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恐怖血屍:萬鬼潛藏
恐怖血屍:萬鬼潛藏 連載中

恐怖血屍:萬鬼潛藏

來源:google 作者:大橘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水生 鍾靈

我是個棺材子,從死人肚子李被接生出來的所以我一出生,對於整個李家而言都是一種災難,父母因為我的降生死掉了,爺爺也因為我神秘失蹤為了追查爺爺的下落,本想着能找到更多的線索,結果卻接二連三的碰到了一系列恐怖而又驚悚的事件,甚至發現了一個不得了的秘密......展開

《恐怖血屍:萬鬼潛藏》章節試讀: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我差點沒被嚇死。早上起來我就覺得脖子隱隱有些酸痛,但是因為爺爺的事情,我一直沒太注意,現在一看頓時被嚇得不輕。

「那個女鬼盯上你了!」

張拐子一臉嚴肅,我聽的背後直冒冷汗。

「盯上我了?我跟她無冤無仇,她為什麼要害我!」我十分害怕道。

張拐子嘆了口氣,這才慢慢說道:「水生娃,有些事情其實怪得不得,只能說是天數。你生下來就是厄邪八字,再加上你體質通陰,所以極容易招惹邪祟。你爺爺當時一眼就判斷出來了,便找我合計過這個事情。」

「按理說,你是活不過十八歲的。但是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你的至親之人為你抬棺積陰德,而且必須是凶棺、惡棺!等夠了七七四十九次,再把功德轉到你身上,這樣就能為你延年益壽。」

「你爺爺也是聽了我這個辦法,所以這些年才一直到處接活,不過他太着急了,你只有幾天時間就滿生辰了,所以他明明知道昨晚的極有可能是子母煞,還是咬牙為你接下來了。」

一瞬間,從小大到那些我理解不了的事情瞬間通了,瘋和尚的事,我娘的事,還有爺爺的事……這些都是因為我!

我的眼睛一下子紅了,心中說不出的難受和愧疚。

「你現在先不用管你爺爺,等到了時候,你自然就知道發生什麼事。現在當務之急,是如何破掉你被那女鬼下的詛咒,不然要是你被女鬼害死,那你爺爺的一片苦心就全白費了!」

「拐子叔,那我該怎麼辦。」我平復了一下心情,點頭問道。

張拐子沉吟片刻,似乎已經想到了辦法,然後說道:「現在不急,這事情要等到晚上再說,你這會先回去,今天晚上子時的時候,你來鬼子嶺過來找我。」

鬼子嶺?大半夜去哪個地方?我心中的有些驚疑,但還是選擇相信張拐子,點了點頭,就騎上摩托車回去了。

回到家裡,爺爺還是沒有回來,我心中忍不住有些失望。

沒了爺爺,我像是沒了主心骨一般,不過眼下確實如張拐子所說,如果我就這麼不明不白地被那女鬼給害死了,那爺爺他們一片苦心就真的白費了。

吃了飯,我早早地躺在床上休息,眼看到了天黑,我估摸着時間差不多了,就起身朝着鬼子嶺趕去。

這天晚上月光暗淡,周圍顯得很是昏暗。鬼子嶺這個名字是因為早些年打仗的時候,這地方曾是鬼子的據點,所以才被叫做這個名字。

據說當年這裡死了不少人,而後就一直沒有人願意住這裡,一般附近誰家死了人,基本上都會選擇葬在這裡。

張拐子大半夜讓我來這裡,說心裏一點不害怕,那顯然不可能。

「水娃子。」

忽然,黑燈瞎火的有人在後面拍了我一下,我頓時嚇得一個激靈。

回頭一看,竟然是張拐子,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套衣裳,然後遞給我說道:「看你沒出息的,別廢話了,趕緊把衣服換上。」

我正想抱怨,透過手電筒光卻發現張拐子遞給我的是孝服,尤其是前面,還吊著一顆白色的繡球。

大晚上的讓我穿這個做什麼?

我心下疑惑,但還是照着吩咐把衣裳穿在了身上,然後張拐子在前面帶着路,我緊緊地跟在後面。

一路上,就見張拐子挨個用手電筒照墳頭上的墓碑,像是在尋找什麼,那感覺說不出的詭異,我也沒敢多問。

尋了有一會,他立馬激動道:「找到了,這個合適,趕緊跪下磕頭。」

說著話,他連忙掏出一疊紙糊的金元寶,恭恭敬敬地擺在墳頭,然後點上了三隻線香。

這還沒完,忙完這些之後,張拐子又從背簍中端出三個血淋淋的頭顱,我嚇了一大跳,看清楚不是人頭之後這才鬆了口氣。

牛頭、羊頭、豬頭,三牲供奉,這是祭祀的最高規格了。

好傢夥,張拐子這是準備做什麼?我問他,他卻不吭聲,只催促着我趕緊磕頭。

「我不磕,我又不認識這個人,為啥要給他磕頭?」

我梗着脖子,倔着脾氣說道。

啪!

張拐子一巴掌拍在了我腦門上,隱隱有些怒氣道:「你不磕頭?那你想不想活命,到時候死了別怪我沒提醒你!」

我有些不服氣,問道:「那你總得說這是做什麼吧?」

畢竟爺爺是抬棺匠,我自幼也知道不少這方面的事情,祭拜死人是有規矩的,但是用三牲祭拜,這未免也太過了。

張拐子瞪着我,半晌見拗不過我,只能嘆了一口氣道:「那你聽好了,因為你的命數體質很特別,所以之前是有你爺爺護着你,你才沒有出事。」

「將來不同了,這次這個女鬼只是個開頭,將來會有更多的死屍活鬼找上你,現在要想救你,只能給請個『仙家』!」

請仙家?

我立馬明白了,之前聽爺爺說過這種事情。

所謂仙家,其實就是死了沒有投胎的鬼魂,而且一般都是滯留陽間較久的猛鬼,有些人專門供奉一隻這樣的鬼,用來庇佑自己家人,這種做法就叫做請仙家。

「但是請仙家不是要折陽壽嗎,再說了供奉仙家,家裡人不是容易陰氣纏身,多災多病嗎?」我有些納悶。

張拐子笑了笑,打量了我一眼道:「你倒是知道的不少,確實若不是走投無路,沒有誰願意請個仙家回來,但是你不同,我說了你本身就是厄邪八字,再加上你體質通陰,這麼做對你影響不大。」

「真的?」

我還是有些猶豫。

張拐子瞪了我一眼:「那你覺得怎麼樣合適?現在你要想活命,就只有這一個法子,你看你要不要做!」

我微微一愣,隨後咬了咬牙,俯身跪拜了下去。

算了,既然是爺爺讓我找的人,怎麼著也不應該害我。雖然我不太願意相信張拐子,但是我相信爺爺的判斷!

張拐子也沒閑着,立馬掏出寫有我生辰八字的黃紙點燃,然後嘴裏念叨着:「陰陽交泰,主僕情誼。上仙虛無逍遙身,還請垂憐黃土根!若仙家庇佑水生一世,水生也將供奉仙家一生。」

張拐子話音剛落,周圍忽然陰風大作。

原本插在墳頭的三柱線香忽然齊齊斷裂,就連那燒着的黃紙,也騰空飛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