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大佬穿梭小世界尋找愛意值
快穿:大佬穿梭小世界尋找愛意值 連載中

快穿:大佬穿梭小世界尋找愛意值

來源:google 作者:雲清羨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宴訣 玥言

墜入魔道的神——玥言看慣了神的虛偽,清高,棄了神道入了魔道,卻恍然發現魔的嗜血,貪婪也同樣令人討厭她修鍊的是大道無心之道法所以她懂愛,應該算懂的吧,畢竟她經歷過一段感情,她把那當成了一個置身事外的遊戲,她只要扮好深情的角色就好啦,她以為這就是愛吧,但是她錯了,當那個人死在她面前的時候,她的心毫無波瀾,她方才意識到自己只是把這當成了一場可有可無的遊戲而已,大道無心,她沒有真心,契約系統尋找真心展開

《快穿:大佬穿梭小世界尋找愛意值》章節試讀:

看着眼前金碧輝煌的宮殿,玥言摸了摸下巴。沒想到看起來蠢蠢獃獃的黑團團也有兩下子呢,剛才結印傳送的手法很標準嘛,一眨眼她就在這躺着了,看來她低估了它呢。

「宿主姐姐,我成功了耶」玥言看着癱在地上的白色團團,除了顏色,幾乎與黑團團一模一樣,所以是黑團團變成了白團團?

努力保持着黑團團眼中的溫柔姐姐的人設,玥言疑問的問道:「黑團團?」

「當然啦,團團剛才只不過是被姐姐踩髒了而已嘛,所以才變黑了」很顯然白團團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名字了,成功接受了漂亮姐姐給它取得新名字了。畢竟只要顏值跟的上,其他都是浮雲的啦~

「宿主姐姐,這裡是神殿小公主神樂的寢殿清心軒,劇情已經進行到,燕北沉被欺負以至黑化值45%,積分小任務:世界和平」黑團團已經不對積分抱有任何的希望了,小姐姐看着就像一個易碎的天使,肯定很脆弱吧,還要以保持着劇情人設為前提,維護世界和平這樣的任務豈不是更加難以完成啦?

黑團團失落的耷拉着腦袋,頓感統生無望。

「世界和平?」看着黑團團的失落的模樣,玥言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它在想什麼,但卻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實力太強不允許她惆悵啊!

「公主?公主你起了嗎?」玥言從劇情附帶着的影帶中得知,這個聲音應該是原主神樂公主身邊最衷心的侍女——浣兒。

「起了,你進來吧」玥言都不敢相信這個嬌軟的聲音是從自己嘴裏發出來的?好吧~_~,確實是自己。

玥言看着幾個侍女推門走了進來,走在最前面的就應該是浣兒了,長的還挺好看的小姑娘,可惜了,最後殉主而死了,又是一個呆瓜呢,如果是她,想必會趁着魔主自殺時,趁機奪取大權,將魔域牢牢向我在自己的手中。哎呀,可惜嘍!

玥言遵循着人設,嬌氣的起身配合著她們收拾打扮着自己,穿戴好後,玥言讓她們都退下,只留下了浣兒。

「浣兒,陪本公主出去玩」玥言保持着人設不要太輕鬆,畢竟……

「是,公主」果然浣兒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對勁,更沒有發現她日日夜夜服侍的公主換了人。

玥言大步向外面走去,一邊走一邊思考着,現在的小公主神樂也就是她還沒有成為燕北沉的光。若是她不去救他了,他的心中就更沒有任何顧忌了,以他在神殿受這麼多屈辱折磨來看,兩族之間的戰爭只會更加慘烈,若是殺了他呢?那樣任務不就完成了嗎?玥言微微的笑着。

「白團團?你在嗎?我可以殺了燕北沉嗎?」玥言呼喚着白團團,沒有聽見回復,玥言還以為白團團不在呢,但其實白團團是在的,之所以沒說話是因為太驚訝了,所以愣住了。

它聽見了什麼,嬌弱且善良的小姐姐要殺了大反派,這還是它的宿主姐姐嗎?白團團迷茫了。

「宿主姐姐,不可以的,燕北沉是重要角色,殺了他,小世界會崩塌,任務算失敗」

「好吧,我只是覺得那樣可能會簡單一點,還是要快點完成任務的」畢竟她還有事想快點離開呢,完不成這個任務便不能離開。唉,還真是苦惱呢。

可憐的白團團竟然還以為自己的宿主姐姐是為了任務才不得以想狠下心殺人呢,可把白團團感動壞了,嗚嗚嗚,善良的宿主姐姐竟然會為了它……它好感動嗚嗚嗚。

「喲呵,還敢瞪你大爺我,師兄師弟給他點顏色看看……」辱罵聲,拳打腳踢和悶哼聲,擾亂了玥言的思緒,玥言皺了皺眉頭,她怎麼會無意識的跟原劇情一樣走到這裡?她回頭看了看滿臉焦急卻不敢出言制止她的浣兒,看來不是她引着自己來這裡的,難道劇情這麼強大嗎?

耳邊傳來孱弱的悶哼聲和不休止的辱罵聲「你就是個沒人要的小畜生,你親爹都不要你了,你就是個棄子,只能像條狗一樣沖我們大傢伙搖尾乞憐,哈哈哈,是不是?……」男人毫不掩飾的大笑,旁邊的人也見怪不怪的跟着笑,畢竟這在神殿已經是常事了,沒有人會去管閑事,更何況是這個被神殿鄙棄的異族。聽說還是魔域的少主呢,不還是要在他的腳下輾轉求生。

玥言冷眼旁觀,還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呢!

玥言本想殺了他,但現在她改變主意了,她有了更好的想法。只有經歷過黑暗與絕望,才會迫切的追逐着光的來臨,她要當他的光,當他的引路人。

你問她為什麼這麼做,或許玥言自己也不知道,或許是因為此刻他的狼狽激起了她為數不多的善心,又或許是因為他們都同樣經歷過絕望,也同樣都知道降臨在黑暗中的那縷光對於他們而言有多麼重要,玥言遺憾於自己沒能等到那縷光,所以她不忍心看到他也遺憾。亦或兩者都有也不一定。

「通通給本公主住手,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對上倒在地上那雙像狼一樣充滿戾氣不服輸的雙眼,玥言笑了笑,看來他還沒有學會如何收斂自己的情緒,難怪被打的這麼慘,青一塊紫一塊的,不過她會教他的不是嗎?

「公主殿下,您怎麼來了?」雖然稱呼着公主殿下,但幾人看向玥言的眼神中並沒有多少敬重,似乎也並不怕玥言去向她的父親告狀。

玥言當然也看的出來,她不是原主,自然沒有她那麼單純,她當然知道他們做的這一切神主肯定知道並且默認的,以至於他們才如此有恃無恐。

「怎麼?本公主來不得了」玥言感嘆原主的聲音實現太軟了,這般生氣說出來的話竟然只像嬌嗔。

「當然不是,公主殿下你誤會了」男子依舊錶面恭敬的說道。

「那還不快滾!等着本公主請你們嗎?」

「是」男子幾人不急不緩的走出了破舊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