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跪求男主別黑化
快穿:跪求男主別黑化 連載中

快穿:跪求男主別黑化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樂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我是樂嗇 時言 現代言情

【快穿:1v1,雙潔,架空狗血+輕沙雕】穿成筆下渣滓怎麼辦?!天嗚嗚,時言表示自己很委屈,他只是勤勤業業的寫了幾本虐文,就被讀者的幽怨值懟進了小說世界還綁定了一個面冷心善的系統,說什麼要降低男主黑化值開局火葬場模式黑化男主要刀他怎麼辦身為手拿劇本的男人,時言果斷從心面對黑化總裁:「哥哥,你聽我解釋」面對商業大佬:「我錯了,我幫你一起幹事業」面對陰鬱小狼狗:「乖乖,我有錯,我來認錯了」……最後,一路殺出小說世界的時言懵圈了誰能告訴他,現實世界裏這個總纏着他的男人是誰……展開

《快穿:跪求男主別黑化》章節試讀:

時言一看這架勢,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他慌忙解釋:「哎傅景辰,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個人睡習慣了,一時間不適應,才踹你的。」

不解釋還好,聽了他的話,傅景辰臉色更黑。

昨晚上不是這人主動要過來睡的嘛!

怎麼現在又成了他不適應了!

抱着自己睡覺很不習慣嗎?

時言看着臉色不好,一直捂腰的男人。

心裏暗道是不是自己給人踹壞了,他有些懊惱的開口:「要不你去醫院檢查檢查吧。」

傅景辰:??

時言腦袋微微耷拉着,剛睡醒的眼睛注視着他。水汪汪的,看起來像是一隻懊悔的狗狗。

傅景辰心裏軟了些,好歹是自己弟弟。

要不,就放過他這一次。

下一秒,時言醞釀好情緒,自責的開口:「畢竟男人的腰還挺重要的,萬一你以後因為我這一腳,不行了怎麼辦?」

「那我這罪過不就大了。」

傅景辰:「……」

越往後聽,男人的臉色越不好看。

他的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氣急反笑:「時言,你可真是好樣的!」

「我有這麼弱雞,你一腳就不行了?」

不過踹了一腳,就盼着他不行了!這時言腦子裡,整天想的都是什麼廢料。

聽着男人咬牙切齒的話,時言懵了懵,忽然反應到一句話,男人不能說不行。

他尷尬着臉慌忙反駁:「我沒有…沒有說你弱的意思,你很厲害的…沒有不行…很行…起碼比我行…」

但是他越說,傅景辰臉色就越冷。

不行,越描越黑。

133幸災樂禍:「你個小辣雞,自己惹的禍,自己受着。」

時言:「……」

好想吃油炸系統。

怎麼說都很怪異,時言索性閉了嘴,他訕訕的下床去扶傅景辰。

男人不領情,雙手撐着地板,自己站了起來。

時言的手就這麼僵在了半空,他默了默,乾脆改手為傅景辰整了整因為摔倒而凌亂的衣服。

這次傅景辰倒是沒有拍走他的手。

他低頭看着那個毛絨絨的頭頂,因為剛起床,時言的頭髮亂着,柔軟蓬鬆的頭髮,看起來有種莫名的呆。

時言穿着米黃色的真絲睡衣,順滑的布料,因為他的動作起伏,從領口滑到肩膀。

露出小半個圓潤白嫩的肩頭,傅景辰眸色暗了暗。

順着他垂下的視線往下看,依稀能看到,時言胸前漸現的春光。

不由得,傅景辰想起了之前和時言同居的日子。

每天早上,時言就會像現在這樣為他整理衣服,甚至是系領帶。

他們如尋常情侶一樣開心。

可是後來,時言背叛了他。

……

再後來,時言回來了,他卻意外發現是他弟弟。

想着想着,傅景辰不由得有些唏噓。

時言幫男人整好衣服,一抬頭就看到傅景辰一臉便秘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時言瑞瑞不安,黑化值都沒有增加,傅景辰應該…也沒那麼生氣吧。

正想着,傅景辰的手就伸下來了。

時言慌忙用手護着頭,他下意識的,以為傅景辰要打他。

畢竟也是有前科的人!

可傅景辰只是默了默,冷着眉宇幫時言歸攏好耷拉下來的衣服,遮住那個圓潤美好的肩頭。

時言舒緩一口氣,看來是沒事了。

將時言的反應收入眼底,傅景辰不悅的抿了抿唇。

為什麼時言這麼怕他?

明明當初背叛自己時,倒是果斷英勇。

想着,系統提示音響起。

【叮~攻略目標黑化值+10,當前黑化值85】

時言:「……」

當個人吧,哥!

不就踹了一腳,至於記仇成這個樣子嗎?!

看着時言一臉受氣的模樣,傅景辰敏銳的凝起眸子:「怎麼?你很不服?」

時言心虛的垂下頭:「沒有沒有,我沒有不服氣。」

可是真的好氣哦!

「哦」,傅景辰眯了眯眼,隨後扔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別怕我。」

「嗯…啊?」

時言驚訝抬頭,眼睛迷茫的閃了閃,差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別怕他?

這是什麼話?

傅景辰耳廓可恥的紅了紅,他沉着聲音繼續道:「我說,別怕我。」

這次時言倒是聽清了,他迅速回道:「哥哥別老嚇我,我就不怕你。」

聞言,傅景辰扯了扯唇,倒是沒再說什麼。

等時言戰戰兢兢出了房間。

才緩緩聽到一陣系統提示音。

【叮~攻略目標黑化值—10,當前黑化值75】

時言:??

傅景辰的心,海底針!

.

而傅景辰站在房間里,一臉複雜。

時言是他弟弟,為了母親,他也想過要和時言以後好好相處。

明明想懲罰那個人,可是方才看到那人怕他,心裏又很不是滋味。

若是母親在,一定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場面。

.

時言出了傅景辰的房間,就看到許易站在樓梯口,鬼鬼祟祟的徘徊着。

時言挑了挑眉。

許易的眼底泛着烏青,黑眼圈很重,一看就是做晚沒睡好。

看到時言出來,許易的眼神變得幽怨。

昨天時言遲遲不從傅景辰房間出來,甚至到最後房間還關了燈。

他芥蒂這個事,害的他一整晚都沒睡好覺。

今日早早起來,等在樓梯口。

現在看到時言從傅景辰房間走出來,當即心裏就跟扎了小人一樣,難受極了。

一晚上…他很想質問,時言有沒有和傅景辰發生什麼,否則怎麼待了一晚上!

但不等許易開口,時言打了個哈欠說道:「許管家早,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話落,時言忽略掉許易想扎人的目光,急急忙忙的下了樓梯,直奔廚房。

他還有要事要辦呢!

許易也是僵在原地,看着時言進了小廚房,臉色還是陰晴難定的。

時言當這是自己家嗎?這麼隨便!

時言不知道許易還在盯着他,他滿心想着,傅景辰是為了自己踹他一腳的事生氣。

他想補救一下。

不是說吃哪補哪嘛!

他也要給傅景辰補補!

時言嘰里呱啦的,跟廚房掌勺的大廚交代了一大堆。

「能熬點給男人補腰的菜肴嗎?」

大廚懵了一瞬,隨即會心一笑:「誰吃啊?」

時言不假思索:「當然是傅景辰。」

聞言,大廚就露出了一臉意味深長的笑容。

大廚是一個已有家室的中年男人,此番聽到時言的話,不免多想。

他從上到下掃視時言,看到他勁瘦的腰肢時,眼裡滑過一抹瞭然。

怪不得傅總不近女色,原來是個…鈣。

時言看大廚笑的賊兮兮的,跟瓜田裏面的猹一樣。

當即皺了皺眉,不放心的問道:「補腰的菜你會做嗎?」

大廚拍胸脯保證:「當然了,你放心,我是專業的,米其林大廚都沒我會做菜。」

「行吧!」

畢竟是傅家的大廚,也不會差勁到哪裡去。

「唉等等,別說出去。」

時言不放心的叮囑了句,傅景辰這人不是好面嘛,不能讓別人知道他腰受了傷。

大廚嘴角噙着笑意,連連點頭,答應的那叫一個好。

不就是豪門秘辛嘛!

總有點不能言說的秘密,他懂得。

許易就站在樓梯口,面色陰晴不定,這還沒怎麼樣,時言就把自己當成傅家的主人了嗎?

時言這般自在,不像是在別人家做客,倒像是當家主人。

許易感覺到時言行為不太對勁,他反應一瞬,麻利的跑去問了廚房的大廚。

廚房大廚會心一笑,然後說出了一句震驚許易的話。

「方才時言說,傅總腰傷到了,需要補補。」

然後,他丟給許易一個你懂得的眼神,就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許易直接僵在當場。

難道傅景辰和時言,真的…那個了!

許易臉漲成豬肝色,況且聽時言這意思,傅景辰還不太行?

一瞬間,許易被自己想法雷的外焦里嫩。

吃飯期間。

傅景辰看到桌上兩盤奇怪的菜,眉頭擰了擰。

他詢問僕人:「這是什麼菜?」

時言邀功獻寶似的把菜推到傅景辰面前。

「豬腰子,你多吃點。」

傅景辰臉色怪異的放下筷子。

「端走,我不吃這個。」

時言勸道:「不要挑食,不是有人說吃哪補哪,你多少吃點嘛!」

越往後說,時言聲音越小,因為傅景辰的臉色已經肉眼可見的黑了下來。

他筷子一拍,聲音夾雜着怒火:「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