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空錦繁花戀舊人
空錦繁花戀舊人 連載中

空錦繁花戀舊人

來源:google 作者:韋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承宇 金敏霽

他邊城浪子,無名無姓,借女主的命格被人硬推上去做傀儡國主,裝傻充愣一把好手,結果卻奪得實權,成為真正的萬人之上她王府郡主,天之驕女,依算命道長所言是皇后命,陰差陽錯的相遇,結果沒想到卻遇到了真愛,成為他的唯一他們經歷甜蜜,經歷分離,經歷背叛,經歷生死,卻始終信任展開

《空錦繁花戀舊人》章節試讀:

「怎麼?看你好像沒有很驚訝的樣子!」

承宇的反應,金敏霽有些料想到了。

「早就知道來這兒的都不是一般人。」

承宇找了個門柱倚在上面,雙手抱胸,眼神略帶玩味兒的說:「你們來這裡打聽,不會是想造反吧!」

金敏霽大驚:「豈敢妄言!」

這時剛好德叔和『仙人』一起走了出來,德叔:「小哥,不可言傳!」

金敏霽大驚直接問:「德叔!這是真的嗎!」

樹上幾隻鳥被驚得撲閃着翅膀慘叫着逃掉了。

「呵呵,各中緣由,等你回去,讓你的父親與你講吧!那……我就不送你們了。」

德叔行了個禮:「辛苦玄燭道長了!」

玄燭道長也回禮:「代我向金將軍問好!老道就不送了。承宇!你要跟他們一起走!」

承宇愣了一下,「我也一起走?為啥?」

玄燭道長留下一句:「兒大不中留!」

承宇低頭想了想,又看了看金敏霽,又低頭想了想,再次抬起頭時,控制住了害羞的情緒。

他紅着耳朵說:「我送你們下山吧!」

金敏霽也低下頭不敢看他,心臟瞬間飄到嗓子眼,回了句:「嗯。」

德叔看得很有趣,覺得這兩個孩子倒是年少不經事。

一個看對方一眼就紅了耳根,一個下巴都要戳進胸膛里了。

有意思!

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有些……多餘……

順利的下了山,剛到山腳下,陰沉着的天終於落下了雨滴。

剛開始淋淋漓漓,突然雷聲大作,接着如大珠小珠落玉盤。

承宇毫無猶豫,脫下自己雖有些破爛的外套,一下罩在金敏霽頭上並對她說:「快回去吧,跑!」

金敏霽看着承宇臉上和手上被水衝過得痕迹。

雨滴混着臉上的土灰從臉上流下來,變成一道道的珠簾。

金敏霽也沒有猶豫,撐起衣服把承宇跟她罩在一起。

她覺得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一個少年。

臟、破爛、土灰……,現在在她眼裡什麼都不重要。

她只能看到一個滿目星辰的少年而已。

「一起跑!」金敏霽說。

三人一路小跑回到軍營,敲敲門便有人迎他們進去。

剛進門就看見金墨攻正在舉着傘快步朝大門走來:「霽兒,霽兒,快來爹爹傘下!」

可下着大雨,聽不清更看不清。

當金墨攻看清女兒時,他怎麼也沒有想到!

他的寶貝女兒跟一個穿得又破破爛爛又臟髒兮兮的男人披着同一件衣服回來,而且還離得這麼近。

心中怒火中燒,「大膽!霽兒!霽兒快到爹爹這裡來!」

金墨攻一把抓住金敏霽的胳膊把她拖到自己傘下。

金敏霽愣了,她抬頭髮現自己被雨傘擋住,又看到承宇還在雨中。

她不做多想,一把把承宇也拉進了雨傘。

承宇也愣住了,因為金敏霽拉的是他的手!

她沒有放棄他,不但沒有嫌棄他,連這種小事都沒有放棄他。

房間內

「哎呀,小姐,你可算回來了,幸好你沒事!我剛來就聽見將軍一直在嘆氣,緊張的在那裡團團轉。」

「小茶!你怎麼來了,我這是來打仗的,又不是來享福的,爹爹也真是的, 怎麼把你也叫來了!」金敏霽扶額。

「嘻嘻,小姐你不知道,自從你走了,三小姐可寂寞了,好像啊,跟吉貝世子吵架了!吉貝世子很久沒有登府了!三小姐像着了魔,總是一個人在池塘邊自言自語。」

「敏雪她跟吉貝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情比金堅,從小到大架也沒少吵過,會好的。就是敏雪她連個自己的愛好都沒有,也是難為她了。娘呢,夫人怎麼樣?」

「夫人很好啊,每天精神抖擻的,遛遛狗,逗逗貓,不過……」

「怎麼了?!」

「大少爺不太好!」

「我哥怎麼了?」金敏霽從鏡子前站了起來,回過身面向小茶,順手把頭上的飾物都扯了下來。

她現在也不是在家做小姐呢,頭髮也不用梳個什麼花樣式。

她現在什麼也不需要。

《空錦繁花戀舊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