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愛上我後主神總喜歡改劇情
快穿:愛上我後主神總喜歡改劇情 連載中

快穿:愛上我後主神總喜歡改劇情

來源:google 作者:輕綰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輕綰時 顏織棠

【系統+1V1+偏執】顏織棠從有意識以來就一直被困在山洞,直到有一個自稱系統的東西找上了她,告訴她,完成任務就可以幫她打破封印,找回她的記憶她想記起那個對她很重要的人,於是答應了只是說好的只是幫男主重回巔峰,怎麼後來這任務要求變得越來越奇怪?偏執少年掐着她的腰,眼尾泛起了紅:「愛我好不好?」不懂情愛的殺手反扣着她的手,語調沉沉似初見的那個黑夜:「給我一個家」展開

《快穿:愛上我後主神總喜歡改劇情》章節試讀:

「時間已到,宿主未能完成任務,給予抹殺懲罰。」

冰冷的機械音在女孩的腦海里回蕩,下一刻,大腦傳來針刺般的疼痛,靈魂像是被人撕裂,她尖叫着消失在了意識里。

「第9996任務者未能完成任務,正在尋找下一位任務者,尋找中……」

四面皆是奇怪的符咒的山洞裏,有一個少女靠着牆壁假寐。

她白皙的手腕上銬着鎖鏈,腳下是亮起的法陣。

少女一身素白長裙,有一張盡態極妍的臉,眉間硃砂更添艷麗。

顏織棠突然腦海里傳來了一陣滴滴聲,緊接着機械聲響起。

「正在對宿體進行檢測……」

「檢測完畢。」

「契合度100%,匹配度100%。」

「正在綁定……」

顏織棠輕輕地睜開了眼,明明有一張嬌媚的臉蛋,可眼神卻純凈如白紙。

「你是什麼人?你怎麼進來的?」

純良的氣質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清冽的質問。

「宿主,我是系統御,三千世界,每個世界都有着主宰着世界走向的男主,他們是天之驕子,是世界寵兒,而現在因為一些外來的崩壞和不穩定因素參與,這些男主的命運線同樣受到了改變和影響,你的任務就是幫助修改崩壞的劇情,讓小世界重歸正軌,讓男主走上人生巔峰。」那個自稱系統的東西用機械音自我介紹。

「幫你?」她苦笑着,搖了搖手腕上的鎖鏈:「我被困在這裡很多年了,自己都出不去,怎麼幫你?」

說著她順勢坐回地上,牆壁上的符咒亮起,她指了指牆上:「看到了吧,結界加法陣,還有咒術,三重疊加,沒有人可以破開的。找我幫忙,那你找錯人了。」

她揪着地上的花朵,支着下巴開始一如既往地消磨時間。

「只要跟系統綁定,你就可以離開這裡。」御的電子音波瀾不驚。

顏織棠躺在地上,枕着手臂,擺了擺手:「算了吧,陰差陽錯誤入這裡的人也想救我,可無一例外都失敗了,你還是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顏織棠已經習慣了,反正山洞外偶爾還有人過來給她講世事,帶來新鮮的玩意兒,她並不孤單,或者說嘗試了這麼多年都失敗的她已經心如死灰了,那個詞叫什麼來着,擺爛,對,她已經決定擺爛了。

「綁定後,我可以帶走你的意識,完成修復任務我可以幫你破開結界。」御拋出誘餌。

御綁定了那麼多屆宿主,就不信啃不下這個硬骨頭,而且100%的匹配度,真的好難得,不能放過。

山洞裏遲遲沒有回應,御有些着急,又加了一個砝碼:「任務結束後,我可以幫你找回你的記憶。」

面對着牆壁的顏織棠,聽到這話心跳都凝滯了一瞬。

從她有意識來就被困在這個山洞裏,她的腦袋裡是一片空白,但是每位來訪者拋出的各類詞語,她都能回憶起知識。天文地理,禦敵之策,琴棋書畫,沒有她不知道的。那些技能刻進了她的骨血里。

這不對勁,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在沒有記憶的情況下精通這麼多的東西,顏織棠當然想過找自己的記憶,溯源回夢看到的也只是一個虛妄的影子,她看不清楚那個人的臉。

每次拚命地想,頭疼地就像有幾百根針一同攪動,每當抓住記憶的痕迹,就會無緣無故地昏倒,醒來仍是一片空白。

顏織棠敢肯定那個人對她一定很重要,她要找到她。

她緩緩地從地上爬起來,鎖鏈隨着動作作響,系統知道她接受了,待進度條變成100%,它發出了「綁定成功」的提示音。

「第一個世界傳送開始,請宿主做好心理準備。」

白光一閃,顏織棠再回神就坐在了雲上。

天空中的雲朵全部都聚集起來,成為了少女身下的坐墊,少女的腿輕盪。

「宿主,你在這個世界的身份和記憶已經輸入到你的大腦里了。按照原來的劇情,男主謝遲灼本應該是家庭美滿,童年幸福,他的雙商極高,高二被保送帝都大學,婚姻事業順風順水。可由於崩壞因素干擾,他父母無愛,早產體弱多病,童年不幸,年紀輕輕患上了厭學症,沒有參加高考,沒有繼承他父親的公司,反而另起爐灶,研究生化武器,導致整個位面崩壞。根據系統檢測,轉折點是高考,所以宿主的任務是幫助男主成功考上帝都大學……」

御滔滔不絕地介紹着劇情,發佈了任務。

得到任務的她有些沉默。

御:「宿主,接收世界劇情啦!」

它的電子音歡快地在耳邊繞啊繞,顏織棠看着電子屏上的厭學症和大學有些沉默。

是不是她在山洞裏呆的久了,成了山頂洞人了,這兩個反義詞是怎麼湊成一句話的。

「這個帝都大學是普通的大學嗎?」

雖然名字看着像極了很厲害的大學,但也有一些野雞大學起了個好名字來騙學生,萬一是普通大學呢。顏織棠還抱着一絲渺茫的希望。

御操縱着,屏幕上變成了帝都大學的介紹。

帝都大學:顧名思義,帝都第一大學……

第一這兩個字還好心地被標了紅,打破了她的幻想。

再劃回剛才的劇情介紹,顏織棠發現了疑點:「為什麼不把我傳送到他早產之前,從根源解決問題不好嗎?」

御向她解釋道:「檢測到高考才是轉折點重要劇情,之前不算,傳送時間不能超過重要劇情之前的兩年。」

行叭,顏織棠從雲上站了起來,風揚起了她的頭髮,她眯着眼看着蔚藍的天空,外面的世界真好。

御看着自家宿主愜意的笑容,提醒她:「原主記憶傳輸中。」

屬於這個少女的記憶緩緩進入腦海。

原主是書靈,名為漣瓷,得天帝的二殿下裴寂垂憐贈她一縷神識,修得了人形。數萬年的時光都在天界度過,這導致了她單純不諳世事。

原主乖巧又嘴甜,所以她的仙緣很好,眾神看她身份尷尬,特向天帝請求給她一個神職,天有天規,天帝也不能破了天規,看了看她的書靈屬性,大手一揮,讓她去試煉池挑一個試煉對象,通過試煉後獲得考神職位。

不幸的是原主大概是非酋,一抽就抽了個地獄難度的,原劇情中,她用盡千方百計都沒有讓男主克服厭學症,她又是心高氣傲的,試煉失敗後沒有顏面回天界,一直在人間遊盪,然而人間沒有充足的靈氣可以供她生存,沒過百年便靈氣散盡,香消玉殞。

但凡換個試煉對象,原主也不至於是這個結局。

她垂眸看着手心裏的試煉晶球,開口問御:「原主應該有心愿吧?」

御:「有,完成試煉,獲得神職。」

顏織棠猜到了,她整理了一下水墨色的裙擺,又問:「規定任務方式了嗎?」

御覺得宿主的問題好奇怪,但它老老實實地答道:「無規定。」

「我用法術幫他作弊可以嗎?」顏織棠頂着一張清冷的臉,很認真地問。

御沒有實體,但能感覺到它機械音的波動:「請宿主按高考考試準則,不得用法術作弊,幫助男主通過高考。」

說完它用機械音播放了高考考試準則,從現在開始培養宿主的法律意識,不要讓她在違法的邊緣試探。

少女很乖地聽完了,支着下巴若有所思,緊接着語不驚人死不休:「我變成他的模樣去給他考試呢?」

系統慶幸這是個疑問句,電子音又強調了一遍:「請宿主不要用歪門邪道,請宿主遵紀守法。」

懂了,讓男主親自去考場考試,不能替考,不能用法術作弊,她掰着手指一個一個記下,又想到了什麼,她繼續問:「還有要求嗎?」

御:「有,宿主不能崩人設,不要讓小世界發現你是外來者。否則會被小世界驅逐出去。」

顏織棠好奇地問:「人設是什麼?」

御耐心解釋:「就是原主什麼性格你要偽裝成什麼性格,原主的性格是單純不諳世事,對陌生人清冷,冷成冰山,對熟悉的人親昵,熱情似火,明白了嗎?」

顏織棠乖乖點頭,了解清楚劇情後,顏織棠指尖起靈,金色的光芒包裹了試煉晶球,少年的臉慢慢地顯現,最後變成了一個點出現了地圖上。

風吹過那朵雲,雲上已經沒有了那個清冷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