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
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 連載中

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太史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太史嬰 現代言情 盛暖

【甜寵+病嬌1v1】為了活命,盛暖要穿越不同世界,扮演作死炮灰,拯救最黑暗的反派,他們冷血偏執心狠手辣,談笑間伏屍百萬,揮手間舉世覆滅,握着炮灰劇本的盛暖很慌……後來:偏執少年神情陰鷙:「暖暖,除了我身邊,你哪裡都不許去」冷血帝王面頰染血:「暖暖,為了你,覆滅江山又如何」入魔仙尊白髮如雪:「暖暖,你便是我的心魔」末世屍王眼神執拗:「暖暖,你來決定,殺死我,亦或拯救我」盛暖更慌了……展開

《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章節試讀:

盛暖拿着綵球上了體育樓,一邊走一邊琢磨着要怎麼儘快攢夠積分復活。

老頭子都不行了,她又好不容易把綠茶婊母女干翻,要是不快點回去,綠茶婊捲土重來,那她回去後就什麼都沒了還復活個什麼勁兒,不如躺平算了。

就在這時,旁邊器材室的門毫無預兆打開,盛暖被人一把抓住胳膊就拖進了器材室里……

反應過來,她頭也不回彎腰向後一肘,同時向後一腳踢出去,對方似乎沒想到她會反擊,悶哼一聲後直接擰住她的腳。

盛暖毫不停頓借力旋身又是一腳踹過去,與此同時,對方也發力捏着她的腿將她猛地推開。

單手撐地穩住身形,盛暖刷的抬頭,就看到對面是個穿着黑色風衣的年輕男人……對方明顯受傷了,胸口一片血跡,手裡握着一把匕首靜靜看着她,然後勾唇:「身手不錯。」

盛暖和原主都練過,不說什麼高手不高手,基本的自保能力還是有的,最重要的是,這一刻,盛暖已經知道了對面這人的身份:商越,原劇情中被原主誤以為是父親私生子的男配。

原劇情中,商越曾經在一中當過一陣校醫,結果後來被原主故意誣陷,還鬧得滿城風雨,然後他才離開了一中。

更重要的是,盛暖從客服那裡知道,原主的父親萊斯利·諾曼在家族爭鬥中落敗,也和眼前這位有着莫大的關係。

而現在,她和商越還沒有過任何交集……

盛暖後退一步,從兜里拿出手機。

商越壓低閃過冷色,可他現在受傷,又沒辦法第一時間將眼前這個小丫頭片子制服……下一瞬,他神情一變,眼底露出懇求:「別報警。」

他說:「我不是壞人。」

盛暖看他:「沒人臉上會寫着壞人兩個字。」

商越嘆氣:「我真的有苦衷,我是你們學校的校醫……我父親的私生子想要綁架我,我是為了逃跑躲避他們,真的。」

男人本就生的俊雅斯文,眉頭微蹙嘆氣說話的時候看起來溫和又無害。

可盛暖知道,他完全是在胡說八道……他自己本來就是那個私生子。

心裏瞭然,面上卻不顯,盛暖神情猶豫,頓了頓,出聲質問:「那你為什麼襲擊我?」

商越滿眼真誠:「我以為是要綁架我的人追來了,我太害怕了,所以才會動手,對不起,你能原諒我嗎?」

信你才有鬼。

可盛暖知道她不可能把商越怎麼樣,與其和他交惡,倒不如賣他人情,也許以後有用也說不定呢。

她臉上的防備和攻擊緩緩消失,然後看着他的傷猶豫着問:「真不要報警嗎,報警了你不就安全了?」

商越嘆氣:「家醜不可外揚……」

見對面的小丫頭片子像是被他哄住了,商越又試探問道:「你能幫幫我嗎?」

盛暖有些猶豫:「怎麼幫?」

商越拿出一把鑰匙低聲說:「這是校醫室的鑰匙,你能不能去幫我拿身衣服,白大褂也拿上……我這樣子沒辦法出去。」

盛暖有些猶豫。

商越神情更加無辜無害,低聲說:「拜託你了,幫幫我吧,有機會我會報答你的。」

頓了頓,盛暖才低低應了聲:「那,好吧……」

她從商越手裡拿過鑰匙,有些不安的瞥了眼他胸口的血跡,然後轉身出了器材室。

校醫室和器材室這邊離得不遠,估計這也是商越會藏到這裡的原因。

盛暖從他衣櫃里拿了套衣服,又拿了衣架上的白大褂,臨走前看到桌上的藥品和繃帶紗布殊么的,也一起拿上了。

這時,器材室內的商越已經完全不是剛剛在盛暖面前被迫害的私生子模樣。

「東西拿到了,已經發給你……不要給他留活路。」

掛了電話,他面無表情坐在那裡,反手把別在身後的槍往裡推了推,然後抬頭看着器材室門口方向,眼神陰冷。

選擇相信和求助那個小丫頭片子是無奈之舉……如果她出去敢出賣他,那他一定會讓她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就在這時,外邊響起腳步聲。

商越把黑風衣拉了拉,儘力蓋住身上的血跡,然後一隻手不動聲色放到槍上……

下一瞬,器材室門被小心翼翼推開。

盛暖推開門,看到商越還在那裡,頓時鬆了口氣,然後反手把門反鎖。

她拿着東西快步走到商越面前:「你看看,這些行不行?」

看到裏面的消毒包紮藥品,商越有些意外,然後抬頭對她露出個友好溫和的笑容:「謝謝你啊。」

「沒事。」

這時,商越脫下外衣,露出幾乎被鮮血浸透的T恤……盛暖有些嫌棄,下意識想往後避開,可想到什麼,隱藏了嫌棄的眼神,露出不安的樣子,猶豫着問他:「要不要我幫你?」

商越動作一頓,抬眼:「那就謝謝你啦……」

盛暖低頭不發一語給他包紮,商越坐在地上垂眸看着眼前不斷晃動的腦袋,微微挑眉。

小丫頭片子的發色是好看的亞麻色……剛剛近距離看,她瞳仁好像黑中泛着墨綠。

混血?

很快,盛暖幫他包紮好後站起來:「沒別的事我就走了。」

看到她多一分鐘都不想呆的樣子,商越心裏好笑,面上卻是一片感激:「今天的事,真的謝謝你。」

「沒事,你就當沒見過我,我也當沒見過你。」

說完,盛暖一副不想惹麻煩的樣子對他擺擺手,迫不及待轉身離開……

片刻後,換了裝扮清理完現場的商越走出器材室,神情如常朝樓下走去。

回到校醫務室,他一直挺得筆直的脊背這才放鬆下來,坐在椅子上開始艱難的脫衣服。

剛剛包紮是怕血跡滲透出來,現在,他必須要拆開繃帶把傷口縫合。

沒有用麻藥,商越就那麼面無表情縫合自己的傷口,面色煞白滿頭冷汗……沒多久,重新把傷口包紮好再度穿上衣服,他這才長長吁了口氣。

今天是他大意了……以後要更加謹慎才是。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震了震。

拿出來,就看到是一封郵件,裏面還有一張照片。

看到那張照片的一瞬,商越頓時一愣,眯了眯眼,隨即失笑出聲。

難怪覺得那個小丫頭片子長得過分惹眼,原來身上有諾曼家族的血脈。

商越嘖了聲。

萊斯利·諾曼表面上向他示好,背地裡卻是選擇了他那個蠢貨大哥,如果他把萊斯利的女兒握在手心,那,他們的盟友關係,還會有幾分可靠呢?

商越懶懶勾唇,眼底一片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