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可曾聽聞一劍
可曾聽聞一劍 連載中

可曾聽聞一劍

來源:google 作者:請叫我小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朝歌 清與

十年靜坐無人聞,一朝出劍天下知大道三千,唯有劍道最為得意我有一劍,便敢問劍世間所有人劍在我手,所行之事,唯求順心展開

《可曾聽聞一劍》章節試讀:

朝歌興許是有些困了,便起身,收起了竹椅。

走進小廟內,自個的房間,朝歌看見在那張簡單的木板床上,有着一個收拾好的包袱。

朝歌知道,那是僧人給自己收拾的。

因為他要走了。

僧人做慣了這些瑣事,所以又很自然地幫他收拾了行李。

朝歌躺在床上,屋外的夏天蟬鳴,入耳,很是聒噪。

朝歌閉目,回想着小廟內十年的生活。

很是無趣。

因為他整天靜坐着。

唯一的樂趣就是與僧人零零碎碎地交談了吧?畢竟他陪了自個十年,說是照顧了自個十年,也不為過。

朝歌今晚問過僧人,要跟他一起走嗎,一起去飛來山。

僧人很理所應當地拒絕了。

僧人想要留在這座小廟內。

在這待了這麼久,不煩?朝歌不能理解僧人,但尊重他的選擇。

僧人不煩,朝歌煩了。

在這太無聊了,朝歌想去外面看看。

不過興許有一天,朝歌還是會覺得,這座小廟恬靜的生活,或許也不錯。

僧人給朝歌收拾的,不過是些衣物。

那些東西壓根不重要,對朝歌來說。

朝歌回想着,自個應該帶些什麼走?

……

清晨的雞鳴打破了雲也村的寂靜,這個普通的村落,又日復一日地開始新的一天。

僧人如往常一般,打掃這小廟。

其實也沒什麼好掃的,僧人天天在打掃,這座小廟,乾淨地很。

但僧人就是要掃,每天都掃。按僧人自個說的,這是習慣。

也圖個心安。

朝歌意外的早起了。太陽還沒升起,僧人就看見朝歌站在了小廟旁的一棵老柳樹下。

朝歌不睡到日上三竿,怎麼會醒?

太陽打東邊出來了?

但僧人沒有打擾朝歌,他覺得朝歌做事有自己的理由。他就在一旁看着站在老柳樹下的朝歌。

朝歌看着那棵不知過了多少年,依舊生機勃勃的老柳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片刻,朝歌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如同僧人念經一般。

僧人看着這一幕,只覺得很是搞笑,但出家人,豈能隨便笑出聲?

僧人強忍笑意。

朝歌當然不是在念經,也不是在禱告。

他在跟老柳樹說話。

他知道這棵老柳樹的來歷,天上來的。

朝歌還知道,這棵老柳樹,其實一直在庇護着這周圍的人們。

整座雲也村,自老柳樹出現在這裡,便從未有過天災人禍。

這座有些荒蕪的小村子,在老柳樹的庇護下,卻是一片安詳。

但云也村的人不知道,老柳樹在庇護他們。

他們只當這只是一棵普通的柳樹,只是年頭久了。

朝歌在心裏默念:「我要走了。」

朝歌知道老柳樹聽得見,但卻沒有得到老柳樹的任何回應。

「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沒準哪天就死了。」

「不要太想我。」

朝歌也不管老柳樹有沒有給予他回應,就是自顧自地在心裏默念。

朝歌不是很會說話,他說的話特別直白,如同一把直直的劍。

朝歌想了好一會,才最後對老柳樹說了一句,當然也只是在心裏默念。

「哪天回來了,帶你離開這裡。」

朝歌知道,老柳樹是被困在了這裡,不能離開。

朝歌覺得,一個人待在一個地方不能動,哪怕那個人定力再好,也不會覺得很舒服。

所以他想幫老柳樹離開這裡。

就這麼簡單的道理。

還是沒有回應。朝歌不知道老柳樹是故意不理自己,還是覺得他說的那些話很無聊。他也沒有露出什麼神情,只是轉身,便要離開。

話說完了,就走了。

一陣風忽然吹拂而過,輕輕吹過朝歌。

風很清涼很舒暢,讓朝歌精神了許多。

朝歌聽得見風中的聲音,他知道那是老柳樹對他的回話,這也是十年來,老柳樹第一次對他說話。

「慢點走。」

老柳樹的聲音很輕靈,似乎是個女子的聲音?朝歌沒有注意這些細節,只是轉身。

雙手合十,低着頭,在心裏輕語。

「好。」

一旁的僧人看着這一幕,只是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大早上的,怎麼會生出些感傷來?

奇了怪哉。

……

與老柳樹說完話的朝歌,沒有理會一旁的僧人,只是徑直一個人,去到了小廟後面的另一間小屋子。

僧人跟了過去。

只見朝歌在小屋子內,翻來覆去,不知道在找些什麼。

這座小屋子,原本應該也是用於祭拜的佛堂。屋子內,還有佛像。

只是因為年代久遠,有些破敗不堪。

在屋子中間高居的佛像,頭上居然被人插了一把劍。

使這座佛像看上去,有些猙獰。

僧人平日里打掃整座小廟,卻從不涉足這裡。

因為僧人以前的師傅告訴他的那些弟子,這裡不用管。

但沒有告訴他們原因。

弟子們便聽着,從未涉足過這裡,使這裡在風吹日晒中,逐漸破敗。

雖然原本就已經因為無人居住打理,變得很破爛不堪了。

僧人小時候來過這裡一次,但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之後,僧人便再沒有來過。

朝歌跑來這種地方做什麼?僧人不知道。

但看樣子,朝歌不是第一次來這地方了。

朝歌不斷在小屋子內的一堆雕像中,不停地翻找,好像有什麼寶貝就藏在其中。

僧人認得那些雕像。

以前師父跟他講過,這座小屋子之前住過人。

那個人不知道為什麼,每天就是在小屋子內,雕刻佛像。

因為沒人知道他姓甚名誰,來歷根腳更是一概不知,於是小廟內的僧人們,便稱呼他為佛雕師。

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那時候,僧人的師傅,還只是個小僧人。

佛雕師雕刻出來的佛像,便成堆成堆地放在小屋子內。其中很多都是雕刻一半,就不再雕刻,隨意地丟在地上,如同垃圾一般。

僧人看着滿地的佛雕,他不明白為什麼那位奇怪的佛雕師會如此浪費。

忽然,一個小佛雕被朝歌隨意地丟棄出來,僧人連忙伸手接住了那個小佛雕。

佛像怎麼可以隨意丟棄?

僧人伸手,輕輕拭去佛雕上的些許灰塵。佛雕雕刻的十分精美,可以看出那位佛雕師的精湛工藝。

只是如此之好的佛雕,便不要了?

僧人有些惋惜,但當僧人看到佛雕上的那張臉,便覺得寒意十足。

這一座佛雕,雕刻的應該是菩薩一類的佛。

這一類的佛,本應該是面容慈祥,

眼神溫和。

但僧人手中的這一個菩薩像,竟是面露猙獰,隱隱之間,如同惡鬼出世。

佛像怎會雕刻的如此恐怖?

僧人緩緩地將佛雕放置於地上。

佛雕的臉,雕刻的如此恐怖,只有兩種解釋。

一是,那菩薩的臉,本就是如此。

二是,佛雕之人,內心的菩薩,便是如此。

雕像觀心。

僧人更覺得是後者。

那位佛雕師內心的佛,怎會是這種面目?

僧人走進小屋子內,朝歌還在翻找着。

滿地的佛雕,僧人一個一個仔細看着。

都與剛才那個面容猙獰的佛雕一樣,雕刻精美,卻是如此恐怖的一張臉。

僧人只覺得這個地方讓他渾身充滿寒意,他問朝歌:「在找什麼?」

朝歌頭也不回地說:「看看有沒有什麼寶貝。」

寶貝?這種地方會有寶貝?

正當僧人想走時,朝歌突然說了一聲,「找到了。」

僧人看向朝歌手中的那尊佛雕,與滿地的其他佛雕不同,這尊佛雕,面容很祥和,令人心安。

只是這尊佛雕似乎堆藏在這些另類的佛雕之中,很難尋找。這可讓朝歌忙活了好一會。

找到東西,朝歌便不再停留,與僧人一塊走出小屋子。

僧人:「這地方是怎麼回事?」

朝歌把玩着手中的佛雕,說:「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地方晦氣的很。」

「你在尋找這個東西?這是什麼?」

「一尊佛雕,看起來還有些靈性。」佛雕之奧,僧人不懂。朝歌也懶得向僧人解釋。念經求佛,他不如僧人。但這尊佛雕的奧秘,僧人卻是看不透。

僧人只當這只是一尊普通的佛雕,只是雕刻地很是好看,才讓朝歌有了心思。

僧人:「那滿地的佛雕……」

朝歌:「很久之前這裡不是有位佛雕師么?那些佛雕想來就是他的手筆。」

朝歌想了想,又補了一句:「雕的很爛。」

朝歌對那些面容猙獰的佛雕,很是厭惡。

因為上面充斥着雕刻者,內心的殺意,令人窒息。

朝歌不知道那位佛雕師究竟是什麼來歷,但觀其佛雕,朝歌就猜到了幾分。

那人恐怕殺了人,殺了很多很多人。

不然是雕刻不出那種陰暗恐怖的猙獰佛雕的。

朝歌將手中的佛雕收了起來。他要做的事情很簡單,也做完了。

向老柳樹告別,找到這尊佛雕。

一切都收拾完了,自個似乎也該走了。

《可曾聽聞一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