡,一睜眼,成了殘疾美少年的惡毒妻子,當場賣了自己的相公!!!葉綰綰急忙追回了自己的相公,看着自己滿身的肥肉,看見家徒四壁的沈家,還有兩個孩子要養,葉綰綰一咬牙,努力奮鬥!搖身一變她成為了絕色美人,富了起來,俊俏相公站了起來,還成了當朝首輔!只是當初那個清潤的少年為什麼變了,他把她抵在牆角,「綰綰,你的眼裡只能有我一個人」自己單純無害的相公居然是個病嬌!展開

《開局賣掉病嬌首輔,惡妻拚命洗白》章節試讀:

葉綰綰搜了搜兩人的口袋,一共搜出了七兩銀子,她滿意的把錢裝進了自己的口袋。

沈鈺看着她乾淨利落的解決了兩個人,心中已經確定了她不是葉綰綰。

葉綰綰轉身,和坐在地上的沈鈺四目相對,在沈鈺的注視下走到他的身邊,把他背了起來,「我們回家。」

沈鈺聽見這話,頓覺眼眶有些酸澀,他抱緊了葉綰綰的脖子。

夜色濃重,月上枝頭,她把他從黑暗中背了出來。

身高八尺的沈鈺在葉綰綰的背上看起來十分嬌小。

葉綰綰心情複雜,她一個母胎單身的人,實現了無痛脫單,沈鈺估計已經看出來她不是原來的葉綰綰了,但是如果再來一次,她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你不是原來的葉綰綰。」背上傳來沈鈺清冽的聲音。

「嗯。」葉綰綰僵硬了一瞬,她不會被當成怪物燒死吧,如果這樣死去的話會很痛的。

「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她淡淡的對沈鈺說道。

「你不是葉綰綰。」

葉綰綰:「……」

「哈哈哈哈,你不是她。」沈鈺的笑聲傳進了她的耳朵里。

葉綰綰聽見他的笑聲頓時覺毛骨悚然,他怎麼笑的這麼嚇人!莫非是被嚇傻了?

「我很慶幸你不是她。」沈鈺略帶笑意的說,隨即他又有些低落,「你不是她,就不必留在沈家了,沈家的情況你也知道,它對你來說是個負擔。我回去給你寫一封放妻書。」

大寧朝對女子的要求沒有那麼嚴苛,女子可以改嫁,甚至是休掉丈夫。

他抬頭望着月色,「你救了我,我不應該連累你。你放心我會幫你保密的。」

「我並不這樣認為,畢竟我實現了無痛脫單,有了幾個家人,這可是新奇的體驗。」她自小在福利院長大,機緣巧合下成為了一名殺手。她從來不知道有家人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或許可以試試。

「你怕我嗎?」葉綰綰輕聲的問沈鈺。

「不怕。」他堅定的回答,抱緊了她的脖子。

「我留下。」

「好!」

「你手鬆一下,我快喘不過氣了。」葉綰綰面色漲紅的對沈鈺說道。

沈鈺聞言有些愧疚,「抱歉。」他鬆了鬆手。

葉綰綰看着漆黑的夜色,起了逗弄他的心思,「你知道我原來的身份嗎?我一個惡鬼,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鬼。」

她夾着嗓子說,「人類,你是不是怕了。」

沈鈺輕笑了一聲,愉快的說道:「我怕了,我好怕啊。」

葉綰綰:「……」你可以再敷衍一些嗎?

「啊!救命!」凄厲的呼喊聲在這夜色中響起,顯得十分恐怖。

聲音是從背後傳來的,沈鈺聽見這呼喊聲如墜冰窟,「是,是安安」他雙眼發紅,掙扎着想要下來。

「你別急,我去救她!」葉綰綰連忙把沈鈺放在地上,操着菜刀往身後跑去。

沈鈺痛苦的捶打着地面,為什麼他什麼都不能做,為什麼他是一個廢人!

一個男人拖着沈安安往林子深處走去,「哈哈哈哈,沈安安你終於落在了我的手上,原來我好聲好氣的求你,你卻冷眼相待。」

王大發冷哼了一聲,低下身掰過沈安安的頭,「等我生米煮成熟飯,你哥哥也必須得把你嫁給我。」

「你做夢,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說完,沈安安狠狠的咬住了他手腕,趁他鬆手之際急忙逃跑。

「啊!你這個賤人!」王大發頃刻就攆上了她,一巴掌扇了過去。

當他想要對沈安安動手時,葉綰綰把刀扔進了他的肩胛骨里,殺豬聲頓時響徹雲霄,他疼的跌坐在地。

葉綰綰看沈安安衣服除了有些臟倒也算整齊,她鬆了一口氣,「安安你還好嗎?」

沈安安看見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跑過來抱住她,「嫂嫂你可算來了。」

原主幹的唯一正確的事,就是驅趕不斷騷擾沈安安的王大發。

葉綰綰拍了拍她的背,「沒事了,沒事了。」

她看着王大發,眼神沒有一絲溫度,「你說,怎樣處罰你呢?」

王大髮結結巴巴的說:「求求求你放過我,我我我我知道錯了。」

他跪在地上磕了幾個頭,鼻涕眼淚都流進了嘴裏,「沈安安我對不起你,求你原諒我。」

沈安安離開葉綰綰的懷抱,眼帶恨意的看向跪在地上的王大發,「要不是嫂嫂,你估計就得逞了!」她聲音哽咽道:「我真是恨不得殺了你!……你走吧,以後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王大發痛哭流涕,他剛才在幹什麼啊?他狠狠的扇了自己幾個巴掌,「安安,對不起,以後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也……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說完他看向葉綰綰,葉綰綰走到他身邊,拔出了菜刀,揮了揮手。

他「啊」了一聲,捂住肩胛骨連滾帶爬的走了。

作案工具要銷毀,葉綰綰用菜刀在地上挖了一個深坑,埋了它,踩了兩腳。

「嫂嫂,我放過了他。」沈安安眼眶發紅的看着葉綰綰,「但是我很恨他。」

「沒事了安安,以後嫂嫂會保護你。」她拉住了沈安安的手。

沈安安放聲大哭,「嫂嫂,你為什麼要賣了哥哥,哥哥落在了王富貴的手裡還有命嗎,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她剛才回家的時候,看見王富貴和她嫂嫂商量賣了哥哥,她沒有找附近的林大娘,怕給林大娘帶來麻煩,趕忙去找里正,里正拒絕了她,她回來的路上遇見了王大發。

葉綰綰擦掉了她臉上的淚,「不賣哥哥,我把他找回來了,走,我帶你去找哥哥。」

「真的?你把哥哥找了回來!」沈安安破涕為笑,雙眼亮晶晶的,「太好了,嫂嫂。」

葉綰綰牽着她,片刻後,來到了沈鈺的面前。

「安安,你沒事吧!」沈鈺看見安安完好歸來,提到嗓子眼的心頓時落了下來。

隨即他眼神移到了葉綰綰身上,真誠的說道:「謝謝。」要是沒有她的話,沈鈺攥緊了自己的雙手,他不敢想像會發生什麼。

沈安安聞言搖了搖頭,「沒事,多虧了嫂嫂,她救了我。」她感激的看着葉綰綰。

葉綰綰有些不好意思,她第一次知道自己這個殺手也能救人,原來,她只會殺人。

沈安安注意到了地上王富貴和他手下的屍體,聲音顫抖的問:「這…這怎麼了。」

葉綰綰快速的捂住了她的眼睛,:「別看。」

沈鈺感激的看了葉綰綰一眼,低頭盯着地上的屍體,「那是賊人做的,賊人搶了他們的錢財,殺了他們,賊人看我一無所有,就放過了我。」

他抬頭,眼帶笑意的看着葉綰綰,「那是一個好賊人。」

葉綰綰瞪了他一眼,「對啊,對啊!」

「走走走,我們回家。」葉綰綰背起了沈鈺,拉着沈安安走在回家的路上。

《開局賣掉病嬌首輔,惡妻拚命洗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