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先將腹黑師姐養成女帝
開局先將腹黑師姐養成女帝 連載中

開局先將腹黑師姐養成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牧1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牧1 袁笑笑

【無敵➕無系統➕腹黑➕此劍非彼劍】三代健在!是不是超越了百分之九十?凡人做不到的交給袁笑笑就好!開局被師姐調教,什麼?他爹駕崩了?熊大,熊二?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萬事具備開車…呸,開搞!展開

《開局先將腹黑師姐養成女帝》章節試讀:

修仙紀9527年秋。風和日麗!

豐都城正門,城牆上。

「系統?魔鏡?快給本公子出來!」

「袁大爺,我真不是系統!我只是個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器靈!他們一直都叫我書靈!也有的叫我前輩!」一本通體漆黑的書籍,發出的聲音有些人性化諂媚解釋着。

「嗯?熊氏兄弟何在?幾天不見,它感覺它又行了啊!」

袁笑笑將手中這本,通體黑色古舊的書籍,側身遞向身後,那裡站着二位跟他同款白衣華服的公子,並同時開口吩咐道:

「先給咱們家系統,教學一下熊氏以德服人的課程!」

「好嘞,公子,這事我熟!」

聞言,體型瘦弱的王道(熊二)立馬伸手接過書籍,熟練的將書籍丟在地上開始動手。

同時,健壯粗獷的莫秀(熊大)緊隨其後,快速加入熊二,與之一起教學熊氏以德服人,對着地板上的黑書,一頓拳腳夾雜着鞋底板!

「……(此處拳打腳踢配樂!)」

半盞茶後

「三位爺…停手,小書……知…知道錯了!我現在知道了!我是系統!我是魔鏡!」黑書發出的聲音,有些像是被踩到嘴了。

聞言,熊氏兄弟暫時停手,將目光投向了袁笑笑。

「小叔?那好,我現在問你一個問題,你答對了就放過你,怎麼樣?」

「你問!袁大爺!您請問!」黑書此刻有些迫切的想要回答,熊氏兄弟可以給它做證明。

袁笑笑沒有急着開口,熟練的取下腰間摺扇,瀟洒揮手將其打開,開始對着自己搖晃,於始末方向露出「袁三好」三個字,其字跡相當秀美。

嗯,有了魔鏡這拉閘的小系統,才能配得上本公子的身份不是?你們天生的!而我憑藉著自己的實力收服的,雖然沒什麼大用,它會說話啊!

這人生啊!實力太強了,我也很無奈啊!真是強如本公子,寂寞如雪!

這一波本公子小勝你們億點點,與諸位若是有緣相識,認我做大哥,教你們梳中分!

「嗯…嗯…」袁笑笑潤了潤喉,隨後,他慢悠悠的開口,向著黑書詢問道:

「魔鏡啊,魔鏡!誰是這個世界上最帥的男人?」

「是袁公子,是袁大爺您!」黑書開始卑躬屈膝的阿諛奉承,畢竟經歷多了,若是今天被打這一頓能解脫的話,在它漫長的書生中已經是最好了!

「什麼?你書眼居然膽敢看不起我熊家兩位兄弟?熊氏兄弟何在?繼續伺候咱們家系統!」

「好勒!」隨即,熊氏兄弟再次對着黑書動手教育了起來。

「……(再次省略拳打腳踢配樂!)」

這次,堅強的黑書,再次哀嚎了一盞茶時間。

黑書在心裏估算着,這三位大爺往日活動筋骨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

於是,它鼓起勇氣開口大聲求饒道:

「三位大爺,可憐可憐我這個小可憐吧!我真的頂不住了!我以後真的記住了,我是你袁大爺的系統!」

聞言,熊氏兄弟暫時停手,等待着他們袁公子的下一步安排。

此時,袁笑笑的目光已經不在黑書身上了,他看向了西斜的太陽。

時間差不多了!

「熊大,熊二?今天的事情準備好了吧?」

「公子!我爹在昨夜,已經被我放倒了,東城區所有有點身份的狗大戶,已經我們控制住,隨時可以發動!」莫秀一臉正色的對着袁笑笑彙報道。

「公子,西城區除了我爹,其他人也已經被我控制了!」講到這裡,王道有些害羞的撓了撓頭。

聞言,袁笑笑疑惑開口詢問道:

「熊二?你爹什麼情況?為什麼沒有放倒?我特喵花大代價換來的軟仙散!那賣假藥的吹牛皮說,就是修行的無憂境,都能放倒,你別搞事啊!」

聞言,王道有些靦腆的回應道:

「公子,你放心,你交代的事絕對不會出問題,我先把我娘騙回娘家了,然後不小心將咱們青樓有新館人得消息,透露給了我爹,於是他「瞞着」我,去青樓放飛自我了,青樓那邊我交代好了,三日之內他肯定出不來!」

聞言,袁笑笑、熊大二人嘴巴微微抽搐。

王道是個狠人,坑爹呢這不是?

「嗯,把魔鏡給我,你們去準備吧,一會兒,以我叫停飛過去的蒼雲宗穆清酒為號令!你們用最快速度押着人質,出現此處上空能看見的街道上!」

聞言,熊二將黑書遞給袁笑笑,隨後,熊氏兄弟十分麻利的離開,整套動作行雲流水,井然有序。

「魔鏡?你跟我說說,確不確定那小娘皮會在乎這些狗大戶的生命,我可是從天牢裏面特意找了兩個殺千刀的偽裝,下兩手真的刀子!」

袁笑笑用摺扇拍了拍黑書表面的灰塵,聲音和善的開口詢問着。

就像是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他們關係老鐵了一樣。

「袁大爺!蒼雲宗的精英弟子,駐守豐都城一年之間,城池中不能出現凡人無端大量傷亡!不然的話,會受到極為嚴厲的懲罰,嚴重的直接逐出宗門!」

黑書直接事無巨細的開口解釋,生怕它袁大爺不滿意,若是它有眼珠子,袁公子必然能看出它,眼裡隱瞞了什麼。

「真的?」袁笑笑那還確定道。

「真的!比珍珠還真!我要是敢騙你,您老人家會放過我嗎?」

「也是!」聞言,袁笑笑點了點頭,隨即,他又開口繼續威脅道:

「那這個穆清酒大概什麼修為?若是用護城軍,多少人又能強行制服她?你別說你不知道?西城王屠夫家的豬,近日來可是很寂寞啊!」

聞言,黑書微微猶豫。

「哎喲,我這手怎麼突然沒什麼力氣了!」此時,袁笑笑手微微一抖,差點將它摔在地上。

黑書:書上說!君子不吃眼前虧!

「大概……大概無憂境吧!若是你能叫得動護城軍,一個小兵…小統領就行!」

「大概?」聞言,袁笑笑神色略微有些不滿意,他在手指上喃喃數着:「紅塵,無憂,命輪,知命……」,並沒有在意他的話語中的停頓改口,又準備要威脅黑書。

此刻,黑書自然感受到袁笑笑語調中不滿,隨即,他焦急開口解釋道:

「袁大爺?您別急着動手!你聽我狡辯,呸…解釋,我只是書啊!她每次飛過去都離我那麼遠,我真不是萬能的啊!」

聞言,袁笑笑再次逼問道:

「魔鏡啊?你每次給本公子的情報都有所保留,這又不是第一次了,我該怎麼相信你呢?」同時,袁笑笑對着黑書邪魅一笑。

「袁公子!袁大爺!三好公子!您相信我這一次!我真的坦誠相待了!假若你的計划出問題在我給的情報這一塊!就讓我餘生都跟王屠夫的豬一起過!」

如黑書所言,似乎跟王屠夫的豬呆在一起,就是對它最可怕的刑罰,足以讓強哥信任!

果然,袁笑笑點了點頭,將它掛回了城牆上,它老實的完全鑲嵌其中,不敢再發出一點聲音,生怕再惹着袁大爺不開心,拿它出氣。

黃昏漸至,風兒略微有些冷咧。

萬事俱備!

城牆上,白衣華服公子袁笑笑,輕舞摺扇,鬢髮隨風飄動,悠然自在的等待着城門前方的「東風」。

氣質這一塊!本公子可沒輸過誰,什麼深秋,不過是洒洒水,小意思!

為這一刻鐘之內,即將迎面襲來的「東風」,本公子可是謀划了將近八個月。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我爹娘騙走了七日,這七日之內嘛:

桀,桀,桀!

所謂懷胎也不過十月,本公子為了你個小娘皮身上的飛劍功法,可謂是勞心傷神…此番,必成大事。

本公子才不要跟我爹一樣當莽夫!我可是要踏着大寶劍飛行的賤仙!我要聽下方的妹子驚呼!

袁公子腦中有畫面了!

……(三好公子我愛你!三好公子我要嫁給你!三好公子我要給你生猴子!)

「東風」來臨。

此時,一道火紅色長裙的身影,腳踏飛劍,自城外向城內飛來,在途經袁笑笑上空的時候。

袁笑笑摺扇一收,同時他收回腦中臆想,並生怕穆清酒聽不到,對着火紅色身影大聲開口喊道:

「穆仙子,請留步!小可與仙子有一筆大生意要商談!」

此刻,飛劍上的穆清酒聞言,懸立於空中。

同時,她側頭看向袁笑笑,眉頭微微一皺,這人她自然知道是誰。

在豐都城裡,有膽子敢叫住她的,穆清酒下山那一刻,就在師傅的叨念中耳熟能詳。

豐都十害,袁佔八斗!袁八害!

袁笑笑:……(xdm sczy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