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霸氣女主逆天改命
快穿:霸氣女主逆天改命 連載中

快穿:霸氣女主逆天改命

來源:google 作者:江山明月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吳善善 江山明月在

吳善善穿越到各種苦情文中,替那些憋屈的女主女配們討回公道,逆天改命沖喜小媳婦受盡婆婆的磋磨,沒關係,善善幫你對抗惡婆婆,斗得她生活不能自理;被丈夫家暴想要上吊?不用不用,看我讓渣男痛哭流涕重男輕女家庭的女孩要被賣,別急別急,善善幫你逆襲改命展開

《快穿:霸氣女主逆天改命》章節試讀:

吳善善後退兩步助跑,飛起一腳就朝王嬤嬤心口踹去。王嬤嬤猝不及防,撲通一聲,仰面倒在地上。

高嬤嬤愣了一下,接着朝吳善善撲過來,吳善善靈活地一閃,高嬤嬤撲了空,趔趄幾步,險些摔倒。

趁她病,要她命。吳善善體貼地伸出腳一絆,高嬤嬤不出意外地撲倒在地,摔了個狗啃屎。

吳善善趁機拔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大聲喊道:「春明,小驢大驢,快來救我。」

顧春明他們在外院,一聽到喊聲,立即往內院闖。

高家的家丁攔着不讓,但王家三兄弟的力氣都大,這些僕人根本就攔不住。

雙方終於勝利會師。

顧春明拉着吳善善,一臉緊張地問道:「善善,你沒事吧?他們打你沒有?」

吳善善搖頭:「想打來着,我跑了。今天多虧帶你們來,不然我就吃虧吃定了。」

王小驢說道:「善善,你婆家人太不是東西了,不如咱們現在就回去吧。」

吳善善搖頭:「現在還不行,我得去辦理和離文書。」否則,她就算現在逃了,名義上還是高家兒媳婦。她要走,也得是光明正大地走。

幾個人正在說話,只聽得內院傳來一陣喧嘩聲,原來是宋管家得到消息,帶着高家所有的僕人氣勢洶洶的來了。

王家三兄弟是如臨大敵。

宋管家看着王家兄弟冷笑道:「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在高家撒野。來人,把他們幾個給我拿下!」

顧春明呸了一聲,罵道:「你們高家真不是東西,善善這麼好的人,你們竟然這麼欺負她,今天這事咱們沒完。」

雙方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一聲熟悉的咳嗽聲響了起來。高文修在小廝的攙扶下出來了。

他面色白中帶青,慢慢從內院走了出來。

宋管家一看到高文修,忙躬身行禮:「少爺。」

高文修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宋管家說道:「少爺,這夥人打着少夫人的旗號,闖進高家又搶又砸,小的們不得已才上前阻攔,起了衝突——」

顧春明不等宋管家說完,就搶着說道:「你胡說八道,誰又搶又砸了?我們是善善的朋友,今天陪着她一起來的。」

吳善善這時開始裝綠茶了,她拉拉顧春明的袖子說道:「春明,你看我說得對吧?我在婆家過得就不是人過的日子,別說是你們,就是我自個兒也是經常被折磨欺辱,這些惡奴從來不把我放在眼裡。這日子沒法過了。」

高家眾人:「……」

高文修默然片刻,向吳善善走過來,和氣地說道:「善善,你的朋友自然也是高家的客人,豈有不好好招待的道理。」

說著,他吩咐宋管家:「宋管家,你們不得怠慢客人,趕緊請他們去偏廳歇息。」

宋管家臉皮抽搐一下,很快就換了一副表情,上前對王小驢三兄弟說道:「幾位好漢,剛才純屬誤會,還望恕罪。」

王小驢三兄弟看向顧春明,以目詢問她該怎麼辦?

顧春明看向吳善善,意思是繼續鬧,還是借坡下驢?

吳善善看看我方人員,只有五個人,而高家則有十幾個人,真要動手打起來,自己這方未必能佔便宜。再說,她今天的目的是順利跟高文修和離,而不是單純地為了出氣。當然,仇是一定要報的,氣也是要出的。只是不是現在。

吳善善想了一下,便小聲對顧春明說道:「我今日回來是要和離,先靜觀其變。」

顧春明點頭表示明白,隨即她又向三個繼兄弟點頭示意。

一行人在宋管家的引領下進了偏廳,高文修客氣地請四人入座,接着就吩咐丫鬟端上茶點。

吳善善喊住端茶的丫鬟問道:「小棗呢,讓她進來。」

那丫鬟搖頭:「奴婢也不知道小棗在哪兒,一直沒看見她。」

吳善善頓覺不妙,便提高嗓門說道:「小棗是我們院里的丫頭,我有事吩咐她,若是找不到她,我就讓人把府里翻遍了找。 」

高文修聽到吳善善要找小棗,就吩咐宋管家:「你去讓人把小棗叫來。小棗以後就是少夫人的專屬丫鬟,除了少夫人,其他人不能隨便指使她幹活。」

高文修的話,宋管家當然不能不聽。

過了一會兒,小棗被領回來了。吳善善走過去,把賣身契交給小棗,溫聲說道:「賣身契我給你要回來了,以後,你再也不是高家的奴僕了。」

小棗一臉感激地哽咽道:「謝謝少夫人。」

吳善善拍拍她的肩膀,說道:「小棗,你去小廚房準備午飯,好好招待春明他們。」

吩咐完畢,她轉過臉對高文修說道:「文修,我回娘家時提的和離的事,你考慮得怎樣了?」

高文修驚訝地看着吳善善,吳善善靜靜地看着他,高文修發了一會兒呆,才澀聲說道:「善善,我、我以為你只是隨口一提。」

吳善善嚴肅地說道:「文修,這種事不能隨便提,一旦提了,那就是真的。我希望咱們好聚好散,不要鬧得太難看。」

高文修苦笑道:「善善,咱們何必鬧到如此地步?」

吳善善毫不留情地說道:「我也不想,是你娘你爹你妹妹非要如此,當然,你的軟弱和不作為,你們全家沒有一個無辜的。」

高文修搖頭:「善善,我娘不會同意的。」剛過門沒幾個月的新媳婦就要和離,這傳出去,高家的臉面還要不要了?他娘絕對是不會同意的。

吳善善冷笑:「我這人喜歡先禮後兵,我先跟你們商量,如果你們不配合,那我只能按我的方式來。你們高家要臉要面子,但是我吳善善可不要。」

高文修反問道:「善善,你替岳父岳母想一想,替你的哥哥想一想。」

吳善善繼續冷笑:「我替他們着想?他們替我着想了嗎?」

「走吧,現在就去找你爹娘商量合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