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病嬌主神每天被小撩精誘拐
快穿:病嬌主神每天被小撩精誘拐 連載中

快穿:病嬌主神每天被小撩精誘拐

來源:google 作者:星眠吻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巫瑤 池奚 現代言情

【1v1雙潔&甜寵&病嬌】男主靈魂都是同一個千年九尾紅狐巫瑤,膚如凝脂,妖嬈嫵媚更是快穿任務局中的王者,突然有一天,系統魚丸讓她攻略反派大佬不過,畫風怎麼突變了?禁慾多重人格霸總彎腰給她穿鞋病嬌權臣:「公主,臣甘願淪陷」斯文敗類婦產科醫生:「瑤瑤,檢查一下……」巫瑤一巴掌拍開,「滾!老娘誰也不愛男人只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豪門,校園,獸世,娛樂圈,無限流,女尊,民國……因為是你,我畫地為牢,甘願沉淪各個位面不分先後展開

《快穿:病嬌主神每天被小撩精誘拐》章節試讀:

助理說完,直接拉開車門,跟外面的保鏢「理論」。

巫瑤撩了撩凌亂的髮絲,眉眼含笑,說道:「你真是一個好人。」

傅妄年黑眸緊緊盯着她,小妖精狐狸眼微微上挑,肌膚吹彈可破,唇瓣**,猶如鮮嫩的花瓣,引人採擷。

脖頸隨着她的動作,微微上仰,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天鵝頸白皙脆弱,隱約可見青色血管,似乎一捏就斷,忍不住想讓人**。

他這麼想,也就這麼做了。

骨節分明的雙手掐住她的脖頸,巫瑤脖頸被迫上仰,眼角微微泛紅。

「怎麼啦!這就按捺不住了?」巫瑤笑得嬌媚,聲音慵懶魅惑。

柔軟無骨的手臂,如蛇般纏上他的脖頸,指尖摁在他的喉結處。

哼!狗男人,跟你瑤姐比道行,你還遠着!

傅妄年黑眸染上一抹幽深,性感的喉結輕微滾動。

「和傅寒宸有婚約的巫家女兒巫瑤,曾經的影后,你跑到我車裡做什麼?」

傅妄年十指收緊,越發用力地掐着她的脖頸。

「咳咳咳!」巫瑤被掐得滲出眼淚,眼睫濕潤,臉頰泛紅。

傅妄年看見這副美人落淚圖,不知怎的,心間莫名刺痛,像是被人揪着,喘不過氣來。

他心情煩躁,一把甩開她,黑眸望向窗外。

巫瑤輕笑一聲:這就完了?

掐完就完事,想屁吃呢你,爸爸要讓你嘗嘗求而不得的感受。

她紅唇勾笑,輕微挪動身子,跨坐在他腿上。

微微露出的雙腿白皙修長,忍不住想要拿在手上把玩。

傅妄年身子一僵,耳尖泛紅。

呦!還是一位純情霸總。

巫瑤指尖輕輕撫摸他的喉結,眼神魅惑,像是妖媚惑主的妖妃。

傅妄年黑眸染上病態的痴狂,想把她狠狠抵在牆上欺負……

他扶住她的腰,指尖像染火似的,她的腰果然夠軟,像塊豆腐似的,一推就倒。

「可惜呢!傅總,我可不是豆腐,你恐怕不能如願了。」

巫瑤嬌媚一笑,「咔嚓」一聲,拿出銀色手銬,扣上了他的手腕。

「巫瑤,你真是好樣的!」傅妄年舌尖頂着後槽牙,咬牙切齒地道。

池奚啊池奚,沒想到吧!自己做的孽,跪着也要還!

「傅爺,都解……」

「滾!」傅妄年冷喝一聲。

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就是不想讓別人瞧見她這副誘人的模樣。

想,想把她藏起來,鎖起來。

張助理傻眼了,是他瘋了還是世界瘋了?

傅爺竟然被拷住了?

難道傅爺不是上面的那個,嘿嘿嘿!傅爺被壓了!

張助理捂着嘴,笑得滿臉通紅。

不行了,得趕緊建個小群,討論一下怎麼幫傅爺反攻。

「阿年,我餓了。」巫瑤盯着他那張精雕細琢的臉。

別的不說,單論這張臉,直接就碾壓傅寒宸那渣男。

她甜甜一笑,唇角露出兩個小梨渦,藕臂環住他的脖頸。

埋頭在他鎖骨處輕嗅,嗯,是她喜歡的味道。

雪松香中夾雜着冷梨香,清冽甘甜,神秘清冷。

好想咬一口呢!

「呃……」他脖頸微微後仰,黑眸盛着怒火,呼吸粗重,胸膛劇烈起伏。

她竟然一口咬在鎖骨處,那酥**麻的感覺,順着脖頸蔓延到心口。

向來黑暗陰冷的心間,慢慢生出藤蔓,纏繞糾纏不休。

好一會兒,她才慢慢抬起頭,媚眼如絲,舔了舔唇瓣的血液,慵懶撩人,像是一隻饜足的小奶貓。

她指尖順着喉結,蔓延至胸膛,輕微打轉,笑着說道:「蓋了章,你就是我的人。」

少女笑容明媚張揚,一瞬間晃了他的眼。

〖叮咚!好感度加5。目前進度5/100,黑化值50%〗

怎麼還有黑化值的?

巫瑤聽見識海內魚丸的提示音,輕微皺眉。

之前都沒有,怎麼一到池奚這廝身上就有了,果然,狗男人討虐!

傅妄年輕微扭動手腕,唇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一抹笑容。

她真的以為可以困住他嗎?

一副手銬而已,倒是很想看看這個小傢伙,接下來打算幹什麼?

巫柔手指埋進他的發間,狠狠揉了揉,將他的頭髮揉成一個鳥窩。

唇瓣緩緩湊近他的耳邊,聲音甜軟:「阿年,我們去吃火鍋吧!」

炙熱的呼吸灑在脖頸間,剛剛**的感覺剛過,這會兒又被重新勾了起來。

少女柔軟的身子緊緊貼着他,他不由耳根發紅。

「別撩了,我帶你去。」他聲音沙啞乾澀,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看她。

巫瑤挑起他的下巴,狐狸眼含着笑意:「小年年最好了。」

「呵!」他冷哼一聲:「你是我那蠢侄子的未婚妻,如今,你與他反目。」

「換言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多一個合作夥伴而已,何樂而不為?」他聲音低沉有磁性,帶着絲絲涼意。

「嗯?」巫瑤聲音含着冷意,「這麼說,你和我,是互相利用關係?」

車內空間原本寬敞,卻因她這話,瞬間顯得狹窄擁擠。

傅妄年盯着眼前變臉的小妖精,喉嚨溢出一聲低笑:「難道巫小姐不是?」

「我那好侄子,估計已經被巫小姐你千刀萬剮了吧?」

千刀萬剮?這主意不錯,下次可以試試。

〖宿宿主,冷靜!〗

巫瑤挑眉看向他,「得空實踐一下。」

「呵呵!」傅妄年黑眸染笑,「小辣椒,你銬着我,難道你來開車?」

巫瑤慵懶地靠在椅背上,「叫你那助理上來,懶得動。」

傅妄年盯着慵懶的小妖精,從他這個角度看過去,鴉羽般的睫毛覆蓋下,那雙眼眸清透,猶如上好的琥珀。

他黑眸幽深,笑着說:「我也懶。」

呵!男人。

巫瑤冷哼一聲,「咔嚓」一聲,將手銬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