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靠軟飯變強好像也不錯
靠軟飯變強好像也不錯 連載中

靠軟飯變強好像也不錯

來源:google 作者:胡米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桔梗桂 雪滴

要想在這顆身處在災難中的亞藍星安詳度日,抱緊大腿才是唯一的生路為此,缺失五感、失去情緒、遺失記憶的雪滴為了完成自清醒以來期盼的目標,他選擇了最為簡單的變強方法:——吃軟飯,為此...制定了孤獨一擲的計劃,心懷鬼胎地走進養老院遭遇了不期而然的意外,當機立斷抉擇奔回老家沒有軟飯的依仗,就沒法更進一步這一切的暗度陳倉全都是為了站在那撲朔迷離的未來派來的死神面前,他可以擺出安然自得的態度言道:「把你那多事的嘴閉上,是對你那還能蹦躂的心臟一種仁慈」展開

《靠軟飯變強好像也不錯》章節試讀:

「喲?這不是劉能副校長嘛?您在這做什麼」

突然一道男聲驚醒了陷入恐慌的劉能,劉能轉眼望去一個穿着休閑服的男孩離自己五米遠。

而此刻靠在柱子的雪滴,極快地閉上了嘴巴,身上的裂縫開始自動癒合,深埋的黑光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並且沒有一絲疤痕留下。

再利落地用被戳傷的右手泰然自若地輕易拔出穿插左臂的拐杖。

(啊啦,真可惜呢…雪滴大人)

「算了,又不可能真的殺了他,不能總給小桂增加不必要的負擔,要是導致古盤下降百分比可就得不償失了。」面色忽然變回了呆板的雪滴喃喃道。

年輕的男孩逐漸走進兩人的視野里, 他的相貌也越來越清晰。

年輕的男孩有着十分完美的五官,像是十七八歲的樣子活潑卻積攢了不少鬍子在下巴上又增添了一絲絲成熟的味道,堅挺的鼻樑,散發著可靠的氣息,一身小麥色的肌膚配上舒爽的棕色短髮令人看上去很清爽。

此時的劉能發現咬住自己四肢的黑色巨蟒恰巧此時全都消失不見了,也沒有任何傷痕在他身上留下來,他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急切地問道:

「章…章天智管理員,這個時間點你不該在看守圖書館嗎,怎麼來教學樓了。

「哦,雪滴同學用【伏天瞳】通話跟我說他好像不小心摔下樓了要我來幫忙,倒是副校長,你的臉怎麼了…」被叫做章天智的男孩指了指自己右眼說道。

「沒事沒事,就只是撞傷了,嗯...真不錯,朋友之間互幫互助,這種樂於助人的熾熱之心,本副校長對你很滿意,老朽路過時剛巧看他摔在這,可老朽也年紀大了一時間搬不動他,正想聯繫醫務室的人時,你就來了,簡直就是雪中送炭啊。」

劉能裝出一副心疼的模樣蹲在雪滴身旁捏捏了他的肩膀,心慌地撿起自己的拐杖說道。

(蛇鼠一窩的東西,看來這個小白臉一早就知道自己不會放過他,剛才那個黑光的能力應該類似投影根本無法造成實際性的傷害,一切都是為了拖延時間等章天智過來,這次真是糗大了。)

章天智漫步走到雪滴面前,看着他的慘狀倒吸一口涼氣。

「天吶…你摔下樓是怎麼把腿都摔斷了?」章天智驚嘆地說道,然後拿出一捆繃帶先把斷肢留下的血給止住了。

「那這裡由你接手,老朽就放心地離開了。」劉能迫不及待地找理由離開這是非之地了。

「好的,您就儘管放心吧,雪滴同學沒有痊癒之前我一步都不會離開他的。」綁好繃帶的章天智轉頭回應說道。

「那我可真是太謝謝你了,你真是我們聖皇學院的好風範。」劉能不斷點頭『欣慰』說道,捂着臉上的血痕灰溜溜地逃走了。

(那小婊砸真的疼愛這小白臉啊,居然能找到分析出他人能力的御神武,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不管她背後依仗的是誰,明天一併讓你們去遴選的路上一塊死絕。)

章天智盯着劉能的背影漸行漸遠,努力着手幫雪滴四肢綁上止血繃帶的途中,心知肚明地開口問道:

「所以,需要我向桔梗小姐打小報告嗎?」

「沒必要,我會親自告訴她,否則她一生氣絕對會把事情鬧大。」雪滴板着個臉說道。

「也對,一關乎到你,桔梗小姐的言語行為都變得很強勢,那我這就帶你去圖書館,桔梗小姐給了我好幾枚【覆溯】,可以幫你身體恢復原樣,本來是為了她離開的半個月怕你出現意外,現在她回來了反倒用上了。」

章天智用繃帶在雪滴的斷腿邊繫上一個少女心的蝴蝶結準備抱起雪滴說道時,雪滴突然開口道:「等會,天智,還要你做件事。」

「我滴少爺哦,還有嘛事?」

雪滴腦袋點了點還在雪滴跳樓倒下的地點聚集的學生們。

章天智看去頓時心領神會,顯然雪滴想讓自己向學生們解釋,是他第一時間發現了雪滴並送往了治療而且已經脫離了危險。

章天智無奈說道:「行吧,誰讓桔梗小姐給了我這份吃飯的工作呢,那你在這等我,我很快處理完。」

「不用了,我擔心劉能會再殺個回馬槍,直接到你的圖書館集合吧。」

「啊,你要自己爬着過去嗎?而且你這兩支斷腿怎麼辦?」

雪滴甩了甩自己的腦袋,玻璃戒指晃動的聲音讓章天智閉嘴。

「桔梗小姐真是寵你啊,連傳送能力的御神武都有么?一百萬『聖點』可能都買不下來一枚。」

章天智的眼神充滿羨慕地說道,隨即就起身準備走向人群中。

「等會,天智,再幫我撿下那個匕首,就掉在地上那個,撿起來放我褲帶就行。」

「噢,行。」

章天智雖然感到奇怪,但還是老老實實地撿起方才雪滴扔出去的匕首,放在他的褲帶上,然後總算出發向著還在圍觀的人群跑去。

雪滴看着章天智一離開,將匕首握在左手裡全神貫注地觀察着四周,微微張開嘴唇露出一絲黑色戒指的樣貌,一片片的蛇鱗再次攀上了匕首的刀身,可謂是把警惕性拉到最高。

再用左手快速地從左耳朵上摘下一枚紅色戒指,利落地將其捏碎,落地的碎片紅光一閃化為一隻小螞蟻融入雪滴從口袋拿出的又一張紅色手套。

「【神喚】」

戴上手套,小指一彈,手套一如方才憑空出現了一個老年人用的拐杖,隨後手套自身被烏黑的色澤污染。

這個拐杖與劉能手中那根從外表上看無論是形狀還是材料都是完全不同的。

(雪滴大人,好浪費哦,亞白的能力一天只能用三次,確定要又用一次嘛。)

雪滴耳旁傳來剛才佔據他身體懶惰的女聲,對此他淡淡地回應道:

「本來一年都沒法用上一次的能力,現在好不容易有人找茬,藉此機會也讓我親自體驗下亞白的能力,不能每次都讓你來幫我代打吧。」

(為何不可呢,雪滴大人能舔着臉去吃桔梗桂的軟飯從而得到不用愁的衣食住行,那您也可以吃亞白的軟飯呀,在戰鬥這方面您永遠都不用擔心啦,就這樣一直旁觀,直到您讓古盤安全地到達100%,靠軟飯變強好像也不錯,不是么?)

雪滴腦袋裡划過這道誘惑的建議,深邃的黑眸盪起一絲蔚藍的波瀾,淡定地說道:

「可是...你不是會疼么?」

(嗯...您在說什麼,雪滴大人?)

「你告訴過我,附到我身體時你的痛覺會跟着過來么,我...沒法體會那種感覺,但我知道,那絕對不好受,畢竟我見識過,小桂被疼痛折磨的樣子。」

懶散的女聲沉默了幾秒,無奈的語氣在雪滴的腦袋裡回蕩道。

(您都這樣說了,亞白還能說什麼呀,行吧,您就按照您希望的方式去做,亞白就是為此誕生的,『布滿全身的裂縫可抵擋四次外來任意攻擊,若對方存在特異能力,則會將其複製,用與對方類似的載具即刻釋放(無需一模一樣)』,亞白最後說一遍,您記好了喲。)

雪滴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輕聲牙齒搖了搖舌尖上的戒指道:

「神武-【皆為白】」

雪滴張大嘴巴露出黑色戒指的全貌再用拐杖移動觸碰到它,這時一條黑色的巨蟒從戒指里爬到拐杖上,然後全身散發黑色的光芒融入拐杖內。

雪滴另一隻手抱起自己的斷腿,模仿劉能那樣用拐杖的根部點點地板,心中默念着所向之處,一絲黑光從拐杖的根部掠過,雪滴眼前的景象瞬間翻天地覆。

眨眼片刻,他此刻已經身處在一間圖書館內,雪滴靠在圖書館牆壁上,足足兩層的空間從下至上看排滿了數不盡的書架,環境乾淨讓人感覺非常不真實,書香芬芬的氣味瞬間蔓延而來。

但如此宏大氛圍濃厚的館內卻空無一人,冷清地令人害怕。

雪滴屁股還沒坐穩,忽然被一個氣喘吁吁的人利用公主抱的姿勢抱在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