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快穿:黑化大佬個個要寵我
快穿:黑化大佬個個要寵我 連載中

快穿:黑化大佬個個要寵我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唐唯一 洛暮琛 霸道總裁

洛茶向來肆意妄為,靠本事渣完了所有男主然而當她即將回去時,位面世界突然崩塌,她被迫回去拯救已經被她渣到黑化的大佬們清冷權臣手握鎖鏈:騙了我,把我囚禁在地牢的感覺怎麼樣?病嬌總裁拿着遙控器:你是第一個敢拋棄我的人,這次無論用什麼手段我要把你留下星際指揮官操縱機甲:毀了我的星球,我豈會這麼容易放過你腹黑攝政王手持寶劍:就算你想和我重歸於好我也不會原諒你!洛茶:你們先把東西放下!有事好商量啊!展開

《快穿:黑化大佬個個要寵我》章節試讀:

第一章 找你的白月光去!
你怎麼懷孕了也不注意點休息?
孕酮這麼低,你知不知你孩子差點就保不住了?
趕緊打電話讓你丈夫,讓他來給你辦理下住院手續,你得在住院上一周。」
唐唯一剛剛才醒轉過來,此刻身體還是虛弱至極。
面對醫生的訓斥,聲音虛弱的回話,哦,好的。」
她也不是懷孕了不知道注意,而是最近她剛忙完辦喪事,又加上公司的事情忙,才會顧不上休息,飲食也不規律,才暈倒在了公司的茶水間。
唐唯一跟醫生道了謝,拿出了手機撥通了她的丈夫洛暮琛的電話。
良久,電話那端才接通,傳來了一道女人聲,喂,暮琛現在睡著了,你過會再打來吧。」
這聲音唐唯一能聽得出來,是她的丈夫心裏的白月光程星韻。
呵,洛暮琛還真是迫不及待啊,他爺爺才剛死,沒有掣肘他的人了,就立馬飛去國外找他的白月光去了。
讓洛暮琛接電話!」
唐唯一心口鈍疼,忍着怒火,撐着體力冷聲說著。
我說了,暮琛睡著了,你有什麼事……」唐唯一冷聲打斷了她的話音,有什麼事,我還需要跟你這個小三先報備嗎?

我讓你喊洛暮琛接電話,你沒聽到嗎?
把手機給洛暮琛!」
可她說完了,電話那端的程星韻沒有回她,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唐唯一憤怒的又撥了過去,這次她沒有再要求程星韻把手機交給洛暮琛,而是直接說了,你讓洛暮琛趕緊回來,去跟我把離婚證領了,我好麻溜地給你騰出洛太太的位置。」
什麼?

你願意跟暮琛離婚……」唐唯一沒有回她,就掛斷了電話。
不離,難不成還留着添堵嗎?
況且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唐唯一也努力過了,結婚這三年來,她一直都很努力的想要得到洛暮琛的心。
老爺子病危時,她就擔心她和洛暮琛的這段婚姻會走到盡頭,所以費勁了心思,扎破了避孕套,纏着洛暮琛好不容易才懷上了孩子。
現在想想也真是可笑。
她是懷孕了,可都還來得及告訴洛暮琛,他人早已飛去國外迫不及待的跟程星韻滾到了一起。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她也沒必要死纏爛打,佔著洛太太的位置,讓自己添堵又自取其辱。
一周後。
唐唯一出了院,也終於等到了洛暮琛人回來。
唐唯一看着洛暮琛不由得有些恍惚,這男人身形頎長,長得好看,一身銀灰色的手工西裝,更是為他增添了些許清冷。
真的很快,一眨眼她和他結婚過了三年,可她看着這樣的洛暮琛就一如新婚那天,他依舊涼薄寡淡,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彷彿她根本就不是他的老婆,只是個陌生人一般。
你終於回來了。
我還以為我跟你提出離婚,你會立馬就飛回來。」
唐唯一收了收思緒,唇角泛着一抹自嘲的笑意說著。
洛暮琛脫下了外套,睇了她一眼,別跟我鬧脾氣,我不喜歡耍小性子的女人。」
你什麼意思?
!」
唐唯一被洛暮琛說這話給氣到了。
洛暮琛,你難道以為,我是因為你外面的女人,吃醋跟你鬧脾氣,才打電話提離婚讓你回來的?」
她問這話,洛暮琛並沒有理會她,而是徑直邁步走向了浴室。
唐唯也跟了過去,但慢了一步,沒能阻止他進浴室,只能站在浴室門口說著,洛暮琛,你先把話說清楚!」
洛暮琛,你聽到沒?
你先出來把話跟我說清楚!」
我在你心裏就是這麼不堪的人嗎?
你把我唐唯一看得就那麼扁?
以為我愛你,就會沒有下限?
為了挽留你就拿離婚去威脅你?」
洛暮琛,你背叛我出去找你的白月光,我還稀罕你這個被人用過的破爛貨?
!」
她的話音剛落,門就突然被打開了。
洛暮琛身上衣着寸縷,就這麼進入她的視線。
雖然是已經結婚了三年多,洛暮琛的身體她早看過、摸過、用過,但是她此刻看到洛暮琛的身體,還是不由得臉一紅。
洛暮琛蹙眉看着,你真的很吵。」
爾後他就把唐唯一給抱起來帶進了浴室。
你要……」唐唯一才剛張口,嘴就被封上了,話音如數被吞沒。
他們正在吵架,提離婚,怎麼就突然變成了這樣?
放開……」唐唯一去推着洛暮琛,和他抗爭,只是男女的力氣懸殊太大,她很快就敗下陣來……不知道過了多久,唐唯一呼吸困難,快要奄奄一息了,才終於被放開又呼吸到了氧氣。
她就像是被扔在岸上,快要乾涸的魚兒,大口大口呼吸着氧氣。
她的耳邊傳來了洛暮琛的聲音,你的身體,和你說的不一樣。」
洛暮琛,你混蛋!」
唐唯一惱怒的推開他,我這只是正常的反應!」
嗯,正好一起解決。」
他一貫說話的聲音寡淡,說這句話,像是在說一件極其正常的小事,就好像在說正好有尿要尿那樣。
唐唯一知道洛暮琛是真的把這種事情,當成有尿要尿,哆嗦完了那一下,就沒事了。
他們結婚到現在,洛暮琛不愛她,卻從剛結婚到現在做這事都尤為的自然隨意。
而她每次確是緊張不安,心跳加速,笨拙卻又極力的討好他。
是不是她以前對他的愛,在他眼裡很卑微?
所以他才會認為她提離婚是在鬧脾氣,她這麼生氣,他卻只嫌棄她吵,還要硬拉着她幫他解決需求?
唐唯一憤怒的打開洛暮琛碰她的手,你滾開!
不要用你的臟手碰我!
我嫌棄你臟,要跟你離婚,你聽不懂人話是嗎?
!」
你發情去找你的白月光去,別來給我找噁心!」
不知是她的哪句話激怒了洛暮琛,洛暮琛的眼底浮現了冷意,大掌按住了唐唯一的肩膀,將唐唯一按住貼在了牆壁上。
唐唯一,你鬧脾氣也有的限度,我的耐性有限!」
身體騰空腳下沒有支撐,這讓唐唯一使不上力氣掙扎,更是怕自己掙扎會摔跤,會傷到孩子。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快穿:黑化大佬個個要寵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