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連載中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

來源:google 作者:溫酒煮泡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宜 池曦 現代言情

安宜仙子睡了一覺,睜眼就被綁定任務系統,穿到各種女配身上可為什麼女主的小舔狗那麼煩人?戰神池曦莫名其妙綁定了任務系統人物設定居然是女主的舔狗男配,要為了幫女主清掃障礙去追求女配!?堂堂戰神怎麼能忍?展開

《快穿:女配她又作妖了》章節試讀:

曲蔓在曲伯仲的公司學習打理公司事務。

還抽空拉着曲伯仲到處旅遊。就這樣過了兩年。

坐在明亮的辦公室里,一身職業裝的曲蔓顯得精神又幹練。

她放下手裡的招標文件伸了個懶腰。

下個星期蕭然跟周俊賢就要訂婚了。這期間蕭然對周俊賢的好感度又陸陸續續的增加了不少。

現在好感度已經到93了。

不知道蕭然是不是放棄遠輝了,這兩年也沒什麼動靜。

666說:「宿主,蕭然的好感度已經很久沒有提升了。」

安宜說:「只剩7點了。這兩年讓她們鞏固感情。就是為了現在來點刺激的呀!」

666興奮的大叫:「宿主快點搞事!」

安宜站在落地窗邊,轉動着手裡的手機。

思索了片刻,撥通了厲景行的電話:「厲景行,我需要你的幫助。」

電話那邊的厲景行挑眉,沒有猶豫,說了聲:「好。」

通過這兩年斷斷續續的接觸,安宜對厲景行的來歷也隱隱有些猜測。

但是關於她們原本的身份和任務系統的一切都說不出來。安宜試着寫下來,結果被電得直哭。

厲景行一直在幫她,她猜測厲景行的任務就跟自己有關。

具體內容是什麼不知道,但她有預感,她的任務完成了,厲景行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

蕭然跟周俊賢訂婚的前一天……

蕭然正在跟婚慶公司確定明天訂婚的流程。周俊賢突然接到個電話走了。

她有些不安,周俊賢只說公司有點突發事件需要處理一下。

這兩年,周俊賢對她的好,讓她越發放不下他。

甚至她已經想放棄拿回遠輝了。她害怕曲蔓拿遠輝當借口繼續跟周俊賢糾纏。

幸福來之不易,哪怕知道周俊賢心裏有她。她也不敢賭。

明天就要訂婚了,她會成為他得未婚妻。以後會成為他得妻子。

摩挲着手上的戒指,蕭然覺得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

這時,她手機響了起來,蕭然心頭一跳,拿起手機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訊息。

【我跟周俊賢說,只要他讓我打一頓,我就把遠輝當做訂婚禮物送給你們。他居然相信了哈哈哈哈。我得不到幸福,你們憑什麼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要救周俊賢,就一個人來xxx的廢棄工廠。讓我看看,你們是不是真的那麼相愛?】

訊息後面還附帶了一張周俊賢被綁在椅子上的照片。照片的一角有一個女人的手拿着刀,抵在周俊賢的腰間。

蕭然大腦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曲蔓,是曲蔓……

這個瘋女人,為什麼就不肯放過自己。

她強忍着顫慄,拿起手機就往外跑。

來到停車場,蕭然開着車一路狂奔。路上一直給曲蔓打電話。沒人接。

她不知道曲蔓這個瘋子到底想幹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毀了她得幸福,為什麼。

廢棄工廠門外,刺耳的剎車聲傳來,塵土飛揚。

蕭然下車踉蹌的走了進去。空曠的房子**,被綁在椅子上的周俊賢看到蕭然,激動的掙扎着。

嘴巴被膠帶封了起來說不出話。

「嗚嗚……唔……」

她想衝過去,被站在後面的曲蔓喊住:「不要動噢……」

安宜拿着匕首拍了拍周俊賢的臉。

蕭然嚇的不敢動彈。她顫抖得說道:「曲蔓,你不是喜歡他嗎?為什麼要這麼做?」

安宜邪惡的笑着:「你沒聽過,得不到就毀掉嗎?他的腿已經被我打斷了,你不知道他剛才跪着求我放過你那個狗樣子。嘖嘖嘖……」

蕭然聽的肝膽欲裂,紅着眼睛跪在地上:「我求求放過他。你有什麼就衝著我來!」

周俊賢看着跪在地上的蕭然,睚眥欲裂。

紅着眼睛搖頭。嘴裏唔唔唔得不知道說著什麼。

安宜挑眉道:「衝著你來?呵呵,要不是你的出現,俊賢會跟我在一起的。我要你去死。你也願意嗎?」

蕭然腦海里閃過自己高燒昏倒,周俊賢衣不解帶的照顧自己畫面……

給自己準備小驚喜的畫面……

為自己學着下廚的畫面……

爸爸死後,就再也沒有人對自己這麼好……

是周俊賢讓她重新體會到被疼愛的感覺。

蕭然一邊哭一邊笑着站起來,眼神有些癲狂:

「曲蔓,你不就是覺得我礙了你的眼嘛,你這個瘋子,你就是想毀了我……我可以去死,你放過俊賢。」

666在她的腦海里報着數:「94.95.96.97.98.……宿主還差兩點。」

安宜轉着手裡的匕首,壞笑道:「果然情深似海呀!」

說完就抬手把匕首捅進了周俊賢的肚子。

鮮血快速染紅了他得衣服,他劇烈的掙扎顫抖着……

「不……」

蕭然崩潰的沖向周俊賢,顫抖着雙手捂住他得『傷口。』

「俊賢不要怕……我送你去醫院……沒事的……沒事的……」蕭然語無倫次的說著,淚水模糊了雙眼。

666大叫:「99……100……滿了!滿了!」

安宜鬆了口氣,看着蕭然被刺激的幾近崩潰的樣子,她小小的愧疚了一下。

她把讓厲景行幫忙把周俊賢綁來了這裡。匕首是收縮的,那些血跡不過是提前綁在他身上的血包。

什麼腿被她打斷了,都是胡說八道的。不刺激刺激蕭然,都不知道還要多長時間好感度才會到100。

蕭然關心則亂,哪還會關注周俊賢衣服都沒破,根本沒有什麼傷口。

這個時候,池曦走了出來,777已經告訴他,系統判定任務成功。

看了眼痛哭流涕的蕭然,上前把周俊賢嘴上的膠帶撕開說:「他沒事。」

終於能說話了,周俊賢不住的叫着蕭然的名字:「然然,然然,別哭,我沒事,然然別怕……」

蕭然的腦子已經無法思考,雙手還按在周俊賢的肚子上。聽到周俊賢的呼喚。雙眼慢慢聚焦……

她機械的抹去眼中的淚水,慢慢冷靜下來才發現周俊賢衣服都沒破。

她摸索着,發現他衣服下面有個破掉的血包。

確認周俊賢沒事,有種劫後餘生的歡喜。轉而又覺得憤怒。曲蔓真的有神經病吧?

還有厲景行怎麼會在這裡?他跟曲蔓合起伙來整他們?

安宜看着蕭然眼波流轉,又驚又怒的樣子。趕忙解釋說:

「我只是想看看,你們是不是真的真心相愛。對不起,開個玩笑……稍微有點過了哈!那啥,遠輝就送你們了,當做你們的訂婚禮物。百年好合早生貴子!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打擾你們!」

說完就乾笑着拉着厲景行溜了。

開車把厲景行送到厲家門外,安宜突然說了一句:「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但是祝你早日達成心愿!」

池曦聽懂了,說:「你要走了嗎?」

安宜回答:「是呀!有緣再見吧!」

「嗯,有緣再見!」

——

「666,去下一個世界吧!」

「777,去下一個世界!」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