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坑爹系統:有能耐殺我呀,笨蛋
坑爹系統:有能耐殺我呀,笨蛋 連載中

坑爹系統:有能耐殺我呀,笨蛋

來源:google 作者:富貴與西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富貴與西瓜 李清風 都市小說

不一樣的修仙,不一樣的系統老子只求一死,意外穿越獲得坑爹系統至此以後,李清風開啟了一段作死不斷的修仙之路想突破?好呀先個幾十次吧!不是吧,修鍊個功法還把防禦力加滿了誰能殺殺我呀!大魔頭:「哈哈,天上地下唯我不敗!」李清風賤賤的看着大魔頭,嘲笑道:「你說啥?我還沒死呢!」大魔頭聞聲看去,剛剛被自己消滅的李清風竟然又活了,一時間有些自我懷疑了爆笑修仙,坑天坑地坑大佬展開

《坑爹系統:有能耐殺我呀,笨蛋》章節試讀:

李清風緊趕慢趕總算坐上了去海城的客車。

一路上顛顛撞撞來到了海城,到了之後的第一件事當然是去手機店買一個正常的手機咯。當售貨員看到李清風的手機也大為震驚,為此手機店老闆特意從家中趕了過來只為看這千年難得一遇的智能手機。

售貨員把一切都換好時天都黑了,手機店老闆因為太喜歡李清風的手機直接花了200塊錢把手機買下來了。

李清風看着新手機別提多開心了,總算可以好好看看這個新世界了。

「滴滴滴」超信群響個不停。

「各位道友,誰有靈魂草呀?賣我一個急用?」天青散人。

「天青道友我這有,你打算用什麼換呀。」北蛟道人。

「一顆上好的補氣丹如何?」天青散人。

「甚好甚好,這就找哪都通給你送去。」北蛟道人。

「話說長明真人說他徒弟今天會到海市,也不知道他到沒到@不孝徒弟李清風。」群主天元道長。

李清風看着自己的網名陷入了沉思,特么的說誰不孝呢?但是沒辦法群里有前輩問了,只能回道:「@群主天元道長,天元前輩我剛剛到達海市。剛換了個手機才看到超信信息。」

「哇,新人!群里新人說話了。」三刀一刀一個小朋友。

「三刀注意你的態度,還有三刀你這網名咋回事?給我改回來。」群主天心道人。

「有沒有海市的道友,去接一下這位新的群友李清風小友。」群主天心道人。

「不嘛不嘛,我三刀真人就是一刀一個小朋友的屌炸天存在。」三刀一刀一個小朋友。

「我在海市,可以去接待一下清風小友。」南和散人。

「@南和散人,謝謝前輩了。我在海市汽車站。」不孝徒弟李清風。

「好的,清風小友我一會就到。」南和散人。

李清風的出現讓修真聊天群里一下熱鬧了起來。

「@不孝徒弟李清風,徒兒你竟然剛出門就買新手機。厲害呀!錢哪裡來的。」長明真人。

「大風刮來的,出門就被大卡車撞了。他賠了我3000正好夠買手機了。」不孝徒弟李清風。

「擦,傻徒弟你要少了,才3000怎麼滴不得要3萬呀!第一次碰瓷太稚嫩了。下次注意。」長明真人。

「摩拜大神,第一次下山就學會碰瓷這項偉大的技能。而且還實打實的被撞!」三刀一刀一個小朋友。

李清風徹底沒臉看這個因為他的一次自殺而徹底放飛自我的修真聊天群了。

「你是清風小友嗎?我是南和散人呀。」一個穿着褲衩背心的中年大叔來到李清風面前問道。

李清風不敢相信的問:「南和前輩?」

「哈哈,果然是你呀清風小友。我就說這大夏天哪來個傻子穿着一身道服,你不熱嗎?」南和散人哈哈大笑道。

額,這咱倆彼此彼此吧!這褲衩背心裝扮一般人也不能這麼出門吧!李清風暗想。

南和散人好像是發現別人異樣的目光,哈哈一笑說:「哈哈,抱歉!出門着急忘了換衣服了。趕緊咱倆先回我家。有事到家說。」

南和散人家竟然是個獨棟別墅,一看就價值不菲。李清風看着那大別墅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南和散人看到李清風那土包子樣,嘿嘿笑了笑說:「清風小友,不用羨慕。你在俗世久了也能買的起。憑藉你那剛下山就會碰瓷的天賦,你以後絕對能發大財。」

「額,南和前輩您說笑了!我真不是有意碰瓷的。真的我發誓!」李清風信誓旦旦的說。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一會我叫個外賣你先吃着。我屋裡還練着丹呢!清風小友你自便即可。我家鑰匙就在門口放着你要出去記得拿鑰匙。雖然咱們是修真者但是動不動就爬窗戶進屋也不好。」說完南和散人急沖沖的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吃完飯後李清風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舒服的睡著了。

「轟」的一聲,李清風被炸飛了。

「叮~恭喜宿主被丹藥餘波轟殺死亡,獎勵修為十年。死亡進度條百分之五十。」

李清風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躺在地上李清風哭了。今晚也沒想死呀!怎麼睡睡覺不明不白的就被崩死了。

渾身漆黑身上冒着煙的南和散人拿出手機沉重的打了一行字:「@長明真人,我好像煉丹不小心傷了你徒弟,他好像死了!」

「什麼?南和散人你咋這麼不小心呢!趕快看看呀!」群主天心道人。

「沒事,南和道友。我那徒弟皮糙肉厚的死不了。」長明真人。

「@長明真人,你個老不死的你徒弟我都被炸飛了!你就不能關心一下?活該沒兒子送終。」不孝徒弟李清風。

「嘿嘿你是我徒弟,當然得給我送終了。好了趕緊起來,別嚇壞南和道友了。」長明真人。

「清風小友,你真的沒事吧?」南和散人急忙扶起了李清風。

李清風拍拍身上灰塵,嘿嘿一笑道:「沒事的南和前輩。你也知道我是啥門派。我們門派修鍊的功法就是專攻防禦的。」

南和散人拍了拍胸脯,總算放心下來。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大半夜的來了一群工人,把屋子煥然一新。

工人走了以後,南和散人尷尬的對李清風說:「習慣了,習慣了!以前總爆炸。今天忘了你來了,忘記在屋內畫防禦陣法了。下次我一定注意。清風小友我這裡真的不危險。」

李清風對於沒事來一個小爆炸還是很感興趣的。自己下山為了啥?不就是為了多死幾次嘛!現在趕上這好事還能放過?於是李清風趕緊說:「沒事的,南和前輩。我們門派修鍊功法就是要多多遇到這種突發爆炸。好增強我們的功法強度。」

「是嗎?你們修鍊的功法還挺變態。」南和散人詫異的說道。

李清風急忙瘋狂點頭確認。殊不知李清風這給說辭,會給長明真人帶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困擾。畢竟修真聊天群里都是熱心的道友,時不時偷襲炸一下長明真人幫助他修鍊還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