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靠着夢境改變了歷史
靠着夢境改變了歷史 連載中

靠着夢境改變了歷史

來源:google 作者:長至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霍光劉徹 霍去病衛青

小時候的霍光在見他老哥霍去病的前一個時辰做了個夢千奇百怪的夢,夢裡他看到了很多以大漢的水平解釋不了的東西還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做了大漢的大司馬大將軍,正當他想繼續做夢研究時他被他的母親晃醒了…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是如何將夢境照進現實的展開

《靠着夢境改變了歷史》章節試讀:

眾人在用完午飯後便各自散去歇息了霍去病來到霍光的房間看了看布置然後對小霍光說到,「光第」以後你便住在這裡每天同表兄去進學,

先休整兩天為兄再帶你逛逛這長安城。霍光點頭稱「是」隨後便在侯府住了下來,用完晚飯過後回到小院屋內小霍光躺在榻上不由得想起了家鄉,

想起了阿父阿母想起了那幾個小夥伴,眼角便有點濕潤了他擦了擦眼角,在心底默默發誓自己一定要努力不能辜負阿父阿母與兄長的期望。

就這樣想着想着連外衣都沒脫就睡著了,屋外的侍女推門進來幫他脫了外衣掖好被角又輕輕的退了出去,

第二日早上小霍光醒來「咦」發現自己竟然是脫了外衣睡得撓了撓頭明明自己記得不曾脫啊,隨後又想起來這不是在平陽了這是在長安候府有下人侍候的,

說著便見侍女推門而入手裡還端着個銅盆拿着個布巾盆里是清水,侍女笑着說道小將軍奴婢來伺候您洗漱,

小霍光還有點不適應忙點頭道「好」隨後侍女就動起手來幫小霍光凈面等等,

洗漱過後侍女帶着小霍光來到府內膳房走到門口時看到眾人已經就坐入屋後向眾人行禮,

「光見過大將軍 見過公主」,「見過兄長 見過三位表兄」眾人一一笑着對他點頭霍去病示意他就坐,眾人開始用飯此間必是食不言寢不語…,

用飯過後霍去病將霍光帶到他的院落內院內有顆梨樹此時春末花還未落盡兩人便命僕役鋪上席子席地而坐,霍去病便拿出《尉繚子》來教授小霍光,

此處的光景站在院門外看便是絕佳,暖和的陽光徐徐的微風配合著掉落的梨花再看樹下的兩人一白一青的衣袍,誰見了不贊一聲陌上人如玉啊,

正當兩人沉浸在兵書世界裏的時候院門口突然一聲大喊去病表兄你終於回來了,霍去病轉頭一看見是陽石公主隨後看着小霍光疑惑的眼神便解釋到這是陽石公主,

公主走到二人面前二人忙起身見禮,「拜見公主」陽石公主笑着說到不必多禮又看着小霍光笑着說到這便是你弟弟吧?

昨日我聽父皇說起了他。霍去病回到正是臣第,不知公主來訪所謂何事也未讓下人通稟臣好去門口迎接失了禮數啊,

陽石公主的聽到這話笑臉上的眉頭一挑說道 怎麼「霍去病」我這個公主還不能來拜訪你這個驃騎將軍了?

霍去病說道「臣不敢」,陽石公主淡淡一笑你連父皇的賜婚都能拒絕這有什麼不敢的!

前文中提到過劉皇帝曾想為霍去病賜婚便是這位陽石公主奈何霍去病堅辭不受這才作罷,但是陽石公主也一直未嫁霍去病也一直未娶後來劉皇帝又為陽石公主安排別的婚事她也一概回絕。

而現在一旁的小霍光心裏卻是想着自己在夢境里依稀記得兄長離世前一直未娶好像只有一個侄兒,自己能不能想辦法促成他們兩個呢,

還有就是兄長的早逝自己能不能改變呢?唉!先着手於眼前吧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隨後他就看到二人一幅有趣的畫面公主瞪着兄長而兄長一言不發,

最後小霍光開口到那個「公主殿下」兄長 咱們坐下聊坐下聊哈,隨後三人跪坐於席子上霍去病又命人搬來小桌侍奉茶湯,

公主便問起霍去病在河西作戰的經歷霍去病也挑一些不那麼血腥的故事講給公主聽,而小霍光則是盤算着怎麼能辦成公主和兄長的事呢,

公主坐了一會兒便起身告辭霍家兩兄弟也起身相送,等公主走遠後小霍光便迫不及待的問霍去病「兄長」公主是不是喜歡你呀?

你為什麼不娶她呢?霍去病說到我的志向是滅掉匈奴人在此之前我是不會成家的。

過了兩日霍去病就帶着小霍光要去熟悉熟悉長安城同去的還有衛登這小子,小霍光這也是來到長安之後第一次離開侯府三人走出大門侯府管家早已安排好了馬車,

等三人上車後車夫便駕着馬車出北闕甲第往長安北市而去,馬車裡霍去病對霍光介紹着長安北市北市是長安最大的集市,

裡頭的貨物支撐着長安城內30萬百姓的日常所需,裡邊有來自大漢各個地方的商販也有來自西域的胡商販賣西域的特產。

馬車走了有半個時辰左右便到了北市小霍光掀開窗帘看了看這條人擠人的大街連馬車都無法通行,隨後三人便下了馬車集市內逛了起來兩旁有各種小商鋪小作坊,

有賣動物皮毛的,有賣瓦罐陶罐的也有賣自家釀的果酒的還有幾處胡商相貌明顯與漢人不同,他們販賣的是家鄉帶來的寶石與一些取巧物件上面點綴了各色寶石,

看着模樣就和中原的差異巨大,兩旁商販的叫賣聲街道行人的交談聲不絕於耳聲音若是小了便聽不清楚對方說的什麼。

三人在集市內轉悠半天也沒買什麼東西畢竟是侯府之家不缺什麼東西此次出來就只是讓小霍光了解長安城而已。

三人行至一家酒舍店夥計出口迎接三位小爺裡邊請上座二樓,二樓座位靠窗檯眾人就坐後夥計便問霍去病三位小爺來點什麼?

霍去病對夥計說到把你們拿手的小菜來幾個再來一壺酒一壺茶,由於衛登霍光兩人年齡尚小是不能飲酒的,三人在上菜的間隙便便四處打量這家酒舍還時不時的朝窗外看看,

忽然窗外有個聲音吸引了他們原來在對街牆角下有七八個毛頭小子在爭吵,看年紀有七八歲的也有十歲左右的其中兩個看着年紀稍小的在爭吵看情形是因為玩博戲起了衝突,

兩人各自嘴裏突兀問候着對方家裡人大喊着「你這豎子怎麼怎麼樣」聽得霍去病一臉的淺笑加無奈,而衛登和小霍光則是滿臉的好奇之色。

突然其中那個穿着較好的少年大喊着到「豎子,乃父御史大夫張湯」你再罵一句試試?

對罵的少年有點呆住了不知所措旁邊的同伴趕緊拉了他一下示意趕緊撤好漢不吃眼前虧御史大夫這官太大,

一行四人便嘀嘀咕咕的走了而吵贏得少年也是揚起了高傲的頭顱向同伴炫耀看厲不厲害?酒舍里的霍去病三人看着這一幕有點怪怪的還能這麼吵架?

衛登頓時想到以後再跟人發生衝突大喊一聲「乃父大將軍衛青」這不就事情解決了不過又想到父親的嚴厲他又搖了搖頭,

要是這麼做了怕是得被打斷腿這麼一想渾身都一個激靈!小霍光好奇的看著錶兄這貨怎麼了?霍去病又問衛登表弟你認識張大夫家中的孩子嘛?

衛登回到我見過張家老大張賀吵架的這個不是那應該就是老二張安世,而街邊的小張安世並不知道自己豪言壯語的畫面已經被這三兄弟記下來了,

從此以後小張安世就解開了自己的封印直到有一天他的生活發生了巨變。而也是從今天以後長安城的少年圈子裡便流行起了一句話「乃父誰誰誰再加以官職」

再然後發展到少年們不管是結拜兄弟還是上桌喝酒都要先說「乃父誰誰誰官居何職」再以此來安排座次。回頭再說酒舍里的三人早已吃飽喝足結酒錢便出了酒舍乘上馬車往侯府返程。

《靠着夢境改變了歷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