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論如果反派成了綠茶
快穿:論如果反派成了綠茶 連載中

快穿:論如果反派成了綠茶

來源:google 作者:虯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遇之 菱清陽

【1v1雙強雙潔+爽文+每次都愛主動遵守人設但總在反派面前原形畢露戲精女主】被好友坑了?可以接受一定要去完成拯救反派的任務?那怎麼辦,只能接受還要完成原主心愿?勉強可以繼續接受菱清陽一直覺得雖然反派是個白切黑黑芝麻湯圓,但是經歷凄慘,黑化前更是惹人憐愛她認為一定是那些人太過分了,才讓反派不得不奮起反抗只是為什麼反派如此可愛?看着反派可憐兮兮的眼神越來越拒絕不了怎麼破?007聽着自家宿主的吶喊,看着趁她不注意露出得逞微笑的反派,又默默看了一眼下場無比凄慘的反派仇人們,它決定一直這樣沉默下去展開

《快穿:論如果反派成了綠茶》章節試讀:

此時已是晚上十點,天上星星點點,清涼的晚風輕輕拂過,帶來一陣靜謐的舒爽。

兩人一前一後轉過街角,傍晚的城市一片繁華,霓虹燈不停閃爍,街邊的路燈照亮城市的角落,菱清陽腳步一轉進了一家便利店。

陳年沒有回頭,但像是察覺到了,默默走到一邊的椅子旁坐下。面無表情的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倒是和平時溫和的樣子相差甚遠。

「給。」眼前突然出現了一瓶礦泉水,少女修剪整齊的指尖泛着淺淡的粉色,指節修長白皙,像是一個藝術品,一眼就知道這是一雙養尊處優的手。

陳年怔怔的看着,菱清陽可不管他在想什麼,直接往他懷裡一塞便在他身旁坐下。

陳年下意識接住,終於回過神來,打開喝了一口。

「謝謝。」他的聲音比平時低沉,像是糅雜了諸多情緒。

菱清陽單手支着下巴,側過臉來看他。

「緩過神了?」語氣有些調笑。

陳年不自在地咳了一聲,下意識又帶上了溫和的笑意:「你怎麼知道我在那?」像是一句無心的問詢。

「剛剛盛安霜給我打電話,說她碰到了南瑾笙身邊那群狗腿子,隱隱約約聽他們說什麼生物實驗室,什麼今晚要你好看。她離得太遠沒聽仔細,但是覺得有些不安,就給我打電話了。」

——…………..

宿主真是張口就來,利用起小姐妹來毫不手軟。007大開眼界。

「本來我也是不太確定,但想着還是來看一看比較好。說起來這也算是我連累你。」

陳年目光閃爍了一下:「這沒什麼,之前是我主動幫你。」

「不管怎麼說,你也算是無妄之災吧,這南瑾笙還真是小肚雞腸。」

陳年的表情帶着一絲隱忍和暗淡,但還是關切的看着菱清陽:「他好歹是南家繼承人,你自己小心些就好,我沒事的。」

——黑芝麻湯圓黑化前還是挺可愛的。不枉費我大晚上趕來救他。

「你放心吧,好歹你也是我同桌,我不會白白讓你受欺負的。」她的目光軟化下來,帶着一絲關切。

陳年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臉有些紅,稍稍偏過頭去,卻在菱清陽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抹愉悅的笑意,漆黑瞳孔里的里閃爍着微光,邪氣十足。

——哎,好歹黑芝麻湯圓也只有17歲,真單純啊。

菱清陽自顧自點了點頭。

系統空間里看到一切的007不敢說話,它翻了翻手上的狗血小說,裏面的女二正深情款款的看着男主,柔柔弱弱說道:「翼哥哥,我沒關係的,姐姐也不是故意的。」007打了個寒顫,抖了抖身上的毛,默默為自家單純的宿主祈禱。

「不過你怎麼會上他們的當?是不是他們威脅你了?」菱清陽疑惑問他。

陳年的手不自覺縮了縮,有些閃躲:「沒有,是我自己不小心。」

菱清陽的眼神多尖啊,一眼看出他有所隱瞞,也不再問他,直接強硬地拉過他的手將袖子往上一擼,只見瓷玉般白皙手上青青紫紫,好歹也算得上是自己罩着的崽崽,她眼底頓時見了怒氣,但知道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一時按捺住,只輕輕在他手肘上的傷上撫了撫。

「嘶。」陳年無意識吸了口氣,手瑟縮了一下。

「你在這等着。」菱清陽深吸一口氣,大步向街對面走去。

待她的背影消失後,陳年淡定的將袖子放下,慢條斯理地理了理袖口,哪還有剛剛脆弱的樣子。

他當然不可能輕易就被那群人騙過去,不過這些人中倒還是有聰明的,知道自己不好對付,便在他面前演了一場戲。

午休的時候陳年剛想進廁所,突然聽見裏面有兩個人的談話,這些天南瑾笙那群人一直在菱清陽周圍晃,他作為她的同桌自然一下就聽出來裏面兩個聲音就是其中兩個跟班。

「嗤,我就說怎麼可能有笙哥搞不定的女人,那柳情也是好手段,拒絕笙哥這麼多次還以為她有多清高,覺得自己欲擒故縱的手段達到了還不是忙不迭就送上門了。」

「女人嘛,也就那樣,自作聰明。她還以為笙哥多喜歡她,真是笑死人了。」

「笙哥早看出她的手段了,這次故意把她約到生物實驗室就是不耐煩她這一套想玩玩了事。笙哥都說了,到時候我們幾個也可以嘗嘗,那女人表面上一副清高樣,真等不及把她壓在身下是個什麼風景。」

兩人放肆的大笑着,而陳年已經悄悄離開了。

陳年本來不想管這事,菱清陽怎麼樣跟他毫無關係,但是放學的時候看着她離開的背影,腦子裡卻無端閃現了那雙清澈見底的瞳孔,他告訴自己這是報上次她救自己的恩情,之後怎麼樣就跟他無關了。

陳年悄悄來到生物實驗室門口,他猶豫了一會還是推開了門,裏面一個人都沒有,陳年進去轉了一圈,有些自嘲的搖了搖頭,正準備出去卻發現門已經鎖了。這下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想不到自己居然就這樣犯了蠢,陳年摘下眼鏡,漆黑的瞳孔深不見底,像是潛伏着無數黑暗。

而陳年身上的傷當然不是那群人乾的。這是陳母昨天喝了酒加上心情不好打的,陳母還算聰明,這麼多年只是在暗處留下痕迹。而那群人想要這件事神不知鬼不覺自然不會留下這個把柄,學校的監控估計也被南瑾笙處理了,南家的繼承人嘛,這點小事對他來說有什麼困難的。

陳年嘲諷地扯了扯嘴角。絲毫不覺得讓菱清陽誤會有什麼不對。身上的疼痛他早已經習慣,甚至於愉悅地勾起了嘴角。

菱清陽很快便回來了,手上提着一大包葯。陳年耷拉着腦袋坐在椅子上,看起來有些可憐,想起他糟心的家庭情況,菱清陽還是決定開口問道:「現在這麼晚了,你要回家嗎?」

陳年像是想起了什麼,猛然抬頭看着她,語氣有些祈求:「這麼晚我肯定進不去家門的,我…..」他深吸一口氣,終於下定了決心,「我可以住酒店。」

菱清陽想來也知道他不願意回家,看着他這副小心翼翼的樣子忍不住心軟了,又想起他現在是未成年,身份證都沒有能住什麼好酒店,嘆了口氣說道:「你跟我來吧。」說罷搖了搖手上的葯,轉身向前走去,也就沒看到他臉上一瞬間得逞的微笑。

007欲言又止,看着貌似自己引狼入室的單純小宿主,再看看她身後恢復乖巧的反派,最後也不知道想起什麼,心虛的沒有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