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祖先朱重八祭拜我
開局祖先朱重八祭拜我 連載中

開局祖先朱重八祭拜我

來源:google 作者:江上飄着的桃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朱先祖 江上飄着的桃子 都市小說

被自己祖先跪拜,會被天打雷劈嗎?答案是不會,而且還可以剝奪先祖的氣運值朱先祖因為一塊神秘的木牌,聯繫到了自己的祖先朱重八,自己的祖先朱重八卻把他當朱氏的仙人先祖早晚一跪拜他也每天獲得海量氣運為了報答祖先,他決定讓大明延續至2012年以後,他也能混一個皇親國戚啥的展開

《開局祖先朱重八祭拜我》章節試讀:

元末至正年間。

中原大旱,然而大元朝廷不顧百姓死活,仍加贈賦稅,導致百姓苦不堪言。

清明時節。

濠州中都郡,某個小山坡上的亂墳崗中。

一個瘦弱的身影穿梭在這些亂墳崗之間,在一個一個墳頭前翻找着什麼,可是找了半天卻一無所獲。

也是,如今這年月,活人都沒吃的,何況給死人。

「啪」

最後,他一屁股癱坐在一座長滿野草的墳頭上,一陣微風吹過,身上成條形的破爛粗布衣迎風飄了起來,餓得面瘦肌黃的臉頰上滿是絕望之色。

休息了一會兒。

他起身撿起附近的一塊空白長方形木塊,咬破手指,用手指上的鮮血在木牌上寫上「朱O先祖」幾個血淋淋的紅字,然後插到地上。

以他放牛路過私塾時,也僅學的幾十個字,但他實在不知道這「氏」字怎麼寫,只有畫圈代替了。

「朱氏先祖,俺朱重八不孝,父母兄長都被收稅的酷吏逼死,俺也為了躲避稅賦四處逃命,如今俺餓了好幾天了,所以為了活命,咱只能去附近的皇覺寺出家當和尚了。」

「咱愧對朱氏先祖。」

「碰…碰碰…」

說完,朱重八對着木牌狠狠在地上磕了下去,然後一個又一個,直至磕得頭皮流血,頭有些發暈才停止。

在這個年代,出家當和尚,那是拋棄祖宗,拋棄親人,那是大不孝,所以朱重八才狠狠磕了十幾個響頭,表示自己的愧疚與無奈。

可是當他磕完頭,抬頭看那寫着「朱O先祖」木牌的時候,那木牌居然泛起一點藍光,而且這點藍光不斷擴大,形成一個籃球大小的藍色光圈,而這藍圈中心卻顯示一副不屬於這個時代的畫面。

2012年,**,海城。

剛回老家拜完剛去世的爺爺,朱先祖回到海城地下室的出租屋內,然後他給自己泡了一碗熱騰騰的牛肉泡麵。

雖然是地下室,但房租便宜,而且還寬敞,有三十多平方米。

他一邊吃着泡麵,一邊看着傍邊的一塊木牌,這是他去世爺爺給他的唯一遺產了。

這塊木牌上,歪歪扭扭寫着「朱O先祖」的幾個字樣。

也沒什麼特別的。

不過據他們說,這木牌是元末明初時期的古物,是祖先朱元璋參加義軍之前拜祭先祖的物件,是朱氏皇族的傳家寶。

老鼻子值錢了!

「騙鬼呢?」

朱先祖咧嘴嘀咕。

估計就是他的那些叔叔伯伯們隨便找一個木牌,然後編造一個莫須有的故事,忽悠他的。

他朱先祖父母早亡,從小都是由爺爺撫養長大,在分爺爺遺產的時候,自然是那些叔叔伯伯怎麼說,怎麼是了。

不過,現在他已經不在乎了,對自己最好的親人已經離開人世,要那麼多錢幹嘛。

他現在唯一後悔就是,剛大學畢業那會兒,爺爺就已經八十了,身體也不怎麼好,他為什麼不陪着爺爺呆幾年,非要來海城闖蕩。

如今三年過去了,沒闖蕩出啥名堂。

倒是白白失去了陪自己爺爺最後的時光。

悔之晚矣!

「吸溜!」

想到這裡,朱先祖猛吸了一口泡麵,緩解心中的傷感,還有悔恨。

「沒肉味,加一根火腿腸吧!」

朱先祖嘀咕,然後拉出從批發市場買的一箱火腿的箱子,往裏面看了看,只有一根了。

於是拿了出來,撕開,然後用旁邊的水果刀,削成一塊一塊的,這樣才入味,好吃。

「啊!」

可是,一不留神之下,他的手指被水果刀劃破了皮,鮮紅的液體流了出來。

他轉身準備拿創口貼時,一滴血液順着手指,恰好滴在了旁邊的木牌上,隨後就消失不見了,好像這點血液被木牌吃了。

此時此刻,一點藍光在這木牌上閃現,然後這點藍光逐漸擴大,形成一個籃球大小的藍圈,而藍圈中心出現一個穿着又破又爛的粗布衣服,留着又臟又亂的古式長發,身形瘦弱,長相不怎麼樣的青年男子。

「咱…咱看見先祖了。」

藍光圈裏面顯現的瘦弱男子忽然張開嘴巴,吞吞吐吐說道。

「先祖?」

「誰?誰喊我!」

朱先祖四周張望,他這名字取得有點賤,朱先祖,如果叫全名還好點,如果只叫名,那叫的那個人就吃虧到姥姥家去了。

也不知道,爺爺是咋想的,取這樣一個名字,這不是占別人便宜嗎?

不過,認識他的人也不會光喊名,他們要麼叫他小朱,要麼叫全名朱先祖。

「誰這麼想當他的子孫後代,這麼叫他。」

朱先祖又張望了一圈。

「沒人啊!」

隨後他低頭,看見木牌傍邊藍色的光圈,藍色光圈裏面有一個跪拜的人影,穿着比邋遢帝還邋遢的粗布破衣,衣服都破成條狀了,頭髮也是又臟又亂。

「你誰啊?」

看着藍光圈裏面,這個穿着奇怪的衣服,但布料極好的青年點頭,朱重八立刻狠狠把頭磕下去。

「後輩朱氏不孝子孫朱重八,拜見先祖。」

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在他祭拜朱氏先祖時以這種神秘的方式出現的人,不是朱氏先祖,還能有誰。

「這咋還跪上了呢?這人真有病吧!」

看見藍光圈裏面的這人又是叫喊又是磕頭的,朱先祖不由低聲嘀咕。

「等等,朱重八,你說你叫朱重八。」

猛然想到什麼,朱先祖看着藍光裏面的瘦弱青年,咽了咽口水,然後又說道:「你…那裡現在是什麼朝代?」

「回稟先祖,是狗日的元朝,咱聽那些收稅的酷吏說,今年是至正十年,比去年,賦稅漲了整整三成,這才把咱父親,咱母親,還有咱兄長逼死了。」看着藍圈裏面的朱氏先祖詢問,朱重八咬牙切齒地說道,眼神中充滿濃濃的恨意。

隨後,他又朝木牌藍圈裏面的青年深深跪拜道:「先祖,咱朱重八不孝今年清明節沒來祭拜先祖,可是實在是朱重八沒有錢買祭品啊,而且咱現在都已經餓了好幾天了,兩眼發暈。」

「求先祖原諒咱這個不孝子孫。」

說完,朱重八又深深叩拜下去。

卧槽!

不會吧!

這瘦得跟皮包骨似的,還長得還丑不拉幾的,估計有二十一二歲的青年是他的祖先朱重八,明太祖朱元璋。

而且祖先朱元璋還跪拜他,他不會遭雷劈吧!

想到這裡,朱先祖不由看了看窗外的天空。

可是這裡是地下室,沒有窗子。

「祭品?我不要祭品,而且你先起來說話吧!」

楞了好一會兒,朱先祖才反應過來,然後連忙擺手示意朱重八起身。

別跪他了,他真怕哪天出門被雷劈。

可是朱重八卻不敢,仍然跪在地上。

「先祖,難道是因為知道咱要上皇覺寺出家當和尚,所以才氣得你從陰曹地府跑出來。」

「可是先祖,咱也是無奈啊,如果咱不去出家當和尚,就要餓死了。」

「咕嚕!」說著,朱重八的肚子還叫了一下。

「什麼陰曹地府,我活得好好的好吧!」

朱先祖連忙說道,即便是自己祖先,也不能這麼咒他死吧!

「活着,怎麼可能?」

朱重八一楞,雖然不知道這位是他朱氏那輩先祖,但是他爺爺如果沒死都已經六十好幾了,他爺爺那輩,他幾乎也都見過,都不是眼前這位,如果往後推,那至少是八十幾了吧!

何況眼前這位,看着也就二十幾歲的樣子,估計是英年早逝,所以到了陰曹地府才保持這麼年輕的模樣。

等等,先祖旁邊的那是啥?

還在發光!

先祖右手邊,那晶瑩剔透的杯狀物是啥?

簡直太漂亮了。

還有先祖坐的又是啥?

先祖後面似白雪一樣,還泛光的牆面是啥?

先祖身邊所有,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不是傳說陰曹地府陰深深的模樣,而且這些看着都不是凡物。

「等等,活着,且不在陰曹地府,相貌還這麼年輕。」

忽然想到什麼,朱重八露出驚喜之色,然後又深深把頭叩拜下去,神聖莊嚴道:「後輩不孝子孫朱重八拜見仙人。」

這一切都解釋得通了,他至少八十以上的先祖活着,樣貌還這麼年輕,而且他身邊的物件都不是凡物,不是仙人還能有啥?

他朱氏祖先居然有人成了仙人,想想就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