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當滿級大佬拿到炮灰劇本
快穿當滿級大佬拿到炮灰劇本 連載中

快穿當滿級大佬拿到炮灰劇本

來源:google 作者:冉七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冉七柒 古代言情 姽嫿

炮灰系統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隨手抓了個壯丁,沒想到,竟然傍上了一個滿級大佬!從此,開啟了自己的躺贏之旅在女主的故事裏,炮灰的人生總是會被女主攪得天翻地覆,即使再無辜,炮灰終究只能是炮灰,只能成為女主通往幸福的墊腳石後來,姽嫿穿成了各個小世界裏的炮灰姽嫿表示:不好意思,這種炮灰劇本放在我手裡不太合適吧第一個世界:你是公主又如何?從侍女到漠北大閼氏,她才是長生天賜給漠北的奇蹟第二個世界:世家千金又怎樣?從一介庶女到攝政王妃,她與皇朝同載史冊第三個世界:郡主娘娘就高貴?從農家女到女將軍,她是意氣風發的三軍統帥即使再爛的開局,姽嫿都能走出自己的通天大路蘇爽文,#滿級大佬進新手村在線教學#展開

《快穿當滿級大佬拿到炮灰劇本》章節試讀:

布日古德極聰明,他看向飯桌上的佳肴,「就是這地瓜和馬鈴薯?」

姽嫿點點頭,「正是,這兩物,適應力強,無地不宜,產量也高,既可作主食也可做蔬菜食用,一畝勝過種穀二十倍,若在漠北種植,不出半年,便可解大多數人的日常口糧。」

適應力強!無地不宜!這不是漠北夢寐以求的糧食么?!

布日固德站起身,將餐桌上的菜色又仔仔細細打量了一遍,正色問道,「你所說的可屬實,為何這幾次漠北去大啟交換物資,都沒見過這兩樣東西。」

布日古德的懷疑也並不無道理,漠北為尋找小麥的替代物已經耗費了兩代人的心血,若大啟真有這種東西,怎麼會從未聽聞過。

姽嫿早就準備好了說辭,言明這兩物乃是海航帶來的供品,只在皇宮大內才有,不過大啟一來不缺糧食,二來也是沒研究明白這兩物如何烹飪,對於物產豐饒的大啟,這兩樣東西用處並不大,因此並未推廣,只封存在了皇宮之中。

不過對於漠北而言,這就是天賜甘霖了。

布日古德興奮地將姽嫿一把抱起,大笑道,「嫿嫿,你真是長生天賜給我,也賜給漠北的奇蹟,若是你說的這兩物在漠北真能種植成功,那麼你將是漠北所有人的恩人!」

布日古德忙讓內侍召集各位臣屬,種植工作要儘快推進,若是動作快的話,入冬之前,他們就能收穫第一批糧食了。

姽嫿也從內室拿出一沓絹紙,柔聲道,「王上,妾身這幾個月研究了下這兩種作物的烹飪做法,既可新鮮食用,也可長期保存,全部在這兒,望能為王上解憂。」

見絹紙上秀麗的字跡,布日古德將姽嫿一把摟入懷中,心中感慨萬千。

同樣是自己的女人,蒞陽是為了拉近兩族情誼才嫁到了漠北,卻從不將漠北人的生死放在心上,這兩樣作物明明是蒞陽陪嫁中的東西,她在漠北生活了三年,卻從未想過將它們拿出來,隻眼睜睜看着每年那麼多孩子和老人因為沒有糧食而受苦。

而姽嫿,她因為一場意外成為了自己的女人,卻從未怨天尤人,反而懷着身孕為了漠北而忙前忙後,更是獻上了或許能夠改變漠北命運的「神物」。

兩者一相較,布日古德心中本就偏向姽嫿的天平,不自覺又傾斜了一些。

而蒞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又背了一頂黑鍋。若是蒞陽知道,怕是要大喊三聲冤枉,她雖然愛使小性子,但是也不會故意去害漠北。但是如今的她早已失去了布日古德的信任,這頂黑鍋只能牢牢扣在她頭上了。

系統倒是有些鬱悶【你可以用積分兌換這兩樣作物的,也不貴,幾個積分就可以,幹嘛還要冒着被人檢舉的危險去找圖景呢?】

姽嫿笑了笑,沒說話。

系統雖好,但是自己終究會有結束任務的那一天,若是依賴上了系統,自己以後的路,要怎麼走呢?

倒不如從一開始就靠自己。

自己當年能從外門弟子爬到鎮派弟子的座位上,不也是靠自己么?

既然過去自己能做到,那麼今日、未來,都一樣能做到!

馬鈴薯和地瓜的種植陣仗鬧得很大,連禁足的蒞陽都聽到了。

「外面這幾日在鬧些什麼?天天烏嚷嚷一群人,鬧的人不得安寧。」蒞陽問向剛走進帳內的玉致。

玉致不知該如何回答,沉默了一瞬。

「是不是姽嫿那個小賤人?說!」一看玉致的表情,蒞陽還有什麼不明白。

玉致忙上前安撫,「公主,不過是姽嫿為了討大單于歡心,弄了一些新作物在張羅種植,沒什麼的。」

蒞陽也沒放在心上,又繼續百無聊賴地撥弄起了自己的首飾,「她慣會獻媚,到底是低賤坯子,懂得討人喜歡。」

蒞陽這話極刺耳,連玉致心中都有些不快,這不是將自己也罵了進去么?而且姽嫿所獻上的作物一旦種植成功,那可真是保了她一世的榮華了,公主居然還在那裡低瞧了人家。

不過,玉致想起剛剛收到的口信,還是打起笑顏,「公主,有一樁天大的好消息呢,您的禁足怕是很快就會解除了。」

「王上回心轉意了?」蒞陽聽到這裡來了精神,從榻上正起了身子。

「不是,是三皇子,他下個月將到漠北和大單于洽談通商事宜,現在已經在路上了。」玉致很是高興,主子好過,底下的奴才日子也會好過一些,這段日子,蒞陽沒少折騰身邊的人,如今三皇子來了,大單于為了面子,也會解了公主的禁足吧。

蒞陽臉上的笑意卻突然凝滯,心情也不好起來,只揮手讓玉致退下了。

姽嫿也接到了這道消息,是圖景傳給她的。

圖景的意思,是讓姽嫿早做防備,畢竟那是蒞陽的哥哥,若是他以通商為條件,讓大單于懲戒姽嫿,姽嫿的處境怕是會很尷尬。

姽嫿看到來的人選卻笑了笑,若是其他人還好,這位來,擔心的怕是蒞陽了。

玉致和姽嫿不同,她是臨出宮的時候才被撥到了蒞陽身邊伺候的,而姽嫿伺候蒞陽得有個小十個年頭,自然對她的一些過往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三皇子宮應甫乃是貴妃所出之子,他年幼時,貴妃不得恩寵,僅是一位微不足道的小才人,三皇子在後宮裡沒少受這些妃嬪磋磨,蒞陽十歲那年更是讓內侍將宮應甫惡意推入到水中,差點要了他的性命,而這一切只因皇帝在蒞陽面前提過一句讓她多向自己三哥學學。

直到三皇子及冠後入朝辦了幾件不錯的差事,得了皇上的青睞,後宮裡他的母妃也提了位份,這才沒人敢欺辱到他的頭上了。

不過,姽嫿站起身,端詳了下鏡子中自己五個多月高高隆起的腹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大啟需要的,是漠北大閼氏的位子上坐着自己人,至於是不是蒞陽,那不重要。

自己和這位三皇子,或許,可以談一筆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