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
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 連載中

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風菜的剩公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吳巧 褚璽

努力生活、活力陽光的萬能孤兒吳巧竟然穿書玄幻界反正她在哪裡都一樣,再次努力生活吧揣着吊炸天的系統和空間,各種資源手上握,從廢材逆襲修鍊天才做着系統給的收集十一種能量的任務,賣草藥、煉丹、設計服飾、制器、伏魔、馭獸,馬甲多到自己都數不來了同時有個樂趣,就是逗白蓮花、逗偽女主、逗男主男主是我未婚夫?對倒貼而來的男主,她甩了一句:「你讓我跪舔六年,我讓你跪舔六萬年」展開

《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章節試讀:

「巧兒妹妹,姐姐知道錯了。不該懷疑你。你開開門讓我進去吧。」

「對呀,妮彩姐姐是無心的,還不都是因為擔心你有恙。」吳琪彩,二長老的孫女。

吳妮彩周圍總是不缺跟班。

「一群嘰嘰喳喳的,在我房門前圍着幹嘛呢?我可沒有鳥食喂你們。我一貧如洗。」

『呵,我還不知道你們的盤算?』

「你!吳巧兒,別給臉不要臉。趕緊開門。」三長老的外孫李蓓蓓叫喊。

「呵,什麼教養。還三長老的外孫。按輩分你該喊我族姑姑,直呼名稱,誰給你的膽?」吳巧想給自己倒水,卻發現沒水。

哎呀,沒水無法長期舌戰啊。

會口乾的。

「我來撞開這門吧。看她一個凡體,怎麼擋住我們。」一個鼻腔音重的女生開口。

「呵,許鼻腔,掂量着點。外頭城主和這府上的族老才離開沒幾步,他們都可以聽得到。」許薇香是吳妮彩母親同胞妹妹的女兒,也是吳妮彩的舔妹一個。

這話成功震懾了蠢蠢欲動的人。

「再等一等。」許薇香咬牙低低說了聲。

「呵,再等等也是破壞了門,門在那裡能說謊嗎?我一個凡人可沒有力氣弄壞這個門。到時我都賴到吳妮彩身上。看你們能怎麼辦?」

吳巧這麼一說,其餘人有些慌。吳妮彩用眼神制止了其它三個繼續鬧。

「妹妹,我們是同族的堂姐妹,怎麼也不需要鬧到這個地步。消消氣,開開門。」

呵,有點段位,想道德綁架呢。

那她也來個道德綁架吧。

「妮彩姐姐。你看看她們,你得好好管管。我們倆的確是同族好姐妹,本來感情好好的,卻被這旁的幾個挑撥成了非得干架的份上。」

呵哼!看吳妮彩還能怎麼答。

吳妮彩暗暗咬牙,這個吳巧兒不一樣了。

「巧兒妹妹,你變了。你以前無論怎樣都不會把我們擋在門外的,還是以禮遇待我們。」吳妮彩言語中透着傷心。

呵,這白蓮花竟然跳過了!改成下跳棋了嗎?

那她非要點過去。

「妮彩姐姐,我是一個凡人。這次也是為了幫你們尋寶,我才一起去的。但是出事的卻是我。你是姐姐呀,我死了你得負責吧?起碼你要通知族人過去找尋我吧?但你沒有。你說我們這些跟着你的人以後怎麼相信你呢?」

呵,就讓你們腦殘跟班多想一想。

「八掌老不是去了嘛。而且我也回來稟報了。族老們就等着八掌老的結果。」

「姐姐,你也十七歲了,也該懂得責任。八掌老是出於父親的責任來救我的。但是你作為姐姐的責任呢?你的身份應該能說得動族老們過來營救我才對。你們就等着了?」

「吳巧兒,不可能為了一個凡人請族老們出動尋找的。醒醒吧。妮彩姐姐也沒這個待遇。」吳琪彩,出來破陣?

又是凡人……階級劃分太明確了。

「啊!我一個凡人從懸崖掉下來,這次腦袋摔的很慘。留了一地血。這腦子肯定是丟了。丟了腦子,卻撿了靈草,這個到底值不值得,我怎麼想不明白呢?」吳巧又一次搬出了那個橋段。

門外的幾人態度又有些收斂。靈草重要,是出自摩耶森林的。

讓一個禮給吳巧兒而已,說贏了又能怎樣?好處還不是她的?

「好妹妹,我懂了。你就是需要我給你道歉。開開門吧。讓我看看你。」

吳巧突然覺得這吳妮彩像個哄小紅帽開門的大灰狼,讓她不禁打了個哆嗦。

「巧兒,你開開門,怎麼不回答?我這裡有凡人吃的補品丹藥,拿給你。」

其餘三個等的真不耐煩了。開始使勁敲門,吳妮彩適時說道:「你們不要這樣。巧兒妹妹估計累了。」

「她坐着說話有什麼可累的。」

「就是!」

三人又繼續使勁敲。

吳巧這時觀察這三人的修為,吳妮彩的修為她看不到,但知道是練氣圓滿。其餘三個也就練氣一二三層,真要動手她還會穩贏。

「你們這是幹什麼?」帶着重重氣惱的聲音傳來。

哈!美人爹來送助攻了?

「八掌老!」四人立即慫了。

八掌老是金丹期,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當著他的面欺負吳巧兒。何況她們看到八掌老後面還站着城主在內的一群長老。

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巧兒大病初癒,你們是這麼來拜訪的嗎?趕緊走人!」吳俊青臉色非常憤怒。

「是吳巧兒她不開門,我們……」吳琪彩想為自己找個理由,卻發現理由不充分。人家不開門,哪有強打開的道理。

「我們擔心她在裡頭有羕,所以才使勁敲門,想讓她應答,但沒聽到任何動靜。」吳妮彩接了話頭。

「胡鬧!我家巧兒需要的是休息。要是覺得有羕,就不知道過來通知嗎?」吳俊青順勢說道了一下吳妮彩。

城主的女兒如何?也不能這麼欺負自家閨女。

吳妮彩露出滿臉委屈,將要應是之際屋內傳來聲音。

「爹爹!是你嗎?我剛剛貌似暈過去了。吳琪彩、李家妹妹、許家妹妹要破門而入搶靈草,我跟她們說了靈草在爹爹身上,她們不聽,非要進來看看。妮彩姐姐也沒法攔住她們。我這人膽小,一緊張就暈了。」聲音滿滿虛弱和顫抖。

本來想她們幾個破門而入後她就展示些身手,所以正打算起身做拉伸運動來着。

美人爹好似需要借這個勢做大事?不然不會這個樣子。

治吳妮彩的罪是不可能了,但是其它三個宵小得準備承受城主的怒氣了。

城主為了吳妮彩和自己的顏面是不可能為了這麼個小事道歉,但可以把問題傳給別人,讓別人替自己道歉和難受。

所以適當的要給台階下的。

「爾等三個強搶他人東西,丟失作為客人的禮節,去祠堂罰抄百遍族規。沒抄完,別出來!日後也不要再到這個院子里來。」

「不,不……不是這樣的。」城主的金丹大圓滿威壓爆出,讓她們無比難受。

只好跪着領罰。

此時吳妮彩也跪着,城主繼續道:「妮彩,你控場不利,罰閉門一個月,好好思過。」

不懲戒吳妮彩的話城主也會尷尬,大家心知肚明這些小輩是因為什麼而鬧。

「城主!我現在過去跟巧兒取定情信物。」吳俊青就是靠這個理由再帶大家回來的。

半路上提這事,城主讓他一人回來。但他以閨女院子里有不是家族小輩的未出閣女孩為由,加上閨女院子里無下人侍候,他一個大男人總該避嫌,就拉着幾個人一起回來取。

當時城主吳俊瀾也想到吳巧兒提到的靈草,心裏也惦記着,所以再次回來順道看一看。未成想看到了這麼個鬧劇。

《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