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佛系女主又被纏上了
快穿:佛系女主又被纏上了 連載中

快穿:佛系女主又被纏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執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執殊 時音 現代言情

時音穿梭在一個個小世界裏,為了完成任務她上刀山下火海,在男主身邊各種獻殷勤,卻沒想到被男人給纏住了時音:我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而已,不貪戀美色的男主:是嗎?忽然男主變換各種類型,奶狗、狼狗、喪屍王、鮫人、精靈等等男主:不喜歡嗎?(衣服半褪)時音:不好意思,我喜歡人(捂住鼻子小聲說)…………總之,入股不虧會持續更文,不棄文展開

《快穿:佛系女主又被纏上了》章節試讀:

陸南星坐在沙發上,骨節分明的手拿着酒杯晃動着。

一旁時野在喋喋不休說個不完,他揶揄的看着陸南星,「陸哥,怎麼這回換口味呢?」

他看向坐在不遠處吃吃喝喝的時音,調侃道。

陸南星將酒一飲而盡,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時野,「那是家裡那個。」

時野頓時驚訝起來了,眼神抑制不住好奇。他仔細打量時音,「這怎麼變化如此大呢!這氣質像換了個人似的。」

陸南星笑道:「你也這麼覺得?」

時野翻了翻白眼,「廢話,還記得當初那不要臉的模樣。」 他說似想起了什麼,打了個激靈。

「這怎麼變化如此大呢?」 時野喃喃道。

「我也想知道。」 陸南星呵笑道。

「看,陸哥。」 時野抬起下巴往時音方向點了點。

時野和陸南星全程把蘇姝挑釁的過程看的一清二楚,看着一臉不為所動的女人。

「呦,這真的改變了啊。」 時野摸摸下巴嘆道,「這要是放到以前,肯定大鬧一番。」

而一旁的男人則是勾唇一笑,他繼續喝着手中的酒。

………

時間飛逝,時音看着手機上的時間。她抬頭看着不遠處男人還在聊着,起身離開包廂去廁所。

從廁所里出來,正要往包廂的方向走去。忽然聽到男人和女人的爭吵聲,時音好奇的探頭過去。

那兩人正是蘇姝和陸南星,只見蘇姝拉着男人的手,正哭哭泣泣的跟男人說我錯了之類的。

而男人一臉不耐煩,右手食指夾着煙。他冷然說:「放開,你知道我不喜分手後還糾纏着。」

蘇姝:「陸總,我錯了。我不該使小性子的!」

男人將煙放到嘴裏,手掙脫開女人的手,往洗手間走去。

徒留女人倉皇的背影。

時音看着越來越近的人,她連忙躲起來。可是下一秒她的手機振動起來,不遠處男人正拿手機撥動電話着眼睛卻盯着她的方向。

看到男人的目光使來,她探出頭看向男人,一臉討好的笑道:「這麼巧,你也來上廁所啊。」

陸南星將嘴裏的煙掐掉,扔進垃圾桶里。

他嗤笑道:「躲起來幹什麼,鬼鬼祟祟在那裡,藏也沒藏好。」

說完,大步走過來拉住時音的手,輕嘆道:「我們回家吧。」

時音噢了一聲。

兩人走到樓下,司機已經在那等着了。陸南星打開車門讓時音坐進去,而後他坐下關門。

車發動了。

男人忽的將女人抱在懷裡,頭埋在時音肩上,許久低沉的聲音響起,他說「頭疼。」

時音頓時產生憐惜感,她伸出手指在男人太陽穴里輕輕揉動着。

她輕聲問:「這樣舒服多了嗎?」

「可以,繼續。」 沉悶的聲音從她耳邊響起。

時音便繼續輕輕揉動。

黑暗裡男人的目光越來越危險。

而司機此刻透過鏡子,訝異的看着疊在一起的兩人。

一路無話,很快公寓便到了。

時音被陸南星牽下來,這個公寓地處繁華階段。所以周圍燈火通明,街上嘈雜的聲音傳來。

看着對面廣場上熱鬧的場景,時音停住腳步。

陸南星轉頭疑惑的看着她,並詢問:「怎麼了?」

時音抬頭看向男人,道:「你頭還疼着嗎?」

「還行。」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

「那我們去那逛逛吧。」時音指了指對面的廣場,她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才九點,時間還早。可以嗎?」

她晃了晃男人的手,陸南星垂下眸看不清他的神色。過了半響,說了句可以。

時音興緻勃勃的拉着男人的手穿過公路,來到人山人海的廣場上。

震耳欲聾的音樂響徹四周,每個團隊的舞蹈並不一致,所放的歌曲也不一樣。

時音帶着陸南星找到一個地方坐起來,她讓男人在這等會,便跑開了。

男人看着這熱熱鬧鬧的場面,不由的低聲笑起來,他在想陸南星你在幹什麼?

他與周圍的人格格不入,白色襯衫西裝褲坐在那。模樣俊俏氣質冷淡,光是坐在那便是與眾不同。

沒過多久,就有位老太太走過來,站在他的旁邊,「小夥子啊,你自己一人來這走走?」

陸南星看着老太太溫和的笑了笑,說:「不是,在等人。」

這是老太太將男人的臉看的更加清楚了,她笑得臉上的褶子都皺在一塊。她問:「小夥子有對象不?阿姨可以給你介紹一個,要不我們加加微信?」

「不用了,阿姨。他有妻子的。」就在男人要婉拒的時候,時音回來了。聽到阿姨的問話,她直接插嘴道。

時音走到陸南星的旁邊,白皙小巧的手握住那骨節分明的大手。

「噢,這樣啊。那打擾了啊,不好意啊妹子。」老太太看着交握的手上,上面那雙屬於女人的手上帶着枚銀色的戒指。

看着老太太離開,時音把手中的飲料替給陸南星,他無聲的望着她。

「咳,這蜂蜜柚子茶可解酒,你先喝喝吧。」

時音說完,坐在男人的旁邊。看着男人擰開瓶子,一口口的喝起來。她轉頭看着熱鬧的人群里,感嘆道:「我爸媽以前就很喜歡去跳跳廣場舞。」

男人看着一臉落寞的女人,他思索了會兒。又聽見女人說:「你不覺得這樣很熱鬧嗎?」

「不覺得,很吵。」男人的語調冷淡。

時音笑了笑,微弱的光照在她臉上似打了光暈一樣格外的好看。男人伸手摸摸時音的頭,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還想去哪玩?」

時音轉頭看向陸南星,此刻他的臉上掛着溫和的笑容,她說:「我喜歡你這樣笑,很好看。」

男人的手僵住,他扯了扯嘴,說:「嗯」很是生硬。

看了會兒廣場舞,時音拉着男人走了一小會路,便回去了。

……

洗完澡後,時音躺在床上刷着手機玩。這時男人從浴室出來了,他坐在床邊,看着玩手機入迷的女人。他直接扯走手機丟在一旁,將手中的毛巾扔給她。

轉身背過去,顯然這是要讓時音幫忙擦頭髮。

時音嘆了口氣,她拿起毛巾蓋住男人的頭,輕柔的擦動着。等頭髮半干後,她下床去浴室拿吹風筒,走回來插上電。

溫熱的風吹動着男人的發梢,時音的手指不停的在頭髮間來回穿梭,她心想這男人的頭髮真的好軟啊。

陸南星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人,感覺到頭上的癢意。他忍不住伸出雙臂抱住她,頭埋在她軟軟的胸部,聞着香甜的氣息,他閉上眼睛享受現在的溫存。

「好了,頭髮吹乾了。」 時音放下手裡的吹風筒,把它放在一邊。

看着懷裡閉目的男人,她小心的推動他的肩膀。

陸南星睜開眼,狹長的瑞鳳眼裡沒有一絲睡意。他放開女人,看着她進浴室出來爬在床上,他關了燈。

晚上的月亮正高高掛起,風輕輕吹動着拉緊的窗帘。

室內春色盎然,男人低沉聲和女人哭泣的聲音彼此起伏,只能透過微弱的光看清床邊白皙的手抓住黑色的床單。

很快,一張骨節分明的大手五指交叉將它牢牢按住床上。

夜還未深,好戲正上場着。

《快穿:佛系女主又被纏上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