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連載中

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

來源:google 作者:老八蜜汁小憨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卜怡漾 古代言情 君秋陌

做飯炸死以後她穿越了!穿到卜國最尊貴的公主身上?接連撞妖還碰到傳說中靈穆山的陌仙尊!一頭白髮身高八尺冷若冰霜,負責可靠直戳她心窩,竟選她做外室弟子修仙!世人對其白髮皆不理解,咒罵,偏見?都滾開,白頭髮就是最好看的!相處久了,發現這位冷若冰霜的仙尊時常臉紅,躲開她的目光什麼,這仙尊竟然會讀心!!!君秋陌也不知為何這女子一開始就不害怕他的滿頭華髮,甚至維護他,小小的身子站出來保護他「師尊,你今天要吃什麼?」「師尊,你頭髮真好看」「師尊,你的臉又紅了!」「師尊……我想親親你,好嗎?」展開

《快穿:穿成公主後修仙保護師尊》章節試讀:

茁居閣是靈穆山所有弟子統一學習仙道的地方,大而寬敞,此時已是人滿為患。

「這仙道講啥?這些師兄師姐一起上,進度不會不一樣嗎?」卜怡漾獃滯的看向前方。

「就是那些個仙法心經還有過往歷史什麼的。那蘇長老哪有那閑工夫每天來啊,我們能趕上課不錯咯。」

「啊?這麼幸運?」她面上高興。

……屁,那完蛋了,這種理論的東西她一定會睡死過去。

呵呵,也不一定,說不定很有趣對吧?絕對不會是自己想的那麼爛,她這麼安慰自己。

講課先生是位白髮蒼蒼的老頭,佝僂着腰,手拿拂塵,仙風道骨。

講起仙道來滔滔不絕,講的眾人激動人心!

可惜……激動不了她……已經趴下睡死過去半個時辰,被馬林俞一巴掌拍醒了。

那老頭早沒了人影,周圍的師兄師姐同期們零零散散的收拾東西,怪異的偷看她。

馬林俞無語扶額:「你……你從開始睡到結束就算了!你還堂而皇之趴下去睡?要不是我替你擋着你早被蘇長老踹出去了!」

卜怡漾剛睡醒就被噴一臉唾沫懵圈道:「這麼多人管不着我的。」

沒上過大學的土鱉,大教室上課老師從來不管這麼多,說罷又拔腿死命衝去食福閣。

馬林俞在後頭拚命追:「但那可是蘇長老啊啊啊啊啊!」

下午史亦中和譚鼎寶上完課沒有去食福閣,而是留在了君修閣。

因為……那位逍遙仙尊今日又逛到此處。

「哎喲,鼎寶亦中,你們兩個這飯菜做的是越來越難吃了。」

譚鼎寶和史亦中:「……」

一個沒忍住,暗地裡翻了對面那花枝招展的騷包一個白眼。

那男子烏黑亮麗的長髮,一身紫面綢緞,眼角向上挑,滿眼風情,放蕩不羈的嘴角上揚,薄淡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

勻玉華笑眯眯的看着豬肉上的黑毛:「秋陌,這你也吃的下去哈哈哈哈。」

君秋陌不語,默默吃飯,眉梢是解不去的漠然。

勻玉華拖着下巴:「哎呦,真是個小可憐,知道嗎,今天跟你們師尊下山除妖,又讓人逮着罵妖怪,嘖嘖嘖。」

邊講賤兮兮的朝君秋陌擠眉弄眼:「我都說了讓他用法術把頭髮變黑,偏偏不肯,哼哼!不知道為啥,死犟。」

譚鼎寶和史亦中放下筷子,二人皺眉看着君秋陌。

「師父……」

「師父什麼呀,他就自己造的,你倆也是個啞巴!早晚我塞個新弟子給暖暖他,讓他樂呵樂呵!」勻玉華不客氣的說。

兩人被勻玉華這麼一說,羞愧的低下頭。

但是一想到有誰能讓人樂呵,譚鼎寶想起下午的事就來勁憋不住了。

少年人情緒來的快走的也快,他笑的抽抽:「哈哈哈哈哈師尊,下午我和亦中去聽蘇長老授課,你猜怎麼著!看到怡漾從頭睡到尾,就差沒搬個床來哈哈哈哈哈!」

史亦中也笑了:「噗哈哈哈,對,可好玩了,那蘇長老沒講幾句她就癱下去,一下堂就精神衝去食福閣搶飯哈哈哈。要讓蘇長老知道,他可得氣死!」

勻玉華桃花眼一眯,挑眉來了興趣,放下筷子:「哦~還有這種奇女子?」

「對啊,是新一批的外室弟子,怡漾雖說之前是卜國的公主,但一點也沒架子。」

誒?!

譚鼎寶想到什麼。

漂亮,有趣,能逗人開心,廚藝又好,又會維護師尊,這不就是怡漾嗎!

他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轉來轉去,清咳了嗓子試探:「師尊,那什麼……你覺得怡漾怎麼樣呀……我覺得她當我們師妹就很好,又會做飯又會幫師尊您說話!」

被譚鼎寶暗示的史亦中瘋狂點頭。

突然被cue到的君秋陌沉默……

他修長的手不動聲色的握緊筷子,鳳眸迷茫的注視米飯,眼裡沒了聚焦,出神凝想着。

他也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腦海里就是不是冒出她的面孔。

他,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但說到底,她無意爭取這內室名次。

一絲遺憾划過心底。

冷漠淡淡的從他眉眼間消失,緩慢點頭:「可以,看她意願。」

勻玉華打開摺扇,看着君秋陌的反應眼裡划過一絲趣味。

譚鼎寶和史亦中對視一眼默契點頭。嗯,有戲!!

但譚鼎寶一想到怡漾這種態度,就知道試煉她不會去:「但是,這樣看來怡漾就不在乎外室內室,咋辦?」

勻玉華冷笑一聲:「兩個笨蛋,女孩子嘛,找個能讓她在意的東西,說事成之後給她就行。」

「………可是她在意的好像就只有食福閣的飯了」兩人誠實說。

…………?飯?!

勻玉華皺緊眉頭非常不解:「除了飯沒有別的什麼嗎!?能讓她激動的事情也行啊。」

呃……他倆絞盡腦汁終於想起那天怡漾嚇傻眾人的事:「那天師父被人說是妖怪,怡漾罵了他們半個時,這算嗎?」

勻玉華緊鎖的眉頭一松,好看的眉眼像花,笑的無比燦爛:「那好辦了,你就說今天師父出門又讓人給追着罵妖怪,差點被打。」

說完就趕着兩人去傳話,瞟了一眼淡定吃飯的君秋陌。

鐵樹開花,十年不晚。

裝!再裝!我就看你早晚兜不住的樣,哼哼哼哼哼。

另一邊卜怡漾吃飽喝足躺在床上攤着看月亮。

無暇的彎月乍一看就像在掛在君修閣的山上。

這樣的日子其實也很好,每天渾水摸魚,實在不行就滾回去當公主,到時候大齡剩女了也沒人敢要,嘻嘻嘻她就孤獨終老。

只不過還沒意淫多久被譚鼎寶打面鏡叫了出去。

出門一看,譚鼎寶和史亦中正蹲在池子邊餵魚:「喂喂喂,這麼晚叫我出來有事啊!」

譚鼎寶站直了身子:「嘖,不是說好帶你去逛逛的嘛。」

狗屁,她才不信,大晚上帶她逛山?

卜怡漾用懷疑的眼神看着他們。

見此,譚鼎寶裝作愁苦的樣子嘆氣:「唉,下午師父去降妖,又被人追着罵妖怪,還差點要打他,我和亦中不在師父都自己受着。」

卜怡漾聽完頭都要炸了,氣的擼起袖子要往外走。

「去他娘親的!過不過分啊!是不是別人不發火當別人傻子啊!?誰,我去揍死他們」卜怡漾跳起來,頭都要炸了,氣的擼起袖子要往外走。

史亦中趕緊拉住她,適時宜的下了兩滴淚:「我們真的看不得,可最近任務重,經常不在師父身邊,師父就不吃東西,出去還被罵不還口嗚嗚嗚。」

「太過分了!你們就是性子太軟,直接上去干!把她們懟的滿地找小腦才行啊!!!!」卜怡漾覺得自己氣的要升天。

她一不在,又有人要欺負他!

她扶着胸口深呼吸。

「嗚嗚嗚,對啊,所以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就想問問你有沒有外室弟子推薦,性格好點還能哄師父,選上了也好照顧他呀。」

性格好的?再好又怎麼樣,沒有接受度看見了他的白頭髮不也得說些什麼嗎!

撇去相貌,品行這麼好的人,為什麼一定要遭受這些白眼和惡意!她真的看不下去!

「不用,我可以!我一定會好好學習,得個名次,好好保護師尊!」

卜怡漾磨拳擦腳的對着空氣揮拳,邊走邊打:「都給爺死!」

史亦中和譚鼎寶又相視一笑,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