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炮灰:你已被黑化反派鎖定
快穿炮灰:你已被黑化反派鎖定 連載中

快穿炮灰:你已被黑化反派鎖定

來源:google 作者:想搞錢的星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星然 玄墨 現代言情

大明星徐星然被黑粉捅死了,死後遇到一個二貨系統886系統886告訴他,由於三千世界的男女主崩壞,需要重新找一個男主,而候選人則是氣運次子——反派BOSS反派們長得帥,智商高,能力強,還位高權重,然而他們都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關鍵時刻總會被男女主光環亮瞎眼徐星然的任務就是扶持反派們上位,打敗男女主,走上人生巔峰那麼問題來了,反派BOSS為什麼揪着他不放?反派總裁、陰鷙權相、偏執惡靈、嗜血魔尊……徐星然逃也逃不掉,躲也躲不了,直接躺平,「愛咋咋地吧,這任務我不做了,什麼破反派,竟敢覬覦我的美貌,滾一邊去!」系統886:「不好意思,宿主已經被反派大人鎖定,他正在趕來的路上」某反派邪魅一笑:「然然,我又抓到你了哦」徐星然仰天痛哭:「這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展開

《快穿炮灰:你已被黑化反派鎖定》章節試讀:

在班級里小朋友的注視下,徐星然高高興興地背着小書包走到周赫言面前。

周赫言有些緊張地不敢看他。

徐星然踮起腳尖坐上椅子,卸下書包,湊近地朝他揮了揮手,笑得無比燦爛,「赫言哥哥,我們以後就是同桌了哦。」

徐星然身上有股濃郁的奶香味和肥皂的清香,他一靠近,周赫言就聞得清清楚楚。

他睫毛顫動,僵硬地轉頭看着可可愛愛的小人兒,不輕不重地點了點頭。

心裏卻很難過。

他們可能只是一天的同桌吧。

第二天,他或許也會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哭着鬧着要換座位。

他也會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個拐賣婦女兒童的罪犯。

到那個時候他就會和其他人一樣遠離自己,再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對自己笑的這麼好看了,有的只是害怕和恐懼。

或許哪天,他的父母也會像其他大人用自己罪犯兒子的身份來嚇唬不聽話的小孩。

於是徐星然就發現這小傢伙又開始不搭理自己了,頓時心塞得不行。

想到來的時候,他媽媽往他書包里塞的旺仔牛奶、巧克力和蛋黃酥。

徐星然眸子轉了轉,摸出這些東西推到周赫言面前,「赫言哥哥,給你吃,這些都是我最喜歡的東西哦。」

他眨巴眨巴眼,特別期待地看着面前的小男生。

他最喜歡的東西?

周赫言看向他,猶豫着什麼,半晌默默退還。

徐星然:「……」這破小孩怎麼這麼難搞?!他還就不信了,自己搞不定一個小孩兒。

想到昨天的事,徐星然勾了勾唇,下一秒,那雙漂亮的大眼睛裏噙滿了淚水,低低的嗚嗚嗚聲響起,軟軟糯糯道:「赫言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歡我?」

周赫言聽到哭聲,驀然慌了神,只見漂亮的小孩委屈巴巴地看着他,金豆子一顆一顆往下掉。

「我、我沒有。」周赫言扯出書桌里的紙巾,笨拙地給他擦擦,「我沒有不喜歡,你別哭。」

「那你為什麼一直不搭理我,還不要我的東西?」小孩子的聲音本來就帶着小奶音,他邊哭邊說話,更加吐字不清。

周赫言卻聽懂了,連忙收下桌上的零食,「我收下了,你別哭。」

見狀,徐星然滿意了,擦了擦眼淚,但睫毛上還掛着淚珠,鼻子微紅,用帶着鼻音的奶音威脅道:「那你不準不理我,要不然我就一直哭。」

周赫言哪敢再讓他哭,現在就因為他哭,周圍的小朋友全都看向他,有的人還想去告訴老師。

「好,我理你,真的,你別哭。」周赫言真是怕了,他從沒見過這麼愛哭的人。

這還差不多。

徐星然心中得意地笑了,我就說嘛,一個小屁孩而已,還怕治不了你,哼!

不久以後,早課的下課鈴聲響了,那些小朋友紛紛跑了過來叫徐星然出去。

徐星然不太想和這群稚子玩鬧,一直搖頭拒絕。

大家看了看低頭不語的周赫言,壯着膽子上前問:「周赫言剛剛是不是欺負你了?我看見你哭了。」

「我也看見了。」

「我也是。」

「要不要我們告訴老師,給你換座位?」

周赫言聽着他們顛倒黑白的話,動了動嘴唇,看着徐星然,垂下眸子,不知道該怎麼辦。

徐星然察覺周赫言低落的情緒,望着這群天真爛漫,此刻卻說著傷人的話的小孩,微微垂眸,笑着搭着周赫言的肩膀,貼着周赫言的頭,「赫言哥哥沒有欺負我哦,我們是好朋友,赫言哥哥對我可好了。」

突如其來的親昵行為,周赫言似乎有些愣住了,偏頭看着他,抿了抿嘴巴,黯淡的眸光亮了亮。

小朋友們看見這個情況,有些嚇到了,哆哆嗦嗦地瞪大眼睛道:「你怎麼可以和他做朋友?我媽媽說,他會吃小孩的!」

「不對不對,我媽媽說,他會把不聽話的小孩給賣給壞人。」

「徐星然,你一定是被他騙了,他是壞人!」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周赫言聽着,眼睛的星光徹底消失,歸於黑寂,默默推了推徐星然,似乎在說「離我遠一點」。

徐星然卻一把抱住他,氣呼呼地瞪着他們,「胡說,赫言哥哥才不是壞人,你們才是,說別人壞話,一點都不好!」

此話一出,小朋友都愣了,瞬間安靜下來。

有些不明白,他們怎麼就是壞人了?

徐星然趁熱打鐵,板着嬰兒肥的小臉,嚴肅認真地分析:「我之前的老師跟我說,好人是不會說別人壞話的,也不會孤立別的小朋友,因為這樣,那個被說壞話的小朋友就會很傷心很難過,老師還說,之前有人就是這樣,沒過多久他就因為太傷心,死了,難道你們也想赫言哥哥死嗎?讓別人死,和壞人有什麼區別?」

大家一聽,紛紛嚇懵了,連忙搖頭。

「我不想他死。」

「我、我也是,我沒有想過,嗚嗚嗚……」

「我才不要當壞人!」

「……」

一些小朋友當場嚇哭了,手足無措。

一看情況不對,徐星然見好就收,站了起來,拉着獃獃的周赫言走到中間,很嚴肅地說:「所以,你們不能再說赫言哥哥的壞話,也不能不和他玩,我們要好好地對待他,這樣他就不會傷心難過了,赫言哥哥,你說對不對?」

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周赫言有些遲鈍,看着對他瘋狂眨眼的人,點了點頭。

小朋友們抽噎着,奶聲奶氣地說:「周赫言,對不起,我們以後不會再說你壞話了。」

「沒關係。」周赫言乾巴巴擠出一句話。

徐星然滿意地挑了挑眉,然後讓大家回歸座位,等待上課。

坐回座位的周赫言偷瞄了徐星然幾眼,不知想到什麼,彎了彎眸子。

徐星然發現他看自己,大大的眼睛亮晶晶地眨呀眨,湊近他的耳朵,小聲道:「赫言哥哥,我是不是很厲害?」

周赫言點頭,「嗯,很厲害。」

徐星然很小聲地笑了聲,驕傲地抬頭挺胸,「我也這樣覺得,像我這麼可愛聰明的小孩不多了,所以你也要像我一樣,不能每天都不說話哦。」

「好。」周赫言乖乖地點頭。