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空間逃荒:毒妃野心不大隻想種田
空間逃荒:毒妃野心不大隻想種田 連載中

空間逃荒:毒妃野心不大隻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月夜紅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月夜紅蓮 趙雲舒

[逃荒+空間+毒舌+養弟弟+甜寵]趙雲舒是傭兵頭子加老中醫傳人,穿成村裡有名的潑辣丫頭逃荒路上不耽誤她調教弟弟妹妹,佔山為王,呸!是種地開荒!長姐如母,母愛如山(扇)!三個弟弟不聽話?「胡蘿蔔加大棒!」小妹妹不聽話?「乖,吃糖」老爹還要二度開花?「掐了!」至於那個少年就……折了?有花堪折直須折!展開

《空間逃荒:毒妃野心不大隻想種田》章節試讀:

這話一下激起千層浪。

村民們剛才看熱鬧正得勁兒,這會兒就被趙老三的話給炸的愣在原地,村長趕來也聽到了趕緊追問

「這是真的假的?咱們,真的要往南邊去?

故土難離啊!能不能不走?

縣令大人就不能想想辦法?」

趙老三搖頭嘆氣

「聽說縣令已經帶着家眷跑了,縣裡的富戶這會兒能走的都走了。

而且已經有逃難的難民往這邊來,我路上就見到過。

咱們不走的話,等山上的水幹了,那些難民來了,到時候前有狼後有虎,咱們能自保么?

還有一點,邊關失守,金國人若是打過來,咱們又要如何自保?」

被這麼一問,村長想了想,嘆氣

「那就真沒辦法了,那些難民急起來什麼事都能幹出來,更不要說咱們如今都靠着山上的水過活。

要是再不下雨,山上的水怕是也要幹了。

唉!如今這樣那就只能往南邊去了,大家都回家收拾收拾。

今天也半下午了,咱們晚上多做點乾糧路上吃,明天一早就走。」

村長這話說完,眾人也沒有功夫看熱鬧了,瞬間鳥作獸散。

就連王麻子家的,也扔下正在廝打的宋寡婦往家跑。

趙雲舒愣了下,什麼情況?剛穿來就要去逃荒?

她本能的問一句

「往哪去?」

老趙家就趙老三一個讀書人,聽趙雲舒問眾人都看向他

宋寡婦這時才算鬆口氣,坐在地上兩眼恨恨的看着趙雲舒的方向。

趙雲舒一轉頭看到她的樣子心裏冷笑,逃荒也好,逃荒的路上順手將這女人給解決了,也能順便為原身報仇,除去個隱患。

聽趙老三道:

「現在不確定,但肯定得往府城或者南邊。

如今這個情況就怕咱們去了府城,府城不讓咱們進,到時候咱們還得往南邊去。」

趙老太太不死心,

「非得走嗎?不走不行嗎?」

趙老頭道:

「要不咱們到山上躲躲,山上這會兒還有水。」

趙三搖頭

「不成的,光躲在山上也不是個事兒,那些難民難道不會上山嗎?

再說,若是村裡人都走,只有咱們走在山上,難民來了,咱們孤立無援也不可!

更不要說,萬一今國人打過來,咱們也是死路一條,再不下雨山上的水再沒了,咱們喝什麼?

還是只能走。」

「哎呦我天吶!天爺啊!這是不讓人活了嗎?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臨老臨老還讓我趕上這事兒,我的天,我。」

「閉嘴!有那嚎喪的功夫,還不如趕緊收拾收拾,做好乾糧帶着明天路上吃。」

趙老太太被她呵斥這一嗓子,坐在地上拍着大腿的動作一頓。

趙老大無語,他家閨女越來越潑辣,以後可咋辦?

說到底還是記恨着她奶沒花錢給她娘看病的事。

趙老太太也反應過來,一下從地上蹦起來,一邊拍着身上的灰,一邊去找燒火棍。

嘴裏罵罵咧咧的敲着燒火棍,指着二嬸娘道:

「看什麼看,還不趕緊去做飯,把明天路上吃的也給做出來。」

說完見老二媳婦兒還沒動,老太太就想罵。

趙雲舒呵呵一聲

「家裡的糧食都鎖在您屋裡呢,您不拿出來誰能做飯啊?」

「大米!」

趙老大火氣上來呵斥一聲。

「叫舒!」

「啥?還叫你叫叔?你咋不上天?」

趙雲舒嘴角抽抽

「不是,我說錯了,是我以後不叫趙大米了,叫趙雲舒,你們就叫我舒舒,或者小舒,雲舒也行。

這是我死的時候,閻王殿里看到我娘了,我娘在閻王殿當官兒呢!

說我這個名字不好,給我改成趙雲舒,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捲雲舒,我又沒讀過書,不是我娘娶的又是誰?

哦對了,還有別怪我們提醒你們,最好將糧食都給烙成餅,貼身帶着。」

說完看向宋寡婦,想着要不要今晚就找個機會將人給弄死。

趙老太太還在磨磨蹭蹭的往上房走一邊道:

「一個丫頭天生就是賤命,要什麼好名兒。」

宋寡婦卻見她朝自己走來,不自覺的往後退,再退,

「哐!哐!」

伴隨兩聲鑼鼓聲,是村長兒子的高喊聲。

「不好了,有難民來了,大家守好門戶。」

「這也太快了,快快,快把門關上。」

趙老太太急忙吩咐兒子,趙老二急步跑到門口,看看還坐在地上的宋寡婦,

「宋寡婦,你趕緊回家吧!不然難民要去你家了。」

宋寡婦聽了趕緊爬起來往家跑,可不能讓難民去讓她家搜刮。

見她走了,趙老二也將門給關起來。

趙家人都緊張的聽着外面的動靜。

「這難民來的也太快了,看來這裡咱們是真不能待,得趕緊收拾東西。」

「收拾,這就收拾。」

趙雲舒也趕緊跑回他們睡覺的屋裡想收拾一下,可是一看,除了兩床打着補丁的破被子,就是一個裝着破衣服的柜子。

如今六月天,他們要逃荒的話,只會越走越熱,衣服沒有必要全帶,可什麼都不帶又忒沒安全感了。

即便她有空間也得有個由頭做掩飾,將家裡還剩的幾件破衣服給收拾進一個包袱里。

大栓他們也反應過來,這會兒過來幫忙收拾東西

「姐,這冬天的破棉襖子也要帶走啊?」

「帶,不帶走留給誰?」

「好吧!姐,我咋覺得你這次醒來後比之前更凶了?」

大栓這個十歲的小子,以前為了吃的可沒少和原身打架。

「命差點都沒了,還不凶點你能幫我出頭啊?

吃啥啥不剩幹啥啥不行!

趕緊的收拾好了咱們就出去看看情況。」

看吧!就說他家大姐比一起更凶了。

大栓怏怏的看一眼沒什麼可收拾的屋裡

「老三在牆頭上看着呢!我跟你說,咱們屋裡一點吃的都沒有,糧食都在咱奶那裡,你可別再跟咱奶犟嘴了,不然她不給你吃的,看你咋辦!」

「她不給吃的我自己也能找到吃的,咱娘死這三年,我吃過家裡幾口飯你不清楚么?」

原身從她娘的死後就對趙老太太和趙家人怨恨上了,趙老太太要收拾她,經常不給她吃飯。

她都是自己去山上找吃的,但原身不能離開這個家,小妹還小,原身三年前自己還是個十歲的孩子,就一把屎一把尿的帶着那個小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