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那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
快穿:那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 連載中

快穿:那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

來源:google 作者:玻璃紙之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慧 現代言情 玻璃紙之夜

1v1雙潔,【孽心】+【追妻火葬場】+【大結局HE】周慧只是一名在上班時喜歡摸魚的白領今天,正當她一如往常準備摸魚的時候,電腦頁面恰好蹦出來一本連載小說《我和男主那些年的KB愛情故事》這本書的名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抱着好奇的點開小說,裏面的內容讓她越看越喜歡在她出事前一天,她終於等來了這本小說的大結局看到這結局可把周慧氣壞了!誰能想到她一直以為的女主,竟然是個女配!最後跟男主在一起的,竟然另有其人這結局寫的,讓周慧生了好大一肚子氣,過馬路的時候她的腦子裡還是這本小說的影子最後一輛大卡車駛過,周慧一個沒注意嗝屁了死後她竟然穿進了那本書里,去做一個又一個的任務……展開

《快穿:那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章節試讀:

副導演手裡拿着喇叭,對一眾演員喊道:「開工了!所有演員各就各位。」

第一場戲是周慧學生時代與男主初次相遇時的戲,她們在一棵櫻花樹下相逢,彼此兩個人一見鍾情。

周慧穿着一身淺藍色的學生服,男主是新晉演員延輕平,他穿着一身黑色學生裝,由於這一天周慧飾演的女主夕春她的母親生了重病,家裡掏不出錢來讓她繼續念書,悲傷的她只能躲在一棵櫻花樹下抹眼淚。

因為夕春漸漸哭的太大聲,不小心打攪了正在櫻花樹上睡覺的男主啟航,少年一個翻身從櫻花樹上跳了下來,因為男主動作太大,讓整棵櫻花樹的花瓣,紛紛飛舞在兩個人周圍,這一瞬美極了。

周慧要表演出從小聲哭泣,到大聲哭泣的轉變,而且臉上的眼淚還要似珍珠一般掉落,不能毀壞面相上的美感,眼睛要清澈見底如一汪泉水一樣,見到男主時候的表情既要帶着驚愕,也要帶着一點點驚艷。

畢竟這部電影的男主角可是一個很有魅力的角色。還不能演的太花痴。

守在攝影機位旁的所有工作人員們都對周慧抱着懷疑的態度,只有導演查理費斯對周慧抱着友好的態度,他相信周慧可以勝任,因為當初試鏡的時候周慧的表演就讓他大受震動。

當初前來試鏡的人很多,查理導演只讓她們表演出一個橋段,那就是聽聞母親去世時的反應。

所有人的表演,不是大哭就是大鬧,要麼就是大聲痛呼着母親你不能死,只有周惠和另一個人的表演打動了他,一個是周慧,還有一個就是宋文倩。

宋文倩表演的是小聲的啜泣,然後接着是壓抑的哭聲,而周慧的表演是自己現在是一個學堂里教課的老師,當她聽到母親去世時候的反應是神情恍惚了一下,眼圈紅了紅,然後隱忍住自己所有的哀傷,繼續為學生們上課。

就周慧的這一段演出已經讓查理非常滿意,所以宋文倩只能排在周慧的後面飾演女二。由於試鏡是有保密性質的,所以每個人都不知道另一個人演的是什麼樣,查理相信通過周慧這次的表演,一定會震驚掉眾人的下巴。

果然,周慧表演非常出彩,她抬起了那雙讓人一眼望到底的水眸,眼圈緋紅,眼淚一顆顆的流出來,她神情哀傷,眼底有初見少年時的驚愕還有着一絲驚艷,她舉足無措的表演着18歲清純少女該有的反應。

所有人看着周慧的表演都驚呆了!周慧以前的演技有多差他們所有人都是知道的,他們所有人都在心底里說,一個已經30多歲的女人扮演18歲的高校少女,肯定會非常難看,沒想到周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她表演的非常好,沒有一絲成**人扮演清純女學生的矯揉造作,眼神乾淨清澈,台詞說的也流利。等周慧說完了自己的台詞,新晉流量小生延輕平輪到他的時候,他反而還呆住了。

沒有辦法,周慧只能陪着他又表演了一輪,眾人都以為第二輪了周慧的表演肯定不如第一次好了,沒想到還是一如既往發揮的很穩定。

整場戲拍完所有人都鼓起掌來,只有宋文倩和她的助理晴芳兩人都是一副便秘的表情,但是宋文倩懂的得收斂自己的表情,晴芳就不會了。

她在宋文倩的身邊小聲嘀咕道:「我怎麼就不信周慧在演戲方面進步這麼大呢?說不定她和查理導演有一腿,所以才能當上女一號還受查理導演指點演技呢。」

聽到晴芳這麼說,宋文倩捅估了一下晴芳的手臂說道:「不要亂說話,這話如果讓外人知道了,會給周慧造成很大傷害的!下次不許再這麼說話了。」

這若有所指的話聽到晴芳的耳朵里,卻給她提供了思路,對啊!只要她把這個消息傳出去,她不信周慧還能當的上女一號,到時候肯定會有人質疑她當女一號的來路不正,甚至可能所有人都喊着讓她下台換宋文倩當女主呢。

其實晴芳不是平白無故看周慧不順眼,更多的是她嫉妒她。

所有人都不知道周慧她家是幹嘛的,所以晴芳也就以為周慧和她一樣都是底層的灰姑娘。

她嫉妒周慧無權無勢,臉蛋長相也一般,在娛樂圈最多算個清秀佳人,卻能在當年讓秦淵一眼相中她。還直接點名讓她成了秦太太。

雖然她明面上是替宋文倩好,替她出氣打抱不平,可更多的是因為她自己對周慧的嫉妒罷了,一個30好幾沒有演技的過氣明星。走了狗屎運,成為了H氏集團掌舵人秦淵的老婆,這些年過着優渥的生活,她來演戲可能更多的就是玩玩罷了!

哪像她們這種底層普通人,每天還要這麼辛苦的為生計奔波,她恨不得快點看到周慧倒台的模樣,心裏才能快活幾分呢。

周慧坐在休息室里,正拿帕子擦着額頭上的汗珠,她的肩膀處突然伸過來一個男人的手,男人手裡拿着一瓶礦泉水對着周慧遞了遞。周慧抬頭一看是延輕平,她對他禮貌的笑笑說:「我不渴,你喝吧。」

延輕平長的白白凈凈的,看起來像個熱情開朗的大男孩,笑起來牙齒白白的像能映出一個人的輪廓一樣。

他收回手裡的水,單手揉了揉頭不好意思的道歉說道:「慧姐剛剛對不起,我看你演戲真的看入迷了!原本我以為一個十多年不演戲的人,在演戲時肯定演技都倒退了,沒想到慧姐倒是不退反進!演戲時候的神態動作簡直就跟劇本里的夕春一模一樣。」

周慧聽他這麼誇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哪裡,你太盛讚我了!你演的也不錯,相信你會越演越出色的。」

周慧是個防範意識很高的人,她不是一個可以輕易交心的人,即使是有人對她表達出善意,她也會先保持着觀望狀態,等到時機成熟發現這個人真的不錯,可以深交,她才會動用真心去交朋友。

延輕平看周慧對他說話一直都是客客氣氣的,他沒有再多說什麼,但是心裏也很了解周慧為什麼對他這麼冷淡,畢竟娛樂圈本身就不是一個交朋友的地方,但他卻覺得周慧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不是圈中那種兩面三刀的小人。他的感覺一向很准,他會和她成為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