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科研日記
科研日記 連載中

科研日記

來源:google 作者:文文愛肉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文文愛肉肉 蘇姜 都市小說

我是一名國家秘密科研機構的研究人員,在這裡所進行的秘密研究,都超出了人們日常的認知,我們的目標,就是研究它,並掌握它展開

《科研日記》章節試讀:

周寶雯也第一時間趕過來,又仔細查看了房間,裏面一切正常,自己剛剛關在房間的東西卻沒了蹤跡。

她快步跑到中控室,在裏面一個操作台上快速摁了幾個按鈕,上方的顯示器亮起來,是一個雷達一樣的掃描波。她看了一會兒,始終沒有看到她預期中的信號出現。

張萬起問:「也不在基地?」

周寶雯指着顯示器說:「我給它植入了追蹤器,現在完全追蹤不到。」

張萬起自然也知道追蹤器是什麼東西,但是追蹤器的可追蹤範圍可不僅僅是基地範圍,現在沒有信號,那代表追蹤器完全超出了它的極限範圍。

他有些驚訝地說:「前後也就是十幾分鐘,這東西就逃出了這麼遠!這不科學吧!」

周寶雯雖然不想承認,但現在的情況看就是如此。「你也是基地老人了,我們乾的哪一件事是正常的?」

她心情不好,雖然不是自己喜歡的碳基生命體,但也是自己大老遠運回來的,說不見就不見了。

「你趕緊給盧陵打電話通報一下,我擔心這東西會去軍工廠,尋找那個飛行器。」周寶雯還是迅速考慮好後續的事情。

四川,某軍工廠。

飛行器被運到軍工廠後,盧陵卻犯了難。它的表面找不到任何門、窗或是縫隙的結構。

難道這類智慧體進出飛行器,並不通過門或窗洞這樣的結構嗎?

他計劃沿着「大蛤蜊」的「嘴兒」部位進行切割,打算暴力打開。但是用遍了工廠里的所有工具,大蛤蜊紋絲不動,甚至連一個劃痕都沒能打出來,堅硬程度超出了他的想像。

他也顧不上暴力不暴力,拿起一個大鐵鎚,對着這東西就是一錘,然後仔細傾聽裏面的聲音。

聲音沉悶,像是砸在一堵十分厚重的大門上,並不像是空心,反而像是實心。他有些不確定,不知道是因為這特殊的材料,還是內部就是實心。

材料是沒見過的,特性並不清楚,甚至不清楚是否還遵守現在已知的物理規則。

他又着手安排電磁探測實驗,這是一套耦合式四象探測陣列系統,將探頭布置完畢,他坐在顯示屏前,吩咐其他調研幹事依次打開電源開關。

屏幕上終於有了反應,在耦合式四象探測方式探測下,盧陵看着顯示屏上的波動,非常驚訝。

這哪裡是飛行器,在這層大蛤蜊形狀的外殼下,是一個場,確切地說應該算是一個波場,像一個巨大的漩渦,將耦合四象放出的電磁波場全部捲入這個漩渦中,呈現在示波器顯示屏上,就是耦合消失。

他只能透過電磁耦合波場,猜測內部的結構,換言之,即使他們切開了這個大蛤蜊,他們也看不到裏面的任何東西,波場的巨大卷旋力已經足夠將它附近的光線彎曲。

這是一個小型黑洞?!波場型黑洞嗎?難怪外層的這面殼型結構如此堅硬,這是在太空中零壓強和巨大的吸撤力作用下形成的未知材料結構。

「盧隊,張副組電話。」一個調研員跑過來通知,電話是直接打到軍工廠的。

盧陵心裏暗罵一聲,這個時候打什麼電話,老子現在只對這個大蛤蜊有興趣。但他還是跑到辦公室。「什麼事。」他厭煩被打擾。

電話那頭是張萬起的聲音:「老盧,周組運回來的東西,突然消失了。周組擔心那東西會去你那邊尋找那個飛行器,讓你防備着。」他沒介紹具體情況,他最擔心周寶雯所說的東西暴走,威脅盧陵他們安全。

盧陵感覺很不好,他只說了一聲「知道了」便匆匆掛掉電話。剛回到研究室,眼前的景象讓他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員都躺在地上,還有不少身上流淌着血,剛才自己還做實驗的大蛤蜊,此時也消失不見,地上散落着一堆耦合式四象探測系統的零部件。

他趕忙喊人,負責工廠保衛的連長聽到喊聲,匆匆帶人趕過來,也被一地的人和散亂的零部件震撼。

盧陵大喊:「愣着幹嘛,救人吶!」

連長急忙指揮部下救人,又派人去找工廠的醫護人員。他走向盧陵,眼神有些複雜,盯着盧陵問:「盧隊長,請問發生了什麼?」他有些審問的意思。

盧陵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做這行時間久了,什麼情況也都碰到過,但今天,他們算是小隊覆滅了,被一個地外不明物體。但具體發生了什麼,也只有等存活下來的同事醒來才能知道。

他又問連長:「你們當真什麼動靜也沒聽到?」

連長說他們事先並沒有聽到什麼動靜,只聽到盧陵的喊聲,他們才匆忙趕過來,開始他還以為是實驗事故,發生爆炸。

盧陵仔細查看現場,沒有痕迹,「飛行器」也沒有拖拽痕迹。那麼大個東西飛走,這些保衛的官兵和工廠里的人竟然沒一個看到。

波場隱形嗎?!他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

現場救治由官兵和廠里的人負責,盧陵再次回到電話室,撥通電話,經特殊專線,很快轉到基地。「同志你好,我是天體物理科研組盧陵,請找一下張萬起同志。」

電話很快傳來張萬起的聲音:「老盧,怎麼樣?沒事吧?」

盧陵說:「請給局裡和基地彙報,『飛行器』逃逸消失,就在剛剛接到你電話時,造成現場所有同事當場昏迷,傷亡情況暫時不明。詳細情況,等我回基地再彙報。」

很快,受傷不嚴重的調研員醒來,盧陵帶上他們乘坐飛機飛回首都,又乘坐基地的車回到基地。受傷嚴重的調研員則暫時留在當地軍區醫院繼續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