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着坦克去修仙
開着坦克去修仙 連載中

開着坦克去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木小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曹信 木小土

穿越了,這裡人人鍊氣猶如神仙,就當曹信興沖沖想要加入的時候忽然覺醒了科技系統你有金丹氣海,我在身體里鼓搗出了核能反應爐你有神識探查,我開發出了熱紅外高頻雷達你有飛劍隔空取人首級,我有反器材狙擊步槍遠程爆頭「不好!族老被曹賊的法寶炸死了!」「荒謬,族老已是金丹巔峰,什麼法寶能傷到他?」「好像叫東風——001型」「曹信!你如此行事就不怕么?」「怕?老子火炮的射程之內皆是真理「展開

《開着坦克去修仙》章節試讀:

「信,信哥好!」

看着四周整整齊齊坐成一圈的人,我倍感欣慰。

前世里就因為拉不到下線,所以才被頭目給攆出了傳銷組織。

誰想到穿越之後這麼快就有了如此多的「家人」呢。

通過這群人我也大概知道了一些自己現在的處境。

這是一個修仙的世界,由八州九派共治天下,曹家是平州之上的一戶大族,族**分八支,而自己穿越之後的身份就是第五支上的一戶私生子。

五支傳到這一代人丁並不興旺,曹信的爹叫做曹進閑。

人如其名也沒有什麼修鍊天賦,雖然有不少祖產,但曹進閑死活都不肯變賣其中一二,所以日子一直過的是緊巴巴的,直到族中牽頭讓他和旁邊的孫氏女聯姻,日子這才好了一些。

只是誰也不知道曹進閑早就有了喜歡的人,他有個貼身的丫鬟兩人自小一起長大早就互許終身。或者說就算知道了家族也不會在意,畢竟一個沒有天賦的族人,一個卑賤的丫鬟,如何比的上和孫家聯姻來的重要呢。

孫氏女嫁過來的時候那丫鬟甚至都已經珠胎暗結懷有身孕了,孫氏女善妒幾次都想暗中下手弄死這丫鬟,好在曹進閑拚死保護,這才將人護了下來。

日子一天天過着,孫氏女的肚皮也大了起來,沒過多久曹進閑喜得兩子,長子庶出喚作曹信,次子嫡出喚作曹義。

可眼看就要過上好日子的時候,噩耗再來。

丫鬟產後失血嚴重,需要山中的補血草來救命,可平州凜冽,又趕上嚴冬時節,根本沒有採藥人肯進山去。

為了救人曹進閑只好親自進了山林採藥,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直到第二年開春才有採藥人在山中發現了一具被啃食殆盡的屍骨,而此時那丫鬟也早已魂歸西天。

經歷這一系列變動之後孫氏女也回到了孫家,曹信曹義便託付給了曹進閑的一個遠房表弟曹安。

曹安的曹可不是曹氏的曹,或許三代以前的血脈還能搭上點關係,但現在肯定是不行了。

有了這麼個進入豪門的機會曹安自然是歡喜若狂。雖然只是代為看管,但這麼兩個襁褓中的小子還不是任他拿捏,到時候曹進閑的家財還不都是他的。

就這麼又過了十多年,曹信曹義兩人都長大了。

曹信天賦極差,遲遲都無法順利開元鍊氣,說實話能差到這個地步連族裡的長老都驚動了,畢竟就連曹雄那樣的家僕有了機緣後都可以很快進入開元初期。

這也導致了曹氏長老們一度懷疑是曹安虐待了侄子,可經過調查後才發現是冤枉人家了啊。

這曹信天生絕脈開元所需要的靈氣實在太龐大了,或許那些大門大派之中還有辦法,但曹氏是沒招的。

說的簡單一點就是,上帝在造人的時候給每個人都加了一勺水泥,用來讓人更加結實,而開元就是用靈氣來融化改造這一勺水泥。

可估計上帝老爺子工作的時候犯了個小錯誤,他給曹信這裡加了整整一袋子水泥,徹底堵死了他的經脈軀體,想要給他開元那需要的靈氣可海了去了。

與之不同的是曹義。

或許是繼承了生母孫氏女的資質,這傢伙可以稱的上是天賦異稟了,不但很快就進入了開元中期,族中的各種手段也是很快就能涉獵一二了。

曹氏族規年過十六之後無法開元者不得享受族中待遇。

或者被徹底踢出曹氏,變成如同曹安這樣的,幾代之後就徹底離開了曹氏。

或者就是改行做些工作之類的反過來贍養曹氏以獲得姓氏與族譜的保留。

沒有了曹氏的供養也就代表曹信在曹安兩口子這裡徹底沒了價值,他們兩個買通了獄卒直接就給曹信扔到了曹氏的黑獄之中。

這裡又黑又潮曹信哪裡見過這個,一場大病便死了過去,恰好就讓穿越而來的曹信撿了個便宜。

弄清了情況的曹信不由得有些惆悵了起來。

「廢柴流開局啊。」

雖然有了系統自己應該不用考慮實力提升的問題,但這情況有點差啊,連個盟友都沒有,還被關了起來。

也不知道自己那個便宜弟弟會不會幫助自己,不過可能性應該不會很大,否則原本的曹信也不會死在這黑獄之中。

黑獄就是囚籠,不光囚禁了自由也困住了希望與前程,不過這牢籠在囚禁他的同時往往也代表着某種安全。

要知道剛才那個曹雄不過是開元初期的小菜鳥,雖然他打自己不疼,但自己還手之後也足足掄了幾十拳才把他打趴下,幾十拳啊,除了這個傻子誰會和你站着不動打幾十拳啊,更何況這可是修仙世界,誰知道有沒有哪個神經病拎着神兵寶劍給自己一下的。

最重要的就是在黑獄之中抓緊熟悉系統,提高自己保命的能力。

就在這時籠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獄中所有人都老老實實的靠着牆角蹲了下來,曹信也沒有裝什麼大尾巴狼,低眉順眼的混到了人群之中。

黑獄之中雖然也是允許探監的,但他們這群人都爛在這裡好久了,腳步聲響起一般都是獄卒,而獄卒的到來只會意味着一頓毒打。

「都老實點,曹信出列,剩下的人接着蹲着!」

牢房外面站着兩人,一個是獄卒另一個則是少年模樣。

少年體型消瘦,比曹信略矮一些,也略白一些,面容極似曹信,只不過要更加清秀一點。

少年的目光略微有些躲閃,但仍舊有些不屑混雜在裏面,不過當他看到了曹信本人的時候,這種不屑立馬全部轉換成了驚訝。

怎麼黑成了這樣?住黑獄還會給人染色不成?

「哥哥,你還好嗎?」

??

這就是曹義?我的那個便宜弟弟?

曹信很想開口說你哥好個六啊,都死過一回了,不過想了想方才那個眼神還是硬生生的給憋了回去。

曹義看到曹信那個欲言又止的表情,頓時彷彿受到了鼓勵一樣。

「哥哥,下個月還有一次開元大典的,叔父叔母說了,只要你答應簽了那個文約,他們就想辦法把你弄出去,並且出錢給你買許多靈藥幫你開元鍊氣!」話一說完曹義又低下了頭,彷彿不敢直視自家兄長一樣。

文約?什麼文約?

曹信穿越之後並沒有獲得之前身體的記憶,所以此刻只好一臉迷茫的看着對方。

只是這種看傻子一樣的目光反倒激怒了曹義,他大聲吼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叔父叔母照顧咱們長大,能有什麼壞心思!咱們把家財掛在叔父叔母頭上,他們也好及時幫着咱們做些打理,咱們不是就能安心修行了嗎?再說了,他們二老已經答應等咱們將來成年的時候就把東西都還回來,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穿越之前那傳銷頭目就鼓動我抵押了房產囤貨,這特么穿越之後還有人惦記老子的房產?

看着眼前這個傻蛋曹信就氣不打一處來,人家都惦記你房產了你還拿他當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