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科技洪流,抵不過肉裝劍聖
科技洪流,抵不過肉裝劍聖 連載中

科技洪流,抵不過肉裝劍聖

來源:google 作者:老海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東木 老海人 都市小說

超凡降臨後,霓虹璀璨的都市,出現了一群神秘怪物公羊頭、口吐秘語的猩猩、吃心肺的章魚怪……所謂神明:旋轉着蒸汽時代的齒輪,基因中蘊含被改造的痕迹大夏的神明,究竟是一場騙局或是陰謀?少年以凡人身軀,緊握『歸途』、『疾風』,雙劍斬破科技洪流!展開

《科技洪流,抵不過肉裝劍聖》章節試讀:

妥善安置好妹妹,東木起身離開房間。

樓下警務廳的人趕來了,很明顯有意針對他。

東木清楚,自己惹到了個大人物。

這架勢,堂口火拚都沒見過,至少一個小隊的警力,平常是不會出現的。

但再選一次,東木仍舊會給老頭插一刀。

站在小巷子,他瞭然於掌傅文口中的『公羊頭』數量有多龐大。

隱秘在黑暗裡、巷子的另一端,黑壓壓遍布一整個街道口。

那種奇怪生物,不是東木這類普通人能對付的……擁有堪比防彈衣的骨骼皮膚,子彈都打不穿。

當時,除了出賣傅文謀求生還機會外,他別無選擇。

噼里啪啦的槍聲在整棟樓激烈響起,房客們和警方火拚了起來。

能來貧民區,沒有一個普通人。

那幾個混社團的,哪個身上不是背了幾條命案,斷人手腳眼都不眨,犯些喪盡天良的案件,誰不是隨身揣着保命的傢伙事。

警方一時半會是攻不上來。

通過走廊往下探,樓道里火花四濺,飛揚嗆鼻的塵埃,充斥濃烈的火藥味。

火拚甚是激烈啊……

東木貓着腰,往四樓走。

四樓老婆婆的房子窗外,有根報廢的排水管沒被人偷拿去換錢,連通下面的垃圾堆,爬下去可以越過垃圾堆旁邊的鐵柵欄門,翻到另一個街道。

砰!

東木一腳踹開房門,冰冷的床上躺着個老婆婆。

她是地地道道的濠江人,操一口地道港島腔,五個子女事業有成……有個光宗耀祖當上了警務廳署長。

當然,五個子女沒有人性,不念及養育之恩,把老婆婆丟到養老院,後來幾人都不願意承擔費用,任由她自生自滅。

「阿木,外面發生什麼?吵得很,幾個警官抓過來了?」老婆婆強撐坐起來,虛弱問道。

「是啊,剛剛有幾顆子彈從我頭上擦過,超嚇人的好吧。」東木模仿她的口音,漫不經心學着,「警務廳那邊來人,正和尖沙咀堂口的小弟火拚,快摸上樓了。」

他趴在窗邊伸頭往下看,確認底下沒有警司,正準備彎下腰擼褲腿爬管子。

「你等等,我有話跟你講。」老婆婆把東木叫到跟前,壓聲問,「怎麼,你要翻下去?」

東木沒有隱瞞,點了點頭。

「你個小鬼,是不是學壞了,跟那幫爛仔鬼混犯事了?」

老婆婆拍打他的腦袋,拉住他耳朵嚴肅追問:「老婆子我一把老骨頭到死也沒有享受膝下子孫滿堂的福分,你是我看着長大的,早就當成了自己孫子……犯了事別跑,濠江那麼小的地方,逃不脫……就算逃了一時,濠江幫派講究江湖義氣,也不會放過你,主動和警官坦白去!」

「哎喲,靠北了啦!拜託,我是不會鬼混社團的。」東木揉了揉腫痛的腦袋,撅起嘴委屈地說著蹩腳港腔。

老婆婆下手不知輕重,疼的他齜牙咧嘴。

「真沒犯事?」老婆婆又問。

「當然,我是不忍心騙你的。」東木無奈一笑,忽地話鋒一轉,「不如我帶你一起走?廢物警務廳的槍口可保不準不會射向你。」

提到這,老婆婆搖頭,好不容易恢復的半點光彩又頹廢了。

「這世道亂得很,我一副老骨頭死了無所謂,你還年輕,有大把光景……你抽屜里有大兒子孝敬的兩把古董古劍,你拿去防身或當了賣錢也好。」

「劍?」

東木一臉困惑,轉身翻箱倒櫃,找到一個檀香漆黑包漿的長盒子。

木盒子雕刻的相當精美,端着十分沉重,沒點眼色也看得出品相不凡。

東木忽地想起什麼,詫異看向老婆婆:「這盒子……難道是前幾年在濠江晚報上報道的,兩柄價格不菲,戰國時期的古劍?」

「聽說當年幾個大堂口都想奪過去,好讓香火旺盛些。那事吵得沸沸揚揚,差點引起幫派火拚,這麼貴重的寶物,怎麼落到你手裡?」

老婆婆語氣嘲諷,平平淡淡說道:「什麼寶貝,切菜刀都不如。」

「我那爭氣的大兒子,在警務廳剛上任時,利用職權牟利。有個開發商拿下西城的地皮,在工地上挖出戰國時期的將軍墓,在隨葬品里發現這兩柄劍……他不知聽哪位江湖騙子說,這兩把劍是古代達官顯貴佩戴,放在家裡能官運通達。」

「他用了些手段淘來,一直寄放老娘這,忘記拿回去。」

「我看你很早以前就在天台上練腿腳功夫,用粗鹽摩擦皮膚,使皮膚粗糙,鍛煉耐打能力。既然你要走,那就連同這兩柄劍帶走。」

「人在江湖,哪能沒有幾把稱手防身的兵器。」

東木不禁啞然失笑。

雖說這個社會,槍都不一定管用……但好歹是老婆婆一番好意,不好拒絕。

「老婆婆,你真不和我走?」東木背起木盒子,沉重地又問了一遍。

老婆婆撇過頭睡到一邊,說道:「我哪也不走。」

東木只好嘆了口氣,臨走時想起了些什麼,回頭說道:「老婆婆,我還會回來的,麻煩你照顧好我妹妹。」

側睡的老婆婆聽到這話,老臉驚悚的猙獰起皺褶,渾身顫慄。

似乎記起某件可怕的事情。

樓下的槍聲慢慢熄火了。

東木趴在窗邊抬腳,正打算往下爬管子,一個衣不遮體的女人闖進屋子。

死死抱住他的大腿。

她身上衣服被撕得破碎,哭得濃妝亂化,塗抹在臉上,怪的像女鬼:「帶我走,帶我走……讓我做什麼都行,求求你帶我走,被他們抓住,會把我關進去判終生監禁……」

老婆婆朝她吐口水,眼神惡毒:「呸!不要臉的**。」

東木認得她,是一樓**店裡的小姐,叫阿珍。他頓時心生厭惡,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兇狠道:「鬆開你的臟手!」

門外稀稀疏疏一陣腳步聲,大步流星闖進幾個端着傢伙事的男人。

她仍不鬆手,見威脅無效,東木急眼了,狠狠蹬腿在她臉上揣了一腳。

「丟你老母,撲街啦!」

女人被揣得幾顆門牙飛出,摔在地上四腳朝天。

東木順勢用力,整個身體翻出去。

「不許動,**!」門口無端出現數把黑壓壓槍口。

阿賓為首的警務廳小隊沖了進來。

《科技洪流,抵不過肉裝劍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